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八章 救人(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天一大早王真元先在青岛城内转了转,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取出来一百支『毛』瑟手枪和五万发子弹,然后叫了两辆拉活的板车一齐来到了大华染厂,陈寿亭让老吴清典记帐后把枪放到了库房,然后两人到办公室里面叙话。

    文琪端茶倒水后退了出去,房间里只有寿亭和真元品着茶,安静的只剩下一阵阵的啜吸声,半晌无话。

    一会真元对寿亭说:“六哥,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这几天就要去北平办款子了。建厂和搬家的事益早不益迟,最好现在就开始运作起来,六哥请放心,用不了几年,我保证大华成为全国印染行业的龙头,六哥的资产在山东能占首富的位置。”

    “云龙弟的话我相信,咱们兄弟虽然才见了三次面,但我这人看人一向很准,兄弟不是一般人,不只是在财富和气概上。当然我不会盘兄弟的底,因为你从一开始都是在为哥哥我谋划,并不计较自己的一点得失,我不知兄弟为何会这样看得起你六子哥,但你敬了我一尺,我就敬你一丈,六哥我就是豁出命去,也要把这事办好,兄弟你就看你六哥的本事吧。”

    “六哥,我原来就听说过你的事情,你是个重义轻财而又极富经济头脑的顶尖商界奇才,你也不用谦虚,我是做过调查的。所以把这事放给你做我绝对放心。不要有什么压力,放手大胆去做就可以了,我的钱不算太多,但几十万两黄金还是有的。”

    说到这,他顿了一顿,又道:“六哥,你本源属于木『性』人,而木生火,五行里肝又属木,因此你的脾气过大。这样有好处,可以让你办起事来风风火火,敢有担当,坏处是过快的损失生命元气,不是长寿之像啊。你和家驹能合作的这么好,是因为他的本源属土,而五行里木克土,所以你的『性』格正好克制他,也就是俗话说得一物降一物,换个人恐怕这生意做不起来。”

    说完真元从怀里拿出了一瓶丹『药』和一张『药』方,递给陈寿亭后道:“六哥,此丹名为‘青龙丹’,是调肝利胆的圣『药』,不会削减你的刚气,但会调整你的肝经,让你生气过后经络通畅,浊气及时泄走,不损失生命元真。此丹每天一粒,共吃二十天,过后你再按这张方子抓『药』熬用,每天一剂,再服两个月,其中不可间断,完成后,可延六哥三十年寿元,助你活过百岁后无疾而终。”

    陈六子接过丹『药』和『药』方,双手微微颤抖着,眸中雾气朦胧,向王真元深施一礼,重重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中午在大华用过饭,真元慢慢向着沂水路上的日本兵营走去。一路上风光旖旎,夏花绚烂。这个时代的青岛还是比较开放和新『潮』的,女孩子们打扮得也是花枝招展,争奇斗艳。有穿旗袍的,有穿学生装的,也有穿西式洋服的,但男人们大多还是长衫马褂,比较保守。

    想来任何时代的『潮』流都是女人们引导起来的。亦疾亦缓,来到兵营的对面,门柱上挂得牌子却是“胶州大日本侨民保安自卫队”。放出神识向里面探去,这营盘占地大概有方圆几华里,设施齐全,前左右三面是营房区,中间是一座大楼,应是鬼子当官的办公和住处。其实这座楼就是日本特高课驻青岛的机构所在。

    共有四层和一层地下室,一楼二楼是自卫队军官的办公室和宿舍,三楼四楼是特高课的魔窟。而地下室则是牢房和审讯室,现在楼里面是人满为患,生意兴隆。最后面是训练场,一队队的鬼子在走『操』,拼刺,格斗,就像一个大动物园,十分热闹。

    真元绕着兵营转了一圈,发现一共有四支鬼子巡逻队在兵营外面来回巡视。兵营的四角各建有一座瞭望亭,上面各有两个鬼子哨兵和一个探照灯,现在日本人还没有占领青岛,到是没有嚣张的配上机枪。

    再说这个时候“皇军天下第一”的思想在日本人心中泛滥,根本看不起支那人的军队,更别说老百姓了,纯属骄兵悍将,没吃过亏。不过今夜过后日本人的思想就要彻底的改变了,对他们眼中的“东亚病夫”不再那么蔑视了。

    看好了地形地貌,盘算好了行动计划,真元大摇大摆得从鬼子兵营门口走过,并和站岗的鬼子兵对视了两眼,朝着来时的路走去。回到黄海大酒店,一开房门发现地上有一张字条和一张请帖,不知是谁从门缝里塞进来的,取开一看,原来是贺文娟送得。

    明天贺宅举行西式歌舞会,会上都来得是一些青岛地面上的交际名媛,名门公子,闲来无事在一起唱唱歌,跳跳舞,联络一下感情。同时也斗斗富,煸煸阔,慰藉一下自己那颗寂寞的心。真元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刚想撕了请帖又想到那张精致的瓜子脸,心又软了,反正明天有时间,去玩一玩也无妨。

    真元盘腿坐在地毯上,先布了一个守护结界,这样外面的声音和里面的动静可以互不干扰,外面的人就算是有钥匙也进不了房门。他布置完毕开始练功,运起真阳诀,身体内仙元之法力开始绕着身体十二经络,上下三丹田飞流急转,拓宽着经脉,并吸收着外界的仙灵之气。只见真元的头顶“百汇”处蒸腾起一股白『色』烟气。

    房间里的温度急速升高起来。随着时间和延长,真元的身形膨胀了三倍有余,滚滚的腱子肉因为真气的运转而抖动着,彰显着男人的野『性』,白玉般的皮肤上汗如雨下,但还未落地就蒸发了。真元已进入了忘我的状态,由窗外飞进来一缕缕的灵气,而这些灵气又纷纷的钻入真元的身体之内,转化为自身元气。

    时光流转,太阳像一个顽童在海面上跳了几下不见了踪影,被天狗咬得只剩下了一块西瓜皮大的月亮姐姐钻了出来,在静谧黑夜里释放着柔和的光彩。等月亮姐姐跑到南边的时候,天幕被一层淡淡的雾气遮住了。

    这时真元忽然睁开了眼睛,眸中精光一闪,收功站了起来。穿上“隐龙铠”,还是跳出窗户,以最快速度来到日本兵营。因为白天看清楚了路线,直接来到后边的『操』场外,等巡逻队过去后平地一跃,进入了兵营。

    他轻声走到大楼外面,楼门口站着两个日本兵,他们身上穿得却是真正的日军军服了,三八大盖、子弹盒、刺刀、香瓜手雷、钢盔,装备齐全。不像大门口的鬼子只配发了步枪,重要部门,守卫森严哪。从两个鬼子面前走过,还对着一个鬼子吹了口凉气,整得那鬼子还打了个哆嗦,寻思着夏天怎么还有这么凉的风。

    一楼全关着灯,看来是没有人了,二楼里却是鸟语花香,鬼子军官闲着无事,把街上伎町里面的艺伎给招来了,日本人不睡床,都是一块块的榻榻米,所以军官宿舍就是一个大通房,把隔断打开,竟然有好几百平米。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