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十五章 兄弟结拜谋大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折服了张学良,真元便要安排“九·一八”发生前的准备了。不能让小鬼子这么轻松的就把东三省给占去了,不想付出几万条『性』命,就想着摘果子,真是痴心妄想。

    看山人的手段,让你占去也得不到好处,还要进入一个人民战争的大陷阱里,想放弃舍不得,想正常统制就老是有人反抗,把小鬼子折腾个半死再说。

    张学良给真元沏了杯茶,然后坐下等着他的计划。

    真元喝了口茶水,对张汉卿道:“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两个多月后的九月十八日,是倭人挑起事端,攻占奉天的时间,你不用问我是怎么算出来的,但是这个时间一定准。”

    见张学良点了点头,真元又道:“在此之前,你得安排几件事情。首先整个东北边防军全要进入战备状态,对外可以说是演习。地方守备部队要接管各个矿山,把各种资源库存尽量消耗完毕,用不完的要深埋地下。

    一旦战事起,要立刻炸掉各个矿山,而且是永久『性』破坏。第二,分发武器弹『药』,每个士兵都要满装,库存各种火炮要全部装备到部队,每天要加强实战训练。海军、空军,装甲部队检修装备,随时做好出击准备。”

    张学良在自己的记事本上详细的记录,一个字也不敢落。

    “第三,要有组织,有计划的分散东三省的老百姓,至少要让他们都知道东北可能起战端,走不走在他们自己选择。想走得,可以往绥远疏散。另密令绥远省『主席』傅作义将军做好接收工作和保密工作,让他先不要通知国府,等奉天事变后汉卿再正式通电知会国府。

    让想走的人把能带的都带上,地里的庄稼我会想办法的,告诉他们到了地方,有事做,有饭吃,生活得比在老家时更好。行动方式自由选择,铁路部门要做好运力预算,每列发出火车都要满员,速度要提高。

    第四,所有的大学、军校、医院、兵工厂、普通工厂、银行、商业单位等重要部门与机构都要尽量迁走,也撤到绥远,要把绥远建成大后方和兵源基地。东北边防军到绥远境内后,要帮助老百姓做好安置工作,分配粮食被服,不允许有一个人饿死病死。司令部设在归绥(今呼和浩特),在归绥城外选址建起能容纳五万人的兵营及配属设施。”

    张学良停了一下问道:“为什么要到绥远呢?那里可是穷乡僻壤,全是沙漠、戈壁、草原啊,这么多人去那吃住怎么办?”

    王真元摆摆手道:“这个你放心,我自有安排,我可以让沙漠变良田,可以使戈壁成森林,绝对可以养活几千万人的,东三省应该有不少人愿意留下的,不可能全走的,没事。”

    张学良虽然听他说得太玄,也半信半疑,但还是认真记着。

    “第五,你要撤换几个人,一是驻黑龙江的洮南镇守使张海鹏,二是驻吉林东北边防军参谋长熙洽,调他们到北平,另有续用。还有你立刻派出三万人的部队去锡林郭勒盟去把德王控制起来,并让这三万人驻在那里,这样察哈尔可以作为以后中日之间的战略缓冲地带。

    奉天你的参谋长荣臻要调一下,让他也来北平,换个敢打仗不怕事的上来,我建议换成辽宁省警务署长黄显声。把辽宁省各驻军的调动权放给他,并全权委给他临机决策之权,我会给你几个主要军事主官佩上通讯器材,可以随时通话。

    着马占山将军升任黑龙江省『主席』,统制黑龙江全境之部队,民事军事全部监管,一切事务由他全权负责,并电令各部,如有意图叛变投降日寇者,一律就地枪决,绝不姑息。

    第六,着吉林省『主席』张作相绝对不能离职,要在吉林全省做好战备工作,严密监视长春南满铁路守备队及各地日军动向,如有异动,可先手灭敌。熙洽走后可由其安排得力人手接替其位。

    第七,报备南京军事委员会,东北边防军准备进行夏季军事演习,时间待定。第八,汉卿以私人名义给你的蒋义兄发个电报,把日本人可能要动手的消息传递给他,你看他怎么说,但咱们的谋划一定要保密,不要告诉蒋中正,否则前功尽弃,悔之晚矣。”

    张学良默默的点了点头道:“『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先生所言之道理我还是懂得。”

    王真元点了点头喝了口水又道:“我还要你救两个人,一是在奉天监狱关押的杨靖宇,二是在抚顺监狱关押的赵尚志。

    这两人救出后,立即安排杨靖宇去黑龙江,赵尚志去吉林,各自组织抗日救国军,东北军要全力支持,提供足够的武器弹『药』和被服食品。

    并要留下足够的黄金或是银元作为军费,以做长期敌后抗战准备。万一正面战场失利,就转入敌后游击战,反正不能让日本人消停了。

    以后只要是真心打鬼子的,不论党派,一率支持,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枪给枪。最后,要派机敏人员化妆成普通百姓潜伏在南满铁路周围。

    一旦开战,要第一时间把南满铁路沿线所有重要桥梁、涵洞炸毁,铁路线和机车头要尽量破坏,最好让鬼子一辆火车都发不出。目前我就想到这么多,先办这些事吧。”

    张学良快速记好,抬头看了真元一眼,真诚的说道:“先生,不如你来做我的参谋长吧,大事上你拿主意,我全听你的,听你布置得这些事,我真是自愧不如,其实有时我常常想念故去的父亲,想念父亲的雄才大略,父帅在时有什么事我只管做就可以了,可是如今,唉!

    你不知道我现在的压力有多大,职责所在不敢懈怠,日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外人只看到我光鲜的外表,却不了解我心中的累啊,身边的人中真能开解我的,也就只有绮霞(赵四小姐)一人而已,唉,每每心烦,便吸食烟土,又有谁知我心中的苦啊。”

    言毕,张学良虎目中流下两行热泪。

    真元拉住学良的手道:“汉卿,从今以后,你我可以结为异姓兄弟,公为民族大义,私为你我有缘相识。不知汉卿可同意为兄的提议?”

    张学良立时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实实给真元叩了三个响头,然后两人在关二爷面前烧黄纸,斩鸡头,喝血酒,换了生死贴,真元为兄长,学良为二弟,并约定: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一生互携,永不背叛。

    这些都完成后,二人以后就兄弟相称了。然后张学良给了王真元一张委任状,头衔是东北军总参谋长和北平行营特别顾问,可以代表他处理职责范围内一切军民事务,东北军内都要听从安排并鼎力相助,如有人违逆,可直接罢免,不用通知他。

    办完这些事,张学良亲自到电讯处安排给各个部门发电报,按真元的布置一一运作,毫无二话。

    调兵遣将的忙了几天,把这些事情都落实到位,真元也跟在后面完善细节。这一天,刚刚得空,真元来到张学良的办公室,里面各个参谋副官还在忙活,已有了些大战之前的气氛。

    真元朝张学良使了个眼『色』,两人来到一间小会客室里,真元拿出两瓶丹丸送给义弟,并说道:“汉卿,为兄给你炼了两瓶妙『药』,这红瓶的是解你大烟之毒的,每天早晚各服一粒,共服十天,尔后烟毒可解,其间不要再吸食,瘾犯了一定要忍住。

    这黑瓶的是给你补养元气的,因你精元损失过多,已缩减了你的阳寿,这瓶丹『药』每天晚睡之前食用一粒,吃完后三个月之内不可行房,一定要记住,这样可补全你的精元,只要你不横死,可保你度百岁而去。”

    汉卿感动的点了点头,连声道谢。

    两人聊了一会,真元又对学良道:“战事将起,我盘算着早晚要涉及到北平,倭寇贪婪,那些故宫里面的文物怕要受损,我想代为保管,等打走了日本鬼子,我再完璧归赵,你觉得怎么样?”

    张学良说:“大哥保管肯定万无一失,但是故宫里面可有上百万件的物品,不知大哥放在哪里呢?”

    真元朝他晃了晃手上的戒指,说:“就放在这里面。虽然里面用了一大部分,但就是再放十几个故宫也还是绰绰有余的。”

    张学良想了想说:“大哥直管做就可以了,有些事情我是可以不知道的,我相信义兄的为人。”

    现在日期已到了七月二日,来到这个时代已有一个月了,还好事情办得都很顺利。真元又给了张学良五十个刚做好的通讯玉简,让他和用法一齐发给紧要的人,于是乎,戏台已经搭成,只等着鬼子们上台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