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十四章 折服张学良(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跟着张学良,真元随后也跟着进入,原来这小门里的空间比外面的办公室还要大,只是没有什么摆设,中间一个大沙盘上显示着冀、晋、察、绥、辽、吉、黑、热八省地形。

    再看四周墙上也是挂满了各省的军用地图,真元看了看竟没有一张全国的军图,想着这个少帅的野心也不大呀,怪不得他那结拜大哥蒋中正不怎么防备他呢。

    两人进来后,张学良回身把门又关好,按了下墙上的机关,把外面的书柜又合上了,然后他坐在沙盘旁的一把软椅上,等着真元开口说话。

    “汉卿刚才问我是什么人,如果我说我是纯阳老祖那样的人物,你信不信?”真元想了一下说。

    “有点信,先生应当再拿出些手段来给小弟长长见识。”学良认真道。

    只见王真元一抬手使了个“漂浮术”,那几百平米的沙盘浮了起来,又轻轻挪到墙边放下,靠他们这边的空间大了很多。

    真元手一挥,原本光光的地面上堆满了武器和金条,他让张学良上前去检查,全是真的,他把其中的一百支镜面匣子和十万发子弹留下,其余的又收了回去,这就是他在青岛发的日本财。

    看着沉默的张汉卿,真元道:“初次见面,这是一点见面礼,还请少帅笑纳。”

    张学良看着地上的一百支『毛』瑟手枪,对真元的话全都信了,因为这不是普通人力能及的,再高明的戏法师也不可能把那么一大堆东西藏在身上。

    张学良对着真元做了一个揖,严肃道:“先生,刚才是汉卿鲁莽了,还请先生不要见怪,这些军火就谢谢先生的厚赐了,不知先生有何要教我,或是让我做得?小弟当洗耳恭听。”

    真元摆了摆手道:“汉卿弟不要客气,山人知你今年三十有一,而我正好大你一岁,就虚以兄长自居了。兄弟现在总管八省军务,不知对现今天下大势有何评判?”

    张学良略一沉『吟』道:“自我拥护中央,实行易帜以来,一向是以国民『政府』为中心,对蒋委员长也是言听计从,从未违反过他的命令。

    而他对我也是以兄弟相称,诸般好处也未少给,而我妻余氏认宋母为干娘,和委员长成了干亲,所以我是真心拥护他的,如果先生让我反蒋,我绝对是不会干的。

    至于别的,我也没考虑很多,做好自己份内的事,让八省百姓安居乐业,就是我汉卿最大的心愿,只是现在日本人蠢蠢欲动,中央的意思是攘外必先安内,所以要以忍让养晦为主。

    但我估计,短期内,至少一年之内是没有事的,因为我在东京也是有眼线和耳目的。而且我和关东军现任司令官本庄繁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如果他那有什么风吹草动,我应是会第一时间就会得知的。”

    听道张学良这样说,真元心中也是赞许他的为人,民国军阀中讲诚信的几乎没有,只有此人是个例外,其它如冯氏玉祥,阎氏锡山,那都是有名的翻脸猴子,今天用到你兄弟相称,

    明天为了利益可以割袍断义。只有张学良拥蒋一直未反,后来的西安事变却是因为他不想打内战,而蒋委员长硬是把张学良给骂急了才发生的事件,如果他真心反蒋,是活不到寿终正寝的。

    只是现在的他对日本人还抱有幻想,没看透倭国的本质,那本庄繁乃是狂热的军国主义王道派,否则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他也不会切腹自尽了。

    想到这王真元笑了笑,摆手道:“我不是让你造反,因为以你今天的财富和地位,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所以用不着冒险也可以富贵一生了。

    再过两个多月,奉天将会发生大事,不知你留在奉天的人员有没有消息传给你,日本人现在应该正在布置之中。”

    张学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表示收到过消息。他想了一下说:“奉天警察署长黄显声到是给我发过几个电报,但没有说清,只是说日军有异动,可这日军哪天没有异动呢,所以我也见怪不怪了,没当回事。”

    听他这样说,真元点了点头。

    真元拿出一张全国军事地图,换下了主墙上的八省军图,然后拿起沙盘上的教杆,为张学良做起了全国形势分析。

    他指着地图说道:“汉卿,请恕为兄长啰嗦,这些话你必须要认真得听,因为这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张学良微微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真元把教杆指到了长江流域一带位置道:“汉卿,现在中国的军事力量还未真正合流,经过了去年的中原大战,冯氏集团粉碎,现在能左右全国形势的军事集团有四家。

    实力第一的是你蒋兄长的中央系,他的财源来自江浙财团,武器装备倾向于德械,兵力最多,所以长江沿岸是他蒋某人的势力范围。

    实力第二,装备最好的却是你的奉系,你的兵工厂很强大,可以造重炮,这是别家都没有的优势。但是你的军队未和日本人真正打过仗,士兵素质一般,训练没有跟上,如果郭松龄还活着的话,形势要好得多,可惜他英年早逝。

    如果让我接手训练,假以时日,再配合先进军事理念培训将官,和用先进军事装备武装士兵,我有信心四至六年内帮你练出一支傲冠全国的雄兵劲旅。”

    缓了缓,他看到张学良脸上的期待,笑了笑又接着道:“第三应是李白二人的新桂系,虽然他们的人数和装备都比不上你,但是他们敢打硬仗死仗,是有名的‘膏『药』军’,只要和他们对上,宁死他们也会沾下对手的一块肉来,这样的部队不可小觑。

    而最后就是阎老西的晋绥系了,他的军队系统自成一系,都是晋省人,也很排外和保守。军队素质一般,装备轻武器还可以,重型武器太少,还不如桂系。而且此老一直和日本人不清不楚,而且他和倭将冈村宁次是日本士官学校的同学,现在的岗村还名不见经传,但此獠以后将是中国第一大敌。

    抗战初起时,只要不影响到阎百川的地盘,他是不会『插』手的,不过呢,日本人不会放过山西的煤和铝资源的。所以有机会…,此人应该除掉。余下的自保有余,但想做大事却没有那个能力和实力,不提也罢。”

    见汉卿听得入『迷』,真元继续道:“日本人自明治维新以来,励精图治,全国一心,又通过甲午之战割台湾,庚子事变驻兵京津,把我国死死踩在脚下。

    后又对帝俄发动战争得大连,现称关东州,驻有一个师团的关东军。后一战时对德国宣战,攫取了山东大部。通过这一场场的战争,这个弹丸之国积累了惊天财富,而这些财富,几乎全被它用来发展自己的军事实力。

    自从日本山县内阁确立了大陆政策后,我国更是成为了他们的主要目标,一次次的增兵,一次次的挑衅,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吞掉中国,然后把全亚洲变成他们的殖民地,建成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

    你别看现在日本的常备师团不是很多,但是他有很多的预备役,大概有四百多万老兵散落在民间,只要一进入战争状态,倭国可以在一天之内拥有近二百个师团单位。”

    听到这里张学良道:“对于日本的大陆政策,我到是知道一些,原有一位友人冒着生命危险,给我送过一份‘田中奏折’,里面是田中义一灭亡我国之计划。

    至今我还记得其中几句‘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中国征服,则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是世界知东亚为中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

    但我找人证实过,都说这是假得,日军部档案中,未有此篇。”

    “假做真时真亦假呀,这奏折是真的。”

    真元接着道:“我现在所讲得所有话都是真的,绝没有一丝造假。我只是想提醒你,倭国人可以随时发动战争,只要在他后勤有保障的情况下。

    而且奉天将是他们的第一步,然后是整个东三省,华北,西北,华南,西南。这样逐步的占领并吞并我神州大地。日人将采用的法子是,占领一处,平定一处,巩固一处,然后再进一步蚕食,如果打得好,最后他们会『逼』迫国民『政府』投降,建立傀儡政权。

    然后把整个中国变成日本的宗属国,灭我文化,消我族群,将我中华民族从世界之林中抹去。虽然倭人恶毒,但是我中华有四万万同胞,只要能同仇敌忾,团结一心,他们是不会也不可能得逞的。

    只要我们不和它谈判,再难也要打下去,它早晚会支持不住得,但这个时间将会很长!

    所以,我们要做长期打算,要建立自己的永久根据地,建立强大的军队,不是现在的东北军,而是全新的,脱离了这个时代范畴的新军,所以我会以这个为目标,帮你制订相应的计划,如果你能完全按照我的意图去做,我保证未来中国你最强!”

    张学良听真元说完,俯身向真元执弟子之礼道:“汉卿听先生一席话,才知自己坐井观天,见识浅薄,惭愧啊惭愧。不知先生可有扭天转地之功,化腐朽为神奇?”

    “历史大势,不能违之?这就像人身上长了一个脓疮,你现在吃『药』控制着它不破,时间越长它就会长得越大,等到实在控制不住的时候,它再一破就可能要了你的命。如果你让它提前破了,但里面的毒素还未集中,又成了慢病,弄得你痛不欲生。

    所以要让它破地恰到好处。虽然整个历史脉络中大事件咱们不能改之,可以在小的细节处着手,比如让倭寇多一些人送命,让我国少一些人赴难。也可以让倭人越打越难,让我之军民却越打越顺。这也是山人来找汉卿的目的。”

    学良听后频频点头,脸上『露』出醒悟的笑容,对着真元道:“那么先生,不知咱们第一步怎么走呢?”

    王真元轻松笑道:“既然汉卿有心,咱们就进行第一步,给他来个瞒天过海。”“嗷,具体怎么办呢?还请先生明示。”真元微微一笑,说出了一番计划。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