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五十章 移师绥远 求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铺天盖地的烟尘随着锦州城的破碎,而向城市四周发散,正坐在帐内矮凳上与众将聊天的金谷范三被呛得咳声阵阵。

    刚才的巨响让他和众人都愣住了,直到灰尘入帐他们才反应过来。连忙冲出来一看,皆成木鸡。远处那曾经雄伟的城市,已化做虚幻缥缈中的历史尘埃,连同入城的五千多名帝国军兵,再也不会重生。

    金谷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口角的涎水慢慢滴下,落在小几上积成一滩水迹。他的脑中现在是一片空白,连日来的打击让他变得有些麻木。他不愿思考,更不愿回味,他想就这样死去,别再让他承受这种折磨,他已是快要步入花甲之年的老朽了。

    混浊的泪水溢出眼眶,顺着眼角潸然而下,似乎在诉说着金谷心中的悲伤。支那一役,从一开始就『乱』子四出,而且一次比一次离谱,原本豆腐般的支那军,在一夜之间变身成钢。而帝国的这些精锐之师,却处处碰壁,时不时的来一次重大挫折。

    看来自己是老了,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后事了。自从与外相币原喜重郎在内阁会议上大吵了一架之后,他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太稳定。

    金谷流了一会眼泪,释放完了心中压力,用缺少力量的声音命令道:“上报本土大本营,锦州大捷!但因守军顽强,我军伤亡惨重!把前期阵亡数量多报一些,因为以后的战局还不知会打成什么样,早做些准备吧!”

    叙述完命令的金谷范三再也没有了力气,挥一挥手,一众倭将退了出去,而他却陷入了昏『迷』之中。

    随着马占山的战略退却,武藤信义也已建功,九万多日军兵临哈尔滨城下。紧接着十几万中日两军激烈绞杀了三天三夜,重创了日军的马、张两将,带着余下的两万残师,向齐齐哈尔退去。

    在那里稍做休整后,他们要翻过没有了森林的大兴安岭,经过海拉尔进入外蒙古境内,经过补充再移向绥远,他们可能会成为第一批进入绥远的抗日英雄!

    至此,东北攻略已全部完成,东北军初时有二十余万之众,打到最后还余十万多人,减员了近一半人马,所有物质全部用光,各种落后及损坏轻重武器全部销毁,东三省各个军用仓库空空如也。除黑龙江省哈尔滨周边地区人口只迁出少数,奉天、吉林和黑龙江大半部百姓,全部迁入绥远特别行政区。

    原本的东三省有人口三千四百余万人,而经此一役,黑吉辽只存留居民四百五十万余人。而且还有继续迁出之迹像。三省工厂、商户、机构、学校等重要部门十不存一,所有财产均已转移,日本人对着满目疮痍的东北大地,想到支那一句俗语:狗咬『尿』泡空欢喜。

    再说日本一方,原来吉林、辽宁两地驻军有三万余人,后来朝鲜开来三万。第一次增兵从本土来了十一万,第二次增兵又来了二十五万人。细细一算日军前后总兵力达到四十二万人。但东北战事完毕后,清典人数,连同伤兵在内,还余二十五万人,死亡总计十七万人。

    十个师团数量的日军玉碎,得到最后战报的裕仁,一整天没有吭声。只是在靖国神社里面长跪不起,好像在为自己的贪欲谢罪。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悔意,微睁着的小眼里闪过一丝丝精光,其实他是在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死了那么多人,他要做一做样子,以对得起国内民心。看着天皇那忠厚悔恨的态度,那些失去爱子爱孙的日本民众原谅了他,同时又想,为了日本的未来,要把自己将要成年的孩子,全部送进军队,为大东亚圣战出力。无疑,裕仁是个聪明人。

    在一九三一年的西历年就要过去的时候,日军如愿以偿得占领了东三省。正式捷报传到日本,整个岛国沸腾了。十七万帝国军人殒命,换来了帝国的百年国运,东三省,是日本的生命线!有了这些地方,日本人将不会再为吃饭穿衣发愁。

    日本既以造成了占领东三省的事实,更对国联的调解和照会嗤之以鼻了。用日本外交官的话说就是:来调查可以,但只能看,不能『摸』,正义只存在于有实力的一方。看着日本代表的嚣张气焰,施肇基毫无办法,只能忍气吞声的听从国联的安排。

    而此时的王真元呢?他和驻榆关部队的将领见了个面后,就坐专车赶赴北平了,因为有好多事,他还要和张学良当面谈,而退下来的部队,则分批开始乘火车向绥远转移。在绥远经过补充、换装、整训、淘汰后,他们将逐步替换下各与日军对峙前线的士兵,以充实国防,提高整体实力。

    而那些伤残的士兵,在根据实际情况得到数目不等的优抚金后,再进入各个军工企业转入工职,以工作岗位不同再领取一份薪水而可以安然养老,并可成立家庭,娶妻养子。而且永在军籍,仲秋和春节时领取国家抚恤金,年底还有一份伤残补帖。

    已经提前得到消息的众伤兵,无不痛哭流涕、感激莫名,同时也有了对这个国家的深深归属感,更下定决心,以后要好好工作,以报答总参和少帅的厚爱,如果自己有了孩子,再让他们穿上军装,为国效力!

    在区府克意的传播下,这种对军人的优良待遇更被百姓所接受,人们在算着利益的同时,无不把自己的儿子、丈夫送到了招兵处,一时间,全区各个招兵处大院里人满为患。根据王真元的命令,报名参军者必须要过三关。

    是哪三关呢?

    第一关是体力关:在正常状态下,身穿五十斤的沙袋服,要能在规定时间内跑完五千米;

    第二关是心理关:在机枪子弹头上过的地面上爬行,不能『尿』裤子。在防炮洞里听着炮弹响,不能出虚汗;

    第三关是文化关:以会写自己姓名为基础,会的字越多越好,如果是中学毕业或以上者,可根据情况放宽标准,直接保送进入以东北讲武堂为前身的绥远军事学校,根据兴趣可选择海、陆、空专业。

    初被选中的士兵,要先接受文化教育,初级要达到会写自己家信的程度。而后再根据个人意见接受进一步文化学习。

    王真元的这一做法,可是把整个绥远的人尖子都给挑出来了。不论到某地,只要在新兵训练营里看到得,可都是一水威风凛凛的大汉,身高马大,虎背熊腰。

    就这些兵,把个傅作义眼馋得直想挖墙角。但与真元讨论了数次,在义弟的坚决否定下,只好作罢。但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到军营中观看训练和到军校去兼职讲课,以期和这些兵先混个脸熟,以后再想办法从中挑人,组织绥远的“虎贲军”。

    绥远那边闹得是热火朝天,而王真元却已到了北平,正在和张学良在密室里谈话。

    两人把前期的事情,全部顺了一遍,却是有喜有忧。喜得是东北战事按照他们的策划,已达成了战略目标。

    既重创了日本人,又没给他们留下什么现成的好处。而且绥远的事情已全部上了正途,军事、工业、文化、商业都已呈现出欣欣向荣的良好景像。据报全国有实力的商团都去归绥开设了分理处,归绥城内花哨得好像上海一般荣华。

    忧得是东北军减员过大,已超出了张学良初时的预算。马占山、张作相的六万多人,打到撤退时还有两万多点,减员了三分之二。

    而王真元这边的奉天战场,也有五万多人牺牲。虽说这近十万人的伤亡换来了十七万日军的战果,可两人还是心中悲痛,毕竟这些都曾是活生生的东北军士兵,是他张学良的曾经的弟兄。

    看着面带悲伤的少帅,真元叹了口气,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汉卿弟,不要难过,这些弟兄们死得其所,他们的牺牲至少拯救了几百万中国老百姓,也为日后的全面抗战减轻了重大压力。”

    “你想一想,咱们准备了这么长时间,我也预备了那么多武器,但这一交手,还是暴『露』出了很多问题。东北军的单兵素质太差了,重火力配备不够,军队作战时的灵活『性』欠缺,没有高瞻远瞩的战略指导。往往是开战就与日军硬拼,可又拼不过小鬼子,这是造成重大伤亡的主要原因。”

    稍微一停,让张学良的思维稍一放松,真元又道:“虽然这样,但这些兵的精神却是值得发扬。虽说本事差一些,但一上了战场,那都是敢玩命吃人肉的主。只要保持这种精神,再加上良好的训练,你放心,几年之后,日本人将会吃尽苦头,后悔来到中国!”

    听完真元的话,张学良的心情好了一些,看着真元的双眼,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真元又把绥远征兵的情况给他做了汇报,绥远全省已初征新兵二十万,等东北军各部到位后,还要再从现役部队中挑选和淘汰。这些兵成军后将做为抗日的主要力量,充实到各个前沿部队,比如长城一线。

    原前线部队,逐批次的换防绥远,进行整编再训,所有将官一律要到将官进修班学习,以提高军事素质和对战役的布局能力,并要经过新式做战思想的熏陶,以应对未来对日战事。

    两人谈着谈着,不知不觉,已经繁星点点,夜『色』沉沉……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