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望鸾归之女帝风华

山河叹(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江山变换,自有能者主宰;家族兴衰,不过命中注定;一生逃离,半生筑垒,却隳于一眼万年!我自出生,命运就不由我,苏氏给予我半世荣耀,却,囚了我一生自由……

    一室幽暗,一室苍凉。

    一身蓝衣清俊,他半跪在那里面无表情,可是眼里,却是掩不住的痛苦和隐忍,四周皆密不通风,不难看出,这是一间密室。

    握在剑刃上的手,微微在颤抖,他咳嗽了两下,没有回头,声音虽极力控制着,却依然渗透着悲哀,

    “包斯,如果可以,你要务必护她周全!”

    身后的白衣男子表情复杂,“你这是在求我?”看着前面背对着的自己的人,他第一次觉得无力,如果,换作是他,他会不会将她托付给他?托付给,他的情敌?

    他没有回答,只是苦笑一声,如果可以,他怎么会与他说这番话,身后的这个男子,喜欢着他爱的女人,可是,若他将来会作出伤害她的事,他想,也许只有眼前的这个人可以护着她……

    半晌不见回音,包斯叹了口气,他们之间,从来都只是君子之争,甚至,还根本谈不上争之一字,因为苏湄从来都只当他为大哥,而如今,他也只希望作为她的大哥去守护着她……他弹得一手好琴,武陵闻名,却为了她,苏湄,甘愿在陈宫里作一名琴师……

    眼前的这个人,贵为陈国的君主,明知他倾慕于他的皇后,却依旧让他入宫,因为他相信他的皇后,相信他,更,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他包斯,从来,都只是他们爱情的看客而已,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真的没有办法了么?”包斯想了一会儿,还是问出了口,那人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这蛊毒的解药,只有施咒之人有,你认为,宫斐会给我?”他从来都没有称霸之心,却阻了别人的称霸之路……

    “还有三日,宫媛便会入宫……”他本不想说,可是……“你会怎么做?”你失了心智之后,会怎么做?

    烛火在暗室里兀自闪烁,照得室内忽明忽暗,包斯看着地上那顺着剑刃越积越多的一滩血,微微皱了下眉,需要用疼痛来保持清醒,这样的挣扎,可以维持几时?

    他缓缓抬头,泛黄的烛火照进他的眼睛里,他的眼里有烛光在跳动,仿佛当年的她,红衣翩翩,一舞倾城,一直抿着的嘴角微微上扬。

    苏湄……苏湄……今生,我还能否,观你一舞?

    三年后……陈宫。

    包斯的侍女碧双小跑在陈宫里的长廊里,光洁的额头上沁了些许汗珠,手里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支白色的玉笛,今日,是陈后苏湄的生辰,大人特命她来送礼,由于方才碰见了夫人宫媛,耽搁了些许时辰,眼看就要赶不上了,她,心里很是着急,眼看终于快到皇后殿里了……

    “砰!”一声清脆的玉碎声,在碧双被撞倒之际同时响起,完了!完了!碧双仿佛听见一直绷在她脑子里的弦断的声音……是哪个不张眼的?!!!碧双下一刻便想开骂,可是已经有人先她而出声……

    “是哪个不长眼的?”一声略显稚气的咒骂在旁边想起,“诶?碧双?你怎么在这里?”

    碧双心里暗暗叫苦,可是还是不敢给眼前的小祖宗脸色看,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得膝盖上传来的阵阵疼痛,极力让自己脸色堆着笑容,

    “啊!小殿下,原来是您啊……”她心里好想哭……看来今日这事儿,她只能自认倒霉了,看来下次出门,她必定要让大人好好看下黄历,她感觉今日黄历上必定写着,忌出行!忌送礼!忌贵人!

    “是我啊,当然是我……”皑皑奇怪地瞅了碧双一眼,抬头又看了宫门,“这是我母后的九华殿,我不在这在哪里?”转眼却看见碧双那丫头十分幽怨,额,姑且说是幽怨吧,那丫头现在是十分幽怨地看着他……脚下……

    皑皑退了一步,然后……又退了一步,实在受不住了,不免出声,“那个,碧双,我……我……”皑皑终于受不了了,转身提着小裤腿撒腿便往殿内跑,“母后!母后……包子叔叔的婢子碧双来找你了……”

    碧双无力地瞅了一眼跑走的小人,叹了口气,颇有些任命,从怀里掏出帕子,将礼物的“尸首”整理好,一步一顿,朝九华殿走去……

    踏进九华殿,她没有进去内殿,而是跪在门口请罪,“婢子碧双,打碎大人送给娘娘的玉笛,特来请罪!”她将头抵在地上,凉意透过地面传至她的额际。

    不一会儿,内殿的珠帘被人翻起,从里面走出来的,是陈后的婢子槿阖,槿阖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人,笑了一下,“碧双,你进来吧,娘娘让你进去……”说着便走了进去。

    碧双吐了口气,苦着脸,越过屏风,跪在内殿的地上,“娘娘恕罪,婢将大人送娘娘的礼物打碎了,罪该万死!”说着又将头抵在地上,不敢看第二眼。

    苏湄静静地看着跪在下面的婢子,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颤抖,如丝美目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正在旁边吃得不亦乐乎的小儿子,淡淡出声,“碧双,你既知万死,又为什么让我恕罪?”显然她在给碧双机会。

    碧双听得苏湄此问,更是不知如何是好,让她说出实情?其实也谈不上实情,因为两人都有过错,但殿下一个五岁的孩子都没有被撞倒,可是她却撞倒了不说,还摔了主子的玉笛,横竖都绕不过她有罪,说了更怕娘娘护子心切,更是认为她乱加罪名给小殿下……

    思及此处她低着头,声音更是低落,“……婢子,请娘娘责罚!”

    苏湄看了她一眼,又瞥了一眼事不关己,抓着一块芙蓉酥啃得起劲的儿子,“好,你既然认罪,那本宫也便不听你的解释了,那……”苏湄顿了顿,“本宫便罚你,受五十大板,就在外殿行刑……”

    苏湄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只见地上的人闻言轻颤了一下,但还是没有说话。

    皑皑看了看跪着的碧双,又看了看母后,一着急,一个芙蓉酥卡在喉咙里,噎住了。

    苏湄瞧了他一眼,眼神慈爱,将茶水递到他嘴边,把他揽在怀里微嗔,

    “皑皑,怎么了?”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噗!”地一声,卡在喉咙里的糕点被吐了出来,皑皑拉着苏湄的衣袖,撒娇道,“娘亲!娘亲,您别,是皑皑的错……”

    苏湄闻言眼里淌出一丝笑意,但面上还是淡淡的,“哦?那皑皑给娘亲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儿?……”

    苏湄转头只是不着痕迹地与槿阖使了个眼色,槿阖会意,便领着碧双出去了……

    “槿阖姑姑……”碧双不明白,难道娘娘就这样绕了她?

    槿阖一笑,看着尚有些惊魂未定的婢子,“你别着急,娘娘自是没有怪你,横竖不过是支笛子,娘娘英明,自是知你来时受了媛夫人的罪,被小殿下一惊……”话未说完,她只是一笑,眼里带了些阴郁,叹了口气,“你今日受的,就当作是惩罚了吧!”

    槿阖是苏湄身边的心腹丫头,自是知道些的,今日之事,是祸也是福,玉笛摔了也倒好,也省得那人捏了把柄,来日添油加醋给娘娘使绊子……

    槿阖送了碧双走,又回去殿内,只看得苏湄将皑皑抱在怀里,皑皑窝在她怀里很是惬意,只听得苏湄温软的声音悠悠地回荡在静谧的宫殿里,

    “哦,原来竟是这样回事,那皑皑以后可不能这样啊,自己的责任,要在第一时间出来担着,明白吗?”苏湄捋了捋皑皑的头发,笑着说。

    皑皑将脸往苏湄怀里再蹭了蹭,嗓音带着些撒娇的意味,“好了娘亲,皑皑知道……儿子都听娘亲的……”

    殿内暖香微曛,薄雾朦胧,青烟缭绕,软榻红枕,苏湄将皑皑轻轻地放在凤榻上,又命了另一名心腹丫头纹吟伺候着,便退出了内殿……

    “秦王妃来了多久?”苏湄边走边问身后的槿阖,槿阖颔首,只是照实回答,“没来一会儿,婢子见娘娘正哄着殿下睡着不久,便与王妃说了句,王妃听闻只说不急,候一会子也无妨……”

    苏湄点了点头,不作声,一踏进外殿,迎面就传来一娇柔且略带英气不羁的声音,“阿湄,你这皇后当得可真清简,这生辰也不操办一下,前年如此,去年如此,今年还是如此,我说我的话你到底听进几分了?男人到底是靠不住的,他景熠不善待你,你自己也需会享享福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遮天狂妃

    最新章节:暂无
    “女人,切忌不要如此狂妄傲人的望着我,本少爷会忍不住的。”现代的她拥有操控植物的能力,差点被科学家解剖,重生异世,是帝国赫赫有名的魔武废物,连最基本的“斗气”都不会,还要被迫嫁给他?她无法容忍的丢弃族姓,与家族断绝关系,化身习霜公子,从此...

    千岁殿02-20 完结

  • 抱得美男归:无盐皇后

    最新章节:大结局
    ...

    二分之一A08-01 完结

  • 西汉演义

    最新章节:第101回 汉惠帝坐享太平
    本书故事多取自民间传说,原作者编撰时又加许多想象,故与史实相差甚远,而每一回字数仅数百,故事叙述过于简略。后珊城清远道人,遂本史鉴之法重编了本书,较符合历史,但不足之处是缺乏演义的想象力和文学性,文字大量截取自正史。

    【清】清远道人 编08-01 完结

  • 穿越之轩王妃

    最新章节:第六十四章 大结局——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朝穿越,前世孤儿的她成了丞相府的懦弱四小姐,原以为有家就有了亲情,没想到是个爹不疼,娘不爱得主,丞相为了一己私欲将她嫁给冷血的轩王、、、、...一朝穿越,前世孤儿的她成了丞相府的懦弱四小姐,原以为有家就有了亲情,没想到是个爹不疼,娘不爱得...

    落花如雪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