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九章 救人(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些鬼子还挺会玩,他们在房间西边用被子搭了个“舞台”,由舞台往东中间摆了一溜小炕桌,桌子上摆满了酒菜,一个个鬼子军官搂着艺伎们又吃又喝,好像还玩着一种赌局,只见输了的鬼子搂着个娘们向着“舞台”走去,到了上面两人互解衣带,咯咯『淫』笑着颠龙倒凤起来,原来是为赢了的鬼子表演活春宫。

    “舞台”上表演的卖力,下边的鬼子也是疯狂得很,各自对着身边的女人上下其手,有忍不住的已经提枪上马,颠簸驰骋了。

    看着里边的丑态,真元心说这就是有人吹得天下无敌的精锐之师?整个一群流氓『色』鬼吗。只是他不知道,鬼子不论干什么都很疯狂,不论是打仗或者是玩女人,可能这就是大和民族的基因优越『性』吧。

    三楼是特务队的住所,现在有一半的人在地下室审讯着犯人,一半的人在呼呼大睡,养好精神好再去折磨那些可怜的中国人。这些人比鬼子兵还可恨,因为他们更狠,进了他们的手里一般没有活着出去的。

    真元做得很利索,在这些特务的脖子上都轻轻捏了一下,免费的把他们送回了东洋老家。然后把这些鬼子搜刮来的财物洗劫了一空,除了几十根大黄鱼,竟然还有好几万块大洋。不过这些特务的配枪不怎么样,全是“王八盒子”,既难看又娇气,属二战中最次的,留给鬼子也是让他们造孽。

    四楼是办公室,全是空的,但其中一间的桌子上放着这次抓捕的嫌犯的花名册,真元略看了一下,把它收了起来。

    他从楼上忙完,以最快速度下到了地下室。进入东边审讯区的铁门虚掩着,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凄惨的叫声。

    走到第一审讯室的门前,透过气窗往里一看,只见里面吊着一具**的躯体,上面布满了道道鞭痕,头低低的垂着,也看不出长得什么样子。两个光着上身的特务可能打累了,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吸着烟,手里湿漉漉的鞭梢上滴答着血水。

    吸完烟,一个瘦长的鬼子用一把刷子把红红的辣椒水往那人伤口上抹去,立时那人狂叫了起来,嘴里骂道:“狗日的小鬼子,给你爷爷来个痛快的,你爷爷要是皱一下眉,就是你孙子,哎呀,你们这些王八蛋!狗日的东洋鬼子!”

    叫完,又晕过去了,两个特务朝他头上泼了一瓢凉水,把他弄醒,就像走程序一样,又接着抹辣椒。

    真元看不过,掏出一只王八盒子,瞄准一个特务的脑袋,“叭”的一枪,打爆了他的头。另一个一愣神,也被送入了地狱。

    这时整个审讯区里猛的一静,接着就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来,所有正在审讯的特务全跑了出来,真元要得就是这个效果,挨个的房间杀太麻烦了,还容易误伤里面的中国人。等所有特务都到了一号审讯室外,往里面一看,两个特务一左一右的死翘翘了。

    正诧异间,忽然背后响起了“嗵嗵”的重机枪声,后面的特务立时像割麦子似得被打倒一片,前面还未被打到的特务回头看到了诡异的一幕,一挺大正三年式重机枪无人『操』作却自动得在『射』出索命的子弹,顷刻之间,全部特务被消灭干净。

    这其中也括那个很有女人味的小野一兵卫,而且他被打成了两段,肠子肚子的淌了一地,带着未完成的任务去找天照大婶报到去了。

    杀光了所有的特务后,真元走到各个审讯室里把人都救下来,有皮外伤的使用疗伤法术,内伤的则喂上一颗自己炼制的疗伤丹『药』,恢复了半个时辰,那些人都可以走得动道了。

    同时,他打开了西边牢房的门,把里面关押地人也全放了出来,为了避免麻烦,他没有用真面目示人,而是变了个形像,变成一个彪悍的四旬虬髯大汉。众人纷纷向他道谢,他把那些王八盒子手枪分发下去,然后带着众人走向一楼门口。

    先是两枪解决了门口站岗的军装鬼子,然后发一声喊,大家冲了出去。大门口着保安队服的鬼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几十颗手枪子弹打成了筛子。枪声把军营里的鬼子都给惊动了,纷纷追了出来,真元让那些人快走,他破开一箱手雷,使了个“天女散花”的手法,一次全抛向了汹涌追来的倭寇。

    顿时一阵剧烈爆炸,那些追出来的皇军被炸了个支离破碎,不分彼此的从天上落下,亲密的拥抱在了一起,你的断手抱住他的断脚,他的肚子压住了你的头,彰显了皇军的团结友爱。

    真元对被救出来的人交待过,让他们赶紧离开青岛去外地,不要再回来了,并每人给了一千块大洋的路费,因此事是由他而起,所以多给了一些钱。

    事情闹大了,青岛驻军把此事详细上报给了东京日军总部,并要求派员前来指导,因为此事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他们估算着,能干成这样的大事,袭击者的人数不会少于三百人。

    青岛周围应该有个专门针对日方的军事组织,现在青岛余下的日军人数不够进行反击作战,所以他们希望大本营可以派出一到两个联队来青协助作战。

    青岛特高课一夜之间全军覆没,集体玉碎,如要重建特高课,还要特高课总部派来一部分骨干,再从日侨中选取优秀者集训后再行重组,而且损失的二百多名日本军人也要补充。大本营非常头痛。

    因为正在策划着“满洲事变”所以不想在青岛与支那『政府』提前引起冲突。但是不处理此事,大日本帝国的脸面无存,对于一向以强势姿态示人的日本『政府』不利,也不利于今后对支那的攻击与占领,真是两难啊,这年头鬼子的日子也不好过呀。

    最后东京大本营商议决定,由本土派出吉野联队赶赴青岛进行支援,先把混『乱』局面控制住,同时由外务省向支那『政府』发出外交照会,表示强烈抗议,要求支那『政府』限期破案,连同前日的横滨银行案件一起查办。

    此两案日方所受损失均由支那『政府』双倍赔偿,并要派出重员亲自到事发地向枉死的日人下跪谢罪,将此案发生日定为支那国哀日,每年这一天全体支那人民都要佩戴黑纱以示悼念云云。日本人知道,这种条件中国『政府』是不会同意的,但漫天要价,坡地还钱,尽量要使利益最大化,才能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帝国勇士!

    日本军部向关东军司令部发出命令,奉天事件完毕后,调日本特高课骨干,号称“满洲妖花”的川岛芳子赴青重组特高课,利用其满洲人的背景,把特高课建成由满洲人、支那人、日本人联合组成的机构,建成后主要侦办横滨案和驻军案。

    此两案串并为一案,由天字一号案升为特字一号案,可酌情使用大日本皇军在支一切机构人员,务必破案,以慰帝国军魂,剿灭支那敌对组织,对首恶要递解东京,在帝国法庭审判后以最残忍方法处死……,云云。

    这些都是后话,而始作俑者王真元却是已回到了住处,进入练功状态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