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二十五章 九月十八日(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王以哲后脚跟一碰,朝着真元咬牙说:“总参,您瞧好吧,只要日本人今天敢来,来一对死一双,要是我老王放跑一个鬼子,您老把我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王真元点了点头,让他保密并集合侦察营的士兵,他要亲自把武器『操』作方法教给战士们。

    不到两分钟就听到『操』场上集合声阵阵,一个加强营身穿灰布单衣的东北军战士成正方形集结完毕。从左、前、右方看去,都排成了一条直线,人人站姿如标枪般挺拔。

    雄兵!虎狼之师!看那均超一米八的个头,军服下紧绷的肌肉,如熊罴般的眼神,令真元心中欢喜,假以时日,让这群兵好好跟皇军过一过招,今晚算是热身战了。

    他来到军阵前,朝着部队敬了个礼,五百多人回礼如同一人。真元轻咳了一声道:“弟兄们,今天是个不寻常的日子,你们做为一名中国军人,可能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你们怕吗?!”

    士兵异口同声道:“不怕,当兵吃粮,杀敌报国!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好!不愧是关东汉子,要得就是你们这种血『性』!宁折不弯,浴血沙场!下面我把这些武器用法给你们讲清楚,然后,你们要再教会别的弟兄,明白吗?”

    “是!请长官放心!”众人齐声呼喝。

    真元让人把两架重机枪抬上来,只见它们身有六根枪管,枪身左侧有一个供弹盒,通身呈黑『色』,下面有三角支架,可以360度旋转『射』击。

    真元拍了下枪身道:“这种枪叫做‘米尼岗唉姆134’式重机枪,它的『射』速达每分6000发,可连续发『射』二十五万发枪弹而不用歇枪,有效『射』程为1500米,命中率百分之八十,密位发散为六点五。缺点是枪身过高,要安放在工事中使用。

    今晚它们要用来守东西两门,你们要在距大门一千米处各挖深一米四的两个机枪坑,并做好伪装。下面请上来四位弟兄亲身『操』作一番以找枪感。”

    没错,这就是真元利用银河交易系统买得后世武器,晚上小鬼子要进绞肉机喽!

    说要上来四人,可一下跑出来二十多个,没办法,军人都视枪如命,见了此等杀器,不疯狂才奇怪。真元手把手得教,浪费了几千发子弹,这才挑出两个好『射』手。真元这种练兵法,看得王以哲直肉疼。

    这两机枪手一个叫:柴喜柱,一个称:丁志勇。均是都是身高一米九多的大汉,虎背熊腰,双手的老茧也不知是放了多少子弹才磨成那样。

    这两人一上手,就非常有感觉,好像这枪就是为他们造得一般,指哪打哪,把其它人羡慕的,眼都红了。真元告诉他们,把枪架好后,立刻休息,晚上有他们忙得。

    可两人守着枪都不想挪地方,说是怕被人『摸』坏了,影响了精度。气得王以哲连骂加吓唬才撵跑两人。

    余下的是“mg34机枪”、“铁拳火箭筒”、“索米1931冲锋枪”、“莫辛纳干1891狙击枪”等,这些只要稍微一指导就可以了,没费多少事,众人拿着新武器兴高采烈得去了靶场。

    因为换装了四千多人的武器,所以一个下午,靶场上打翻了天,有的士兵为了争『射』位竟然大打出手,把个王以哲忙得东奔西跑,上窜下跳。

    到晚饭时一统计,竟然打了二十多万发子弹,气得王以哲直骂这些兵是败家子,不会过日子,又一个劲的暗示王真元补充。

    看着他那心疼得样,真元只得又给他补了四十万发弹『药』,王旅长的脸上才又布满了笑容。

    长官室内的时钟以走到了八点位置,机枪阵地以布好,为了『迷』『惑』敌人没有在门外设置阵地,只是在营地内挖了前后两道战壕。

    营房内鼾声如雷,士兵都在抓紧时间休息,只留了一个营的兵力在外警戒。

    真元坐在长官室和王以哲及一众将官扯着闲篇,吹得那是云山雾罩,要不是因为天热开着门窗,说不定屋顶都得给吹翻了。

    当兵的换了新家伙,这当官的也不能少,于是真元每人送了把柯尔特m1911a1式手枪,众人才算罢休,高兴得围在真元身边拍马屁,各个嘴甜得都像得了糖『尿』病,倒是把个真元拍了个混身舒坦。

    与此同时,大连旅顺关东军司令部,本庄繁坐在办公软椅上,却觉得屁股底下有针扎似得难受,脑袋上全是汗,又好像是痔疮又犯了。

    于是他起身来回的转圈子,却像关在牢笼中的野狼。而石原莞尔像没事人似得端坐在参谋室里闭目养神,桌上摆满了手摇式话机,一条条电线通向东北各地。

    奉天南满铁路附属地,此时车站已经关闭,整座建筑一片漆黑。下车的人只能顺着铁轨出站。而在楼里面,细眼一看全是钢盔反『射』出的光芒。

    一列列的日本兵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在一起,从大厅到楼梯再到厕所,没有一丝空隙,有的军人身上的衣服已结满了白『色』汗碱,但还是一动不动,眼睛里闪出野兽一般的光辉。

    安静,没有一个人发出异声,这是日军的第二十九联队和在乡军的部分士兵,他们现在就像是压缩在炮弹里的钢珠,只要引信一炸,他们就会以最快速度攻向沈阳城。

    而在不远处铁路管理处大院内,一门门火炮隐藏在炮衣下,四周摆满了炮弹箱。

    特高课楼内,土肥原和板垣征四郎却在下围棋,两人都是中国通,对中国文化非常熟识。什么琴棋书画,五行八卦都懂一些,这是他们到中国后努力学习的结果。

    目的就是了解敌人和对手,打有准备之战,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芳子斜靠在沙发上,静静看着这两个都曾进入过他的男人,好像在想谁得本事更大一些。

    其实她是在想今晚之后,清庭是否还能复辟,她的溥仪表哥要是能再登大宝,皇室里还能靠谁呢?真有能力与实力的也就是她十四格格一人吧。

    想像着以后的飞黄腾达,她笑了,因为她是一个极有权力欲的女人,为了权力,她可以付出一切。

    顺着南满铁路往北,日军守备大队的驻地。河本末守好像打了鸡血,不停得看表。在禁闭室里,捆着三个身穿东北军服装的人,一个个蓬头垢面,嘴角流涎。

    这是昨天从铁路边上抓住得拾荒者,今晚他们的生命将会走到尽头,这些愚蠢肮脏的支那人也就是配做马鲁它(木头),河本恶毒得想到。又看了一眼手表,算着由长春发往沈阳的火车快要经过了。

    他招了一下手,几个守备队员过来,押起三个拾荒人朝着外面走去,铁道旁的炸『药』早已埋好,到时那“轰隆”声就是河本末守最好的勋章,为了帝国,哪怕玉碎成仁!

    长春至奉天的火车上,洪有德正在眯着眼假寐,其实他是在偷看旁边的女人。这女人长得丰满异常,而当她说到酣处手舞足蹈的时候,腋窝里就会『露』出一抹春光。

    老光棍洪有德暗中咽着口水,心说这么好的女人,不知谁有这个福消受,要是跟了我,我天天晚上不能让她闲着。

    正在想着好事,忽然觉得车厢猛得一震,接着耳边听到一声炸响,他那正硬得难受的地方惊得一泄如注,裤裆上立时湿了一片。

    他偷看了一眼四周,还好大家都很紧张,没发现他的丑态。接着好像又没事了,火车还在行进,向窗外一看,已能看到花花绿绿的信号灯,快进沈阳了。

    “冰冰冰”几声三八式步枪特有的响声,穿着东北军服的三具尸体滚落在铁路旁。同时,以奉天南满路属地为中心,涌出了大批日军,分成两股分别向沈阳城和北大营攻去。

    沈阳城小西门外皇寺中,一百五十名身穿黑衣,背着冲锋枪的精壮汉子,整齐的排列在大殿前的广场上。

    帅府保卫团长殷高秀看了一眼手表,道:“突击队的弟兄们,咱们被选中打响奉天保卫战的第一枪,是咱们的幸运!为了咱们这嘎达的百姓,咱们不上谁上!

    俺老家是山东德州临邑县的,当年闯关东来到奉天,是少帅收留了俺,还让俺当了官,俺也不认啥字,只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弟兄们,咱们保卫团有谁没受过少帅大恩?今天是报答的时候了。从出了奉天城,俺就没想再活着回去,弟兄们!如果你们有谁活下来,每年清明的时候,给俺坟头上烧几张纸!”

    说完朝众人一抱拳,泪如雨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