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五十一章 似是和平又来临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话说这日本人正初尝着占领东三省胜利的喜悦,感觉支那人虽然跑得差不多了,但是这没关系,正好可以把国内那些吃不上饭的贫民移来。

    还有那些落魄的朝鲜人,朝鲜那地方穷山僻壤,长不了多少粮食,只要是拥护皇军的良民都可以来支那。

    本庄繁因攻占黑龙江有功,被授予菊纹勋章,提为大将,并封为子爵。此爵位可世袭,这可等于给了他的家族一个长期饭票,只要日本国不灭,全体日本人都要供养他们一家。

    得了好处的本庄繁觉得自己功成名就,幻想着做满洲总督时,却被一纸调令招回了国,而武藤信义则成了日军在东北的最高长官。

    虽说武藤信义没被封爵,但是这个实权的关东军司令官,可着实让不少大本营的高官眼红,东三省肥硕之地,面积快赶上三个日本版图了,一年有多少出产?多少收入?多少矿藏?武藤心中明白,这次他发财了,只要能干上两年,那么他的后半生,连同所有家人,将不用再为金钱发愁。

    金谷范三也得了勋章,却未被封爵,因为他把日军阵亡人数过多的黑锅,自己背了起来。这也算是为本庄繁和林铣十郎挡了一枪,为两人的爵位奠定了基础。

    他郁郁寡欢的回了国,也没再担任什么职务,只是不断的完善他那宏大的《日本参谋本部满蒙国防计划意见书》,一年之后,他连同计划书和一封长信托人转交给裕仁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因是肝癌晚期,病因就是那场与外相的争吵所受的屈辱。

    林铣十郎则是名利双收,他不仅被封了子爵,得了菊纹勋章,还被额外奖励了一百万日元,做为调他回国的补偿。

    为了培养他,裕仁让他担任了军事教育长官,主管军校和军官再教育,以便能在将来控制军队。然后打算让他沾点文化气息后,再提成陆相,为他以后的政治前程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而心领神会的林铣十郎则对自己的妹妹更加感激。

    因为战事已暂时停止,国联的调查团快要成行,所以裕仁把东三省的部队重新进行的调整,把原驻关东的第二师团全部补满编制,然后让其驻于锦州一线,与榆关的东北军对峙。又让原驻朝军返回朝鲜,装出一副没进过东北的样子。

    由国内新编成的在乡军人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师团补充完毕后全部撤编,改为大日本侨民满洲先遣团,分驻到奉天、吉林和黑龙江三省,以防止支那军反攻。原满铁守备大队进行扩充,数量由每五公里铁路线配备一人,改为每一公里配备两人,这样所有来东北的侨民都有了工作。

    最后,日军明里暗处在东北的驻军,达到了十万多人。而其余各师团,则全部回了国,并被打散重编,和上百万的新兵一起,另组成原番号师团,以做为对华下一步战争的储备力量,通过此举,裕仁的武士刀已经开刃成锋,只等着时机一到,挥向中国了。

    大量的日本和朝鲜移民带着希望,来到了这片曾被他们垂涎三尺的土地,修路建房、分配耕地,俨然开始以主人自居了。

    数百万的各『色』人等,为这片荒凉的大地,增添了一丝生气,只是他们那梦寐以求的黑土地和两大原始森林,却怎么也没找到,难道过去那些敬业的间谍们实地勘测的数据都是伪造的?

    真刀真枪的仗打完了,可这事不能这么算了,这些土地虽被日本人强占去,但法律上还是归属于中国的,所以口水仗还要打。

    于是国联会议上,中日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破口大骂全部上演。而这调查团的人选却已定下来了。调查团由英、美、法、德、意等五个国家的代表组成。

    团长是英国人李顿爵士,故亦称李顿调查团。美国代表为麦考益将军;法国代表为亨利·克劳德将军;德国代表为恩利克·希尼博士;意大利代表为马柯迪伯爵。

    根据理事会决议,中国派前处长顾维钧以中国代表处处长资格参加,于能模作为国际联合会调查委员会中国代表处专门委员身份参加。日方“参加委员”为吉田伊三郎,曾任驻沈阳总领事。代表团秘书长为国联秘书处股长哈斯。

    虽然这人选是定了,可就是迟迟不能出发,也不知这些人想干什么,南京国府就在这种苦苦等待中煎熬着。而身在日内瓦的施肇基得到南京的暗示后,开始往各个调查团代表的住处跑,去时大包小包,回时肉袖清风。

    也不知送出了多少财礼,才得到五国代表的保证,一定要公平严肃的处理满洲事变,还中国一个公道。得知了这一结果的蒋中正,心中十分高兴,马上给义弟张学良发去电报,让他稍安勿躁,大哥这里是会为他做主的。张学良接到蒋义兄的电报后,看完轻轻一笑,丢到了废纸篓里。

    就在南京想着通过国联为中国做主的时候,日本人也在计算着一件事,那就是成立满洲国,为不合法的占有,披一件合法的外衣。这满洲之地你们支那人说是你们的,可它的前身却是满人的,是原女真人的地盘。

    现在女真人想要重新收回去,我们大日本帝国只是帮助盟友而已。因为我们日本是满洲的姐姐嘛,虽然整天都想着强『奸』这个妹妹。

    这次九一八事变中,东北军虽败犹荣!

    虽然他们主动放弃了东三省,可是十万人的战死数字,让全国老百姓知道了他们的抗战决心!不仅没有追究张学良的失土之责,而且把他当成了英雄般的看待。

    张学良也发表公开声明,从现在开始,加强军备,整编部队,待到军事实力强盛之时,首先要把东三省光复回归,并且把日本鬼子打出中国去。

    面对全国人民的热情回应,放下了心中重担的张学良流着眼泪,在北平顺承王府又召开了国际记者招待会,做了做表面文章。

    他郑重表示:在此国家大难之际,要积极准备,配合中央做好下步工作,坚定相信国联之作用,与日本进行公开谈判,以和平方式收回东北,以慰全国之军心民心,高度与中央保持一致,坚决拥戴蒋委员长!

    收到了消息的蒋委员长,心中的大石落了地,只要东北那边局势别再糜烂,他就可以集中力量先把江西的红军剿灭,然后把全国的各个势力再慢慢收入中央,真正统合归一后,再根据国际形势,决定对日态度。

    对日本这个国家,他又爱又恨,当时宁汉分政失败,他下野之时,在日本居留过一段时间,其中曾得到过时任日本首相的田中义一的接见和帮助。

    日本的对华野心他也了解一些,但到了什么程度他还拿捏不准,所以他觉得此次东北事件也是个试探日本野心的好机会,同时他对那几十万东北军老奉系也不放心,他要借着这个机会“削藩”。

    时间像匹撒欢的马儿在奋蹄急进,转眼间就来到了民国二十一年一月份,马上要快要过春节的人们都在忙着走亲串友,收拾年货。

    看着北平街头的日益渐浓的年味,真元想到了身在青岛的贺文娟。因为有通讯玉简的缘故,两人虽能随时通话,但不能触膝相谈,所以还是觉得少些意味。

    他想着利用这段太平时间,回青岛去把婚给结了,然后把贺文娟带到绥远去生活,而且听大舅哥贺少山的意思,也想把银行生意扩展到那边,真元想了想也无坏处,也就同意了。

    找了个机会,他把自己想回青岛结婚的想法告诉了张学良。张汉卿立时大喜,因为这位结义大哥为他做得太多了,所以他也想找机会好好报答他一番,同时也是为了与这位“逆天大哥”加深感情。

    听真元一说想要结婚的事情,他就双手赞成,同时也表示要帮着真元把此事办得风风光光。东北军的二号人物结婚,那还了得!那是整个奉系的大事。他表示,让真元先去青岛准备,定下日子后他要给大哥一个惊喜!

    此时的王真元,可不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平民布衣了。现今全国各派系政治、军事势力都知道了他这个奉系二号人物。通过种种渠道,知道了他在奉天保卫战和绥远事件中的实际作用。

    关于他的传说虽未述之报端,各个派系大佬可是透过安『插』在东北军内部的线人和卧底,了解了个大概轮廓,其中也少不了刁钻的日本人。

    日本东京,陆军科技研究所,一众身穿白衣的日军科技人员,正在把一块块的青『色』洋灰块打碎、磨粉,加入各种溶『液』,已求能分析出里面的配方和成份,然后仿制出来。

    没错,这就是真元发明的用“青磷砂”拌和的洋灰,在奉天和锦州阻击战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可以说是改变了整个战局。

    可是日本人怎么分析,都查不出那青『色』的元素是个什么东西,至少现在科学所发现的物质中没有此物,也无从比对,只好先暂名此物为“青神石”。

    并让日本在国内外的所有地质学家、军事间谍、各国侨民等所有日裔人员,努力寻找这种物质,如能发现矿脉者,将获得日本最高荣誉奖章和被天皇亲自授予爵位。

    此消息一发出,整个日本族裔全部疯狂了,山山水水、戈壁荒漠,都能看到处处『乱』探的倭人,而且眼冒红光,口中呢喃,不知所云,仿佛全都入了魔道。岂不知,这都是拜王真元兄所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