txt下载

一错沉沦,吃定残情总裁

第一百三十章 大结局+新文推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两年后,八月十五中秋节。

    庄园的草坪上,一个庞大的大家庭此刻正相聚在这里。

    今日的女士们都闲适的坐在铺设在地面的红毯上,男士们则包揽了所有的后勤工作。可即便是他们站在烟雾萦绕的烧烤台前,依旧不减一丝儒雅俊硕的气度。

    “大哥,嫂子怎么还没动静?是不是你努力的不够啊。”越泽一脸幸福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家小女人大腹便便的样子,然后不怕死的挪揄了雷胜轩一句。

    阳光下的雷胜轩一改往日的硬朗笔挺,一身淡色系的休闲服穿在身上,似时光倒流般,衬得他越发年轻俊逸,无疑,这是他刻意努力的结果。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女人在爱-液的滋润下,越发妩媚的摄人心魄,他深感到在年龄差距上的压迫感,因此,也算是绞尽脑汁想要抓住青春的尾巴。

    “我们是优生优育,哪像你两年就生三个,这数量是有了,可这质量嘛...”雷胜轩毒蛇般的调侃着,无视身后瞬间在男人们的笑声里,变为苦瓜脸的越泽,转身拿着刚烤好的咖喱鸡翅,欲向女人堆里的乔欣婷走去,可眸底看到乔欣婷向一边的李渊默走去时,便改了方向,朝小孩子嬉闹的地方走去。

    乔欣婷看着面湖而战的身影,稍一顿步,还是走了上去,戴着墨镜的李渊默也转过身来,太过熟悉的脚步,太过熟悉的气息,想不察觉都难。

    “学长,你这听觉都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了。”轻快悦耳的嗓音,引发李渊默嘴角上扬,但此刻的心里已仅仅是知己间的欣赏。

    乔欣婷晃眼中,回头看着远处散发着母性光环的霍思怡,未满周岁的小男孩在她怀中踢着小腿,她无奈的只好放下这调皮的小家伙,双手搀扶着教他学走路。

    视线收回时,眼底肃然了几分,“听侒煦说,有人愿意给你捐眼角膜了,可你为什么总是拖着不做手术?”

    眼前静逸了片刻,李渊默才一脸平静淡然的说道,“欣婷,以前常听人说耳聪目明,可现在我却不这么认为,当然,如果没有失明,我也不会悟出这些道理。在几百个黑暗的日子里,我痛苦过,绝望过,但也让我学会了如何用心去思考,用心去接纳。所以你才会觉得我的听力好,其实,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只有用心听到的,才是最真实的。”

    “学长......”乔欣婷瞬间眼底湿润的地喃了一声,劝慰的话语卡在了喉咙。

    “不过,你放心,我会去手术的,为了我爱的,爱我的,以及所有关心我的人,我也应该去。知道吗?我复明后第一个想要看到的就是我儿子那张笑脸。”李渊默恢复了惯常和煦的笑脸,轻快的说道。

    “爸爸...爸爸...”小家伙蹒跚着步子,在稚嫩的牙牙学语声中已走了过来,李渊默一个屈身,宠溺的抱起儿子,亲吻着滑嫩的小脸庞。

    霍思怡则擦着额头的汗珠,满脸幸福的看着父子俩,又看向乔欣婷,两人没说什么,谁也不忍心叨扰面前的这幅亲自图。

    正在此时,远处珊珊来迟的几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乔欣婷笑着摇着头迎了过去。走在最前边拌着嘴的两人,除了侒煦和若兰,还会是谁呢?

    两年了,两人终于掐着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不过还是侒煦先妥协了,因为若兰怀了身孕,成了全家的珍宝,而他则是苦不堪言啊。

    雷胜轩大步走来,看着自己的娇妻质疑的眼神,笑着摇了摇头,揽过她的肩膀,递给她几串美味烧烤。会这样,只因为乔欣婷曾今无数次的问他,“现在的若兰真的是你的前妻若兰吗?我哥这辈子算是毁在这个女人手里了。”

    “拿开,拿开....呕!”没料到乔欣婷捏着鼻子,嫌恶的推着自家男人的手臂,一个没忍住,干呕起来。

    “姐,怎么了,会不会,怀孕了?”顾洛氤放下自己刚刚领养的第五个孤儿,迅速跑过来,急切质疑的问着。说到“怀孕”这两个敏感字眼时,也释然的说了出来。

    乔欣婷瞬间被震的停止了呕吐,众人围过来时,回神的雷胜轩咧嘴笑成花的说道,“这次应该不会错了,你这个月的月事正好推后十天,也正到了妊娠反应期了。”

    两年未曾怀孕,雷胜轩当然上心了,了解女人的身体情况比女人自己还清楚。乔欣婷却被这番话弄了个大红脸,嗔怪的瞪了一眼,“这么多人,你胡说什么呀。”

    “爹地,妈咪怀孕了?啊,太好了我要做哥哥喽。”两年中,越发成长的似妖孽的诚诚,凤眼中闪着光亮,一蹦二尺高的呼喊起来,引发众人哄然笑出了声。

    雷胜轩再次揽过女人的身子,毫不避讳的在光洁的额头亲吻一下,一声磁性绵柔的嗓音落在女人耳畔,“老婆,谢谢你。”

    厚重绵长的恩爱真是煞羡旁人啊,可此时,两人兜里的手机同时响起。挂了电话时,两人的表情却截然相反。

    “我爸说,我母亲醒了。”怔愣中,木木的说道,太久的期盼,一下子来临时,竟深深的怀疑消息的真实度。

    许久,乔欣婷才回神,看着雷胜轩复杂的表情,急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我爸刚来的电话,说我大哥快不行了,让我马上过去。”艰难但还是缓慢的说了出来。

    “那你还不快过去,哦,我和诚诚也应该过去的。”乔欣婷立马焦急的催促着,知道自家男人没有表现出来,可并表示他不在乎。

    “你不能去,我带着诚诚去吧,洛氤,你姐就交给你了,我让司机待会送你们去医院。”雷胜轩井然的快速安排着,掏出手机连播了几个电话。

    “大哥,这边你就别管了,有我们在,保管不会让嫂子少一根汗毛的。”唯一单身汉的峻熙对着雷胜轩下着保证。

    .................

    数小时后,雷胜轩和诚诚到了英国,刚下飞机,等候的车辆就载着父子俩直抵医院。没料到,病房门口竟站着自己的母亲刘静云,在抹着眼泪。

    走过去,紧拥了下母亲的肩膀,然后松开,知道她不进去的原因,也就没邀她一起进去。转身时,病房的门已被下人推开,看入眼底的是病床上骨肉如柴的大哥,和一旁一夜白了头发的父亲。

    弥留之际的雷天楠似乎只为等待雷胜轩,而忍受着病痛疯了般的啃噬,干枯的手臂抬起向前抓去,雷胜轩一个箭步,上前紧握住。

    “轩儿,小心。”雷家成看着两只手握在一块时,虽然这幅场景是自己多年期盼的,但此刻却惊恐的低喊一声,因为雷天楠得的是人人畏惧的艾滋病。

    雷天楠凄惨一笑,想要松手,却被雷胜轩紧抓着不放,生死相别之时,所有的隔阂,所有的怨恨,瞬间消失殆尽,唯有血浓于水的亲情在各自的血脉里沸腾。

    “轩,我对你有愧。其实自从你被父亲领进门的那一刻,我就恨你,更恨你母亲。因为在我母亲还活着的时候,我就无数次看到我母亲为了你们母子而偷着流泪。”雷天楠说到此,似已耗尽了他的体力,只有被迫停下来,大口喘着气。

    而雷家成却被他的话震的呆坐在一旁,雷胜轩起身倒了杯水,一勺一勺喂进了雷天楠的口中。

    “现在我只想告诉你,医院胎儿性别鉴定,还有帮助‘震远集团’起死回生都是我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你不能如愿完成父亲的指令,你母亲也永远进不了雷家的门。”雷天楠又开始大口喘气,可脸上是如释重负的豁然。

    “这些我早就知道了。”犹豫后,雷胜轩还是说了出来,或许就是想让一生挥霍无度,玩味人生的雷天楠在死前明白一个道理。

    “知道?知道你还...”雷天楠瞬间似回光返照了般,惊愕的瞪大眼睛,可说了一半,已经说不出话来。

    “你想说,知道了以我的个性为什么没报复回去?”雷胜轩淡然的替他说了出来,“是的,我原本是想报复的,而且已箭在弦上,然而就在那时,是一个女人让我化解了仇恨,学会了包容,更让我深悟到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道理。”

    “冤冤相报.....何时了”雷天楠吟诵着这句话,最终恍然后安详的闭了眼。

    病房内,满目潮红的雷胜轩紧拥着嚎啕痛哭的父亲,眼睁睁的看着白发人送了黑发人,心里早已肝肠寸断。

    病房外,刘静云也早已泣不成声,雷天楠的话更是字字凌迟着她的心脏,想要上前的脚步再一次缩了回去。

    ...............

    雷胜轩在英国停留了三天,打理完雷天楠的丧事,就准备回去,可不料想,父亲却病倒了,因此一直拖延到第七天,直到父亲出了院。

    回到家的雷家成,五十多岁的人一下子似跨越到七十多岁,从前的精睿早就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暴躁的脾气,和招人厌恶的唠叨。

    一日早上,刘静云过来了,而且是举家迁了过来,更令人诧异的是,她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雷胜轩正疑惑的打量时,刘静云开了口。

    “轩儿,你快回去吧,欣婷有了身孕离不开你。我想好了,以后就搬过来住了。以前只怪我糊涂想不通,你说等了半辈子,还有什么抹不开的,都黄土埋半截的人了,难道真要到了死的那一刻,才知道后悔了?”

    雷胜轩震住了,面前还是那个体弱多病,眼中始终带着忧郁的母亲吗?

    “你的身体能行吗?”这是雷胜轩最关心的,他可真怕家里再添个病人了。

    “没事,以前我都是心病闹得,昨晚从想通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浑身轻松起来,没一点不舒适的感觉。”刘静云说着,脸上从未有过的红润,印证着她的话都是事实。

    ...............

    机声轰鸣中,离开十天的父子俩终于踏上了回家之路,刚一下飞机,就看到迎接他俩的那抹熟悉到骨髓里的身影,似分别了一个世纪之久,抱起儿子,飞奔到女人身前,喘着粗气紧搂在怀中。

    三人一路相拥着回到家中,稍作休息后,乔欣婷酸涩的对雷胜轩说了母亲今日出院,自己前去自首的消息。这一去,恐怕以后就只能隔着铁窗相见了。

    送行的几人,尤其是姐妹俩,几乎哭的似泪人,可江谙清没有哭,最后一次欣慰的拥抱了两个女儿后,坚定的走进了公安局的办公厅大门。

    回来时,雷胜轩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侒煦打来的电话,随手接起时,“大哥,我岳母今日下葬,你要不要过来。”

    身侧的乔欣婷听到心里“咯噔!”一声,沉入谷底。他知道自家男人从刘丽蓉当啷入狱,就没有再去看一眼,前几天刘丽蓉心脏病复发住进了医院,没料到今日再听到消息,已是阴阳两隔了。

    “去吧,去送她最后一程吧。”乔欣婷抬起头看着男人紧攥的眉头,柔声说道,于是雷胜轩“嗯”了一声挂了电话,车子掉头向墓地走去。

    墓园里,若兰靠在侒煦的怀里,痛哭流涕,心里伤心欲绝时,还有深刻的反思。

    当棺木被泥土掩埋时,一束束菊花插在了湿润的泥土上,看在乔欣婷的眼中,心底瞬间被清净、高洁的真情所充斥。

    过去了,都过去了,也应该过去了。

    所有得失,恩怨都定格在此刻,留给后人的只有血的教训和启迪。

    墓地出来后,乔欣婷裹紧了身上的风衣,转身对雷胜轩说道,“老公,我想去爬山。”

    “大冷的天爬什么山。”雷胜轩一怔,随即宠溺的揉着她的发丝,夸张的嗔怪道。

    “爹地撒谎,一点都不冷,我也要去,妈咪,我支持你。”诚诚立马响应,拽着雷胜轩就往车里走,二比一,显然雷胜轩败给这娘俩了。

    可他还是理智的,狡黠的选了就近的最低的一座山,也就是公园的一座假山!

    可这娘俩可不是好对付的,于是最后不得不真的去了郊外的山区,乔欣婷最后还是被雷胜轩背着上了山。

    三人伫立在山头,深爱的两人深情对视后,相扣的十指,高举起,大声呼喊起来。

    “乔欣婷,我爱你!”

    “雷胜轩,我爱你!”

    “我们约好下辈子还要在一起!”

    ..............

    四目相望,爱意浓,情亦真!

    倏然,“诚诚爱爹地妈咪!”

    “哈哈.....”

    两人被儿子的可爱逗笑了,雷胜轩抱起儿子,乔欣婷紧环着男人的腰身和儿子的双腿。

    枫叶装扮的山头上,一家三口,生死相依!

    .............

    数月后,乔欣婷顺利产下一名女婴,起名雷婷!

    (全本完)

    -----------------------------

    推荐小汐新作,《总裁令,贴身女人别玩火!》

    总裁私人秘书的最后一关考核中,她终于见到了他。

    一个在心底描画了五年的男人,江慕枫!

    “会干家务吗?”男人挑眉狂狷的询问道。

    “嗯?”这般不靠谱的考题,任谁都是满腹狐疑。

    “好了,就她了,将合约的私人秘书改为24小时贴身秘书,马上签字生效。”令人费解的男人撂下不可理喻的指令,转身离去,可女人心里却冷然一笑。

    *****

    “你很适合为我传宗接代,同意就签字,不同意就滚蛋。”酒气萦绕的男人,粗暴的扔来一纸结婚协议书,而她却心底流血的签了字。

    因为渔夫不光要懂得撒网,更要舍得下血本调制鱼饵,而这个血本就是自己的贞洁,鱼饵就是卵子和精子结合的产物。

    然而,她没料到自己在为食人鲨调饵时,加入的引子竟是自己的心!

    *****

    一日,她网罗了证据,还未出手时,却因为强加的罪名沦为阶下囚。

    铁窗面前,他怀里搂着心爱的女人,无情的丢给她一纸离婚协议书。

    “女人,你只不过是只漏网之鱼,之所以会怀孕,是因为你连我身边吃避孕药的女人都不如!”。

    他转身,她含泪狂笑,“你会遭报应的!江家的东西我不会要,你身上的垃圾我更不屑要!”

    而他则拳头紧攥,女人,唯有这样才能保你和孩子安然无恙!

    求各种支持哇!!!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

  • 西汉演义

    最新章节:第101回 汉惠帝坐享太平
    本书故事多取自民间传说,原作者编撰时又加许多想象,故与史实相差甚远,而每一回字数仅数百,故事叙述过于简略。后珊城清远道人,遂本史鉴之法重编了本书,较符合历史,但不足之处是缺乏演义的想象力和文学性,文字大量截取自正史。

    【清】清远道人 编08-01 完结

  • 遮天狂妃

    最新章节:暂无
    “女人,切忌不要如此狂妄傲人的望着我,本少爷会忍不住的。”现代的她拥有操控植物的能力,差点被科学家解剖,重生异世,是帝国赫赫有名的魔武废物,连最基本的“斗气”都不会,还要被迫嫁给他?她无法容忍的丢弃族姓,与家族断绝关系,化身习霜公子,从此...

    千岁殿02-20 完结

  • 抱得美男归:无盐皇后

    最新章节:大结局
    ...

    二分之一A08-01 完结

  • 穿越之轩王妃

    最新章节:第六十四章 大结局——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朝穿越,前世孤儿的她成了丞相府的懦弱四小姐,原以为有家就有了亲情,没想到是个爹不疼,娘不爱得主,丞相为了一己私欲将她嫁给冷血的轩王、、、、...一朝穿越,前世孤儿的她成了丞相府的懦弱四小姐,原以为有家就有了亲情,没想到是个爹不疼,娘不爱得...

    落花如雪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