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三十九章 鏖战东北(十一)求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王总参对东北军众将道:“这鬼子怕是打仗打急了,这老也消灭不了咱们,它们不好给上面交待。这次下战书,我估计是他们设得陷阱。可是想占我们的便宜,只怕这些鬼子没那么好的牙口!”

    略一停顿,他接着道:“奉天这边打了快两月了,就这样天天给鬼子放点血,得啥时候放完?所以,这次也是咱们的一个好机会。

    林铣十郎这个老鬼子不会安什么好心,他想用这一招把咱们从阵地里骗出来,然后用小部分兵力与我们周旋,再用新民屯的方法,用重炮进行轰击,全歼咱们这些人。”

    众人听完王真元的分析,纷纷骂鬼子可恶,攥拳头时发出的骨节响声连成一片。真元微一摆手,大家安静下来,听他接着讲。

    “他想糊弄咱们,那咱们就将计就计!”说着他来到奉天地图前,挥着教杆道:“众位请看,咱们的第一防线是半圆形,布署了近三万部队。

    如果按鬼子战书说得,那咱们就得把第二、三道防线的兵力搬空,如果鬼子趁机偷袭,咱们就是腹背受敌。要是再上了当,把全部兵力都压到决战场上,那么对咱们就是一场没顶灾难!”

    真元与众将官把鬼子的计谋分析清楚后,大家都长叹一口气,心中都暗想这鬼子还真毒!如果不是王总参,这次十有**要上当,看来鬼子里面有非常了解中国军人心理的高人啊。

    既然要干,那就先回战书,差个机灵军士把鬼子的挑战书送了回去。林铣十郎打开一看,只见这手纸满幅只有一个血红大字:战!

    顿时,日军的指挥部里一片笑声。本庄繁有些自得的抚『摸』着肚子,倨傲的表情一览无余。

    深夜,鬼子各斥候分队看到东北军把守二、三道防线的兵力正在前移,便立刻悄悄转身爬到安全处,站起一阵急跑,把这个重要情况向指挥部汇报。

    只是他们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双双警惕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们的行动。而佯装运动的部队划了个圈后,又回到了原来位置,只是他们全部隐藏到了防炮洞里,外面只留了暗哨。

    得知了支那军行动的众倭将,纷纷拍起了本庄繁的马屁,脑海中已浮现出支那人尸横遍野的画面。经过一夜的准备,日军分出六万部队分掠东北军两翼,只等正面战场一打响,他们就要截断中国人的后路,在优势炮火下,一口吃掉这七万余东北军。

    东方渐渐发白,在奉天城下,两支大军旗帜飘扬。青天白日旗是东北军,太阳旗是日本皇军。本庄繁看着支那阵地前那密密麻麻的人,心中风起云涌。随着一声声的军号响,双方士兵开始前进,各自喊着口号。

    中国这边拿的是“莫辛纳干”步枪,上面的枪刺是三棱形。日军则是常备的三八大盖,匕首式的刺刀闪着寒光。

    就像是古代的军阵,双方士兵都是一个步伐,一个姿势,这样雄壮的阵容非常好看。双方将领也都是看得心『潮』澎湃。日军嘴中叫着“瑞棉袄!”东北军则喊着“杀!必胜!”双方都各自排有八个方阵,每方阵有一万人。而第一波参予决斗的,是各方皆出一万人方阵厮杀。

    双方的主阵离着有两千米,所以要用望远镜才能看个大概。本庄繁看着支那军大阵的那些军人面目好像有些模糊,把镜头的焦距调来调去也整不好,最后一生气,丢在一边不用了。

    而王真元把神识往鬼子方阵里一扫,却发现了蹊跷,因为除了排在头两排的方阵是活人外,余下的六个方阵全是草人。

    真元暗暗一笑,心说:难道就你们倭人会耍诈吗?老子更会。原来,中国这方除了第一方阵是真人外,余下的也是草人,只是被真元用障眼法装饰了一番,看着如同真人一般。而草人身上的武器直接就是木棍刷的颜『色』。

    就在这时,双方的士兵开始了冲击,两万人的方阵如同两块巨冰撞在了一起。一瞬间,血肉横飞,人头『乱』滚。排在前几排的士兵都被刺刀扎成了刺猬,战斗一开始就呈现了白热化,没有思想,没有言语,只有机械的捅!刺!挑!

    捅得透心凉!刺得满身红!挑得肚肠流!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日本人的拼斗技术好,东北军人身大力不亏。往往是刚刺死人,又被人刺死,这里没有什么谋略,只有原始的暴力!

    看着这原始的画面,真元喃喃道:“弟兄们,云龙不会让你们白死的!我会记住你们的名字,为你们祈福,让你们在轮回时有个好归宿。”

    这边正打得热闹,左翼川岛义之率领着三万鬼子,右翼寺内寿一也带着三万日军。他们闷声快行,向着东北军的二、三道防线扑来。看着空无一人的战壕,负责占领二道防线的川岛义之嘴角『露』出一丝狞笑,抄了支那人后路,看他们怎么办!又觉得自己左胸前多了一块菊纹勋章。

    当他正高兴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几声哨响,原来无人的战壕里突然满满当当站满了人。一支支冰冷的枪口对着毫无防备的日本兵。两名亲卫把川岛中将拼死压在身下,救了他一命,而其它人却没这么好运,被一阵阵“电锯”般的枪声打成了漏斗和尸块。

    听到支那军背后响起的枪声,本庄繁以为两支奇袭部队已建功,立时命令炮兵开始向支那方阵轰击。一时间,炮声惊天动地,东北军方阵被炸了个风雨飘摇、支离破碎。漫天飞舞的军服、肢体显示着现代战争的无情与惨烈。

    正在激斗的双方士兵听到炮声,动作先是一停,接着立刻更加疯狂的绞杀起来,都想在炮弹落下前歼灭对方。但没等他们进行完自己的计划,炮弹雨把这片鲜红的土地给覆盖了。

    没有长眼睛的炮弹把不同国家和种族的士兵炸成碎片,又胡『乱』掺杂在一起。同时,东北军的重炮也向另一方阵日军展开了屠杀,炸得那一万鬼子鬼哭狼嚎,大叫着跑向后方,其生存者,十不余三。

    正在日军炮兵打得过瘾之际,因为被抽调走了卫兵而保护不足的阵地上,出现了一阵突兀的马蹄声。刚刚升了团长的娄喜奎领着两个团的骑兵,向鬼子炮兵急驰而来。

    没有口号,没有喝骂,只有马刀砍入颈骨的“嚓嚓”声,正在忘我工作的鬼子,被锋利的马刀送回了老家。这支骑兵就像一阵狂风,席卷了整个日军炮兵阵地。

    收拾完大部分鬼子,娄喜奎等人也未再追穷寇,而是把携带的炸『药』分批放置在炮膛内和弹『药』上。片刻,娄喜奎让众人往远处扯电线,把一个线卷了用完后,他接上起爆器,用摇把使劲一拧,“轰轰隆!”数百门大炮和几千吨炮弹,成为了行动成功的贺彩烟花。

    随着一声胡哨声,众骑兵如急浪般退去了。而他们后面,却成为了一片阿鼻地狱。扭曲的炮管,细碎的肉块,巨大的弹坑,燃烧的林木。这一幕幕场景让闻讯赶来的本庄繁欲哭无泪,千算万算,还是把支那人的骑兵给忘了。

    刚平复了沮丧的心情,回到指挥所,却见到了刚逃回来的川岛义之和寺内寿一。只见两人一身血土,当然那是卫士的血,二将到是没受什么大伤。

    二人见到本庄繁,跪地恸哭,痛诉支那人的狡猾。本次奇袭,不仅未成功,两部还合计折损了两万余名士兵。逃回之人,几乎人人有伤,兵兵带彩,实乃皇军之亘古未遇之惨败。

    “噗”一口鲜血由本庄繁口中直『射』屋顶,好像在屋顶上画了个日本太阳旗。然后,这位九一八事变的始作俑者颓然倒地,气若游丝,魂游体外,眼看着进气少,出气多,要不行了。

    这时只听石原莞尔大喝一声:“我大日本皇军,只有战死之将军,未有吓死之将军!”他这一暴喝,到是像叫回了本庄繁的魂,只听本庄繁放了几个回魂屁后又缓和过来。

    他坐起身子,端正帽子,整束了仪表,正当众倭将以为他要剖腹之际,却听他道:“速报关东州武藤信义大将,此时须放下所有虚名,让大将切实明知这里的糜烂局势,如若必要,要求国内大本营再行增兵二十万!东北一役,损失太大,如此役不成功,我等皆死无葬身之一锥之地矣!”

    此时中日双方已脱离接触,各自归建。算过战损,双方将领各倒吸一口冷气。中方死亡士兵一万五千余人,整两个独立旅编制士兵阵亡。这还不算肢残和受伤的,开战以来,此役最为惨烈,却也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

    而日方?当林铣十郎听到从本庄繁口中报出的近五万人时,他感觉天从来没有这么黑过,谁把灯给灭了?本庄繁把手伸到林铣十郎眼前晃动,他没有一点反应,因为急火攻心,林铣十郎暂时『性』失明了。

    一道道电波和能量波分别传回东京和北平。因为王真元的努力,现在军事高层之间联系全用上了通讯玉简,大大提高了情报交换的效率,只不过,这是保密的,所有拥有玉简的人如果有被俘或是死亡之危险,必须先吃掉玉简,以防落入敌手。

    张学良捏着这份刚誊写出来的报告,久久没有说话,压抑的气氛让整个顺承王府里鸦雀无声。微微抖动的手指暴『露』了内心的伤痛。东北军自成军以来,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虽说战果辉煌,但那些曾经说过话、敬过礼的兄弟们,再也见不到了,战争就是这么残酷!

    东京,日本皇宫。内阁全部成员都已到齐。天皇裕仁在御座上流着眼泪,出师不利,以何面目对应臣民,十七万日军,不到两个月时间,近十万成神!这些帝国精英是耗费了多少真金白银成长起来的?他长叹之后,把目光盯向了陆军大臣南次郎。

    --------------------------------------------------------------------------------------------------------------------------------------------------------------

    发了这么多字了,为什么收藏量这么少呢?请喜爱本书的朋友顺带收藏下吧!谢谢!!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