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三十七章 鏖战东北(九)求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看着越走越近的鬼子兵,守南满区的东北军士兵已做好了准备。他们躲在战壕中的防炮洞里,等着敌人炮击过后好上阵地杀敌。

    可是久久未听见炮响,心说难道鬼子变仁慈了?其实这次鬼子为了达到奇袭的突然『性』,根本就没带重火力,只是带了一百多门迫炮和原标配的单兵掷弹筒。

    为了防止再有骑兵偷袭,广濑寿助把两万多鬼子分成了四块前进。

    藏在暗处,身披伪装,手拿望远镜的鬼子斥候,从镜头中看到了铁路旁那条青嘘嘘的战壕。他慢慢匍匐了回去,把侦察到的情况上报给随军参谋。

    离着中国军阵地有千米之外,鬼子的迫击炮已设好的角度。而第一攻击波的三千鬼子也已做好了出击准备,一排排明晃晃的刺刀耀得人眼发慌。

    “嘣”“嗖”随着迫击炮弹的发『射』,中国军阵地上炸起团团尘烟。这次炮击的力度太弱了,跟第一防线所受的打击相比,这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张树森想:我没认对面鬼子当干孙子呀?怎么对我这么宽松?这是看不起你张爷爷呀。

    用掺了“青磷砂”的洋灰修筑的工事,只被迫击炮弹崩掉了几块边角。躲在防炮洞里的众军士没伤着一根汗『毛』,都说鬼子不够意思,拿咱们骑兵不当盘菜。正想着,听到外面的集合哨声响起,众人有条不紊的抓枪起身,排着直队向洞外行去。

    进了战壕众人按原来安排的战位趴好,各个士兵开始顶弹据枪寻找自己的目标。从步枪的照门中瞄定一个个鬼子的头部和身体,只等着长官的一声命令,然后就可以把这些要人命的“铁花生”送入鬼子体内。

    随着鬼子的冲锋号响起,离着阵地还有百米距离的日军开始冲刺,从『射』孔看去,那绿『色』钢盔下的面孔越来越清晰,鼻子下方那一小块胡子正好成了狙击的中心点。

    “叭”『毛』瑟手枪打出了第一颗子弹,紧接着就听中方阵地上响起爆豆一样的排枪声。“嗵嗵”是“马克沁”;“哒哒”是“mg34”;“啪啪”是莫辛纳干,这种种不同的枪声,合在一起,为鬼子敲响了丧钟。

    俗话说:老兵怕机枪,新兵怕炮。这话一点不假,听到机枪声一响,进攻的鬼子兵立刻趴下了一大片,那些站着被打到的都是刚征召的新兵。

    只要被那7.92mm的机枪子弹打中,轻者掉块肉,重者身体被钻上个酒碗大小的窟窿,而要是打到关节处,那中枪人的腿和胳膊就要有一截留在战场上了。

    攻击中的鬼子被东北军的交叉火力网压得抬不起头来,指挥作战的山宝宗武看着是又气又急。他命令掷弹手前冲,到有效『射』程内炸掉中国人的火力点。

    听到命令的一百多名日军掷弹手猫腰前进,眼看着离敌人阵地还有不到三百米,想着再行五十米,找个『射』击死角,就可以任意打击可恶的支那人了,领头的平田次郎中佐脸上『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

    “蛋部队”的众鬼子各自选好区域,把掷弹筒组装好,只等着平田的命令。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自以为隐秘的战术动作已全部落入了一个人的眼睛。此人是奉天公安总队的功勋侦察员,擅长潜伏、刑侦、跟踪,还有利用环境隐藏。

    同时他也是在奉天警界赫赫有名的神探,绰号“中国福尔摩斯”的:蓝思成。不错,他是一位回民,一手飞刀玩的出神入化。

    他拿出了新给他配的通讯玉简,按下红符,把这里的情况悄悄报告给了张树森。张旅长一接到敌情,立刻组织了二十人的神枪手队去定点清除。

    带队是骑三旅的“枪王”:柳振国。这人的枪法可以说是例不虚发,比那传说中的小李飞刀还要准几分。在颠簸的战马上,一百米之内,只打人头,同时他也是张树森最喜爱和器重的一员悍将。

    此时,柳振国和其余十九名士兵,身披草苫,脸涂锅灰,脚包棉布。手中紧握着装有光学瞄具的俄国步枪,都是一脸决绝之『色』。

    张树森拍一拍这个人的肩膀,又紧一紧那个人的武装带,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眼中透出慈爱的目光。

    看完每个战士,他说:“弟兄们,你们是我骑三旅的尖子兵,记住咱们总参说过的那些战术要领,去吧,就当是训练,通过这段时间的作战来看,鬼子也没啥可怕的,中了枪一样会哭,去吧!出发!”

    众人得令,像二十只猎豹扑向了目标。

    话说平田掷弹队刚打完第一波攻势,打哑了支那人的几处火力点。这好像是给他们注『射』了兴奋剂一般,大日本帝国皇军的荣誉好像在他们手中又再次得到了彰显。平田次郎雄心万丈,他立刻下令,测量『射』击诸元,把所有支那军机枪点打掉,为攻击部队扫清障碍。

    正当他下完命令,拿起水壶喝水的瞬间,只听远处“啪”得一声枪响,顿时水壶上多了个眼,带着血『色』的水流由此眼喷『射』而出。平田次郎缓缓倒下,鼻子处被子弹咬开了一个大洞。

    此枪声好像是一个信号,紧接着“噼啪”声四起,把正在调整掷弹筒角度的鬼子一一点名,有反应快的鬼子已开始逃跑,但索命的子弹并没有放过他。

    几轮『射』击过后,空地上已没有可以站立的鬼子兵,只有几个受了重伤的在爬行,嘴里还呜噜着东洋话。感觉应该是想念妈妈、我不想死之类的。

    那种死前大喊什么“天皇万岁”之类屁话的鬼子,其实大部分都是鬼子军官。

    在普通士兵里,皇道思想此时还没那么深入人心。普通鬼子兵是受到军部强制应征,没有逃脱地办法罢了。但做为禽兽部队中的一份子,丧命在战场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希望过若干年这些牲畜轮回之后,别再托生成日本人了,变个鸡鸭狗也比当鬼子强。

    又是几声枪响,正义的子弹把几个濒死的鬼子送入了轮回界。此时,只看到远处有十几堆草动了动,然后隐入了黑暗中。

    山宝宗武中将一听中方阵地上机枪不响了,以为是掷弹队已建奇功。他长刀一举,又一批三千日军嚎叫着冲锋而去。但真如他所想的那样吗?

    因为没有了机枪的威胁,冲锋的鬼子老兵跑得特别快,因为他们知道,最危险的时刻就是现在。如果冲入了敌军战壕,那就要看谁的近战能力强了。支那人,这些东亚病夫?他们那三脚猫功夫怎么能和大日本皇军相比。

    自从明治维新以来,日本人从小就开始学习西方,饮牛『乳』、吃黄油,加强剑道和体能训练,一个十五岁的日本少年,就有了日军守备师团的单兵素养。

    而且这些鬼子老兵,都是在武士道的熏陶下被洗脑,听着中国物产丰富的神话流着口水长大的。

    比如在国小时,老师上课前要拿一只苹果,对着下面的日本学生问:

    “这是什么?”

    “苹果!”

    “哪里产的?”

    “支那!”

    “想吃吗?”

    “想吃!”

    “怎么才能吃到?”

    “长大了加入皇军,征服支那!到那时想吃多少都有!”

    “哟西!这才是我大和民族的好孩子!坐下,上课!这一课讲得是:中国地理。”

    试问,在这种环境里教育出来的孩子,长大后成为魔鬼,也就有根可查了。

    就在此时,这些小时候想着吃中国苹果长大的鬼子兵,离中方阵地还有五十多米。『射』击孔中的枪口都可以看清了,可是支那人没有反应,难道是支那人全被炸死了?加把劲,再要几秒的时间!到了,就要到了!

    看着冲锋的帝国勇士马上就要建功,广濑寿助中将拳头紧捏,手心里全是汗。成不成就看这一次了!二十米!说时迟,那时快!中方战壕里突然伸出上千支冲锋枪管,一时间“嗒嗒”声连成了一片。

    鬼子被打得人仰马翻,肠穿肚烂。因为子弹太过密集,日军身上所配手雷被纷纷打爆,一个个的躯体被弹片分剖得四分五裂。惨!真惨!可是换位思想,在东北军看来,那就是一个字:爽!

    跑得慢的鬼子侥幸捡了条命,虽说有的被打中屁股,有的被打中小萝卜腿,更有几个被打掉了撒『尿』的器官,但却还留了条命不是。上去三千,回来八百。山宝宗武一盘算,加上担任尖兵的角川联队,现在损失的帝国军人超过了五千人了。

    这仗怎么打到哪里都不顺呢?是指挥上出了问题?还是支那军人的军事素质提高了?没有办法,先停止吧,让余下的一万多名士兵先休养一下,然后构筑长期工事,把战报传于林铣十郎阁下,让他定夺吧。

    唉!早知这块骨头这么难啃,我就不和诸君相争了,原本想利用奇袭一击建功,用这场战争给自己捞些军事资本,好再往上走一走,可如今看来,战后,能否保住这个位置都不好说了。

    看来回岛后,要再给南次郎大将多备些礼品,可怜我那还未出阁的真香妹妹,又要让大将享受一番了,没办法,谁她这个哥哥没本事呢。

    看着对面的鬼子退下去,将近一个小时了也没再组织进攻,张树森想可能是打得太狠了,把鬼子打得有些胆寒了。

    他不禁暗暗后悔起来,真不该用那么多冲锋枪啊!先用些步枪远放几枪,等鬼子近了再用机枪,按次序来吧,这下好了,把自己的火力给暴『露』了,一千多支冲锋枪,每个弹鼓有七十发子弹,这一梭子出去,可就是七万发。

    三千鬼子,一人得分二十三发子弹,这人受不了,鬼也受不了哟!失算了,真他妈失算了!鬼子们,再来吧,俺不打这么狠了,呜呜!

    这边张树森正在后悔,那边得到消息的林铣十郎又发狂了。这还让不让人过了!这头『摸』不得,那头不能『摸』!怎么办?!

    看着闭目养神的本庄繁,他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说话。此时日军指挥部里,没有人敢大声喘气,生怕惹恼了“黑魔林十郎”。

    被折磨惨了的士兵,给林铣十郎起了这么个好听的绰号。就在这压抑的气氛中,众倭将全部陷入了沉默……。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