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三十八章 鏖战东北(十)求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两条战线全都不利,林铣十郎和本庄繁心如油浇,如果再不能拿下奉天,这些战损怎么往上报?

    想到两公里外的那个大火葬坑,那天天增多的白瓷骨灰坛子。两人晚上时不时的会做些噩梦,梦见那些肢体不全的士兵来找他们索命。

    而在中国东北军一方,真元和东北军众将却在想着,怎么给对面的日寇以致命一击。这场仗打得时间不短了,张学良天天问战争进程。

    南京的电报天天催着东北军停战,国联也已经同意调停,观察团的人选正在筛选当中,可能由:中、英、美、法、德、意、日,七国联合组成。可是不把这些小鬼子都收拾干净了,也没法撤退哪。

    这天晚上,真元一人在空『荡』『荡』的沈阳城内闲逛。无目的走着,三转两转来到了故宫门口。这沈阳故宫始建于公元一六二五年,始称盛京宫阙。

    自满清入关后,就改名为奉天行宫,只在皇帝回奉祭祖时才居住,现称东三省博物馆,但各种建筑已有些破落了。

    同看门的奉天公安总队的警察打了个招呼,几名保卫立刻打开了故宫南正门,进门正对着的就是此宫标志『性』建筑:八角太和殿。真元道了声谢,几名警察立刻受宠若惊得连说长官客气。

    真元没让他们跟着,锁上门后,几人回了值班的地方。因这时奉天已没几个人了,所以这里早就闭门歇业了,大院内一片漆黑。

    但在真元眼中,看着周围景物就像是在白天,因为修真者有“夜视术”。他走到八角殿前,看着大殿中央那宽大的龙椅,想着故去的那些人,为了这个宝座,上千年来演绎了多少血雨腥风。

    他抬头看了看那龙椅上方穹顶正中挂着的“正大光明”匾,心说世上的事真得都正大光明吗?还是黑『色』的比较多吧。

    突然,他脑中划过一缕闪电,好像想起了什么。“正大光明做忠臣,风水宫内立圣君!”对了!就是那个老姓赫昌都的满人参谋提过的那个故事。

    那个被后人所遗忘了的女真宝藏。“正大光明”可以对应这块匾额,那“风水宫”呢?

    八角太和殿!八角风水罗盘!风水宫内立圣君!哈哈!对上了!全对上了!看来这批财宝的关窍就在这八角太和殿上!

    真元跳过大殿门口的栅栏,直接对着“正大光明”匾行去。他使了个“漂浮术”,让自己升到匾的高度,向匾后探头一看,啥也没有。

    看来有些书上说得,皇帝喜欢把重要物品放在匾后也不一定真哪。他慢慢漂下,向四周放出神识,仔细寻找线索。可是一无所获,这座大殿打扫的很干净,除了一些平常摆设外,根本没有什么异物,地下也没有地道之类的关窍。

    山穷水尽之际,他又把头看向那块金字大匾。他放出神识,把整块匾包住,一寸寸的探。这时上面的一个金『色』凸起点引起了他的注意。这种凸起一共是三十六个,应该是起装饰作用的。只是这一个不太一样,它的周围有缝隙,好像可以活动。

    一不做,二不休。真元直接把大匾给搞了下来,在龙桌上放定,他用手指轻轻一按那个小点。只听“咔”的一声机簧响,大匾下面的底边裂开了一条缝,真元用双手使劲一掰,原来这里面是个暗阁。

    兴奋的王真元拿起匾使劲的晃,只见从里面掉出一个长纸轴,就像是中国国画作裱好的那种。他急忙解开上面的捆绳,把此卷轴摊平铺开。

    凝眸细眼一看,却是一幅地图。看地图上面画地好像是两座陵墓,左边的陵墓图像上方标有两把钥匙的形像,而右边那座陵墓上方还描有一个狼头。

    想看一看文字解说,却发现全是用满文著成。人都说这满蒙是一家,由此图看来确实不假,因为它们的文字结构几乎一样,都是“一根棍,几条刺,圈圈点点鬼画文。”可这女真文王总参也看不懂啊。

    他想了想认识的人里,好像除了讲故事的那参谋跟女真沾边。可他祖上是旗人,到他这一辈不知还懂不懂族语?还是别麻烦他了。别管怎么样,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即使不会文字,如果能把地图上的陵墓给找到,不也是可行吗。

    真元小心收起地图,把它放在“蟠龙戒”里,又把那大匾合好,再挂回原样,再一观察,就好像此地未发生过任何事。真元心情愉悦,走路感觉都像踩着弹簧。

    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满月,然后哼唱着小曲,向着故宫偏门走去。到了门口,瞅着坐在值班室里聊天打屁的几个保卫十分顺眼,于是一人给了十块大洋的赏钱,搞得众人差点喊他观音菩萨,真元想:你们才真是菩萨呢。然后,摇头晃脑的回大帅府去了。

    却说此时的北平行营内,张副总司令每每翻看得到的战报,那感觉只有一个字“爽”。而在日本驻北平的领事馆,却好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小泽领事天天照常上班,见面照常鞠躬,看不出一丝紧张的样了。

    张学良转头看到南京发来的电报,叹了口气,心想:这日本人不停战,我怎么停?到底停不停,得要看云龙大哥的策划。实在不好意思了,蒋大哥,你们这两位义兄,我只能听一个的啊。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既然云龙兄真心为我汉卿着想,那么我也要对得起他!

    通过梅兰芳先生的努力和呼吁,由他挑头发起的“救国会”,已绵延发展到全国各大城市。因为各界的支持,截止到目前,“救国会”已收到款物折算成大洋为五千万元,而且捐款还在源源不断的流入。

    这些财物中的实物部分被义卖成现钱后,连同所捐之现金全部存入了交通银行,为东北军单独建立了个帐户,而此帐户现掌握在张学良手中,由“救国会”和北平行营共管,以确保全部用到抗战上。

    得知这个消息后,真元想通过“银河系时空交易系统”,又可以购入大批武器了。具体买什么呢?他还没想好,反正一定要神兵利器,比鬼子强上几倍的武器。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身在青岛的贺文娟,得知了真元在奉天和日本人拼命,心里是七上八下,夜里老是失眠。她跟大哥说了好几次,想去奉天,跟在真元身边,为他出一份力,可贺少山就是不同意。

    贺少山的意思是妹妹去了只能给真元添『乱』,让他多一份挂念,留在家里,静待佳音才是现在贺文娟应该做的。贺文娟冷静下来一想,也承认等待是最好的方式。只是每每与真元通话时,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但听真元说打完此仗就回青岛跟她完婚,她又破涕为笑,阴云转晴了。

    时间已到了十月三十日了,日军的攻势断断续续,一点便宜也没沾着,伤亡人数日日攀升。东京大本营的训斥一次比一次严厉,林铣十郎和本庄繁的头发“哗哗”的往下掉。看着那每天都更新的阵亡名单,两人欲哭无泪。

    重炮、战车、毒气弹,夜袭都用了,可每次都不能奏效,支那人就好像在暗中看着他们一样,只要日军一动,支那人肯定会占先机,这仗没法打了。

    几个吹得云山雾罩的忍者也不知有没有真本事,喝起酒来那是一个顶俩,可是就是没找到一点支那异能人士的线索,真是丢“甲贺流”的人哪。

    那头山满吹嘘了半天的大神:风魔八天王。到现在还没有『露』面,也不知这老家伙死没死。

    算了算手中的兵力,除了留在关东州的两万部队;在锦州城外与东北军张廷枢部对峙的一万多人;南满区被包围的一万余人;然后去掉战死的近四万多人,现在林铣十郎和本庄繁可以使用的军队还有八万多。

    不知对面的支那军还有多少,但是双方现在应是势均力敌了。忽然,本庄繁想到一个办法:下战书。与支那军约期进行大决战,一战定输赢!

    就像赌梭哈,最后一局,全部梭了。林铣十郎觉得这样的事支那人能答应?如果脱离了那条牢固的阵地,支那军人可是一点优势也没有。

    本庄繁『摸』了『摸』小胡子,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支那人最重英雄,咱们给他们来个激将法!在挑战书上写得嚣张一点,也并非没有机会。”

    于是两人找来了有“中国通”之称的石原莞尔,让他捉笔,写了一篇名为《大日本帝国皇军挑战支那弱军之手纸》

    “手纸”内容是:大日本帝国皇军威武!对面狡猾的支那军人们,这是大日本皇军对你们的最后通告。尔等不敢直战皇军,只是躲在狗窟猫洞里面放冷枪。

    不知支那的尚武精神何在?我大日本远东派遣军本着武士道之精义,与尔等无胆鼠辈约定战期。如果尔等愿意,将于昭和六年十一月一日在奉天城下决战。

    双方士兵皆用手中之轻武器,可『射』击拼刺,但大日本皇军决不开炮袭击,尔支那军也不可越此雷池。如尔方取胜,我大日本皇军将退回关东。

    如我大日本一方取胜,尔等要让出奉天,大日本远东派遣军将保证贵方士兵安全。如不敢顺应此约,尔等就如同于鼠胆匪类,被世界之优秀民族所唾弃!

    望支那军高层深思后回馈消息。昭和六年十月三十日林铣十郎书于奉天城外。

    话说这挑战之“手纸”最后送到了王真元手中,作战室里,众将一看此信内容,皆是大怒,立刻就要排兵布阵,与鬼子决一死战。

    真元摆了摆手道:“众将军稍安勿燥,切听山人一言。”

    听完真元的安排,大家是喜笑颜开,而正在做美梦的鬼子们,还不知道自己将要倒霉!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