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十二章 奔赴北平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天早上九点,王真元就登上了开往北平的火车。本想着用“流光剑”飞着去的,但想着时间充裕,还是坐这个时代的火车去吧,虽说慢一点,但不会让人看到什么异像,他实在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法术。

    因为真元买得是特等票,所以车厢里很舒适,座位全是沙发软座,四个座位配有一张小桌,上面铺着雪白的桌布,摆着热水瓶,花篮等物。在车厢的一头还有一个小酒吧,时不时的有乘客去上那儿买些酒食,如果舍得花钱,吧台里的调酒师还可以为你单独调制鸡尾酒。

    真元坐在宽大的沙发座上百无聊赖,边上和对面坐的都是衣冠楚楚的男『性』,还都在眼观鼻鼻观心做老僧入定状,看着都觉得腻味。向窗外看了一会风景,觉得索然无味,于是便走向吧台,想调杯酒消遣一下。

    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看了看放在台上的价单,最便宜的一种叫做“夏日阳光”的鸡尾酒都要五个大洋,最贵的一种叫做“十全十美”的要五十个大洋。“这宰客的刀还真是锋利。”真元不由得想。

    其实哪个年代火车上的商品都贵,只不过民国时的质量还是不错的。真元点了一种二十个大洋一杯名为“九『色』鹿”的鸡尾酒,然后看着调酒师在那花里胡哨的表演,调酒杯在那人手里上下翻飞,一会前『插』花,一会后『插』花,一会滚龙,引得众人纷纷叫好。

    片刻,酒已调好,倒入高脚杯中后,调酒师在杯沿上卡了一片柠檬送到真元面前,并奉上了一根吸管。只见那酒慢慢沉静下来,酒『液』沉积成了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九『色』。“还真是九『色』鹿,有趣。”

    真元正在那里自言自语,忽然觉得一阵香风漂了过来,同时一阵吴侬软语响起“这位先生好兴致,侬可不可以请阿拉也来一杯这种酒水?”

    真元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非常精致的瓜子脸,杏核眼,柳叶眉,云鬓高耸,一双白嫩精巧的小耳朵上挂着一付珍珠耳坠。

    这女人有二十多岁年纪,穿一件月白『色』旗袍,脚上是一双桃红『色』的尖头中跟皮鞋,如玉藕般的右臂上挎着一个精巧的女士坤包,左手小指上戴着一枚祖母绿戒面的小巧金戒指,身高大概有一米六左右,站在他身后,亭亭玉立,笑面含春的注视着他,好一个古典美人。王真元想我这刚和贺文娟定了亲,怎么又来了一个,难道我这么招女人喜欢?

    他愣了一下,问那女人:“小姐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是的先生,旅途漫漫,有个人一起聊一聊天不好吗?”女人笑道。

    真元想想也是,这要坐一天的车,得到后晌五点多才能到北平,两个人聊着天时间能过得快一点。于是点了点头,又让酒保调了一杯“九『色』鹿”,并示意此女坐在自己身边。

    女人的动作很优雅,一看就是经常出入各种场合的人物。只见她莲步轻挪,粉『臀』微耸,熟练的坐上了真元身旁的高脚凳,两条修长的玉腿一交叠,翘了个漂亮的“二郎腿”。真是:“体态风流百媚生,秋波似水摄人魂。”

    女人从坤包里拿出一盒上海产的“美人”牌香烟,掏出一支点上,又让了一下真元,看他不要又收入包内。

    她轻嘬了一口烟,开口道:“不知先生哪里下车?”

    “鄙人在北平站下,那里好像是终点了。小姐你呢?”

    女人啜吸了一口“九『色』鹿”道:“阿拉也在北平下,不知先生在哪里发财?到北平何事?”

    “我在青岛和朋友合伙经营一家染厂,到北平是办些私事。”真元如实说道。

    “其实阿拉也没什么事情,到北平是去找朋友白相再顺便办些小事。看先生这么年轻就开工厂了,实在是不简单哟。”

    真元听此女说话就知她是上海人,不知怎么的跑到青岛地面上来了,看她做派不像是风尘人物,倒像是交际花的类型。

    两人天南海北的聊着闲话,转眼就到了中午,真元又请她到餐车吃了顿便饭。

    随着交谈的深入,知道此女名叫赵若琳,家住上海霞飞路,现在一家洋行做事,这次出来是催账的。

    聊着聊着,赵若琳话锋一转,问真元道:“不知王先生可有妻室?大嫂在哪发财?”“我刚定完亲,女方是青岛贺家的小姐。”

    “王先生还没有结婚呀,太好了。咱们可以结伴同行,我在北平也没有住处,不如咱们住一个酒店吧?”

    王真元听她这么说,觉得此女倒是很开放,又觉得住一个酒店,又不是住一个房间,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就答应了。和美女聊天时间就是过得很快,没觉得多少功夫,已经到北平站了。

    两人下得车来,出了前门火车站,然后一人打了一辆黄包车,往东长安街的燕京饭店去了。这个燕京饭店始建于1900年,是中国的第一家豪华酒店。

    饭店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位于东长安街与王府井大街的交界处,距天安门、故宫景点仅咫尺之遥。它兼具法式风格与东方建筑特『色』于一体,呈现出欧式独有的高贵与典雅。

    两人来到饭店门口,门童帮着赵若琳把行李拎了进去,真元则去前台开房去了,开了两间豪华套房,每天的房费是一百大洋,包含三餐和出行车辆费用,二十四小时热水,确实很舒适,但价格也让人肉疼。

    进得房间,赵若琳要把开房的钱还给真元,真元推让了一番,那若琳也没再坚持,只是看他的眼光里多了一些东西。

    晚上,两人在餐厅吃过饭就各自回房了,真元回到房间,盘算了一番明天要办的事,理了理思路,又在房中布了一个防卫阵法,脱去衣裤,『裸』着身体又炼起功来。

    大概到了后半夜三点多钟,真元感觉到阵法中传来信号,外面有人敲门。他穿好衣服,收起阵法,打开门一看,好一片春光无限。

    只见赵若琳只穿着一件半透明的丝质睡衣依在门框上。瞧她风情万种,媚眼如丝,樱唇似火,胸前两点隐私欲隐欲现,端得是让人冒火。

    王真元一下子僵住了,结结巴巴的说:“这么晚了,赵小姐还有事吗?”

    赵若琳暗骂了一声“木头”,心说老娘穿成这样能有什么事?你猪啊,想不明白。

    但脸上还是带着媚笑,甜甜道:“王先生侬就让阿拉站在这里说话吗?好冷哟。”

    真元一想也确实失礼了,再一看走廊头上值班的小厮那副猪哥像,哈喇子流下来了快一米了,双眼定定的盯着赵若琳。于是马上让她进了房门,也不顾那些“男女授受不亲”的圣人之言了。

    赵若琳进得房间,等真元关上门后,立刻扑进了他的怀里,颊上已是香泪满腮。

    只听她喃喃道:“真元哥哥,侬不要觉得阿拉是个坏女人,阿拉是真的喜欢侬,在车上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上侬了,侬别看阿拉外表这样,其实在私人环境里,人家可是个正统的小家碧玉呢。虽然咱们是第一次见面,可阿拉觉得侬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如果侬想要若琳,就把若琳的第一次拿走吧。”

    说着开始解真元的上衣扣子,王真元被她说的一阵『迷』忽,又在她的抚『摸』下,觉得下腹处升起了一团火焰,刚想把她抱到床上去灭火,但随即一冷静,立刻推开了赵若琳。

    祭起“清心诀”并把那阵清凉输进女子体内。赵若琳觉得神庭好一阵清爽,娇面被**熏蒸的红『色』也煺了下来。

    等她平静下来后,真元开口说道:“赵小姐,萍水相逢本无根,人海际遇是缘份!我是已经定了亲的人了,虽说现在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但我不同,鄙人独爱文娟。只要有文娟在,我不会再碰别的女人的,请你自重,也不要把我看成是逢场作戏的男人,这样是轻贱了你我的身份!如果若琳真看得起我,那么咱们今后以兄妹相称,就让山人多一个红颜知己可以吗?”

    听到真元说地这样绝对,赵若琳也不敢再说什么了,于是认了他个干哥哥,一再报歉的回了自己房间。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赵若琳关上了门后却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原来她的真实身份是贺文娟的表姐,在上海贺家的“东海银行总行”做副经理,主要就是做公关工作。

    贺家为了试探王真元的人品,老头子贺子山紧急让她坐飞机从上海来青岛的。打探到了真元所坐的车次,她也提前买好了火车票,尾随着他上了车,路上故意搭讪,用心良苦的演了这么一出戏。

    如果王真元刚才真的把持不住,她也没办法,反正是情场老手了,也不在乎多这一回,看着真元这样一个帅哥在身边,其实她心里也痒痒。但是王真元和贺文娟的亲事可要泡汤了。谁知王真元倒真是柳下惠再生,展获公转世,是个正人君子。

    没办法了,明早如实向老头子汇报吧,唉,可惜了这么个帅哥,无福消受了。王真元却不知这一切,等赵女走后,他重新布置了一番,又修炼了起来。

    半宿无话,转眼天已大亮了,王真元去赵女房间喊她吃早餐,谁知看到杂工在打扫,原来天还未亮时,赵若琳就赶往机场,坐最早一班飞机回上海了。

    她走了,他也不用吃了,走到街上,打听到了花旗银行的地址,又找个车行,把二十吨黄金拉到了银行。建了个帐户,户名用得是大华印染厂归绥分厂的名义,往青岛大华帐面上划进了五千公斤黄金,余下的存成活期通兑,可以任意换取各国货币,随用随取。

    办完后,把存单放进了戒指里面,又用通讯玉简通知了陈寿亭一声,让他两天后查帐收钱。

    这些事情办完,他又找了个本地人打听到了张学良司令部的地址,却是在北平西城北沟沿路,原来是顺承郡王府,后来被张作霖买下做为帅府居住,现在的全名为:国民革命军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北平行营。

    他慢慢的向着行营的方向走去,心中却在想着怎么才能说服张学良,让他听得进去自己的建议,走着走着,他想到一个办法,不如直接对他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再『露』上两手,然后看他反应再随机应变。

    反正不论怎样,一定要把此人拿下,否则,一切计划都将无法开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