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二十八章 全国山河一片红、求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烈焰滚滚,地面上的布匹、杂货、人偶,清酒瓶等日货被堆在一起焚烧,平日里趾高气扬的日本人在北平城里成了过街老鼠。

    只要被人看见,就会招来一阵石头雨,吓得这些倭人刮掉了那抹“仁丹胡”,脱下了标榜身份的“和服”,出门都在脸上涂上几把黑灰,也不敢在明目张胆的说东洋话了,努力得装出各种外地口音,否则连油盐酱醋也买不到。

    还不敢去熟的店铺,因为中国人不卖给倭人。甚至有的商店门口直接挂了块牌子:日本人与狗不得入内,不长眼者棍棒侍候!这更吓得日本人『尿』裤子了,纷纷收拾行囊,准备回国。

    北平长安街,这条十里长路上发生过太多的大事。九月二十日一大早,只见先是一群,后面又是一帮,密密麻麻、连接不断的学生、工人的游行队伍涌了过来。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日本鬼子滚回老家去!”

    “支持东北边防军抗战守边卫国!”

    一道道由红漆写成的条幅仿佛在释放着这些人的愤怒。

    燕京大学、北平师范学校、北平工商业和会、北平文化人士协会,北平大学等等,几乎全部的学校都上了街。

    “固我山河!”

    “守我辽土!”

    “驱除倭寇!”

    “收回租界!”

    “复我国权!”

    工人学生们脸上燃烧着怒火,万人齐声的口号震得寰宇激『荡』。街两边是守护秩序的东北军士兵,他们谨慎得观察四周,以防有人攻击学生。

    张学良坐在远处的汽车里,看着愤怒的人们,微微叹了口气,大哥的预测是正确的,日本人如期动手了,因为提前运作,整个东北的金融、军事、工商,教育体系得以完好保全,一点也没有留给日本人,自己的私人财产更是分文未损。

    近两千万的百姓迁到了绥远,还有大批的百姓正在路上,因为铁路中断,这些可怜的人只能靠腿走了,只要能坚持到山海关,就可以上火车了。

    在大哥的授意下,东北的战事消息已被通电到全国,除台湾,辽宁和吉林外,全国军民群情怒暴,请战之声如排山倒海,搞得蒋大哥也不得不放下江西的战事,回到南京坐阵,针对红军的围剿暂停了下来。

    《申报》以“甲午之耻,今又上演,倭人亡我之心又炽!”的标题满版详细报道了九一八的发生经过,因为从张学良处得到第一手资料,所以内容详实,故事丰富。

    报纸以浓墨重彩介绍了奇袭敌炮兵阵地的一百五十位突击队勇士的生平,队长“殷高秀”更是被塑造成了民族英雄,人们更是为牺牲的四十多名勇士们痛哭流涕。随之,全国各大报刊完整得转载了申报的文稿,一时间,洛阳纸贵,报纸全部脱销,忙得印报厂二十四个小时加班。

    北平大戏院,以梅兰芳先生为首发起的募捐义演正在进行,首打剧就是他的名作“贵妃醉酒”。身披霞帔,满头珠翠的梅先生的唱腔里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缕心碎,他在为东北受苦的百姓而哭泣。

    各行各业都派出代表出席,并踊跃捐款,一些孩童把自己的零碎铜板也投入了募款箱。此举马上被推广到了全国,各国捐钱捐物都络绎不绝,渐渐以汹涌之势向南洋传播开去。

    最后这些钱物将会由以梅先生挂名成立的“救国会”汇总,再转给东北军,以换成枪炮粮食,助我国难,救我国土。

    南京,军事委员会大会议厅,蒋介石坐在长桌的头上,对面是汪精卫,两旁坐着胡汉民等一应高官,民国的整个政体都到齐了,如果日本人此时派飞机轰炸,绝对能把国民『政府』整体“斩首”。

    委员长端起清水呷了一口,润了润嗓子道:“都说说吧,你们把我从江西给强拉回来,又组织开这个会,现在怎么都不说话了?兆铭,你先说!”

    其实这个敏感的时候,谁也不想当出头鸟,都想着别人张口,自己再反对或是附和,以保持主动,政治就是这样,利益衡量一切,不论是对国或是对已。

    汪精卫虽然亲日,但这时也不敢帮日本人说话,他松了松领带,先深吸了一口气道:“委员长,众位同仁,现在以按委员长前期的安排,在外交上作出了对日反应,奉天的战争也已暂停,我军虽是被动还击,却也未败,现在主要就是一个‘打’和一个‘和’的问题,恕兆铭不敢妄言,还要请委员长裁决!”

    他倒是精,把球又踢还了蒋中正,如果他要在足球场上当中卫,那肯定是一把好手。

    这时蒋又看向了胡汉民,因胡与蒋的约法之争,汉民一直被在家软禁,前几天才恢复自由。这时只见此公闭着眼睛做求佛状,也不知在干什么,蒋轻咳一声,以示提醒,他这才回转过来,说道:“打!”

    众人一听,还是衍鸿有胆量!却听他又道:“但是必须要打赢,否则就不能打!”

    众人一听,这不等于是放屁吗?跟没说一样。

    稍一顿,他又道:“和!要和得体面,对军心民心都要有一个交待,否则就不能和!”

    这时蒋介石问道:“那到底是打还是和呢?!”

    “我要知道,我就当委员长了,还轮得到你在这里装腔作势!”胡汉民一点面子也没留,直接骂到蒋中正脸上,也是对前段时间遭遇的发泄。

    蒋刚想发作,但看到坐在旁边的杨永泰直向他使眼『色』,便压住了怒火道:“衍鸿这一段时间身体不适,过几日你还是回广东老家去休养吧。”

    胡汉民猛一起身,撅倒了坐椅,阴沉着脸拂袖而去。

    会议室里一片沉默,这时时任军政部长的何应钦站了起来,朝蒋微躬身,然后道:“敬之有点想法想说一说。”

    看到蒋微一点头接着说:“现在我国与日全面战争时机未到,内忧未除,何谈攘外?现在南京真正能掌握得部队到底有多少?有多少地方军将领能听从委员长号令?军械何来?现在可以和日军对抗的整编师到底有几个?

    战争动员还未开始,军事战备还未启动,日本人可不是江西小米加步枪的红军,而是真正的百战之师,装备精良,战力雄厚,我们有何优势与之对抗,并能全胜?如果不能一役歼敌,将可能兵败如溃堤之蚁,时东北,华北将有全失之险,委员长不可不察!”

    听到何应钦这样说,坐在蒋介石旁边的杨畅卿微微点头,并示意蒋介石正确,这也是他想说的。

    这时已被内定为总参谋长的朱培德站了起来,朗声到:“国家值此大难,大家应多为委员长,为国分忧,少谈些主义,多做些实事。刚才何部长分析得有一定道理,但是作为一名军人,他的职责是什么?是面对强敌的退缩?还是不畏强*暴的战斗?!

    人皆惧虎我入山,青锋三尺斩獠猿!委员长,只要您能下决心,益之愿身先士卒,领举国之兵,击日寇于白山黑水!不成功则成仁!”

    说完向着蒋敬了一个军礼后坐下。

    看到杨永泰摇头,蒋介石道:“国家有益之等虎将,何愁党国不兴,忠心可嘉,勇气可誉,不失我军当年北伐精神之传承!国之将才!然,凡事要分清轻重主次,此事应以外交斡旋为主,军事争斗为辅,待我国内患将清,军备强壮之时,一举击败恶倭,以建不世之功矣!”

    大家看到了蒋介石定了调子,知道多说也没用,于是纷纷附合。由此南京军委会电令北平:(着令张学良副总司令安抚东北之军队,切不可与之日方再起冲突,安心静待国联之调停,如日方继续之挑衅,当以避让忍耐之为主,不可为争一时之意气,损害党国之基础,做千古之罪人!)因此通电里句句有“之”,故人称为“之”电。

    此“之”电一出,全国大哗,山东、河北、安徽、江西、广东、广西等各省纷纷成立请愿团奔赴南京,呼唤联络,游行哭号,以期能上达天听,停止内战,统全国之兵,以共御外侮,保家守土。

    而在江西被围困的朱*『毛』红军,也由『毛』泽东起笔,通电全国,希望能放下党争,开启和谈,并明示可接受国府之改编,两党协作,共御外敌。但这一切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了。

    而在此时的奉天城内,王真元和黄显声、藏式毅与各地收缩到奉天周边的将领们也在开会。只见作战室的大墙上挂着“沈阳地区敌我态势分析图”。

    黄显声先向于会将领介绍了一番王真元,又把众人的名字官职详诉给了真元。有独八旅的丁喜春、独十七旅的黄师岳、独二十旅的常经武、骑三旅的张树森、骑四旅的郭希鹏,省防一旅的于芷山等,原省防二旅的张海鹏被调到北平去后,部队归划于吉林省『主席』张作相指挥,故没有向沈阳运动。

    真元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并向大家点头致意。

    大家各报了一下自己的编制,战斗人员共有八万余人,算上辎重、炮兵、工兵等部队,可达十万人。现在各部按预先计划,以沈阳为中心分成三道防线与日军对峙,除此外,其余各部队分南北各自归建,这样在东北大地上,就形成了以锦州、沈阳、吉林,嫩江四个战斗群,各自独立又互为犄角,即可借势,又可借力。

    于期为止,以初步达到了真元的战略布局,就等着日本人的大军上门了,真元的原则是,不争一时一地,而是要集中优势兵力,攻敌一点,尽力成建制的消灭日军有生力量,最好是成联队的灭。

    而此时的日本内阁已向天皇屈服,战争动员令已向全国下达,“赤城”和“加贺”两艘航母为首的特混舰队,携带着十万多名陆军士兵,在民众雷震天地的欢送声中,缓缓的离开了东京横须贺海军基地,船首破开的水花就像支箭头一样指向了中国的大连。

    虽然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但却没有逃过张学良的耳目,一串串电波飞向了北平顺承王府,得到了消息的张学良,手拿着翻译好的电报稿,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望向外面天上南飞的候鸟,陷入久久沉思……。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