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四十五章 鏖战东北(十七)求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独十二旅635团前沿阵地炮声隆隆,硝烟四起。被气浪崩到防炮洞内的泥土,呛得各个士兵咳嗽不止。有忍不住的已把防毒面具戴上了,岂不知这样更加呼吸困难,于是众人又把那鬼脸似得东西摘下放入护套内。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炮声越来越稀疏,骤然,听到外面传来集合哨声,虽然被震得听力受损的耳朵听不太准,但众士兵还是抓起辽十三年式步枪冲了出去。

    因前期购买的先进武器已没有多少,所以现今东北军部队所用的还是过去奉天军火所造得奉军标配武器,虽『性』能差一些,却也聊胜于无。

    双方的指挥官都在看着那条鬼子散兵线,这第一攻击波上去的两千鬼子,只是起试探作用的炮灰。是用来试出支那军火力配备的强弱的工具。只见日军每人间距有五米左右,前后呈四排之序向北猫腰前进。

    离中国军阵地还有五百米时,日军开始边『射』击边行进,而东北军阵地上没有丝毫动静。三百米时,掷弹手开始组装掷弹筒。二百米时,手持步枪的鬼子步兵开始冲锋,机枪手火力增援已备好。一百米时,第一批手榴弹通过掷弹手已『射』向青『色』战壕,目的是标定诸元。

    就在鬼子们离战壕还有三十多米的时候,一支支要命的枪口突然探出阵地,然后爆竹样的枪声成为鬼子的噩梦。为了弥补东北军的『射』击准头,只好冒险把鬼子放进了打,不同他们进行远程互『射』,这样可以多保存一些有生力量。

    林仙之看到那道黄浪马上就要冲入支那战壕,但随着阵阵排枪声又像退『潮』一样被涌了回来,感觉刺激过后的一阵失落。在支那军的顽强抵抗下,第一批皇军留下近五百多具尸体,带着四百多名伤兵又回到了出发地。

    没过多久,鬼子的炮弹又落下了,经历过一次炮击的士兵已不害怕这种炸响了。外面炮声隆隆,洞内笑声阵阵。老兵油子们讲些小坏笑话,引着新兵蛋子流着口水,孝敬着香烟,还顺带拍着老兵的马屁。

    外号“老花驴子”的通辽籍老兵纪大发,今年快到四十三岁了,他是老奉系,从张作霖活着时就在东北军当兵。现在这独十二旅的士兵里,数他资历最老,原来和他一起入伍的,要不死了,要不提上去了,只有他坐的稳稳当当,还是个大头兵。

    他这个人的特点就是好嫖,从他驻防锦州后,发下来的饷钱,除了抽烟喝酒的,余下全部进了老鸨子的腰包。原来一起参军的伙计本来也想提携他一下,可就因为这个『毛』病,让众人对他敬而远之。

    这时他蹲在防炮洞里面,嘴里抽着新兵孝敬的香烟,眯缝着小眼,边说着那些花花事,边回味当时的妙处。看着几个新兵蛋子嘴角的口水,他不禁得意洋洋。

    更加卖力的描述起他与什么秋红、翠凤、鸣鸾的风流床事,吹嘘着那大如发面馒头般的**,紧绷如充气枕头的屁股,那上下悸动的滋味,说着说着禁不住怪笑起来。

    又想到团里新发下的奖励条例,打死一个普通鬼子奖大洋两元,一个少佐可获利十元,官越大得到的越多。顿时他的食指一阵大动,下决心一定多打死几个东洋兵,这两块大洋就可以在下级窑姐那里玩一天了,要是打死十个……?

    别看他人品不咋得,但自己的枪法可是在团里数得着的。正想到这,外面的哨声再次想起,盯着眼前『乱』飞的大洋,纪大发一跃而起,冲出了洞口。

    今天刮得是北风,众人刚上趴上战壕,就觉得不太对,因为没看到鬼子兵进攻的身影。此时有眼尖的回头一看,立时大叫到:“快戴上防毒面具!鬼子打得是毒气弹!”

    众军回头一瞅,遍地的黄烟正朝着战壕急速漂来。留下观察哨,刚跑上来的众军人又回到了防炮洞里,因为不知道鬼子还打不打炮,所以回去安全一些。

    因为芥子气比空气重,所以它是贴着地面漂行,不一会战壕里就布满了这种气体,再一看东北军士兵,全身都已包上了雨衣,手上也戴上了皮护手,真是武装到了牙齿。

    大约又过了一个钟头,毒气已稀释得看不到了,“老花驴子”摘下防毒面具嗅了下,感觉不到异味后,让大家全都摘下这橡胶做成的东西。出了洞口刚布好位置的众人,就看到前面不远处,一排日军散步似得上来了。

    鬼子知道东北军的装备低劣,以为他们没有防毒设备,正好今天的北风风速正好,不快不慢,把毒气的威力可发挥到最大,所以他们觉得现在支那人的阵地上,已没有活人,至少没有还能开枪战斗的士兵。

    人说大意害死人啊,东北军没有,不等于王真元没有。王总参知道鬼子喜欢放毒,所以早就准备好了几十万付防毒面具,做到人手一个,正是这样的先见之明,让这些独十二旅的战士逃过一劫。

    就在鬼子离东北军战壕还有六十米的时候,随着一声『毛』瑟手枪打响,“马克沁”“仿捷克式”“辽十三年式”等各种枪声连成一片,再看先前不当回事的鬼子,却大部找天照大婶报到去了。

    前排一千多人的鬼子,被一阵排枪打得少了一半,另一半在往回跑的路上,又被打掉了一半。看着逐渐增多的阵亡名单,林仙之的脸『色』冷了下来。三大杀手锏已用了两样,只有战车还未动用,如果战车上去也不行,那又该怎么办?

    正当林仙之烦恼的时候,纪大发却正在记帐。因为刚才他开了十枪,打死了六个鬼子,虽然没有打死鬼子军官,可这也有十二块大洋的奖金了,想着那可人的秋红,他觉得胯下激动了起来。

    另两个联队的进攻情况也差不多,独十二旅的三个团分别布于三块阵地,而他们的后边,则是独七和独八两旅的二、三道防线。这三万多人守着锦州城的北大门,如果攻不破这三道防线,那锦州攻略就无从讲起。

    终于,林仙之让战车大队上来了,现在的鬼子坦克只有那种称为“豆战车”的九二式,更好的还要过两年才能生产出来。这种战车只能坐两个人,前面一个坐着开车,后面的则站着观察和开枪。

    在真元看来,这车就是一堆垃圾,连口径大一点的机枪都挡不住,为了消灭这些“铁王八”,真元把剩下的四百余支“铁拳”火箭都送到了北面的三个旅防线,并让他们省着点用,因为再要补充,得要回到绥远才有。

    林仙之在战报上看过那种“坦克枪”的报道,知道支那人手中有那种武器。但这样就吓住大日本皇军的步伐了吗?

    越是这样,越才要进攻。那种利器,他们也不会有多少,只要消耗掉了,那么往后,他们还得受这些“豆子”的欺负!

    想到这里,林仙之嘴角上『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士兵的生命就是要用来牺牲掉的,只要死地有价值就可以!古往今来,我大和民族多少精英折戟沙场?

    但帝国却越打越强,大和民族的好儿郎们,为了帝国的百年国运,准备死吧!

    九二式步兵坦克冒着滚滚黑烟,就像一头头怪兽扑向了独十二旅的战壕。进入『射』程后,战车上的机枪打得支那人抬不起头来。

    跟着战车猛窜的鬼子,不时的在战车后面『露』一下头,顺带着开一枪,然后又缩了回去。第一波发动攻势的是十五辆战车,这也是送给东北军的礼物,因为没见过那种威力巨大的“枪”,所以林仙之想看一看它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小泉次郎驾驶着“豆”战车,透过观察孔不断的修正行进路线。看着那条愈来愈近的青『色』战壕,他紧张的直吞口水,虽然没有亲眼见过支那军那种反坦克武器的厉害,可是他的亲哥哥小泉太郎却已被那种武器炸死在了奉天城下。

    听过那些真真假假的小道消息,小泉次郎知道这次行动九死一生,想着自己家中未成年的三郎和四郎,他不禁有些鼻酸。但又想起父亲在送他出征时的叮嘱,他的心又硬了起来。为了帝国的国运,为了自己的弟弟以后可以到支那来更好的生活,死也认了!

    他想起那些日本战国时代人物的豪言壮语:“人生五十年,与天地长久相较,如梦又似幻;一度得生者,岂有不灭者乎?”

    正当他思绪万千,心『潮』澎湃之时,见到前方的战壕边沿上竖起了十几块中间有孔的四方形大铁板子,同时从铁板中间孔中伸出了一个锥形铁头,正当他诧异时,那枚铁头却尾部冒着白烟,朝着他的坦克飞了过来。

    “嘭”得一声巨响,小泉次郎的战车被炸上了天,并以炮塔为中心线成了两半。正在开枪的鬼子和上半截炮塔飞升了五六米后,重重落在后面的鬼子步兵队伍中,又砸死了十几个日军。

    而这个叫小泉次郎的鬼子,上半身不会丢到哪里去了,只留下半身滋滋着着油火,和战车底盘烧结在了一起。可惜,他再也看不到五十岁之后的事情了。

    从镜头里面看着那些扭曲变形、七零八落、剧烈燃烧的战车,林仙之心中没有一丝悲伤。因为这些帝国勇士已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他明明白白看到了那种威力巨大的反坦克枪,确切的说,那不能叫枪,因为它的子弹是暴『露』在外面的,所以它应该叫做…中号平『射』掷弹筒!

    林仙之得意于自己的小心,没有一次让战车联队全部上去,只是上去了四分之一。还有四十多辆战车,但是怎么才能突破支那军的防线呢?林仙之决定,把此情况上报金谷范三,让“凤翔号”航母上的牛岛式轰炸机来前线进行支援作战。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