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三十二章 鏖战东北(四)求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真元收起家伙什,打开门一看,原来是黄显声,他看到老黄憔悴的脸,知道可能遇到了什么难事,连忙把他让进来,又给他倒了一杯清水。

    黄显声坐下后,喝了口水,又用手挠了挠头,看了一眼真元后欲言又止,倒是真元开口道:“黄大哥有何事?不妨直说,现在咱们都是一个饭锅里搅勺的弟兄,啥话不能说?”

    老黄这才开口道:“总参,前面独二十旅的阻击打得很吃力,弟兄们伤亡很大,主要是咱们的重火力太差了,比不上鬼子的炮兵,您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弥补一下?”

    真元在屋里踱了两步道:“你的意思是把鬼子的炮兵干掉?”“是的,如果不打掉日军火炮,恐怕弟兄们坚持到撤退时间,也没有多少人活下来了,鬼子太狠了,仗着他们人多,在双方近战的时候开炮,不顾已方伤亡,唉!”黄显声闷气道。

    真元想了一下,道:“你下令让常经武尽量放远了打,我方炮兵尽力压制,等到了晚上,我去解决鬼子炮兵,至少让他们不能再放炮,现在独二十旅还有多少人?”

    “到目前为止,已伤亡了三千多人,要不是工事建得好,这个数字还要大!”

    真元盘算了一下,还是得亲自去一趟,让别的弟兄去偷袭,恐怕达不到战略效果,说不定全军覆没还不能奏效。他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现在已快到黄昏了,想好了策略,他打发走了黄显声,又用玉简和常经武聊了聊,把鬼子的情况掌握了一下。

    都安排好后,他坐下开始炼功,以补充消耗的仙元。座钟“哒哒”作响,到了天全黑时,座钟“嘡嘡…”响了八下,好像是为皇军敲响了丧钟。

    一道清风从真元办公室内飘出,神不知鬼不觉得移向新民方位。激战了一天的新民屯阵地上一片狼藉,原本清晰的战壕被炸成了道道虚影,鬼子的炮弹把地皮削去了一层。

    独二十旅的野战医院里挤满了肢体不全的士兵,呻『吟』叫喊声不绝于耳,常旅长面『色』发青的看着这一切,他的部队原来和直系军阀、北伐军都打过,但从没有像这次凄惨的,小鬼子的战力还真是不一般,论火力配置,单兵素质,东北军还是差了一大截。

    同时,日军阵地。林铣十郎也不满意,本以为是一蹴而就的事,谁知一打起来,双方都拼了命,东北军死战不退,日本人拼命上前,一交手就是白热化,炮兵把炮管都打红了。

    他和三个师团长坐在临时指挥部里,商量着明天的战斗程序。最后四人商定,明天一早,用洪水式攻击,拿人往上填,就是硬压,也要把东北军吃掉。

    夜深了,除了哨兵,中日两军都进入了梦乡,一天的战斗,让官与兵都精疲力竭了。鬼子的炮兵阵地上,光着膀子的炮手正打着鼾,守卫部队也很松懈,因为距离前沿较远,所以也没有什么危险,几个哨兵昏昏欲睡。

    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地上躺着的鬼子冷得抱了抱肩膀。存放弹『药』的帐篷门自己打开了,没一会,风又把门吹开了一下。然后,再也没了动静。

    旭日东升,吃饱喝足了的皇军们又要行动了,可是让他们意外的是,进攻之前的火炮覆盖并没有进行。而此时的几处炮兵阵地上,炮手们正在『摸』着脑袋发愣,因为他们的所有炮弹都不见了。

    得到消息的林铣和众将佐连忙赶到现场,责问昨晚的哨兵,都是一问三不知,表示未有任何的异常状况。最后下得结论是:见鬼了。

    没有炮也要上,英勇的皇军就是拼刺也能把支那人全杀光!日军像蝗虫一样攻到第一道战壕,没人,又攻到第二道,还是没人,正当鬼子以为支那军人吓破胆的时候,第三道战壕里密集的子弹像冰雹一样的发『射』了出来。

    没有了后顾之忧的东北军咬着牙击毙着日军,而被炸平的战壕根本遮挡不住身体。日军的督战队这时发挥作用了,只要消极怠战的,只有一个字“死”,前有狼而后有虎,卧倒的鬼子被『逼』疯了,发出非人的叫声,向前猛跑。

    看着密密麻麻的“蝗虫”『潮』水般涌了上来,把一二道战壕区域填了个满满当当,常经武拿起地上的起爆器使劲一旋。二百多吨的炸『药』和上万颗地雷,这都是沈阳兵工厂的老底子哪。

    “轰轰隆隆!”炸响不断,东北军阵地前五十米外成了一片生命禁区,只要是踏足的日军,全被解了体或是开膛破肚,囫囵个的死人也被气浪扒成了光腚猴子。

    林铣十郎从军用观察镜中看到这一幕,大叫一声,厥了过去,众人纷纷救治。“巴嘎!”一万多人啊!将近一个整师团!就这样没了!支那人,我要杀光支那人!这群胆小鬼,不敢和大和勇士真刀对真枪,只会搞这种阴谋诡计!

    众将佐看着陷入了狂爆的林铣,都噤若寒蝉,没有人会在这时候多嘴,因为林铣君的武士刀已拔了出来,希望他是要『插』入自己的肚子里面吧。其实,林铣十郎忘了,他当时有炮的时候,也没有枪刺对枪刺的和东北军拼命,战争就是这样,胜者永远是对的。

    而在独二十旅的阵地上,却已是欢呼一片,军帽像天女散花一样抛洒。可是具体是怎么回事,只有常经武心中有数,这个王总参绝不是一般人,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鬼子的炮兵确实是哑了。

    留下一个团断后,先是野战医院,后是文职人员,东北军悄悄的往后撤着。而损失惨重的日军却要再行布置,因怕再着了道,也不敢用人海战术了,把步兵排得开开的,形成大纵深的散兵线,提心吊胆的慢慢往前『摸』,一边走,一边用刺刀检查地面,防止再有地雷,可是他们不知道,刚才的那一场地雷大宴,早已把奉天的库存用光了。

    等他们冲到第三道掩体前,只发现了一张白纸上写得几个大字,上交林铣后,找了个懂中国话的士兵翻译了一下,原来是:昭皇妙计争天下,炸飞鬼子十万兵。

    看完这几个字的林铣终于爆发了,他先是一刀劈死了会中文的鬼子,又把周围的参谋砍死三人,最后众人把他按住,让军医官给他打了五针镇静剂,他才沉沉睡去,随后统计战损,竟然伤亡了一万一千余人,再加上昨天的,五万人的先头部队减员了三分之一。

    这可是大耻,除了日俄之战,最后争旅顺时日军是用人肉填出来的之后,后来哪一次争斗日军吃过亏?只是林铣不知道,这样的大耻,以后还多着呢,中国军民之中多了王真元这个变数,可真是日本人的大悲哀。

    战报发到了大连,武藤信义有点不相信,他让再发一份,等第二份战报回来后,他一对比,才真相信了。他一巴掌拍烂了办公桌上的大玻璃,手却没受伤,看来他肯定练过。然后他又把指挥刀『乱』舞,好像要和谁决斗,吓得没人敢进他的房间。

    等武藤平静下来后,本庄繁走了进去。他朝着司令官深鞠一躬道:“司令官阁下,奉天第一役就打成烂局,再加上海军的损失,恐怕国内舆论遮不过去,还请阁下早做打算,必须要用一场大胜仗来弥补这一切,我建议先不要把战报上陈大本营,至少也要占领奉天全境后再报,阁下,您觉得怎样?”

    冷静下来的武藤想了又想,终于在本庄繁失去耐心前点了点头。

    独二十旅战后合算了一下战损,战前部队全员时一万一千零八十七人,而战后算上伤兵还余五千五百一十九人,阵亡五千五百六十八人。

    如果再减去伤残的重伤员……,常经武痛彻心肺。这支部队在东北军序列里战力虽只能算二流,可是这才一天的功夫,就打残了建制,如果不是总参想法打掉了鬼子炮兵,那后果将是全军覆没。这才是第一仗啊。

    傍晚,看着进城的独二十旅,衣衫褴褛的士兵和血透绷带的伤员,还有用白棉布裹着的死人,真元感慨万千,如果他们不及时求援,恐怕这些兵也剩不下了。

    这鬼子还真不是那么好打的,听过常经武的汇报,才知道真正从战斗中打死的鬼子并不多,大部分日军是死于头天晚上的炮袭和今早的大爆破,想来这鬼子的名声也不都是吹得,既然开始了,那咱们就好好玩一玩吧,看一看你这十几万皇军能有多少活着返回倭国。

    等部队安排好后,真元来到了奉天军医院,现在里面忙得是一塌糊涂,等着做手术的伤兵一直排到医院大门口,悲惨之情景让人不忍细看。真元找到院长,只见他一头汗,两手血,刚从手术台上下来。

    真元给了他几箱子丹『药』,让他分配人手发给各个伤员,此『药』可以快速止血和消炎,虽不能起死回生,断肢再长,却可以大大减轻伤员的痛苦,减少医生的工作量。

    院长先给两个被弹片划伤的轻伤员试了试,吃下『药』丸几分钟,就见伤口结痂止血了,而呼号的伤员也安静下来,昏沉睡去,他不由得啧啧称奇。

    于是他缠着王总参,非要这个『药』的配方,说如果此『药』能在东北军中推广,那么死亡率将会下降七成,因为有很多战士是因止不了血,而慢慢淌死的。

    真元说:“不是我小气不给,只是给了你,你也做不了。”院长不信,真元没法,只好抄了一张方子,可是这院长就是看不懂,因为这『药』丸需要用丹炉炼制,不是把中『药』弄成散再合蜜就可以的。

    因为里面要注入仙元之力,所以院长又讹了王总参一大包,还觉得吃了亏,与他约定每个月都要送给医院上千颗才罢休。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