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十一章 西式歌舞会(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真元立刻把手也伸了过去,两人轻轻的握了一下,贺少山的手很软,有点像女人的,由此看来他平时很注意保养。

    两人略一寒暄,然后双方落坐,少山唤过近侍沏上茶后,让佣人都避了出去。贺少山点上了一支粗大的雪茄烟,又掏出一支示意真元,真元摇了摇头表示不会。

    略一停顿,贺少山开口道:“刚才舍妹鲁莽了,还请王先生不要介意。不知王先生是哪里人士?家中还有何人?平时以何为生?”

    真元知道,这是在盘他的道了。想了想,回答说:“贺小姐真乃『性』情中人,鄙人受宠若惊,怎敢介意。青岛一行得见贺小姐这样的奇女子,也是人生奇遇。我原籍青岛,因家中祖辈去得英吉利国发展,所以故居具体在哪个位置我也不知道了。

    我刚从国外返青,家中因人脉不兴,严慈皆去,只留下我一人,这也是我回国的原因。在英吉利家中时,家人都以母语交谈,所以我的国语还算过得去。我现在是大华染厂的股东,和六哥一起混饭吃,生活还过得去。”

    听王真元这样说,贺少山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了笑意。他抽了一口雪茄烟,带着享受的神情把烟从鼻孔缓缓喷出,接着他话锋一转问道:“王先生对小妹有何看法?”

    “令妹乃女中凤凰,温柔可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佳人玉偶。”王真元真诚的回答道。

    “那不知王先生可否差人来上门提亲呢?家妹生日宴会时就看出你们情投意和,家父对此事也是顺其自然,因打听不出王先生的来历,所以刚才不得不有此一问。”

    “这…?”真元没想他『逼』得这么急,其实他不知道,因为贺文娟对他的那一个初吻,明天就会得到名冠青岛第一豪放女的头衔,试问谁还会再来提亲?只能嫁给王真元了。

    贺文娟这一手用心不可谓不深,同时也可见她对真元的一片真情。

    真元想,如果答应了,这定亲后就得结婚,那打鬼子的事情怎么办?自己马上就要奔赴北平,想到这于是他问道:“贺先生,我也是打心眼里喜欢令妹,只是鄙人还有要事在身,不可能一直呆在青岛,可能要天南海北的跑,能否定亲后先不正式举行婚礼,等我忙过一些私事再说?”

    贺少山也不想这么快的为他俩举行仪式,因为不知道王真元的品行,所以还想再暗暗的观察他一番。贺少山略一沉『吟』,也就答应了。

    贺文娟在房间的偏门后面听得是心花怒放,又羞臊莫名,只把衣角一个劲得『揉』搓。

    定亲这事王真元不懂,看来还得找陈寿亭帮忙,急忙赶到大华染厂,正好陈寿亭还未回家,于是王真元把今天在贺家发生的事简单对他叙述了一遍。

    陈寿亭听完后,连忙恭喜,心中也是为自己这个刚结交兄弟的大喜事而欢腾。他定了定神,觉得这事非同小可,贺家是青岛第一大户,真元虽还算不上大华真正的股东,但这事他陈六子心中已认可了,所以他觉得这也是大华厂的一件大喜事。

    叫来老吴,三人一起商榷此事,觉得益早不益迟,看了看黄历,明天就是黄道吉日,益婚嫁,就决定明天去贺府提亲。最后在送多少彩礼的问题上三人未达成一致,陈六子觉得要按古代风俗办,置办九『色』礼,就是九种礼品,而且每种礼品九件,中国人以九为尊,所以这是很重的,在前清皇朝时这是违制的,然后再送一万大洋的礼金。

    而老吴的意思是贺家那样的人家不缺钱,应该送一些古玩珍宝之类的礼品,不用送现大洋了。

    王真元觉得这两个办法都麻烦,他的意思贺文娟不是爱财之人,送些普通礼品就可以了,没必要出这个风头,特别是在青岛地面不太平的情况下,省得招来日本人给贺家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三人商量来,商量去,转眼就快一夜了,办公室里烟雾『迷』漫,不知道的还以为走了水。最后三人达成一致,送六『色』礼,六千块大洋的彩金,取六六大顺之意。

    天一放亮,老吴就亲自去办那六『色』礼去了,大洋好办,戒指里面有的是,真元出去转了一圈,取了一万块出来,六千送礼,四千让陈寿亭定酒席,因不知有多少人来,干脆把春和楼包一天,楼上楼下将近一百桌的席面应该够了。

    早上不到九点,老吴就把礼物置办好了,分别是:公鸡、鲤鱼、茶叶、酒、粉条子、点心。全部是买得最好的,然后陈六子作为媒人与王真元一齐,带着礼品去了贺家。

    因已提前打了电话,贺少山已在门口迎接,接过陈寿亭递过的聘书,收下了礼品和礼金,合过王贺两人的八字,然后就是书写婚书,约定等王真元得闲时回青岛完婚,再通知亲朋故旧来坐一坐,又给报馆送了份通知,把贺文娟定亲的消息放出去,这事才算利索。

    中午在春和楼大家喝了个不奕乐乎,人逢喜事精神爽,王真元一发挥,喝了将近二十多斤未经勾兑的原浆高粱红,把众人喝了个人仰马翻才算罢休。

    喝完酒,王真元护送着不省人事的贺少山回到贺家,把贺少山安排好,便来到了贺文娟的房间门口。给他带路的小厮也很机灵,得了十个大洋的喜钱像兔子一样的跑了,只留真元一人在文娟门口发愣。

    他鼓起勇气拍了拍门,早已等了多时的文娟慢慢拉开了房门,然后侧身让到一边,真元欲言又止,轻身走了进去。

    文娟的房间很简单整洁,里面漂着一丝淡淡的女人体香味,真元默然坐在桌边的红木椅子上,文娟给他倒了杯清茶,也不说话,只是脸红红的看着他。

    真元轻吹了一下水面上的茶叶,对文娟开口道:“我这两天就要离开青岛了,你保重好自己。”

    “嗯。”

    “等我忙完自己的事,就马上回来娶你。”

    “嗯。”

    “我到现在都觉得像在梦里。”

    “嗯。”

    “你别老嗯好不好?”

    “嗯。”

    “扑哧”王真元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这一笑倒是把两人之间的尴尬冲淡了不少,接着贺文娟也笑了。

    王真元拿出一付翡翠手镯给了她,说:“你一定要时刻带着这付手镯,这是我无意中得来了,它们每一只可以为你消除十次危险,以后有些事我再慢慢告诉你。”

    随后,王真元又给了贺文娟一个通讯玉简,并告诉了她使用的方法,这东西就像是后世的手机,只不过不用电池罢了。

    贺文娟感到十分新奇,躲到另一个房间里和真元玩通话游戏,听到从玉简里传出清晰的声音就和面对面说话一样,她越发的觉得不可思议了。

    从贺家出来,王真元来到陈寿亭家,彩芹嫂子刚给陈寿亭喝过了醒酒汤,他正躺在老爷椅上和彩芹拉呱,额头上搭着一片凉『毛』巾,看起来还有些醉意。

    见到真元来了,他想起来,但站了几次腿都不听使唤,真元一看马上把他按住,不再让他『乱』动。彩芹知道两人有话要说,沏上茶后便关门去了里间。

    寿亭说:“云龙弟,哥真为你高兴,人说成家立业,只有成了家才能立下业啊。”真元心中一阵苦笑,心想你是不知道我的事呀。

    他点了点头,说:“是呀六哥,这真是一场想不到的缘份。我明天就要去北平了,我给你留下一个通讯玉简,你放好不要掉了,通过这个物件,你可以随时随地联系上我。”

    说完,他递给陈寿亭一个玉简,并告诉了他使用方法,原来只要按住玉简中间的红『色』符号,另一方就可以知道,双方同时按着就可以通话了,比后世手机还要方便一些,是修真者独有的宝物。

    陈寿亭是见过些风浪的人,没有问这玉简的来由,只是觉得王真元的身份越发的不简单起来。

    交待完一些事情,王真元从陈寿亭家走了出来,看了看天上高挂的银钩,满腹心事的向黄海大酒店行去,日后的北平,注定会成为一个多事的城市。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