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三十五章 鏖战东北(七)求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而打退了日军第一次进攻的东北军,却兴高彩烈的大唱大叫,北方汉子的张扬『性』格充分体现。

    把一百多名阵亡的弟兄用白布包好运回奉天城,而那些受了伤的士兵因为有了真元的疗伤神『药』,生命已无大奈。肢残的退下火线,外皮挂彩的休息后,又趴上了战壕。

    自从这位神秘的总参出现后,幸运的天平一直在倒向中国一方。众将士对真元的崇拜也上升到了一种盲目状态。军队就是这样,谁能保住他们的命,谁能领着他们打胜仗,官兵们就会拥护谁。

    趁着日军组织又一次进攻的间隙,真元上了第一道防线。他是来查看青磷水泥的效果的,如果此法可行,以后再打阵地战,就可以这样推广了。只是这“青磷砂”是他在喜马拉雅山脉游历时无意得到的,不知那里还有没有这种元素,等闲下来,得去再探一探。

    看着被炸得坑坑洼洼的战壕表面,真元暗道一声幸运,如果不是自己临时想起这种材料,今天不知会有多少中国军人死于非命。

    而这种元素的可靠『性』也得到了证明。小鬼子现在应该在哭吧,哈哈!还找来忍者来对付老子,他们那些忍术都是爷当年玩剩下的,搞我?看看你们还有什么压箱底的玩意吧。

    对面日军看到炮击不能奏效,没有办法,只能让战车部队顶上来了,这次来的一共有两个战车联队,共装备有一百五十辆“92式”战车,也就是日本人自己称“豆”坦克的玩意。

    这种战车的钢板极薄,还不如后世好一点的汽车。这是因为日本没有铁矿,铁矿石全要进口,而倭国又极端重视海军,所以只能牺牲坦克的安全『性』了。

    因中国缺少反坦克武器,所以用这种垃圾战车欺负中国人还是比较爽的,这就像是一个拿着大棒的成年人打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孩子,全无荣耀感。

    一百五十辆坦克排成了一条直线,冒着黑烟向“大青蛇”防线冲来。黄压压的鬼子兵猫腰躲在战车后面,为战车护行。

    中国观察哨盯着那道黄『色』的波浪,寻思着怎么不进行炮击了?但他没有立刻吹响集合哨,而是想着再等一等。

    黄线越冲越进,随着一声哨响,一条条灰『色』的人影趴上了战壕。这时只听又响起两声海螺号的声音,一支手里拿着火箭筒的队伍混入防线之中。

    因为日军得到被困在南满附属地的29联队的消息,知道中国人有一种新式的反坦克枪,打中一次,整辆坦克就报废了,所以,他们在“豆”战车前面挂上了一些沙袋。

    扬尘滚滚,跟跑在战车后的鬼子满口沙土,心中十分羡慕战车中的车手。看着前方不到一百米的中国战壕还无动静,他们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支那人怕是被坦克吓傻了吧!

    “呼”接着“隆”,跑在最前的“小豆子”被炸上了天,落地后从炸开的车体内滚出两具燃烧的尸体。随着这声炸响,只见中国阵地上尾烟四散,“铁拳”好像长了眼睛,把众坦克打得翻滚跳跃。

    这第一次打击就打烂了日军九十多辆战车,在火箭手装弹『药』的功夫,幸存的豆车开始掉头回返,因为不跑就是一个字:死。

    没有办法了。真是兵败如山倒,日军还未冲上来,就像『潮』水般退了下去,而惩罚逃兵的炮弹却未落下。

    因为开炮轰击已方士兵的事,不知被谁上报了大本营,陆军大臣南次郎大将狠狠训诫了林铣十郎,并让他写下悔罪书,保证不再犯,要不是天皇的关系,就这一次,他就要上军事法庭了,还真是“朝内有人好做官”。

    就在日军拼命后逃的时候,从中国阵地后方也冒出了十几道烟尘。东北军的法式坦克上场了。经过用心保养的发动机让战车跑得飞快,眨眼间,前方狼奔猪突的日军进入了机枪『射』程。

    这时只听“吐吐”声响起,改装上了“『迷』你岗”机枪的战车,向着侵略者喷出了怒火。那火速爆『射』的子弹就像是死神的镰刀,打到哪里都是击碎一片。而日军“92式”装甲再一次显出了它的稚嫩,强劲地机枪子弹把它后背打成了蜂窝,每个弹孔中都冒出了燃烧着的火焰。

    一堆碎尸,又一滩烂肉,日军撤退的路上一片泥泞。鲜血染红的土路上被踩得全是脚印。爬呀,爬呀,被打折了一条腿的上等兵姬小路晴信,使足了力气往已方阵地爬去。大腿上的被打断得动脉,把心脏泵出的血『液』洒在了这片土地上。

    他的脑海中想起了年迈的母亲,从小相恋的浪川百惠,还有……。“吱嘎”,铁车的履带把他的钢盔轧成了椭圆形,带着无限的思恋,姬小路睛信去了天国,对天照大婶述说心中的悔恨去了,军部的一纸征召令把他从鹿儿岛送到了支那,他那年轻的身体还未享受过女人的温柔。

    没了,一切都没了,变成了一片肉糜的上等兵,也许没有多久,就会化作尘土和肥料,来供养这片辽阔的冻土。可能这是他向神州赎罪的最好方式吧。

    十几辆中国坦克刚要进入日军战防炮的『射』程,便一齐扭头,向着已方飞速分散退去。随即,日军报复得炮弹雨点般落下,在坦克周围炸开片片铁雨。

    跑在最后的四辆战车被火炮命中,上百斤的弹头直接把战车解了体,看着燃烧的中国坦克,本庄繁撕裂的心脏上好像被天照大婶缝补了几针。

    六千多人哪!这才第一天哪!林铣十郎涕泗直流。本庄繁心中盘算,自从“满洲事变”开始,中国方面伤亡数字暂不可知,但是日本方面陆海军死亡人数已逾两万八千。观此数字,触目惊心!整整近两个师团编制,就好像没有缘由的消失了。

    这些兵可不是二战后期,日本七拼八凑的垃圾军团,这些可都是精锐之师!自日俄战争之后,日本国存下的精兵底子,费了多少日元才慢慢培养出来的。要论单兵素养,和世界上任一国家军队相比,也是不输的。因为日军是向号称陆军皇帝的普鲁士军队看齐,以德国军队为样本复制出来的百战雄师。

    可支那军呢?当兵的整天疏于训练,当官的整天吃喝嫖赌。普通士兵全没上过军校,能写自己的名字就算是有文化的了。手中的武器五花八门,有得还在用燧发枪,大刀片。就这样的军队怎么来得战斗力呢?

    如果是败在德军手里,那也是虽败犹荣,说得过去,可是败在叫花子一样的支那军阵前,让高傲的大日本帝国陆军无法释然。

    林铣十郎和本庄繁两倭将一商量,觉得这样下去绝不可以,因为接连两次大败,士气已失,军心不稳,如不能来一场大捷,那他们的军事生涯也要到头了。

    开会!让众师团长一齐来想对策,既然战局失利,那么也不能让主将两人一力承担责任,要剖腹,呵呵!也要多几个陪死的。

    日军前线指挥部的半地下掩体里众将端坐,个个板着脸不发言,本已戒烟许久的林铣十郎向侍从官要过日本产地“竹”牌香烟,点着后大口吞吐,好像要置换出胸中闷气。

    这时第五师团长寺内寿一中将看到场面有些冷,便站起来说道:“两位司令官阁下,在场诸君,我想表述一下自己的想法!”

    看到林铣十郎点头,他接着道:“从大战开始以来,感觉都是支那军占上风,而我帝国军队却被支那人扼制,处处被动!我想,如果想打破战局,扭转不利局面,必须要让支那军随着我们的战略意图作战,否则,我军伤亡还会大增!”言毕,他朝林铣十郎鞠了一躬,坐下低头不语。

    看到有人带头了,余人几人也不好再当泥菩萨了,这时只见第二师团长多门二郎中将起来道:“两位阁下和在坐诸君,对于对面的支那部队,我是非常了解的。他们的战力绝没有这么强,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想是不是能联系上南满附属区的土肥原君,让他把支那军的具体情况上报,咱们也好针对其特点找出攻略!”

    本庄繁听到多门二郎的话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观点,可是怎么才能进入南满区呢?那里已被支那军围得死死地。突然他有了一个想法,只见他站起来拍了一下掌,笑道:“多门君,还是你的门多呀!不愧是常驻支那的帝国精英,你的话让我想起一个好办法。”

    顿了一下,他道:“分析现在的战争态势,支那军用的办法应是围点打援!也就是三十六计中的围魏救赵之计。他们包围了南满区,但主力却在这里同我们决战,真是好计策!

    据我估计,南满区的支那军不会有多少人,因为他们的总兵力只有不到十万人,通过近距离观察,前面的三道防线,敌军应不少于八万,所以…,南满铁路的支那军不到两万人。既然他们围点,那我们就去破局,南满一破,全局皆活也。”

    为了显示他的中文功底,最后一句他还弄了句文言,众将听着不伦不类。

    但他的想法着实不错,避其强点,攻其弱点,引其援军来救,这样支那人布下的局不就破了吗?众倭将都为本庄繁的算计所欣喜,因为再这样打下去,他们可再也没脸回日本了。

    计策既以通过,那就马上布置,于是乎,日军阵营内调兵遣将,忙了个鸡飞狗跳。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