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七章 冲突(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王真元在自己的戒指里慢慢的搜寻着,里面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大部分还没有分类,想找出一份可意的礼物无异于大海寻珠。突然他搜到了一个机器玩偶,这是未来二十五世纪的产品,那时人类的仿生技术几乎已到了『逼』真的程度。

    王真元心念一动,把已在戒指中包好的玩具唤到了手中。小野的表演已结束,贺文娟已收下了他的礼品,可惜的是公主并没有对王子的夜明珠,表现得有多么喜爱。

    此时小野以护花使者的姿态站在公主身边,好像他就是那传说中的王子。他在等着礼物展示结束后,陪坐在文娟身边一起用餐。

    王真元缓缓走上前去,把藏在身后的大礼品盒子递到了文娟面前,并没有说话,只是眼神里把祝福的意思传递了过去。贺文娟轻轻接过盒子,又轻轻的搂在怀里,没有道谢,也是那样注视着王真元。

    这俩人一个高大威武,一个纤细依人,一个英俊,一个娇美,就好像是上天故意的安排,安排他们今天见面。众人看着这一幕,都觉得特别浪漫,有一些去过西洋的男人已拍起手来,而女人却流下了泪花,太感人了,太幸福了。

    连贺子山都觉得他们如果不能成双配对,那真是两方的损失。但这时却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文娟,能不能打开看一看,这么大个盒子,里面不会装的是土鸡瓦狗泥猴之类的玩意吧?”众人这才注意到小野脸上的怒火,气到扭曲的脸庞显得有些狰狞。

    贺文娟看都没看他一眼,轻声对王真元问道:“可以打开吗?”“可以,这本来就是送给你的礼物,虽不值钱,但千里送鹅『毛』,礼轻情义重。”

    小野心放下了一半,看来不是什么宝物,今天还是他的风头最盛。文娟把盒子放在桌子上,用纤纤玉手小心的撕开了盒子外面的花纸,『露』出了里边的木盒,刚要打开盒子,哪想盒盖一下子自己开了,原本躺在里面的一个半米高的小男孩面蹦了出来。

    只见小孩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袍,外面罩着一件天蓝『色』的马褂,头戴着顶黄『色』的瓜皮帽,帽子后面还有一条细细的发辫。小孩长的也喜兴,圆圆的苹果脸,浓眉大眼,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就像那传说中的金童转世。

    正在大家都诧异的时候,小孩说话了,只见他拱着手,向大家作了一个罗圈揖,脆生生的来了句:恭喜发财。

    还是小野反应的快,对大家吼道:“快叫警察,这个人是个人伢子!”真元冷冷的看了小野一眼,回道:“你凭什么说我是人贩子?”

    “还说不是,送礼哪有送人的?要不你就是土匪,这是在哪里绑的肉票?”小野直想着抹黑王真元,也不顾什么君子之风了,急头白脸的和王真元干上了。

    只见小野身形一闪,已来到王真元面前,左手一探抓住了他的领子,右手肘一顶真元的肚子,左腿弓,右腿蹬,使出一个柔道中背摔的招式,想把真元背过去,先摔他个七荤八素,别管他是不是人贩土匪,先把他的形像给灭了,让贺文娟再也看不起他。

    小野是柔道黑带高手,对自己的功夫有自信,当他正想像着王真元摔的鼻青脸肿的狼狈样,心中暗暗发笑的时候,却发现有些不太对,他觉得自己飞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在他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他的身体重重砸在了地板上,小野只觉得眼前一黑,啥也不知道了。

    王真元收拾完了这个嗡嗡『乱』叫的人形大苍蝇,对文娟问说:“喜欢我送的礼物吗?”贺文娟点点头,真元走到小孩面前,用人拍了小孩的头一下,小孩叫道“哥哥”,众人都吓了一跳,好家伙,这人连自己亲弟弟都能送人,没人『性』呀。

    只见他把小孩抱到桌子上,对他说道:“哥要出远门了,以后跟着姐姐玩好吗?”“好,好,姐姐好。”小孩拍手叫道。

    真元把小孩送到贺文娟手上,对她说:“不要害怕,这不是真人,这是一个西洋式玩具,具有简单的智能,可以与人聊聊天,解解闷什么的,如果不想和他聊了,你看,他脚上有一个开关,关上他就不会动了。”

    说完关上开关,再拍小孩,他已不动了。拧开开关,小孩又蹦跳了起来,当真好玩又可爱。

    这个超出当前数个世纪的礼物,贺文娟真是喜欢到心里去了,把玩偶搂在怀里不愿放下,而贺子山却看出了这里面的商机,过来问道:“贤侄,你这玩具从哪里得到的?不知国内是否已有人代理?”

    “贺先生,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无意之中做出来的,现在他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如果以后能遇到他,我会问他有没有兴趣批量做。”贺子山听他说完连连点头,也不再问。

    小野已被人扶回洋行了,大家都纷纷入席开始用餐,而真元被安排与贺家人坐同一桌以示亲近,席间他和贺文娟时不时的对视一眼,又默默闪开,眸中都闪耀着幸福的光辉。这一切被贺子山看到眼里,他也不表态,只是想着要把这个年轻人的底『摸』一『摸』。

    小野被送回了和记洋行后,被人救醒了过来,查了查,也没什么伤,看来是那人手下留情了。但小野不这样想,他觉得这样的做法是在羞辱一个大和民族的武士,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于是他叫过心腹手下,让他们去查查这个叫什么元的支那人的背景,找到他的痛脚,或是给他栽点赃,然后慢慢玩死他,敢和我抢女人,你这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一顿生日宴大家吃得不亦乐乎,春和楼为了迎和贺子山这个青岛的首富,可以说是拿出了浑身解数,什么香酥鸡、葱烧海参、翅丝娃娃菜,蒜泥海螺肉等等鲁系海鲜流水价一样的上桌,让众人大饱了口福,也让贺家得足了面子,贺子山心中十分满意。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吃完后大家纷纷告辞,真元等人也要道别,贺子山给了王真元一块牌子,让他以后有事去上海,只要他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贺子山话里的结交之意表『露』无疑,真元只得应下,如果能和贺文娟进一步发展,那么贺子山就是他的长辈了,更不能得罪。

    最后和贺文娟告了别,在贺文娟依依不舍的目光里,与陈寿亭等人上了贺家安排的汽车。一场生日风波就这样过去了,但由此却是另一些事情的开头。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