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五十三章 蒋委员长驾到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车好跑得快,又离得不太远,几分钟后,就到了太平路上的国民党党部大楼。下车一找,就看到张学良和夫人余凤至两人站在楼门口。

    搭眼看去,从第一级门外阶梯一至到楼门处,齐刷刷站了两列手持“花机关”(德国mp18)的中央军士兵,不只枪械,连军服都是德式的。

    张学良看到王真元下了车,赶忙下到第一级台阶,并给卫兵看了一张手令,这才把王真元给接进去。跟义弟和弟妹打了个招呼,王真元也没再多问,跟着他俩进了大楼。

    这外面守卫森严,里面更是五步一岗,三步一哨,头戴德式钢盔的卫兵一丝不苟,满面冰冷,目不斜视,的确全是精兵。

    一楼大厅里有一个身穿中山装的人在等着他们,见真元进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然后对着三人一抬手道:“三位请跟我来,兄弟戴雨农,今日幸会,择日咱们再好好谈谈东北的事情。”

    这人说完便引着三人向楼上行去,听完此人的名字,真元不由得打量了他几眼,看他的样子和从后世历史资料上看来得差不多,只是真人多了几分秀气,没有照片上看着那样严肃。

    “戴雨农”,真元记住了这个名字。

    众人经过层层关口,只是通行证件就换了三种,到了四楼后,走廊里已没有卫兵,而是一些身穿黑『色』中山装的人,个个目透精光,行动敏捷,应是近卫保镖。

    来到一间双开门的房间前,戴雨农轻敲了两下门,然后低声说:“校长,人来了。”

    这时只听门后面响起了带着浓重宁波口音的话语:“好的雨农,你去忙吧。让汉卿和弟妹他们进来吧,对了,还有汉卿的结义兄长也一齐进来吧。”

    听到里面人的说话声,站在门口的两个保镖才推开了门,戴笠向三人点了下头,转身走开不提。

    三人进得门来,真元只见这宽大的房间里面只有两人,是一男一女。

    这男的大概有四十多岁,身形高瘦清癯,头顶无发,百会有尖,面皮白净,细长弯眉,中等眼晴,耳朵有轮,鼻阔口方,水沟宽深,下巴有些前突,上唇留有一抹胡须,修剪的很是精致。他身上穿一件浅灰『色』的文人长衫,脚穿黑『色』布鞋。看上去气质有威,举止有度,只是那双眼睛显得有点阴鸷。

    而这『妇』人却有三旬左右,比男人略矮半头。只见她波浪发式,鸭蛋脸形,柳眉弯目,脸皮白嫩,面带笑靥,鼻尖唇薄,气度雍容,双目闪烁光芒,尽显精明之像。与男人不同的是,她却穿着一身西式洋服,浅棕『色』掐腰大翻领西装短上衣,配一条黑『色』粗呢子厚裙,脚穿一双高跟皮鞋,脖子上戴着条白钻项链。

    真元正打量两人,余凤至却已走过去扶着『妇』人一条胳膊,亲热得叫着姐姐。而张学良先向男人行了个军礼,才开口问大哥大嫂安好,然后把王真元介绍给了此人。

    真元知道,面前的这两位就是当今中华民国的军事委员长和第一夫人,但见他不卑不亢的向蒋介石行了个军礼,随后说了句:“委员长好!夫人您好!”

    而蒋中正看到真元人才秀奇,举止稳重,态度端祥,初次面对自己,却没有一丝局促和紧张,觉得此人必定是个大才。又因在南京时就听过戴笠对王真元做得详细汇报,知道东北战局全是积此人运筹指挥,才能在不利状态下,重创日军,故此心中早就起了爱才之意。

    只见蒋介石微微一笑,上来拉着王真元的手,上下打量了真元几眼后道:“听汉卿说,你比他大一岁,又同他有了结拜之义,我也是汉卿的义兄,云龙不要那么生分嘛。”

    说着他拉着真元的手来到一把软椅前,并把他按坐在椅子上,然后亲自倒了杯茶水递到真元手中,王真元见他如此热情,连忙站起来致谢。

    蒋介石同于凤至略聊了两句后,又把头转向了王真元,对着他说:“我是汉卿的结义大哥,你也是汉卿的结拜义兄,但我蒋某人比你略长几岁,所以,也等同是你的结义兄长,你说对不对,云龙?”

    听到蒋介石跟自己攀起了交情,王真元有些拿捏不准了。他看向张学良,见汉卿微笑着对他点头,也不再犹豫,起身朗声道:“承蒙委员长看得起云龙,在下不才,当不起委员长如此厚爱。但是委员长给我面子,我得接着,那么云龙从今往后,就以义弟之身份称呼委员长了!”

    蒋中正闻之大悦,笑着道:“不要只是称呼嘛,义弟要以真心对待这份难得的情义。汉卿曾在我蒋某人最困难时帮了我一把,中正是会没齿难忘的。所以他看好的人,我也会重用得。东北之事我已详知首尾,云龙弟大义之人哪!”

    顿了一顿后,蒋介石平复了一下心情又道:“这次东北事变,虽然中央在军事方面没有出什么力,但是中央也有中央的苦衷,还请汉卿和云龙能够明白,但我对汉卿的情义是没有削薄的!”

    张学良听到这里,连忙岔开话题说:“蒋大哥的意思,我们都理解,这次王大哥大婚在即,咱们是不是谈点王大哥的事情哪?”

    宋美龄一听,连忙道:“达令啊,我怎么说你呢,你在南京就整天国事,天天政治,好不容易来到青岛参加云龙兄弟的婚礼,难得轻松一会,你这又来了。听我的,从这开始不许再谈国事,否则,你回南京谈去!是不是云龙?”

    听到宋美龄如此说道,王真元微微笑道:“谢谢嫂夫人的提点,但蒋大哥职责所在,为国『操』劳,云龙心中佩服,以后兄弟定要更加努力,帮着汉卿做好政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蒋介石听到宋美龄这么说,知道自己今天的话有些跑题了,于是笑着对真元道:“是呀,是呀,不说这些烦心事了。这次为了给云龙弟撑场面,我把南京官场都差不多都给搬过来了。明天他们会和我一齐出现在婚礼现场的。而且到时候我还要送给云龙一份礼物,现在就不说了,明日给你个惊喜,也算是你认我蒋某人为义兄的见面礼吧。

    从今以后,你我兄弟三人,要精诚团结,各尽所能,为中央多多做些大事。等青岛事毕,云龙如果有时间,可以到南京来一趟,也算是认一认你蒋义兄的家门嘛!”

    说完后,也不等真元回话,蒋介石又到桌上按了一下电铃,唤进一个保镖,然后蒋把其手上拿着的“中正剑”双手递给了王真元。

    并且郑重道:“这支剑,原本是送给我那些黄埔军校出身之有功学生的,但我今天破例送给你一柄,以表彰你在东北所做出之功绩!希望云龙以后,能把此剑配在身上,以示荣誉!”

    稍一喘息,他又道:“本来我是想发给云龙一枚青天白日勋章的,但现在中日还未正式宣战,东北之事只能称为地方冲突,所以怕别人说闲话,但这枚勋章我一定给你留着,到合适时,在全国全军面前,我亲手给你戴在胸前!”

    王真元拿着这支像征着蒋家嫡系人物的佩剑,心中十分矛盾。他穿越并折服张学良后,只想着打鬼子,帮中国人,不在乎这些虚名,也并不想参于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去,而且这还牵扯到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和派系倾轧。

    低头想了想,他对着蒋介石敬了个军礼,然后严肃道:“委员长,云龙原本乃布衣之身,得遇义弟汉卿赏识,才能入得军队,为国做事。这支‘中正剑’,云龙收下,也感谢义兄的厚爱!以后云龙会本着自身的原则做事,同时也要对得起国家,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绝不会做损坏国本,让亲者痛,仇者快之事!请委员长放心!”

    王真元这样说,是怕以后老蒋借他的手去消灭异已,帮他打内战。现在他把话摞下,蒋介石到时想拉他帮忙,就得多多考虑了。

    听到真元这样说,蒋介石脸上轻微掠过一丝阴郁,但只是一闪而过,接着又笑道:“云龙真会说笑,以义弟的人品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呢?好了,今天先说到这,以后咱们再促膝长谈吧。”

    听蒋介石转了话题,张学良也就和蒋与宋扯起了家常,而余凤至则在一旁补缺,看到要冷场时就帮上几句腔。而蒋更是引着真元多说话,想着透过言谈举止来『摸』一『摸』此人的『性』子,以便日后驾驭。

    人多热闹,说着拉着就到了饭点,因为明天真元就要迎亲,所以晚上回去还得准备一些琐事,也就没陪着蒋介石和宋美龄两人吃饭,只是一个劲得抱歉之后告辞回家,而张学良和余凤至倒是陪着兄嫂吃过晚餐,又打了几圈麻将,直到夜里十点,蒋介石要休息了,才起身回了住处。

    真元回到登州路上的新房后,看着院子里的那些明天迎亲用的行头,心中五味杂陈。他实在不想把事情搞得这么铺张,这一闹,他想着躲在幕后的初衷已不可能了。

    明天蒋介石和众高官在仪式上一『露』面,那整个国家的报纸得把他吹上了天。

    他有些气恼张学良的多事,可又一想这汉卿也是好意,觉得人生一次的大事情,帮衬着办得好看一些以慰兄弟之情。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