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四十一章 鏖战东北(十三)求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众将军陪着王真元来到独十二旅的大会议室坐下,张廷枢让勤务兵给各位同仁沏上茶水,随和的笑道:“各位同仁,这里也没有什么好茶叶,大家将就一下吧,蔚久慢待各位了。”众人皆说张兄弟太客气了。

    因刚才太『乱』,真元对十二旅这些人只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并没什么印像。直到这时,他才抬眼好好观察了一番张廷枢。

    看他面相,年龄应不到三十岁的样子,理着军人式平头,漫长脸,两道剑眉浓如墨染。眼睛中等大小,炯炯有神。鼻梁高且挺直,嘴唇红薄,双耳大而有轮,确是仪表堂堂。但其眉上发青,应是肝经不疏之像,如果治疗得当,可去此疾。

    听王以哲介绍过此人是吉林省『主席』张作相的公子,也是张学良一起长大的玩伴,深得汉卿器重。他曾在日本上过陆军学校,军事素质过硬,是个优秀将领的好苗子。见王真元在看他,张廷枢也笑眯眯的看着这位总参谋长。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会,各自一笑后把目光转向别处。

    在座得独十二旅军官听过了全本的奉天阻击战经过,纷纷大叫过瘾,又可惜自己没能上去杀几个鬼子出出气。看到众将热烈的气氛,真元也十分高兴,军心可用,士气可用,看来锦州这一仗的基础还是不错的。

    这些东北军的老虎们,紧张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现在刚脱离战斗,便共同提意,晚上大宴一番,让张廷枢把十二旅的家底子拿出来,让众人喝个痛快。军人喝酒和打仗是一样的,谁的酒量大,就表示谁的本事也大,这在军队里也是一种潜规则,所以,今晚,他们要联合起来,一起灌一灌这个王总参。

    众将心想:小样,打仗不如你,这喝酒可比你强吧?咱关东汉子,是从刚会走时就开喝,喝着那高梁红长大的,论酒量,怕过谁。看着众将脸上的坏笑,眼中的挑衅,真元也笑了,小样,和我打擂台,你们这是自找不痛快,哈哈!

    晚六时,十二旅大餐厅,只见宽大的房间里,长蛇似得摆开了四溜长桌。每单张桌上各放着四个大盆,里面是俗称的“东北四大件”。第一盆是:炖大骨头;第二盆是:大丰收;

    第三盆是:猪肉粉条子;第四盆是:小鸡炖松蘑。热气腾腾,香味诱人。在长桌两边,则是一个个的大酒坛子,看那家什大小,每坛酒不会少于三十斤。

    等众将到后,一声落坐,大家各自端坐在长条凳上。因为东北的规矩,头三碗是漱口酒,要一口一干。看着那桌上的粗瓷蓝边大碗,酒量小的已难受得咽下几次口水,仿佛已觉得那火一样的醇酿已倾入喉中。

    在坐众人中虽说中将不少,可是职务最高的是王真元,所以头三个酒由他来带。真元朗声道:“把酒碗都满上!”一旁侍候的勤务兵立时抱坛、拍泥、起封,倒酒。动作熟练,一气呵成,看来这活也没少干了。

    真元端起这满满一碗高梁红,先用右手食指沾酒上下弹了两下,以敬天地。又向地面倒了一些,以敬鬼神。然后,他眼中泪雾朦胧得道:“各位兄弟!这第一杯酒,咱们起了,以纪念那些阵亡的东北军弟兄们!”“好!”众人一仰脖,碗碗见了底,真元又道:“再满上。”

    “这第二碗酒,咱们干了,以感谢全国支持咱们的父老乡亲!”“干!”众人齐吼,好像虎嚎。第二碗又见了底,这时只见酒量浅的军官已满面红云,有些失态了。“再满上!”

    “这第三碗酒,咱们喝尽,敬咱们的父母双亲!因为这仗过后,咱们可能命殒沙场,不能再进孝了!这碗酒先表示对各位严慈的歉意!起!”“起!”豪气干云!军人本『色』!

    三碗酒喝过,有几人咬牙在硬撑,硬挺着不让自己出丑,真元一看,放出几缕真气,消了这几人的酒意。几人顿感清爽,心中暗自揣测不提。

    头三碗漱口酒喝完,众人开始各自捉对厮杀起来,一时间划拳斗酒这声四起,好一片热闹。喝了两轮,黄显声一使眼『色』,张廷枢站起身来,手捧酒碗向真元道:“总参,您今天来到兄弟的地面,我这碗酒,一是表示对您的敬意,二是为您接风洗尘!”

    这时却听张树森道:“蔚久弟太小气了,这一碗酒怎么能表达两个意思呢?要分开吗,大家说是不是?”“就是吗!”众人纷纷起哄。

    听众人这样说,王真元解开上衣扣子,又让卫兵拿过十个大碗,全部满上后道:“和各位弟兄们一齐混得痛快,这样吧,想敬我酒的,到这来,咱们一齐喝个高兴!”

    “哟喝!”众人看王总参开始叫板了,纷纷兴奋起来,这些丘八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一阵喊叫后以真元为中心,围了一个圈。

    这时真元又道:“只喝酒没有啥意思,我这有个彩头。”

    说着他拿出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大块头手枪,众将看此枪手感沉重,枪体宽长,口径巨大,而且枪套管为上梯下方形式样,除握把外整体呈金黄『色』,确实是把好枪。真元顶上子弹,打开保险,朝着餐厅外面一个石凳开了一枪,强力的子弹把石凳打成了两半。

    看着众人流下的口水,真元笑道:“此枪名为‘沙漠之鹰’,是我的一个朋友用了几斤黄金手工打造的,俗话说‘宝刀赠壮士’,今晚如果谁能喝倒我,或是喝得最多,此枪连同一千发子弹,送予此人!”

    “好!好!”看着众人激动的样子,真元暗暗直笑,这枪是肯定会送出去的,但是他得躺着接枪了。好戏立马开场了,真元是来者不拒,鲜血一样的酒『液』如瀑布般倒入喉咙。

    随着众将轮番上阵,只见地上的空酒坛越积越多,被卫兵架出去的人也越来越多,可这王总参就是没一点醉意思。直到最后所有酒喝干,负责记录的卫兵一算,张树森喝得最多,他一口气喝了十碗,现在已是不省人事,看来此公为了这把枪是拼了命了。

    没有酒了,也不能再比了,只好散场,真元绕着营房转了一圈,把深度酒醉的将官全部照顾了一下,至少不会酒精中毒,明早起来不会头痛。然后,他来到张树森的房间,把枪和子弹盒放到了他的床头上,看着张树森脸上的惬意笑容,真元叹了口气,回了自己房间。

    第二天,王真元“酒神”的名声传遍全军,因为那个负责纪录的卫兵一时好奇,把王真元的喝酒数量也做了记录,他回去一细看,舌头掉了出来,原来这位总参谋长整整喝了一百八十多碗,这还是人吗?

    不过好事是,从此后,再也没有人敢跟真元斗酒了,而大家对他的崇敬之情,却又加深了几分,众人再见他时,看他的目光里都带着那种仰慕的神情。

    众将醒过酒来后听说是张树森得了金枪,纷纷来他房间讨要,说是鉴赏一番,可此公就是不拿出来,一个子弹也不『露』。听他意思,这枪口径特殊,子弹打光了没地补充去,所以,一个子弹也不给。

    众将皆骂他小气、不仗义、小人,等等气话,可他没事人一般,把那大枪的枪套背在身上,四处招摇,还时不时掏出此枪擦拭一番,引得众将更讨厌他了,不过也更羡慕他了,谁让他敢玩命呢。

    下午,众人的酒也醒得差不多了,真元让黄显声安排召开高层军事会议,以讨论下一步日军援军到达后的战略布置。军人的时间观念都非常强,没有一个人迟到,提前十分钟都已来到了会场。

    大会议室里,将星云集,这些人以后都将是独当一面的大将。真元看着众人虎狼一样的目光,心中欣慰不已,“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个古语不只适用于过去,到任何时候都一样,好的将军啥时候都缺。

    定了定神,真元把教杆指在了军事地图上的嫩江位置,环顾一眼四周,朗声道:“诸位同仁!现我军经过前期的几次大战,和现在的战略收缩,已形成了嫩江一线和锦州一线两大军事阵垒。现嫩江战区是马占山将军和张作相『主席』在指挥,兵力大概有七万多人。”

    稍一停,他又指在锦州位置,接着道:“现锦州一线,原奉天战场退下有战力人员七万余人,加上蔚久的独十二旅的九千八百多人,还有前期移防的陆军第独十八、独十九旅,炮兵独六、七旅,还有一些地方部队与公安治安队伍,锦州现总兵力为十一万余人。”

    真元说完这几组数字,看了大家一眼,道:“你们知道现在大连有多少日军上岸了吗?”见众人摇头,他微微一笑道:“总数二十五万,全是常备师团,裕仁这个王八蛋把整个日本陆军都给搬来了。怎么样,弟兄们,怕不怕?”

    众将相互一对眼,都看到对方眼中求战的火光。

    这时独立第十九旅旅长孙德荃猛然起身道:“总参!老子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怕个**!老子没赶上奉天的战打,正憋闷的紧!这些鬼子要是不来还好,只要他们敢来,我『操』他姥姥!老子这一百多斤就是打烂了,也得把这些鬼子兵干回他东洋小岛上去!”

    众人也纷纷表态要做先锋队,打响第一枪。东北军的众将,大部分出身草莽,文化程度不是很高,上过讲武堂或是去过日本陆军学校深造的寥寥无几。听着他们嘴里骂出的污言秽语,真元不仅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这才是铁血汉子应有的说话方式。

    所以他连连说道:“好!好样的!一将求死!万军拼命!云龙佩服各位!放心,咱们众兄弟齐心协力!鬼子想咬下咱们的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众将一听,纷纷叫好,绿林黑话更是层出不穷。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