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十八章 东北行(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真元也不废话,跟着走了进去。院子很大,只是太破,除了几把石锁,还有几个破咸菜缸。想来这里只是他们的一个窝点,并不是真正居住得地方。

    那少年在院子中央站定,双脚一错,左手前,右手后,摆了个防御招式。真元看了看他,也不动,只是把双手背到了身后,眼斜看向天上飞翔的鸟儿。

    黑小子看他那样,心里寻思你这是看不起我啊,身上蓄足了劲,一个弹跳侧踢击向真元左脸,这一下要踢实了,不死也得晕几天。

    等对方招式用老,真元轻轻抬起左手用食指朝着黑孩右脚弓弹了一下,只看那黑小子像踢中了一根弹簧,“嘭”得一声倒飞了出去。

    “咣嘡”黑小子落地时把一个咸菜坛子给砸碎了。他站起身一把撕下了上衣,『露』出一身黝黑的健子肉,他猛跑几步左手成掌向真元脸上打去,同时右手成拳击向真元小腹。

    等他近身,真元飞出一脚,把他又踢了回去,可他又爬起来继续攻击,不过他不再近身了,使出了一种奇怪的步法围在真元身边游走,好像一条蛇。

    只见他双手不停的做出各种动作,嘴里还念念有词。真元面对着他,随着他的方向也不断转身,一袋烟的功夫就感觉头有些晕,这时只见黑小子一个肘击撞在了真元的胸口,“嗵”真元也飞出去了。

    看到失主趴在地上不动了,黑小子穿上了衣裳,接过小贼递过来的赃物,验看过失主的委任状,心说:哟,还是个中将呢,可惜了,死在了我手里。掏出了洋火,想把这证据给灭了,省得以后麻烦。

    这时却听地下的“死人”说:“哥们,你不要也不能烧了,老子还得靠这混饭吃呢。”

    “混个皮皮虾!”。黑小子下意识接了一句。突然猛的一惊,朝真元道:“妈妈的,你没死!?”

    “『迷』踪拳打得不错,说吧,你叫霍什么?”真元站起身来拍了拍土。

    “你怎么知道我姓霍?你是什么人?”黑小子有点蒙了。

    “我是什么人?好人!专杀日本人的好人!不像有些人只知在自己的同胞身上下手,可耻!”

    “我从不向穷人下手,只偷官员士绅,钱多了还接济那些穷人,我不是坏人。”

    “是吗?难道官员里没好人吗?你知道我买船票去干什么吗?你知道如果我今天死在这里,会有多少人因此丧命吗?”

    黑小子低下了头,没有说话。真元停了一下又道:“杀人放火劫富济贫不是真侠客,像你祖父为扬国威而血溅津门才是侠之大者!会被后人永远记住,难道你不想成为元甲先生那样的人吗?还是只愿如此鸡鸣狗盗一生?!”

    黑小子此时已是泪流满面,他其实是津门大侠霍元甲之孙霍寿恒,今年方一十六岁。当时父亲霍东阁携全家去南洋找他大伯,只有他一念之差而流落江湖,初时也想干番大事,可惜报国无门,只能靠偷盗为生,每每想起自己姓霍便心如刀绞。

    想了一下,他朝着真元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问道:“不知先生大名,刚才多有得罪,蒙先生开导,可否给晚辈指一条明路,霍寿恒将感念先生一生,万死不辞。”

    真元长叹了一口气道:“今日你我有缘相会,也是天之定数,这样吧我给你写一封推荐信,你先去北平张汉卿处落脚,等我办完事回来再谈你的未来如何?”

    “全凭先生安排,只是我这帮兄弟们怎么办?如果我一走,他们就没有活路了?”霍寿恒为难得问道。

    王真元想了想说:“你先带他们一齐去吧,先住下,等我回来再具体安排。”

    听真元这么说,一群小孩纷纷叫好,毕竟谁也不是天生当贼的。

    写完信,又用玉简给张学良简叙了一遍,给这些小孩买好火车票,送他们上了去北平的火车。

    闲下来才发觉自己的船票快要到点了,急忙往码头赶,还好没有错过,登上了日本轮船“富士丸”号,找到自己的头等仓,坐在床沿上,看着舷窗外飞翔的海鸥,思绪已飞到了大连。

    “富士丸”号开了一宿,真元没了出门,等天亮时发现船已靠岸了。

    随着人流下了船,看到岸上站岗的都是披着黄皮的日本兵,这里是旅顺口,属于倭人租用的关东州,其实和日本人的领土差不多。

    看到真元穿着东北军的制服,日本警察问了问他来此的目的,看他一件行李也没带,以为他是回驻地的将军,也没有多问。

    来到火车站售票口前,买了最早一次去奉天的车票,在候车室里坐了下来。

    和一个等车的大连人聊了一会,才知道在大连居住的中国人不可以用母语说话,小孩上学全是日语课,而且穿着日本式校服,一切生活习惯都要向日人学习,在这里对中华民族的文化灭绝已经开始了。

    到点上车,一路无话。几个时辰后到了奉天,火车先在南满铁路的奉天站停车,在这里下车的都是到南满铁路附属区的日本人。真元看着车窗外一行提着行李,背着步枪的日本“在乡军”,觉察出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听常跑这条线的人说,现在天天从大连往奉天走的日本军人越来越多,有时一整列火车都是背着枪的“在乡军”,说是在奉天加强防务,要搞什么演习。真元想这锣鼓开打过门急,小鬼子们到底是按计划要动手了。

    正想着,火车又动了,十几分钟后,到了沈阳站。他下了车直接来到了帅府,这里是东北军的心脏,司令部就设在里面。出示了证明,真元朝二进院的大青楼走去,黄显声现在是吃住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做好了一切准备等着日本人上门了。

    进了一楼黄参谋长的办公室,二人互敬了军礼。打量此人三十多岁,中等身材,头发梳地一丝不苟,眼睛中等大小,耳朵长地很有福,鼻直口阔,典型的北方人面像。

    黄显声知道自己的升迁是此人的建议,而且开始对日战备也是积此人之功,所以态度十分恭谨,对真元非常热情。

    真元了解了一下奉天的防御情况,并把路上见到的情形对他说了说,黄显声对这些早就知道,也曾上报过,但未引起张学良的重视。

    现在是七月五日了,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就要开始了,以现在的安排到时会怎么样呢?

    反正要比另一个时空发生过的事情好些吧,真元暗暗想到。通讯玉简已经发到了黄显声的手中,用法也教给了他,并且他加了根绳子挂在了脖子上保护此宝,以万无一失。

    谈了很多奉天的军事布署,王参谋总长很满意,心中对黄显声的看法是:此人是个将才,假以时日,受些新军事思想的教育,再经历些实战,可以大用。

    细想了一下,真元道:“黄参谋长,我今晚要去黑龙江,然后去绥远,以后绥远将是我们的大后方,我想不久的将来,你也会去的。过些日子,我还会回来的,到时咱们一起作战,给倭寇些厉害尝一尝。”

    黄显声激动得道:“我看这些日本人在我眼皮底下嚣张了这么久,要不是南京三令五申克制,我早想干一场了,这些鬼子在南满附属地办得那些祸害奉天人的事,我全他妈的明白,这群狗日的,拿咱们中国人不当人看!

    狗日的,这次得好好的出出气,我就是折一条胳膊,也得撕下日本人的一条大腿。”说完,两人相视大笑,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出了帅府,真元又来到北大营,看了看荷枪实弹的士兵,擦地锃亮的炮管,知道这里也准备好了。

    找了个没人的地,拿出了“流光剑”向着北边越飞越高。

    在万米高空疾速飞行,狂风吹地真元的防护罩发出一阵阵霞光。看着下边的地形,心中估算着距离,把法力加到最大,百里距离一闪而过。

    一会隐隐约约看到地上一条白『色』的带子,真元知道那就是松花江,顺着它就可以到松嫩平原,那块积满黑土的宝地。

    一会飞到松花江和嫩江的交汇处,真元在高空停了下来,只见他拿出了一张符纸,点着后嘴里念到:

    “天阳门下,不羁山人。

    祷告天地,听吾祭文。

    所有神灵,听吾道情。

    为吾分难,恕吾之刑。

    今吾神州,将遇大险。

    扶桑恶鬼,贼心炽盛。

    占吾土地,霸吾河山。

    黎民受苦,百姓倒悬。

    以吾之力,助我国运。

    借之国土,日后归还……”

    祭告完天地,他拿出了“乾坤盒”开始收取黑土。

    将近一个时辰后,看着下面的地表黑土取完后『露』出的沙坑,真元摇了摇头,又向小兴安岭飞去。

    忙活了一夜,大小兴安岭上面的森林被王真元全刮了起来,绵延近一千七百多公里的原始森林消失了,『裸』『露』出的石头山脊反『射』着青光,那以往的苍翠林海成了过眼云烟。

    看着手中二十枚已装满,新炼的储物戒指,真元想自己还是真有先见之明,为了这次行动,专门又炼了二十五个储物戒指,还好只用了其中二十个。

    虽说这些戒指里面的空间只有方圆一百公里,才达蟠龙戒的十分之一,但是数量弥补了质量,日后稍微修改一下,凡人也可以使用了。

    因为此事张学良已经密令过不能公开,所以在没有卫星的年代,知道的人并不多。

    办完事的真元朝着齐齐哈尔飞去,到了齐齐哈尔效外,真元落下云端,换上了“步云靴”向着黑龙江省『政府』行去。到了齐齐哈尔市中心的省府大楼,真元整了整军服,正了正帽子,向里面走去。

    对门卫出示了一下北平行营的证明,说自己找马代『主席』,于是门卫打了个电话后引着真元向二楼走去。

    到了马占山办公室的门口,真元轻敲了一下门,里边传来“请进”的话语。

    真元推门进去,正对着门是一张普通桦木办公桌,后面的墙上呈八字放着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和青天白日军旗,旗子上面挂着孙总理和蒋委员长的画像。

    桌子后面站着一位四十多岁年纪的汉子,皮肤微黑,个子不高,穿着身灰『色』东北军装,双目炯炯有神的注视着他。

    真元与他各行了个军礼,然后双方落坐,寒暄过后,进入正题。

    真元向马占山展示了一下张学良的手谕,说道:“马将军,这次黑龙江换张海鹏是有原因的,你可曾知道?”

    马占山想了一下道:“是不是因为张仙涛与日本人秘密接触的事?”

    “不错,身为国家高官,镇守地方,又受张老帅宠爱多年的老奉系,不知保境安民,杀敌御倭,却想着通敌卖国,真是不知廉耻。”

    王真元忿忿道。“这次把马将军提上来,是少帅的意思,日本人快来了,马将军已经开始整军备战了吧?”

    “山雨欲来风满楼,日本人自觉得做事细致,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已经做好了黑龙江的战略调整,奉天的武器补充也到了,部队的集训已开始,普通士兵现在一天可以打到二十发子弹,平时一月也打不了这么多。对了,少帅还专门差人给我送了几个这玩意。”

    说着他拿出了通讯玉简给真元看了看,然后道:“这东西真好啊,可惜太少了,要是能配发到连级部队就好了。”

    真元听他说完,心说你倒是狮子大开口,还配发到连级,想累死我吧。

    和他聊了一会,王真元拿出一本书来交给了他道:“马将军,这是西方军事最新理论《战略战术综合全书》,请你一定要看熟,这对你以后领导做战是有非常大好处的。如果战事不利,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和杨靖宇将军一起转入游击作战,二是借道苏联,再从外蒙古回绥远,那里将是我们以后的军事基地。到时你自由选择吧,但是一定要大量杀伤日军的有生力量。”

    马占山点了点头,接过书翻了翻,立时高兴道:“这正是我所缺的军事理论方面的知识,秀芳谢谢总参谋长了。”

    因为马占山草莽出身,没有上过讲武堂之类的军校,经验都是利用实战打出来的,所以军事理论方面是他的弱项,有了这本书,可以很好的弥补这个短处。

    真元和他道了别,出了省府大楼,又把城内外的防御情况看了看,就回到效外无人处飞走了。东北一行,目标全都完成,下一步的计划就是要经营日后王真元的大本营:绥远省。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