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心如珉月

老哥,你的追求过时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读诗,还有多少人能真正读懂诗里的意思。我不知道。

    只是,我喜欢写诗,喜欢诗的简洁而韵味深长,习惯了,很难改掉的毛病。

    “老哥!你的追求过时了,现在谁还看诗,新新时代啦,生活的新新人类都在向‘新’看齐”

    小我7岁的小妹穿着古里古怪的时装,烫着古里古怪的头发站在我面前,额前的几缕头发,哇,天啊,竟染成了绿sè!

    小妹嘻嘻哈哈地将小巧玲珑的jing致背包扔到背上,冲我瞪得老大的眼睛一扬手。

    “嗨!老哥!今晚我漂亮吧!风头一定劲爆!ya!”她又做了个酷毙的时髦新cháo动作,得意非常地跳到门边,吱溜一下跑了出去,真是要多快有多快!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她的绿发怪头从门缝中又探了进来:“喂,老哥!等门!”

    “什么!”我瞪圆了眼睛。

    “等到三点!”她伸出三个染成黑sè指甲的指头!

    “你想找死呀!”我捡起茶几上的诗集本又好气又好笑地扔去。

    “baye——baye!”她早嬉笑着缩回头,让门砰地一声关上,接着是拉上铁栅的声音。

    房子里一下静到极点。

    我却在想,难道我真的过时了!

    ***

    电脑老是死机,今晚真不顺,还准备将诗稿整理一下呢,这下全泡汤了。

    阿健回电话说:“阿雨,你那玩意儿遭病毒入侵了,你打开了什么邮件没有?”

    我咕哝了两句,只有大叹倒霉。

    谁叫我被那啥“七仙女”的一阵“声泪俱下”给迷糊了,暴露了邮箱地址,还不知死活地打开了她发的e-mail附件。

    唉,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阿健来得倒是挺快,一查,程序全完蛋了,我俩相视爆笑出声,像两个疯子。

    ***

    十点,我正持笔修饰一页准备扫描用的插图。

    阿杰来访,一脸兴奋地告诉我:“阿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终于跳出围墙,重获zi you啦!嘿嘿!”

    “啥!”我吓了一跳,还以为听错了,掷笔而起,上下打量起一身容光焕发的阿杰。

    “这有什么奇怪的,现在都啥年代了,离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你一年前结婚时可不这么说!”

    “那是我头脑发热,一时冲动嘛!”他理所当然地跷起了腿,“要不怎么说结婚结婚,结得头脑发昏呢!”

    我颓然坐下,心头闷闷的。

    ******

    小妹终于回来了。

    门铃声像催命符似地响个不停,仿佛正向我示威:喂,你这落伍的老土,新新人类回来啦,还不开门!

    我偏偏慢慢地关掉电脑,才去给她开门。

    门一开,她旋风似地冲进来,哇哇叫着搂着我脖子来了个大旋转,然后一甩背包,倒进了沙发里。

    背包准确无比地落在挂钩上,比谢霆锋的枪法还准。

    我揉着被扭痛的脖子,叱道:“死丫头,别疯了,三更半夜的,吵了爸妈的好梦,当心挨k!”

    她一吐舌头:“行!老哥,一杯冰水!”

    “你当你老哥我是什么!佣人?”我气呼呼地将冰箱打开,捡一个柠檬汁拉罐扔过去。

    “当然是老哥罗!”她挤挤眼,干净利落地接住,拉开拉环,不顾仪态地仰头就灌。

    好一会儿才放下拉罐,抹抹小嘴,直呼气。

    “老哥,你今年几岁了?”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你消遣你哥我是不是?”我没好气地拿根吸管插入拉灌中边吸边坐入沙发,舒适地往后一靠。

    “不是不是!只是小妹觉得奇怪,你都二十五岁了,怎么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是不是真的像我那些朋友说的不正常?”

    “你少听你那些三八婆乱盖,老哥我只是还没遇到倾心的。”我没好气地一瞪眼。

    “嘁!是忘不了琳姐姐吧!你别瞪我,也别侮辱我的朋友,我们可是当今时代最前卫的新新人类咧!”

    “是吗!”我嗤之以鼻。

    “老哥,你别在土啦,现在都啥时代啦,还信那些一见钟情、至死不渝,天长地久?见鬼,哪儿找去,睁大眼睛看清楚吧,有顺眼的,就追,管它一夜情还是两夜情,只要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合得来就上,不合就散,潇洒自在……再说,nǎinǎi早盼着抱重孙子呢!”

    “你说什么?”我呼地坐直了身子。

    “我说,像你这种老处男,这世上快绝种了……”她闪电般放下拉罐,在我还没回过神来前,跑进了房间,砰地关死了门。

    客厅内留下我发呆。

    ******

    清晨,晨运回来的爸妈准备好早餐叫我起来。

    我睡眼惺忪地揉揉脸,做了几个动作,迅速洗涮完毕,坐到早餐桌前。

    “小妹又不起来!”我眼光一扫桌边,只有nǎinǎi和爸妈。

    “那死丫头,死赖着连门都不开!”妈无可奈何地说。

    nǎinǎi笑呵呵地品了一口豆浆,说:“英子还小嘛,由得她吧!”

    “妈!还由着她,再宠她就快翻天啦!”爸忍不住说。

    “你小时侯还不是……”nǎinǎi冲爸数叨起来。

    我知机地将一根油条夹断,一小截一小截地放入nǎinǎi碗中,向爸使了个眼sè说:“nǎinǎi,豆浆凉了就不好喝了!”

    “嗯,小雨乖!”nǎinǎi终于没说下去。

    爸与妈相视苦笑。

    ******

    “嗨!老哥,有什么好吃的!”小妹终于钻出房来。

    我一看时间,哇,十一点了。

    “你自己找吧!再等会儿,就连午饭一起吃啦!”

    我依旧摆弄着一篇文稿,盯着显示屏出神。

    “老哥,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鬼事!”我没好气地咕哝。

    “我的姐妹中有一个仙女下凡般的美女叫rose的约你今晚去酒吧玩。”

    “什么!”我停止了敲键盘的手,“你知道你老哥从不去那种地方!”

    “喂,老哥,怕啦,人家靓女都主动出招了,我不信我老哥这么逊!”小妹一脸讥嘲地笑,“难道你……真的有问题?”

    “你!”我气得啪地关了电脑,转过身,看着正将一包虾片吃了快一半的小妹,正sè道:“英子,你别这么无聊好不好,你老哥我对你那些所谓的最前卫最新cháo不感兴趣,只要想一想她们要么像个男人头,要么头发红红黄黄,绿绿花花的,就快晕了……”

    “不要这么偏激嘛,你试着跟我出去一晚上,体验一下我们新新人类的生活看看,喂,老哥,你该不是怕被灌醉了**吧!”

    “去你的,你饶了老哥我吧,要是我陪你去疯,不把爸妈气死才怪,我劝你呀,还是收敛一点吧!”

    “老哥,真的不去!”

    “不去!”

    “不后悔!”

    “悔你个头!”

    “唉,真可惜,还以为会马上有个嫂子来改造你的榆木脑袋,哈哈,泡汤啦!”

    “妈叫你明天早上去见工!”我提醒小妹。

    “nǎinǎi答应让我玩过今年,到满十九岁再说!”她不无得意地将虾片袋揉成一团,呼地扔进了门角处的垃圾盒里。

    ******

    午后,我在客厅陪爸妈喝茶,nǎinǎi和小妹梦周公去了。

    终于,我忍不住问:“爸,妈,我是不是真的过时了。”

    “你自己认为呢?”爸笑着问。

    “小妹总说我在找一些过时的东西!”我搔搔头。

    “比如说呢?”妈妈问。

    “比如说爱情:现在是不是不再有真正的爱情了,像张学良与赵四小姐,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只会在小说与历史中才能存在?”

    “小子,历史也是人创造的!如果真是这样,你爸你妈就该进博物馆啦!”爸笑了。

    “阿雨,别乱想了,你妹那疯丫头知道啥,不管时代怎么前进,相信有些东西是没法改变的,而爱情就是其中之一。”

    我愣愣地看着妈妈肯定的神情,心中一片混乱。

    ******

    一束鲜花放在茶几之上,我看着那卡片发呆。

    那娟秀的字迹是那么熟悉,使我想起现在不知身在何处的琳,为了什么鬼的梦想弃我而去。

    不会这么巧吧,那骗得我机“毁”人亡的“七仙女”竟会是多年不见的琳。

    “对不起,可爱的小雨,看看你是否依然傻得可爱,特意奉上病毒‘爱死你’,让你永生铭记,若还没忘了我,老地方见。七仙女字”

    我冲出已三个月没走出过的家门,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几年前与琳分手的墨香书吧。

    那面对玻璃门的小桌边坐的不是琳还是谁?

    我记起妈妈的话:不管时代怎么变,有些东西是没法改变的。

    ******

    “你不是去浪迹天涯寻梦吗?”我傻傻地问。

    “我的梦在这里,所以,我又回来了!”她的脸慢慢涌起红晕。

    “还怕我变了……”我的心蓦地一动,似乎捕捉到什么。

    “所以先上网试探一下你呀!”她不无得意地笑,如鲜花乍放。

    “想不到我还是那么傻!”我自嘲地笑了。

    “爱心不是傻,是一种美德!”她突然严肃地说。

    我的心一阵激动。

    ******

    手机就在这时响起。

    一场扫黄打非让小妹被治安人员当成三无人员带走。

    当我和琳在夜sè中匆匆赶到公安分局时,已经深夜一点,小妹在铁笼般的牢房里被困了将近两个小时。

    办好手续,看着小妹耷拉着脑袋走出来,不禁又是心疼又是气恼。看来这次她被教训得不轻。

    “英子,没事啦!”我轻描淡写地拍拍她的头说。

    “哥,明天我决定去见工!”小妹突然说。

    “好啊,妈一定高兴死了!”

    “我可糗大了!”英子没好气地说。

    “英子,别泄气,振作点,你不是最前卫的新新人类吗,应该朝气蓬勃才配嘛!”

    “jing察说:‘猩猩’是应该关进铁笼子里的!”小妹沮丧地叹气。

    我和琳愕然良久,才爆笑得直不起腰来。

    〈全文完〉

    2000年7月完稿于探剑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

  • 破灭虚空

    最新章节:第八十三章九转金刚诀第四更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灵化一,重归原始,创造天地。”三灵化一大法,根据万物宇宙万物演变创造出来的绝世功法。  杜晨本只是地球华夏一个国术修炼者,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三灵仙尊遗留下来的三灵仙玉,从此踏上了虚无飘渺的修仙之路。...

    刘斌08-01 完结

  • 晓月残阳

    最新章节:第一百三十章 (后记)
    官府追杀下, 无奈的父母将儿子齐晓月交给好心人王老歪照顾;当成长为一名武艺出众英俊青年的齐晓月,得知父亲齐小轩为江洋大盗后,一心想找到父亲规劝父亲金盆洗手过安稳的生活;在寻找父亲的过程中齐晓月历经江湖的险恶,不但获得了爱情还意外学会了蟾蜍...

    晓月残阳08-01 完结

  • 圣道独尊

    最新章节:第九十一章 妖魔退却往神山
    问天何极,问地何寿,常人言那天意不可逆,大道不可转,若然天未开,地未成,道将何来。一个被兄弟背叛的人意外回到了混沌未开之时,得大道,证混沌,冥冥之数因他的到来而改变。人间有帝王,天界有帝君,自在天中有天尊,鸿蒙之巅,守护万方,圣道自独尊。...

    骜震天08-01 完结

  • 秋刀

    最新章节:(一百六十四)尾声
    一群刚刚涉足江湖的少年,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能有什么作为?他们正值谈情说爱的年龄呢!要想做英雄,得先过“情”这一关。而他们面对的敌人,躲在暗处,异常强大,敢和整个武林抗衡。国家危难,民族存亡,他们如何能担当大任?而站在风口浪尖的,却偏偏是...

    秋刀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