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三十一章 鏖战东北(三)求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独二十旅656团三营今晚值守在第一战壕区,哨兵往外扩了一千米,共有两个暗哨和三个明哨。老家哈尔滨的陈金梁是今晚暗哨中的一个,多年的打猎生涯让他练就了一双好眼睛和精巧好枪法,论打枪他在六团吹第二,没有人敢自称第一。

    他身上铺着秸秆,趴在主路边一块苞米地里,看上去好像是农人堆得一滩肥料。

    太君们小心翼翼地猫着腰前进,没有注意到黑暗中几双闪亮的眼睛。惨白的月亮把河越中佐脖子上的军衔标牌映得隐隐发光,一连串钢盔反『射』的绿光在前进。

    等这队日军过去后,这时只见一堆草动了动,一支冰冷的枪管伸了出来。越伸越长,好像是莫辛纳干,稳住后,“叭”一颗索命的子弹随着枪口的焰火『射』向最后面的河越隆直。

    “叮”,子弹和钢盔发出一声亲吻时的碰响,再看河越中佐,右眼珠子已不知去向,他像个木偶一样抽动了几下,直挺挺摔倒在黄土路上。

    “敌袭!”余下的鬼子立时滚到路边的壕沟里面,各自据枪搜索目标,可这黑咕隆咚的啥也看不明白。

    那堆会放枪的“草”已不知移到哪里去了,从另一个方向又一发子弹『射』来,又一个鬼子的钢盔上被钻了一个眼。

    反应过来的鬼子朝四处『乱』打,歪把子的枪子不要钱似得发『射』,但一点没有建功。没多久,又有两名太君殒命,副队长一看不好,照这样下去,一小时不到,这些人就交待在这里了,于是他下了撤退的命令。

    众皇军边打边退,丢下了十几具尸体,沿着来时的路跑了。陈金梁查了一下手中的弹壳,一共有十二个,正好对应鬼子抛下尸体中的十二具。他心想到:这次的买卖不错,一个枪子一个,没浪费子弹。

    退回去的日军把情况向松平大佐详细报告了,松平想这黑灯瞎火的也没法展开攻势,因为日军不擅长夜战,于是他把情况又上报给了林铣司令官。

    林铣坐在车里,借着手电光查看了一下军图,命令就地扎营,挖工事,炮兵部队测量『射』击诸元,天亮后好好的教训这些狂妄的支那人。日军部队顿时忙活了起来,把周边的耕地祸害的不成样子。

    话说东北军哨兵和鬼子接上了火,击毙了十几名日军,把情况也上报给了旅部,常经武和众部下把这些情况上报给了黄显声,并在军图上面画上一个红『色』的箭头,代表着日军的动向,因为在之前就已经测量完了周边的数据,所以炮兵很容易就设定了日军扎营区的坐标,隐藏在日军营不远处的观察哨通过玉简向炮团报告着各种数据。

    日军的军营就是扎好的大小帐篷,分各部划成不同驻区,四周挖有单兵掩体。林铣的帐篷最大,坐落在营地最中心的位置,可是不知是有预感还是怎么的,他并没有睡在那里,而是跑到最后面的参谋部里挺尸去了。

    就在累得筋疲力尽的鬼子兵刚进入梦乡的那一刻,一阵阵破空声传来,哨兵大喊道:“炮击,全体进入掩体!”话音未落,各种口径的炮弹从天而降,把营地里的帐篷炸了个柳絮满天,各种武器、衣服、背包,断肢飞得到处都是。

    林铣十郎只穿着条兜裆布,手里提着把指挥刀跑了出来,口中大叫道:“别『乱』,各自按建制布阵,炮兵找到敌军坐标,反击!”可是这『乱』哄哄得谁也不听他的命令。

    倒是日军的炮兵行动不慢,根据东北军打来的炮弹角度,标定诸元进行了反击。可是独二十旅炮团打完就转场了,鬼子浪费了好几吨炮弹,连个中国人的『毛』都没有炸着。

    随后,日军再也不敢集中到一处睡觉了,只各自挖好掩体,和衣睡了半宿,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都成了“熊猫眼”。通过各部报数,计算了一下损失,竟然有四千多人伤亡或是失去战力。

    更可气的是,有八百人是自己『乱』跑时,被自己人伤到的,林铣跪坐在大帐篷的残址上气得直抽搐,这也没办法,已经发生了,就要面对,于是乎,他招集了还健在的军官,进行战前会议。

    因为军官的帐篷都在营地后面,所以只有几个参谋玉碎,大头头都还活着,只不过有的人受了点轻伤,用绷带吊着胳膊或是面部贴块纱布。

    早上七点钟,三个师团长向林铣深鞠一躬,盘坐地上不再说话。林铣十郎用武士刀杵在地面上,开口道:“诸君!昨晚所发生之事件为我大日本皇军之耻辱!支那人的狡猾超出了我们的想像,所以,今天我们要雪耻!我命令!第五师团为正面主攻,第三师团攻左翼,第九师团攻右翼,以最快速度突破并全歼支那军队!”

    “嗨依!”川岛义之、寺内寿一、植田千吉三位中将师团长领命而去。

    “咣咚嘡”独二十旅第一道防线上炮火连天,日军的炮弹好像打不完似得,也是对昨夜袭击的报复,整整打了近一个时辰才渐渐平息下来。

    随后,如黄水般的鬼子拉成一道道散兵线向阵地发起了冲锋。陈金梁从防炮洞里爬出来,晃掉头上的尘土,掏出怀中的望远镜观察着敌情。

    看到鬼子上来了,他拿出一只哨子吹了三声,立时从防炮洞里和连接壕里一个个手持步枪的士兵涌向第一防线。

    只见他们排好位置,站上一个土台子,正好『露』出肩膀,原来,这是真元想出的一个办法,战壕前部半米高的土台子是『射』击时用的,鬼子就是占领了战壕也没用,本身日本人就矮,这战壕挖了有近两米多深。

    鬼子进来后,朝中国军方向只能跳着脚放枪了。一支支步枪、机枪伸出了战壕,在等着日军进入有效『射』程。奇怪的是,有好多步枪上有着一个黑『色』的圆筒子,两边各有一个镜片,原来是组织独二十旅的神枪手编成的狙击队,他们没有固定位置,走哪打哪,专打敌人的长官和机枪手,掷弹手。

    黄线越来越近了,一百五十米,一百米,陈金梁瞄准一个手持武士刀的佐官,屏住呼吸,轻扣板机,瞄准镜中看到那鬼子的头被打掉了一半,他阴阴一笑,跳下高台,朝下一个狙击点跑去。

    要说这鬼子枪法也不赖,进入八十米后,双方开始了互『射』,这日军一个普通士兵打十枪,将近有一半的命中率,而一个东北军士兵打十枪,能有三枪中敌就算不错了,常经武手持望远镜看着前沿的战况,心中暗痛。

    眼看着一个个士兵倒在日人手中,他毫无办法,此时,东北军训练不足的情况暴『露』了出来,虽然有王总参配给的很多新武器,可是并不能被发挥出应有的作用,缺少人才呀,但他从镜头里看到了陈金梁的好枪法,心中暗暗留心起了这个小战士,想着战役结束后要提拔他一下,并让他把部队的战斗力提起来。

    等鬼子进到五十米的时候,一排转盘冲锋枪手站了起来,“哒”密集的弹雨把前冲的鬼子兵打死一片,压得后面的不敢抬头,一个少佐刚举着刀冲到战壕前,就被不下二十颗子弹打成了“梅花鹿”。紧接着鬼子的机枪手集中发『射』,对东北军进行了压制。

    但没一会,这些机枪手就像被一一点名似得打穿了脑袋。中国军阵地上的枪声又密集了起来。黄『色』的『潮』水来得急去得更急,这情况却把林铣十郎给气坏了,只有战死的军人,没有后退的军人,给我开炮,炸死这些胆小鬼!炮声隆隆,中国人,日本人,全被轰成了碎片,一时间,一线阵地成了无间地狱。

    “嗵”常经武一拳打在前沿指挥所的土墙上,深陷的拳坑里留着血花。他没有想到日本人竟然这么疯狂,连自己人都能炸!看着自己的士兵被轰成肉渣,他的心在淌血,他命令炮团不计一切代价把敌人炮兵阵地干掉。

    可是据前沿观察员传回的消息,三个师团的鬼子竟然带来了两个半联队的炮兵部队,光只150口径重炮就有两百多门,而且布局分散,东北军的炮够不着,『射』程不够。想来想去,他拿出了通讯玉简,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了黄显声。

    黄显声也在地图前沉思着,得到常经武的报告后,他想了很多办法,原来突击队的法子也想了,可这次不同,因为鬼子的每个炮兵阵地都有一个大队的鬼子专职守卫,想通过三个师团的阵地,再消灭三个大队鬼子炸掉敌炮兵,真是难如登天。但如果不打掉它,那以后的奉天城也会受到灭顶之灾!叹了口气,他向着王真元的办公地走去。

    此时的王真元正在忙着炼制通讯玉简,因为众将官得到这神奇宝物后,觉得使用起来太方便了,比有线电话和电报好用得太多,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于是纷纷想尽各种借口朝总参讨要,那架势大有你不给我,我就不走了的意思,在大青楼里嘻嘻哈哈,抽烟吐痰,丘八兵痞之态惹得一众文明人叫苦不迭。

    真元又不能跟这些人翻脸,就是翻了也没用,这些人的面皮可比城墙还厚,其实也是,这些将官的出身大多来自绿林,他们才不要什么面子,面子能吃能喝?你只要给我东西,喊你爹都行。

    于是,真元只好发挥连续作战的好风格,“九转天地炉”也被他用得大叫不公。刚炼完一炉,一查,完好能用的竟然有四十八个,他很高兴,只损失了两个,刚想着注入阵法,却听到几声门响。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