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二十四章 九月十八日(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星轮月转,顶多是嫦娥洗个澡,吴刚停下斧子抽袋烟的功夫,王总参谋长飞到了奉天上空,因是深夜,他直接落在城里中街上,然后除下“隐龙铠”向着大帅府走去。

    快到帅府时,忽然听到黑暗中传来一声喝问:“站住!口令!”

    真元一听知道这是黄显声设置的暗哨,便答道:“风起云涌,回令!”

    “同仇敌忾!长官好!”话声未落,两个战士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并向真元敬了个礼。真元回礼道:“很好,打起精神,注意异常事物。”

    两个士兵应了一声又没入了一片黑影。

    真元入了帅府,只觉得院子里杀气腾腾,用神识扫了一番,原来里面修了很多暗堡,还有各个窗户后面也配备了神枪手,也就是后世的狙击手。

    真元心中点了点头,没事般朝大青楼行去,溜圆的月亮仿佛害羞似的,轻轻拉过一朵云彩,遮住自己长了几个雀斑的脸庞。

    黄显声正坐在大沙盘前吞云吐雾,眼白有些混浊,显然这些天他没有睡好。看到真元走了进来,他站起行了个军礼,又拉过一把椅子让王总参坐在自己身边。

    真元回礼坐下,看到沙盘上『插』了不少小国旗,青天白日是中方,月经旗是日方。

    黄显声吐出一口烟道:“总参,您在归绥和我通话时说,今天小日本要发动攻势,可没什么动静啊,他们会怎么打呢?”

    真元微微笑道:“别急,该来地总会来地,不用紧张,反正都布置好了,你先去睡一会儿,现在是凌晨四时半,你到早上八时起,然后咱俩顺着沈阳城转一转,看一看城防情况和城里的未迁人员。”

    黄显声点了点头,去卧房休息去了。真元在帅府里巡视了一遍,义弟的家人都已去北平了,这大宅里现在全是兵,东西也全搬走了,书房里的博古架上一件摆设也没了,为防止有人刺探,帅府已关门谢客了好几天。

    在沈阳城内的日本特高课也被东北军情报处监视地死死的。看着东方渐渐由黑变紫的夜空,真元想,现在日本人在干什么呢?

    大连旅顺口,关东军司令部,本庄繁和石原莞尔站在奉天城防图前,作战室里灯火通明。本庄繁的脸『色』有些阴沉,右边脸上的肌肉时不时还跳动一下。

    石原莞尔秀气的脸庞上却写满轻松,微微透着一丝笑意。两人沉默着,进攻计划已反复推演了数遍,奉天城内一举一动都在土肥原的监视之下,可是本庄繁心中老是不踏实,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无法印证,只能苦思冥想,以期找出纰漏,增加成功概率。

    石原莞尔这人号称是关东军的“大脑”他不仅胆大,而且思维逻辑非常严密,在他看来,此事即以发动,就按计划『操』作,如出现情况再即时补救,张学良还在北平莺歌燕舞,乐不思蜀呢。大战之时,主帅不在营内,东北军已败了一半。

    这时板垣征四郎进来朝本庄繁敬了个礼道:“将军,我们要出发了,在辽阳参加完帝国军队的演习后,我要去奉天迎接建川美次将军。”

    本庄繁点了点头,抓起沙盘上的军帽,戴好后他郑重的看着板垣道:“就按咱们商量的计划办吧,一定要接待好建川将军,其实暗地里他是支持我们的,帝国真正的军人,都会支持我们的。”说完他又挥了挥拳头,好像给自己打气。

    奉天南满铁路附属地内,一座不起眼的两层小楼,这里却是沈阳特高课的总部,土肥原站在镜子前,浮肿的眼睑有些发暗,手拿一把小梳子,仔细得整理着自己唇上那撮浓髯。

    从后面看去,他的背部很结实,随着手臂的动作,显出背部肌群的轮廓。镜头再往前移,榻榻米上,玉体横陈,雪白的肌肤上『潮』红未退,浓黑的短发有些蓬『乱』,红唇边上留有一缕秽迹,左边酥胸上有一颗小小的红痣,右边的**上还留着斑斑齿痕。

    往下看去,小巧的肚脐,再往下看,平坦的小腹,再往下看,怎么搭了一块浴巾,这谁搭得!

    这时却听到肉体用慵懒的语音道:“土君,你满足了吗?还要吗?”

    土肥原转身走到芳子身前,伸手握住那如凝脂般的柔软,轻声道:“芳子,我还要留些精力配合今晚的行动,现在东北军情报处以为我回了东京,其实我的武士刀早已磨地快快的了,哈哈!等事件完后,再与你大战三百回合,到时你可不要求饶。”

    说完,『淫』笑不止。川岛芳子伸手捏了一下土肥原的命根子,然后打开他揩油的咸猪手,起身披上浴巾,粉嫩高翘的『臀』部左右摆动着向浴室行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现在到了早晨八时,黄显声吃了些饭,和真元一齐来到奉天军火所,看着空空『荡』『荡』的厂房和仓库,黄显声锁上大门走了出去。

    然后他们又顺着外城墙检查了四个城门,看着门楼上荷枪实弹的士兵,真元交待了几句走向小什字街的居民区。

    看着几乎家家紧锁的房门,路面上被秋风吹起地片片黄叶,真是感到处处凄凉。

    偶尔有两三家开门做生意的小店也是门可罗雀,客人稀少,昔日的繁华早已不再,两人走走停停,感受着百年老城的沧桑。

    转到中午,又一齐回到帅府,看了看户籍记录,迁出者十有**,为了混淆日本人,只能让士兵装成百姓住在空屋里。

    陪着黄显声吃过午饭,两人分了一下工,由王真元负责守北大营,黄显声守奉天城。

    两人随时联系,真元给他留下了一百支“铁拳”火箭、两百挺德国“g34”机枪、五百支“索米1931”式冲锋枪、两百支带瞄准镜的“莫辛纳干”狙击步枪,以及相应的弹『药』,并教会士兵使用方法。

    他让黄显声用精兵组织一支突击队,夜黑后埋伏在小西门外的皇寺内,待战斗打响,先把南满附属区内的鬼子炮兵部队打掉,然后不用进城,就在城外机动作战,主要打鬼子后勤部队,弹『药』用完再回城补充。

    真元出了大北边门走在去北大营的路上,路边草已发黄,天上一支雁队向南飞去,田里的苞米在未熟时就被农民提前收了,因为要去绥远,留在这也没用了,看着那些光秃秃的秸秆,真元想鬼子以战养战的战略是白搭了,还是从国内调粮食吃吧。

    亦疾亦徐,已看到营盘轮廓,到了门口,出示了证件,检查门口卫兵身上的装备,连防毒面具都有,步枪子弹有两百发,木柄手榴弹五颗,还配发了一支『毛』瑟手枪,手枪子弹一百发。拉开卫兵标配辽十三年式步枪的枪栓,枪膛里压满了子弹。真元道了声辛苦,进了营门。

    到了作战室,王以哲和参谋长赵镇藩与众将官正在推演战术,在一张沙盘上标注着奉天敌我形势,沙盘上战役已进行到白热化,中日双方都派上了战役预备队,兵力配比为中方两万人,日方为五千人,伤亡比为三比一,就是中方死三个,日方才死一个。

    真元想这个王以哲还是比较现实和明智的。

    庙算时想得坏一点是有好处的,骄兵必败的事情不知上演了多少次了。最后推演得结果是平局,正在王以哲做战后总结时,真元站在了他的身边。

    王以哲一回头,立即并腿敬了个军礼,真元回礼后拍了拍王旅长的肩膀道:“分析得不错,如果先把日本人的炮兵打掉的话,还会是平手吗?”

    “如果鬼子没有炮兵,我保证,绝对是来多少死多少!”王以哲的豪情感染了室内的众人,大家都觉得精神一振,这是个将才,真元想到,他的动员能力很强,很有煽动力,再看一看此人的实战能力,如果可以,以后要重点培养他。

    他把王以哲单独喊了出去,让他打开军械库的门,然后也没避讳他,把戒指内准备好的武器唤出放在了地上。看着堆满了一地的大小木箱和两架奇怪的重机枪,王以哲就有点蒙,抬头看看真元,又低身『摸』『摸』箱子,抬手用嘴咬了一下手掌,痛得一咧嘴。

    他喃喃道:“不是做梦,这是真的,怎么回事?参谋长会魔术?”

    真元笑道:“有用得就行了,少废话,要不要,不要我给老黄送去!”

    “要!要!要!就这点,还有吗,王总参再变出点来!以后您老也教教老王,咱们一个姓氏,五百年前可是一家!”王以哲嚷嚷到。

    “这些武器足够你装备一个加强团了,我也没多少,不过以后到了绥远,你要多少有多少!但仗要打好,你的部队要是怂包,一样也没有!”真元认真道。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