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婚宠豪门巨星

第八十二章 大结局(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漫曦,她是我的女儿!”

    辛爵的话,回荡在整片区域。

    然而,陆封瑾没有想象中的悲伤,没有辛爵预料中的哀伤,他只是冷冷的回道:“所以呢?”

    “所以?”辛爵捉摸不透陆封瑾到底心里是如何想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镇定,似乎就是他真的只是说了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一般。

    他到底有没有想过,安漫曦是他的女儿到底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她和他是表兄妹的关系啊!

    他难道就一点儿都不在乎吗?

    “哦,封瑾啊,你是想着漫曦已经走了,所以,都不在乎了是吧。”辛爵猛然想到,他们现在是在安漫曦的葬礼上,而眼前这位,只是小殇,是他大徒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村姑。

    看来,要给陆封瑾下剂狠药啊!看着他一点儿反应都不给,他着实高兴不起来啊!

    “封瑾,你是不知道了吧,你眼前这位,可不是别人啊!”辛爵推了推安漫曦,让她朝前走几步,让陆封瑾好好看看她,而他继续道:“安漫曦真的死了?当然不可能。我的女儿,我怎么可能让她就这样死去了呢?”

    安漫曦也是非常配合的点头,“我当然没死,那具遗体不是我的。”随后却见她话锋一转,道:“父亲,父亲?”

    听到她疑惑的语气,不确定的喊他父亲,辛爵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眼神狠狠得警告她,不要乱来,不然,可别怪他。

    “我只是想要您亲口说说,我既然是您的女儿,怎么您当初不认我呢?而要认安惜之为您的女儿?我既然是您的女儿,为什么要等我爱上了陆封瑾之后,您才告诉我呢?”

    这话,辛爵听了,着实高兴。

    这样的话才会让陆封瑾紧张,才会让陆封瑾难受,看着他听到这些话之后,身体绷紧的样子,辛爵只感觉舒畅。

    这边,安惜之,威廉和陆封瑾都看着安漫曦和辛爵,安惜之现在都有种疑惑,那个女儿,到底是不是真的安漫曦。怎么有种感觉,她是辛爵的人?

    如果她知道了自己是辛爵的女儿,不是应该感到悲伤?

    不是应该痛苦的吗?

    为什么还能如此一点儿情绪都看不出来的问辛爵这些问题,这不是纯粹的让陆封瑾难受吗?

    辛爵看着陆封瑾,嘴里却在回答着安漫曦的问话:“你们肯定不知道吧,吴雅是我的女人!我才是吴雅的第一个男人!哈哈!她是我的,她从头到尾都应该是我的。”

    “可惜,母亲没有选择你,她也不是你的。”安漫曦在后面说着。

    辛爵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道:“你胡说!”

    随后对着苍天,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她是我的,一直都是。她是被那个男人逼迫的,她不想要回去的,你看,她后来不是又回来了吗?她是想要来找我的,只是可惜,我当时太执着,想着她既然曾经离开我了,那我就不要再见到她了。所以,我躲着,她一直找,我一直躲,直到她真正的离开了我。”

    就在安漫曦以为辛爵注意力不太集中,触感不太强烈的时候,手中的一根银针朝着他刺过来,辛爵却猛然回头,正好看到安漫曦手中的银针对着他。

    冷漠的挥手,而安漫曦只想着偷袭的,完全没有想到要躲避的,这下子来了个措手不及。

    陆封瑾焦急的看着,手脚同一时间运作,即使他的动作更快,但是他离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是存在的,在他还没有奔至安漫曦那里,辛爵就已经将安漫曦给牵制住了。

    手中的银针被打落。

    看着辛爵愤怒的目光,她瞪回去,“辛爵,你的敌人,可是很多的。”

    辛爵嘴角斜勾,冷哼哼的道:“你以为你真的是安漫曦?你以为你真的是我女儿?你以为你长这副模样,我就不敢杀了你?”

    既然想要威胁他,他现在也不准备用她来刺激陆封瑾了,本来想着告诉陆封瑾这个事实,会让陆封瑾受挫,却怎么都没有想到,陆封瑾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到底是什么地方有问题?

    他哪里会知道,不是陆封瑾不震惊这件事,而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在知道这件事之时,他心脏还真的猛然的跳动了好几下,但是,在看到安漫曦没有过多的神情,他还会担忧什么?

    他不在乎。她也不在乎。

    他们既然都不在乎,这件事情还有什么意义呢?

    “辛爵,忘了告诉我,我真的就是安漫曦。”安漫曦猛地一腿踢过,脱离了辛爵的钳制。

    “哼!”她的女儿已经死了,他都已经验证了,这时候想要骗他,没门儿。

    “你以为,你现在冒充我的女儿,我就会放过你?”辛爵才不会上当受骗。

    安漫曦勾起唇角,有些嘲讽的道:“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呢?不过,也没关系,信与不信,我都不在乎。”

    “辛爵,你知道吗?你这辈子最大的失误,就是培养了我。”安漫曦对着辛爵道,“母亲从来没有找过你,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她不恨我父亲,即使父亲出轨,她一样不恨,因为,她自己就已经不贞了,她觉得,是她自己亏欠了父亲。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母亲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遇见了你,遇见了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人。”

    辛爵摇头,他不信!

    当初,他和吴雅相识,是情投意合的。

    后来,他虽然是在吴雅喝醉酒的晚上要了她,但是,他不后悔,他不后悔的。他说过,要给她幸福,要娶她的。

    只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家族里面突然出了事,他急急忙忙赶回家,随后,吴雅失踪,再然后,她回国了,嫁人了。

    那个时候,他就想着,她竟然抛弃他了。

    现在猛然回想,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吴雅当时看他的神情,真的是情投意合?真的是爱上他了?猛然回想起来,似乎,当天晚上,吴雅口中喊着的人,竟然不是他!

    他竟然一直在对自己催眠,他竟然忘记了那之后的事情。

    那一夜之后,她恨他,她打他,他就这样直直的晕了过去,然后,他被带回了家族,再然后,吴雅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原来,那所有的记忆都是虚幻的!

    原来,不是别人骗了他,而是他一直都在自我催眠,自己欺骗自己。

    “母亲从来没有找过你,从来没有。她在这里生活,不过是为了要我走出痛苦,可我竟然不知道,这里竟然是她的痛苦之源。她心里的苦,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我竟然不知道,她曾经遇到了一个禽兽!”

    安漫曦流着泪,她当初还那样没心没肺的过日子。

    现在知道了所有事情,她才醒悟,原来,母亲带她漂洋过海,是在惩罚她自己。

    “你胡说!”辛爵猛然从悲痛的会议中醒悟过来,竟然有人当面对他催眠!

    “你这个女人,你以为你是谁?我告诉你,你以为从孤独那里学来的催眠术可以把我怎么样?哼,做梦吧你,看你如此不知悔改,我这就解决了你,你恐怕现在还不知道吧,孤独已经死了,哈哈,已经被我亲手杀死了。我要让所有人的都通通死掉,让所有的人都来祭奠我的爱情,哈啊哈!”

    没想到,原来,一个从始至终都没有结婚的人,他辛爵,竟然是个情痴中的痴情种。不过,他的爱太夸张,太离谱!

    安漫曦听着他的话,有些呆滞的道:“死了?你……你竟然杀了他?”

    “哈哈,怎么,震惊了?他死了,早就死了。你是他带回来的人,我也不指望你做什么了,你也下去陪他吧!”辛爵说着,掏出了怀中的手枪。

    “辛……辛爷,她……她是真正的安漫曦!”

    貉子猛然跑过来,他终于检验出来了,那具遗体,不是真正的安漫曦,而眼前这位,这位才是真正的安漫曦!

    “你说什么?”辛爵有种恍然隔梦般的感觉。

    他和她的女儿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个不是孤独带回来的村姑吗?

    “你……你到底是谁?”

    “我早就告诉过你了,我是安漫曦。”安漫曦看着他,道:“你想要分开我和阿瑾,不可能。”

    “是吗?真的是不可能吗?”瞬间周围所有的人都准备好了手枪,这一次,竟然不再是只有一把手枪了。

    “漫曦,你过来,你是我的女儿,我怎么舍得杀了你呢?想我当初那样的教导你,只是为了你练就一身本事,我舍不得杀你的。不过,这些人,这些艾森家族的所有人,都该死,都该死。”

    辛爵已经有种愤世嫉俗的状态,他眼里,看不到另外的东西,除了仇恨。

    “辛爵,我不是你的女儿,你要杀,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吧,不过,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机会。”安漫曦冷冷地道。

    “哈哈,你想要自欺欺人?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我的女儿,我没有白教育你啊!”辛爵对自己的女儿感到自豪,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算是做到了吧,竟然把他都给蒙骗了。“老三,老四,给我把小姐拉过来。”

    等了老半天,没有一个人出来,辛爵顿时觉得不对劲,看了看周围的人,问漠河:“你是在哪里找到她的?中途有没有让她一个人离开过?”

    漠河看到辛爷如此严肃的看着他,知道这事定然是大事了,本来辛爷就是让他去找这个女人,以为她是孤独手下的人,而现在看来,似乎……

    “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好在我们的院落里面。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才赶来的。”

    漠河不敢撒谎,虽然知道此时如果被辛爷知道,他会被牵连。

    “笨蛋!”

    辛爵此刻算是百分之百的感受到了安漫曦的嘲笑,“我的乖女儿,你做得挺好啊!封瑾,我真是低估了你们俩啊,没想到从头到尾你们都在给我做戏!”

    辛爵咬着牙,那幅模样让安漫曦觉得,很好。

    这才是母亲真正的仇人,这才是母亲一辈子的心伤。

    “老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您也算得上是很成功的了,有我这么个徒弟给您送终,你该是幸运的。”安漫曦嘲讽的看着辛爵,道,“您想要知道您的徒弟是怎么一个一个被我整死的嘛?这个啊,还真的得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那么狠心的对待他们,我想,可能我还真没有那么顺利的干掉他们。”

    “大师兄,他确实是去找了一个跟我非常相像的人,他也确实是一心一意的想要帮助您的。在一次与他见面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是以背叛您的罪名存在的,难怪那么多的师兄弟见到我,都恨不得我死。我才知道,您的目的原来那么狠毒。我告诉大师兄,他竟然不相信,不过,我既然在他心里埋下了种子,怎么可能不让他有所疑虑呢?我也不至于太没用不是?

    从那以后,他开始在帮您的同时,观察你。或许,也就是从那以后,你开始了对他的排斥了吧。你觉得他不忠,你觉得他在帮我对不对?哈哈,如果真的是在帮我,怎么可能去找一个跟我如此相似的人呢,还想着要整容成我的模样,蒙混过关?

    我肯定是不允许的,不过,他把这人藏得好隐蔽,我完全没有机会发现得了。这人身上的毛发,几乎都是从我这里复制过去的,我一直都知道大师兄很能干,但是从来没有想到竟然如此能干,一个不是我的人竟然能蒙骗过那么多人。就连他自己都被蒙骗了,哈哈!”

    听着安漫曦的言语,辛爵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调查,我想不明白,老师,你虽然是我的老师,虽然你是艾森家族的人,就算要跟陆封瑾作对,也不应该有这种奇怪的态度,竟然还会策划给我准备葬礼!当然,这是后来的事了。

    在之前,我猜测着,我与你这件肯定是有某种不同的关系。还有惜之,我早就知道她没死了。是大师兄告诉我的,后来在那次击杀中,算是真正的确定了。既然没死,又在你的手上,肯定是有奇怪的关联在其中。

    其实,你这个人,活着挺可悲的。”

    安漫曦有些可怜的看着辛爵,他一辈子都在缅怀着与母亲之间的感情,想着自己的亲身女儿,只是可惜啊,可惜!

    “辛爵,你恐怕不知道,你的女儿早就不在人世了,或许,从来就没有出生过。”

    这件事情,安漫曦也不能肯定,她回去翻阅了好几遍母亲的日记,日记中说出母亲曾经去过医院,但是,是自己一个人出来的,没有其他人,没有婴儿。也就是说,那时,那个孩子根本就没有活下来。

    至于安惜之……

    安惜之脑袋里也懵的,她记忆之中,是母亲带着她的,后来,她才到的孤儿院,这个记忆,不可能是错误的啊,不可能,她也被催眠了吧!

    看到安惜之有些混沌的表情,安漫曦道:“惜之,你不是他辛爵的女儿,我也不是。曾经遇见你的那一年,你正在发烧。那时候,你被自己的亲生父母遗弃了,是我看见了你,我央求着母亲把你带回家的。只是可惜,那一年,只是我和母亲在这里来旅游,我当时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不同意把你带回家,我说想要你跟我一起做个伴,她坚决不同意,后来,才出现了送你去孤儿院的事。

    现在,我知道了,也希望你能理解,母亲不带你回家,是不想让父亲以为你是母亲的孩子,不想让父亲知道她曾经也确实可能有那么个孩子。只是,后来……”后来,父亲出轨了,母亲带着她漂洋过海,离开了那个家。

    “你……你是说,我曾经是有个孩子,我曾经确实跟吴雅有个孩子,但是……夭折了!”辛爵悲天悯人的望着天,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曾经以为安惜之是自己的孩子。

    后来以为安漫曦是自己的孩子。

    原来,都不是。

    都不是!

    “辛爵,你徒弟都没有了,女儿也早就死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其实,我也替你可悲的,你这样活着,真的好可悲啊,好可怜,好……”安漫曦带着情感,带着诱惑,她语言似乎激昂,但是语调,语速确实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辛爵听着,他自己也颓废了,自己真的很可悲。

    活了大半辈子,竟然连记忆都是假的。原来,他活着这么无趣,活得这么没有意思,他干嘛还活着,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他竟然说不出来,好可悲啊,好可悲!

    想着想着,他觉得自己真的没有活下去的意思了,右手中的枪慢慢的举了起来,他慢慢放在自己的太阳穴旁,对准,就这样,就这样了吧!

    漠河和貉子都一脸惊恐的看着辛爷,辛爷这是怎么了。

    他们俩吼着,喊着,却一点回应都没有。

    辛爷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表情是绝对的悲伤。

    猛然,他们反应过来,辛爷是在被安漫曦迷惑了。两人对视一眼,直接扑向了安漫曦,安漫曦语调不变,身形闪烁,躲过了两人的攻击,嘴里仍旧慢慢的说着:“好可怜啊,不要这样活下去了,好没有意思啊!”

    两人一看,急了,要是再这样下去,辛爷绝对会在不知不觉中朝着自己开枪了,到时候……

    两人不再有任何的顾忌,也不管安漫曦到底是不是辛爷的女儿,朝着她狠辣的攻击过去。陆封瑾也上来帮安漫曦,随着更多的人的加入,也就不再是一两个人的对决了,大家似乎都在做殊死搏斗,只不过,动作却又不敢太大。

    他们似乎是记得,如果被催眠的人在中途被打扰着醒过来,后果很严重的,有的是直接痴傻。他们就算斗争得再激烈,也没有碰到辛爵的一片衣袖。枪也没有用上。

    安漫曦似乎察觉到了他们的担忧,也不怕事儿的朝着辛爵身侧躲去,他们碍于不好出手,不过也几乎是减弱了安漫曦催眠的进程,辛爵到现在还是模棱两可的拿着枪,似乎时不时的在徘徊。

    谁也没有看到,在他们激烈的斗争中,辛爵的眼珠子转了转,大家都以为他被迷惑了,都以为他被催眠了,殊不知,他没有。

    眼看着安漫曦在自己周身躲闪,他心中冷笑,漫曦啊,漫曦,我倒是要让你看看,到底是你这个徒弟厉害呢,还是我这个老师厉害。

    安漫曦在闪躲着貉子和漠河的攻击,陆封瑾时不时的将漠河和貉子与安漫曦隔开,但是又有其他人攻击上来,他不得不躲闪,这样,漠河和貉子在缝隙间朝着安漫曦不停的动作。

    辛爵找准时机,一把抓住安漫曦。

    “啊!”

    安漫曦一惊,嘴里的那些话也断了,但也是,现在看来,那些话竟然没有丝毫的意义了。

    辛爵竟然没有被迷惑住!

    “哈哈,漫曦,我的乖徒儿,你看看老师的修为如何?都说你是大牌明星,现在看来,不怎么样啊,老师的演技可以吧!”

    辛爵嘚瑟的笑着。

    貉子和漠河发现辛爵竟然是装的,瞬间神经放松,他们就说吧,辛爷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打倒,怎么可能呢。

    辛爵抓住安漫曦之后,朝着陆封瑾道:“怎么,还要打?”

    陆封瑾皱眉,想到安漫曦现在不方便,反击也不会太到位,就连安漫曦给出来的暗示,他也没有同意,他不想她动作太猛烈。

    这么短的时间,安漫曦已经是第二次被辛爵钳制了,这感觉,真的很不好。

    “哈哈,漫曦,你不是我的女儿更好,只要是阻止我跟吴雅之间的爱情的,否定我与雅儿爱情的人,我都会让你们下去的,下去好好陪着我的雅儿,她也就不会孤单了。”辛爵已经不是疯狂了,简直是发疯了,他的精神,不管怎么说已经开始变异,不正常了。

    安漫曦耻笑。

    辛爵狠狠的瞪着她,“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安漫曦道:“你也真是什么都不明白啊。我们要是下去了,我告诉你,就算在下面,我们肯定也会提前告诉母亲不要跟你在一起,你的种种恶行,我们都会原封不动的告诉母亲,不用夸张,不用任何的修饰词,我相信,母亲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跟你有任何的可能。”

    “你胡说!”辛爵怒吼着,猛然看向安漫曦,“不,我不要你们去跟雅儿说坏话,我要自己去,我自己去跟雅儿说,不要你们来打扰我,不要!”

    “辛爷,您清醒清醒,不要被他们给骗了,他们都在骗您啊!”貉子和漠河使劲的唤醒辛爵的意识。

    “放心,就算是我要去见雅儿,也不会让你们舒舒服服的活下去的。看到了吧,这个可是我为你们准备好的安生地啊,你们就好好的在下面吧。”辛爵指着那个巨大的深坑,那个被**炸出来的巨坑,指挥着人将安漫曦等人朝那坑里推去,“你不是好奇这么大的坑我怎么埋起来吗?你下去,下去了之后,你就会知道了。哈哈!”

    安漫曦被辛爵狠狠的拽着,她没有办法摆脱,动作也不敢过大了,就现在她都感觉到肚子有些隐约的不舒服。还没有三个月的胎儿,始终是不稳定的,她也在害怕,要是胎儿没保住,她该如何……

    辛爵自信的朝着陆封瑾等人吼着,他抓住了安漫曦,就相当于抓住了陆封瑾的命脉,要他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的。

    他也不要求他们跳下去,这样,要是直接死了,多不好,他可不要他们下去找吴雅说他的坏话。

    架好梯子,看着他们一个个爬下去,看到他们爬到最低端,辛爵开始指挥着,要开始埋了。

    “我的乖徒儿,你可要看好了,好好看看我是怎么活埋他们的。”

    下面的人,不仅仅是他们几个,还有艾森家族的众多人。

    辛爵早就想好了,所有艾森家族的人,一个都不会留的。

    伴随着辛爵的狂笑,伴随着几声震动声,随后逐渐恢复平静。

    辛爵错愕的表情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只是有一点点灰尘落下去的深坑,“怎么回事?**呢?”

    他提前布置好的**呢?

    貉子和漠河也命人去查看。

    “赶紧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一人毕恭毕敬的回答道,随后转身,猛然间又回来,让漠河和貉子措手不及,没想到自己的人竟然没有听命,反而朝着自己攻击过来。

    安漫曦也看准时间,趁辛爵错愕,被攻击之时,逃离。

    辛爵看到发生这样的变故,立马想到肯定是内部出现了叛徒,直接伸手抓上安漫曦,却不想,漠河一个横臂过来,阻挡了他。

    “你……漠河,你做什么?”

    貉子也看见了,漠河竟然跟安漫曦站在了一起。

    “我不想再跟着你了,辛爷,你完全没有给我们留后路啊,您要走了,您绝对不会把我们也留下的,我有妻子,有儿女,我可不想离开这个世界。”

    貉子震惊。

    辛爵愤怒。

    “你个狗奴才,我养你这么多年,你竟然在这个时候背叛我,看我不让你好死!”辛爵身形一动,眼看着漠河就要遭殃,却不想,他动作到一半,时间似乎是静止了。

    陆封瑾他们也陆陆续续的上来了,看到辛爵静止不动了好几秒,随后……碰!

    倒在了地上。

    “你……你暗算我。”

    辛爵知道了,他竟然是中了跟老五一样的银针的攻击,在他完全没有察觉的时候,他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

    “不过,哈哈……我会下去找雅儿,我的雅儿!”

    安漫曦脸色也开始不正常,她强撑着自己靠在陆封瑾的怀中,对着辛爵道:“辛爵,你会下地狱,而我的母亲,是在天堂。”

    辛爵瞪大了双眼,他——死不瞑目!

    就算是死,他都不可能有机会见到这个让他一辈子都念想的女人,为什么!

    辛爵死了,另外的人大部分也都没有了活路。

    加上,更多的人其实已经叛变了,辛爵他算死得早的,不然,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众多人,竟然大部分人都叛变了,竟然大部分人都听安漫曦的,恐怕会生不如死的吧!

    安漫曦听着艾森家族的感激,却没有力气再说一句话。

    陆封瑾已经感觉到安漫曦不正常的呼吸,脸色苍白的有些吓人,立马将她抱起来,指挥着周围的人开始收拾这一切。

    “是,封少!”声音震耳欲聋,绝对性的军事化组织队伍。

    貉子算是彻底的服了!

    跟着辛爷算计了一辈子,到头来,竟然……

    威廉也是震撼了,经历了刚才那么惊险的一幕,后来看到安漫曦指挥着那些人,还想着是安漫曦准备的。现在,到头来,看到这一切,他才真正的明白,全部都是他陆封瑾!

    看着他怀中的人,威廉有种说不出来的佩服。

    他陆封瑾是知道安漫曦的性子,有仇自己报,不管别人如何阻止,她都要自己上!

    也正是因为这样,陆封瑾从始至终都没有漏出一丝一毫的掌控者的姿态,原来,这一切……回想起来,竟然如梦一般。

    真正的王者,不是整天在台面上呼风唤雨的,而是一直在背后策划着一切,让自己的女人一辈子都享受着他的包容。

    陆封瑾,真的,佩服!

    “大哥!”

    这一声,是发自内心的。

    他是完全没有能力去跟他较量的,看看周围训练有素的人群,这哪里是一朝一夕可以训练出来的,大哥的能力,不是他表面上看到的那样,他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

    ------题外话------

    我不知道这样的结局,亲们会不会失望!

    番外,也不知道亲们会不会想要看,丫丫最近的更新,抱歉了,丫丫工作稳定下来了,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

    有时候,累得都趴下了,可仍旧会跑去后台看一看有没有亲们的留言。

    小说是自己的爱好,是丫丫的精神食粮;但是工作是丫丫的物质粮食,丫丫为了世俗的物质,只能委屈了精神,亲们,丫丫真的好俗,好俗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

  •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最新章节:结局——凌乱的家庭关系
    她是现代暗黑医学界的最强宠儿,刚从坟墓爬出来就被人迷晕送进了他的洞房!他是颠倒众生的美男王爷,春宵夜,他彻夜未眠照顾她呵护备至;新婚第一天,她和他大打出手,招招阴损,欲毁其男根;◆◆◆狠如蛇蝎,她对他说“欺辱你的人,我帮你摧毁他,你喜欢的...

    黛宝08-01 完结

  • 匈奴大帝

    最新章节:终章
    伊稚邪大单于是匈奴历史上最杰出领袖。幼时被立为太子,后因母亲失宠被废,并被送往月氏国为人质;逃回匈奴后忍辱负重,壮大自己的实力,终于杀父弑君,夺得匈奴单于大位。在位期间,灭亡东胡、收服月氏,并不断侵犯汉朝边境,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

    童姿08-01 完结

  • 总裁霸爱:老公不离婚

    最新章节:第四十四章 我们结婚吧,莫宸
    将你捧在手心,许你一世的深情,只为了这一生的相守。欧莫宸 这一年认识了她,将她纳入怀中,细心的呵护。只因爱她,他愿意将她宠得极致。四年的时间说长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说短却已经走过了叶筝的半世生命。她爱欧莫宸,全身心的付出,毫无保留。只为了...

    天使变巫婆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