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十九章 布局绥远(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真元踩着飞剑,先往西南方向飞,到了奉天境内后往北平方向转去,到北平后,他感觉法力枯竭实在挣不住了,才在城外降了下来,还是住在燕京饭店,一进房门,他立即脱光身子盘坐起来,运起真阳诀开始补充身体的元气。

    热气蒸腾,汗如雨下,如玉般隆起的健子肉阵阵鼓动,真元枯竭的元气在急剧的增加着。整整过了三天,才算补充完毕,真元长叹了口气,收功站起。

    在浴室内好好得洗了个澡,他穿上军装向司令部行去。

    见了张学良,真元把这几天的事情详细给他汇报了一遍,然后又问起了霍寿恒的情况,张学良说送他们去驻军小学了,让他们先学习些文化,识了字才能更好得培养他们。

    真元的意思是成立一支专门针对日本人的情报部队,这些小孩常年行走江湖,都是人精,稍加训练就是好手,张学良点头称是。

    接着真元拿出了一支千年人参,笑呵呵的送给张学良,这是在大兴安岭的收获,那原始森林里可全是宝啊,光是炼丹用的灵『药』和炼器用的矿石他就拣出了好几十万斤,这下不缺炼丹和炼器的材料用了。

    张学良一看那参的手感足有一斤还多,非常高兴,因为人参这种地宝是:七两为参,八两这宝。

    这种一斤多的重宝,是可遇而不可求得,不知几百年能出一个。张家原有一支老山参是八两重,那也是当了十几年东北王才收到那么一支。

    和汉卿又聊了一些闲话,真元就告辞了,因为绥远的第一批老百姓已经到了,现都集中在归绥周边等着分配土地呢,他得赶紧去布置。

    出了司令部,找个没人地,穿上“隐龙铠”踏上“流光剑”化做一丝光影,向着绥远飞速行去。

    一路向西,弄得地面看到的人都以为白天见到了火流星。

    到了归绥城外,真元落到地下,看了看周边环境,信步向城门走去。

    看着这座称为“塞上江南”的城市,真元想起一首清朝诗人王循做的诗篇:

    西北风雪连九徼,古今形势重三边。

    穹庐已绝单于域,牧地犹称土默川。

    小部梨园同上国,千家闹京入丰年。

    圣朝治化无中外,十万貔貔尚控弦。

    真元心想今夜过后,整个绥远全境皆成江南之地,恐怕江南也比不上这里了。

    看着厚重的城墙,真元朝城里走去。

    此城分为新老两个部分,归化为旧城,绥远为新城。

    归化是商住区,而绥远为行政区,傅作义的绥远省『政府』就座落在绥远城的原绥远将军衙署内。

    来到了将军街省『政府』门前,看到门前照壁上的“屏藩朔漠”四个大字,还可想见当年绥远将军的赫赫威仪。

    让门前的卫兵通报了一声,过了一会傅作义亲自出门来迎接真元。

    两人拱手寒暄,过后,真元细看了一番这位有名的抗日将领。只看他穿着一身笔挺得细呢子料天青『色』晋绥军军服,佩的是少将衔,个头有一米七十上下,体态方正,站姿笔直,额头大而明亮,闪烁着智慧的光辉。

    虎目剑眉,不怒自威,挺括的鼻梁和紧绷的唇角显示着他坚忍的个『性』,好一员虎将。真元心中不禁暗暗叫好,起了深交之意。

    而傅作义看着真元豪迈洒脱的气质也是十分欢喜,于是两人携手向院里走去。

    穿过一进院,二人来到傅宜生的办公室,经过之处都还保持着清朝时的原貌,只是扯上了电线,换上了民国国旗。两人分主宾坐下,勤务兵给两人泡上茶,出去时顺手带上了门。

    喝了口茶,真元道:“宜生兄,兄弟给你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为国为民也是为少帅分忧,义不容辞。”傅作义谦虚到。“有些事电报上不太好说,这次移民和迁东北各机关到此,是为了保住这些国本,东北那边快要『乱』了,这边布好了局,就可以腾出手来专门对付日本人了。”

    真元道。“嗷,真的要开战了吗?是该找个机会好好得修理一下日本人了。前几日少帅的部队进入锡林郭勒软禁了德王,我就觉得局势要变了,说吧让我做什么?论打仗,我傅宜生还未怕过。”

    真元摇了摇头,道:“东北之事还不劳将军出手,我和少帅已安排好了,不过早晚要用到将军痛击倭寇的。虽然将军属阎百川的嫡系,但在这次配合行动中,未向太原和南京透『露』一丝情况,云龙代少帅拜谢了。”

    听到这里傅作义站起身来在屋内踱了两圈,仿佛自叙道:“看来少帅还是信不过我傅宜生啊,当年他救了我一命,再说现在国难当头,于公于私我也不会出卖他的。提着恩人的人头向上爬,我傅宜生是宁死也不会做的。”

    说着他从笔筒里拿出一支『毛』笔,一使劲折成了两截,郑重朝着真元道:“我傅宜生为国为民绝不为私,我当官不是为了某人,而是为了国家!为了百姓!为了自己可以更好的做人做事!如果我所言有虚,我之身体将如此笔!”

    真元慢慢起身,深深朝傅作义鞠了一躬道:“将军大义,云龙愿于将军结为仁义兄弟!不知将军可看得起在下?”

    傅作义眼中噙着泪水,重重的点了点头,于是二人在此宅后面的校场上设香案,焚黄纸,斩鸡头,喝血酒,傅作义为兄,王真元为弟,结为了异姓手足。

    真元想,我来到民国才一个多月的时间,找到了爱人,又有了张傅两位兄弟,真是幸运之至,幸运之至呀!

    只是他没想到,以后的兄弟还多着呢,这个时代的人以结义为荣,只要脾气相投或是相互看着顺眼就可结拜,大部分都是『性』情中人。

    结拜过后,两人出了省『政府』,来到了老城的商业街上,去了傅宜生常去的叫做“蒙香楼”的饭店。

    傅作义安排了一桌全羊宴来款待刚结拜的义弟。因要说话,也未叫人坐陪,只有他俩,二楼清场后,四个卫兵站在楼梯口放哨。

    吃了几杯酒,真元道:“大哥,实不相瞒,云龙今夜要做一件大事,还需要大哥配合。”

    “云龙弟不要客气,有话请讲,哥哥我万死不辞。”傅作义的话声里透着晋腔。

    “今夜我要改变绥远的地质和地貌,还要以包头为中心为绥远布一圈森林防护阵法,所发生的异声异像还要大哥与百姓交待过去,到明日你再看绥远,将是以后中国之最富庶之地,真正的塞上江南,北地米仓。”

    傅作义平静的看着他,问道:“兄弟到底是什么人?方便告诉为兄吗?放心为兄不会『乱』讲地。”

    真元哈哈一笑,说了两个字:“人仙。”

    吃过了饭,看着天至黄昏,如果现在布阵肯定不行,而傅宜生也是意犹未尽,刚结识了王真元,两人聊地那个投机,真是相见恨晚,神交以久,真元那几千年的戏肉把个傅作义侃得找不着北,好像就没有他不懂得事。

    而且真元给他扎了几针,又让他吃了一粒『药』丸,竟然把他的老寒腿关节炎给治好了。于是傅大哥提意,去蒙古茶馆听长调喝『奶』茶。

    这少数民族的玩意真元接触得少,也想去见识一下,两人臭味相投,一同向不远处的“塞诺”『奶』茶馆行去。

    这蒙语“塞诺”就是你好的意思,而在蒙地,这『奶』茶馆就像汉人的茶馆一样,开得到处都是,在小茶桌上熬上一锅『奶』茶,配上黄米子,『奶』豆腐,『奶』皮子,把这些杂合到一齐,开锅后乘上一碗,再有那大块的手把羊肉,高度的蒙古小烧,听着蒙古女子苍凉高亢的长调歌声,弄得真元晕晕乎乎,真想再回到凡人身份。

    和傅大哥说着聊着,听着台上的“长调”、“呼麦”,看着身材高挑,『性』感火辣的蒙古舞女跳地“套马舞”,时间不知不觉得就到了深夜十二点。

    真元看了看身上戴地怀表,提意傅作义离开,出了门傅返回了住处,而真元却朝城外行去。

    出了城,他踩上“流光剑”向绥远省境飞去,因为绥远的省境不是一个规则的圆形,所以只能大概得把防护阵圈做成八卦形状。

    他往东飞到兴和县东郊,看好地形把从兴安岭上刮来的大树森林,以及根下的泥土石头一起往下洒。只见一条两公里宽得森林带整齐的排列了出来,由兴和起点向北延伸而去。

    电光火石般,一条绿『色』大走廊在绥远的边界形成了。用了一个时辰,才绕着绥远完成了一个八棱形,同时也把很多外省的区域给圈了进去,比如山西的大同、河曲,宁夏的贺兰山脉以东石嘴子、平罗、雷武、盐池等地。

    还有陕西的神木、榆林、横山,察哈尔的康保、商都、苏尼特二旗几地。

    这下绥远的地方可大了,而且还多了几个产煤点,剩下打官司的事情让张学良头痛去吧,因为宁夏,陕西是马家军的地盘,山西是阎百川的地盘,余下的才在汉卿的管区。

    他那个中正大哥也应该出点力了,论打擂台马步芳和阎老西还应该不是少帅的对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