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二十二章 最后的准备(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话说中日双方各自准备着,而时间却已悄然走到了九月十日。

    在这些天里,王真元和傅作义是连个洗澡的空都没有,修路,建房,分配土地,建立户籍,也亏了东北大学那些先到的学生们,帮了他们不少忙。

    因为民国初期实行的是军管制,各地都是军『政府』,像傅作义这种儒将虽说也有处理民政的能力,可还是没有冲锋上阵来得痛快,所以这些天也是让他苦不堪言,要不是义弟从后面催着他,他真想撂挑子了。

    据初步统计,到目前为止,东北三省共实际迁入绥远的居民数目为一千三百四十七万人,还有一些在路上的,由亲友代为报备的未算在内。

    不算民财,只由三省官银号和帅府边业银行,共解来绥远财物换算成大洋合计为:两亿五千二百八十余万元。工厂、商号、学校、医院等八百余家。

    除工厂类机构外,余下皆留在归绥,军工厂已在包头复建。整个归绥一时间人满为患。

    按真元的安排,土地分配计划是:每一成年人十亩,未成年人五亩,随地配送种子,安家费为每人十块银元,绥远全境划出行政用地及军事禁区后的面积皆可以分配。

    把归绥城和包头城各往外扩大三倍,以安置各个机构。由东北大学建筑系负责进行城市规划,合理得安排人口密度。以最快速度解决迁徙人口的工作、居住、就医及入学问题,原绥远税务署扩大,待全民安定后根据实际收入情况制定税率。

    绥远警察署进行扩编,做到每五百居民最少有一名警察服务,禁灭烟馆、『妓』院、赌场等场所,一月内必须肃清,到期检查时如还有违法经营者,一律严惩,决不姑息!

    除『政府』用地和军事禁区外,分配完得土地还余一亿多亩,看来还要多移一些人来。真元又想到,还有八天,就是历史的转折点了,这些准备够了吗?

    做好战备的东北军能顶得住鬼子吗?要怎么样引导这场战争的进程呢?

    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日本这颗长在中国身上的毒瘤,从现在开始就要疯狂生长了,待到它熟透时,把它连脓头一起割除,永绝后患,希望此场浩劫过后,能兴我中国百年国运。

    而他和陈寿亭合伙的大华染厂二分厂,也在归绥城外开工建设着。

    当陈寿亭听说他成了东北军二号人物后,不禁哈哈大笑,直说王真元不老实,不和他六哥说实话,由此原来的担心也消失了。真元为大华厂办了个专营执照,以后整个东北军的被服和绥远布匹市场,只能专营“飞虎牌”产品。

    两千多万人啊!还有几十万的部队,这是多大的订单。以后大华厂只会为生产能力发愁了,这可是幸福的忧愁呀,现在陈寿亭睡觉都会笑醒了。

    坐在办公室里正『乱』想着,却听着有人敲门,打开一看,却是张学良来了。

    原来绥远这边到底搞成什么样了,他心里没底,把一火车一火车的东北老乡往这边送,他总觉得不踏实,因为从王真元出现以来,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春秋大梦。

    他有时夜里醒来,却觉得一切都是假得,是梦,但『摸』着那通讯玉简,才明白这的确是真的。既然开始了,就往前走吧,吃过真元给他的『药』,烟瘾没了,身子也一天比一天有劲,大病后的感觉没有了。

    听派到绥远的人给他汇报的情况,他决定眼见为实,于是也没通知王真元,跟着一列运移民的火车就到了归绥。

    因张学良未来过绥远,所以王真元决定陪着他先转一转归绥城。张副司令来了,又是绥远省的实际控制人,归绥政商两界可是欢声雷动,夹道欢迎,给足了学良面子。

    两人未坐车,就带了几个卫兵在身边,张学良连连向两边的百姓招手,享受着归绥人民的热情。后来觉得这么多人围观,也没法视察呀,于是让区『政府』的人作工作,把人劝散了。

    没有了众人注视,王张两人在老城归化的街面上东走西看,了解民情。听百姓说着绥远发生的变化,看着众人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张学良的心宽慰了不少,对王真元更信任了。

    二人走到小南街,看到一间门面里蹒跚着晃出来一个人,只见此人面『色』腊黄,口角有涎,双目无神,浑身瘦得没有二两肉了。张学良一看就知道这是个瘾君子,也就是抽烟泡的。

    看到这,他转脸问真元:“归绥这烟馆开得倒光明正大啊,这东西不知害了多少人,我是有切身感受的,如不是大哥,我还在苦海中而不能自拔呢。”说完他长长叹了口气。

    真元走到那间门店处,抬头看头上那面黑檀的牌匾,只见用金粉写了三个大字“晋业祥”。这应该是山西商人开设的烟馆。

    真元独自走了进去,这时一个五短身材,面容猥琐的人笑着迎了上来,先向真元打了个千,问道:“这位爷,您是买点回去用呢?还是在这里点炮,咱这有姑娘,侍候人的功夫好着哪!”“上面不是不让开了吗?你这怎么还干着呢?”

    真元问道。那人打量了他两眼,觉得真元面『色』红润,不像是烟客,就以为他是跑腿的,也不客气回道:“你买就买,不买废什么话!”

    因为真元和张学良是兄弟,所以陪他出来也没克意换上军装,只穿了件长衫。

    看此人出言不逊,也有些恼,怒道:“你娘没教你说人话啊!区府三令五申,禁灭烟馆,你敢顶风作案,不想活了吗?”

    那人上下打量了真元几眼,朝地下“呸”了一口,嘴里骂道:“猪鼻子里『插』大葱,你他妈装什么大象,也不洒泡『尿』照照自己那个熊样。”

    骂完朝后面招呼了一声:“来人!”

    话声未落,两个光着上身,胸上有『毛』的彪形大汉跑了出来,问道:“老板,你叫我们,怎么的?”

    那烟老板一指真元,呲着两排小黄牙道:“弄折他一条腿,丢出去!”

    两汉子打量了一下真元,就上前要动手。

    真元怒道:“直娘贼!你真不想活了?!”

    那烟馆老板阴阴的看着他也不说话,两汉子一左一右扭住了真元就往外拖。

    这时久在外面的张学良等人走了进来,想看一看发生了何事,却正好看到这一幕。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