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五十五章 大婚之日(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却说这时外面,王家门口先是来了一队中央军,把整条登州路围了个严实。过一会,一溜道吉小车逐次开了过来。

    一溜小汽车停好后,前面和后面的车门先打开了,上面下来了一应人等。被拦在王家外面的人一看,嗬!报纸上面的人活了!不对!不对!是报纸上面的人下来了!嗨!这『乱』得,是从报纸上面见过的人,出现在了人们面前。

    看着这些人,衣冠楚楚,器宇轩昂,一个个说着笑着的走向了王府。这贺家的女婿到底是什么人啊?正发愣时,却见最中间的一辆轿车门也开了,从上面下来了一男一女,这是:蒋中正!人们一阵哗然。

    围观众人正不知所措时,却看到蒋介石朝着众人挥了挥手,然后宋美龄挽着他的胳膊,两人一齐走向了王家大院。随着一众民国高官的进入,院子里等着新人换装的众人一点声音也没了,就连跑前跑后侍候的小厮也愣住了。

    贺子山和陈寿亭正在台下贵宾区,陪着各界人士聊天,看到大门外一下子涌进这么多人,很是诧异,想着怎么王真元没有提过这些客人?原来,为了这些人的安全,所以真元执行了保密条例,没有跟他们事先说南京来人的事。

    就在此时,一位身着灰『色』中山装,秘书模样的官员走到院子正中的西式典礼台话筒前。

    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份文件念到:诸位来宾,应北平行营特别顾问王真元先生之邀请,今日前来参加王先生结婚志喜的有如下贵宾!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先生与夫人宋美龄女士!

    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先生!

    国民军北平行营三军副总司令:张学良先生与夫人于凤至女士!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李宗仁先生!冯玉祥先生!阎锡山先生!李烈钧先生!陈济棠先生!

    组织部长陈立夫先生!行政院长汪精卫先生!参谋总长朱培德先生!军政部长何应钦先生!交通部长陈铭枢先生!训练总长唐生智先生!海军部长陈绍宽先生!军参院长陈调元先生!

    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先生!

    绥远特别行政区『主席』傅作义先生!……

    参加婚礼的人们听着这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头上汗珠哗哗的往下淌。都在寻思这贺家的女婿来头怎么这么大啊!?

    贺家这次可真是捡到宝了,能和这么多中央级高官大佬扯上由头,那得有多大的势力哪?

    正好这时,王真元和贺文娟也已经换好洋装礼服走到了台前。贺文娟看到这么多高官,吓得直往真元身后躲,而真元却没事般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不要紧张。

    被来的人这么一搞,陈寿亭和贺子山也蒙了。这些大人物陈六子是一个不认识,贺子山虽在上海做金融,接触过几个,却没有多深的交情,大部分都是花钱办事的关系。

    看着这些人,他们也不知怎么办了。幸亏贺子山人老成精,连忙走上前去,朝着一众官员拱手朗声道:“诸位贵宾来给小婿随喜,老朽碧云有失远迎,还请各位恕罪!恕罪!”

    看到贺子山迎了上来,又听到他是浙江口音,蒋介石道:“你是云龙弟的老泰山哪!你可是找了一位好女婿呀!我听你说话是浙江口音,咱们还是老乡哪!以后有时间,去南京窜门去,我还是云龙的义兄哪!要算起来,您还是我的长辈哪!”

    贺子山听到蒋中正的话,嘴唇有些哆嗦的说不出话来了。他没想到民国老大会这样示好自己,而且还以晚辈自居,确实是受宠若惊,不知所以了。

    一众南京来人见到贺子山的样子,都笑了,因为这样的表情他们见得太多了。

    反应过来的陈寿亭也上去对众人问了个好。虽未正式结拜,但他也是真元的义兄之一,不能在这面子局上给义弟丢了份。

    见是个茬口,王真元来到蒋介石等人面前,又把身后的贺文娟拉到面前,介绍起了自己的新娘子。

    蒋介石看着一对璧人般的男女,口中赞道:“真是郎才女貌!豺狼配虎豹啊!云龙弟,得此佳偶,人生之幸啊,可不要辜负了弟妹的一片真情呀!”

    蒋话声刚落,宋美龄走上前来,拉着贺文娟的手道:“达令,你看咱弟妹长得多可人啊?我一见就欢喜的很,不如就收做我的义妹吧?”

    蒋介石哈哈一笑道:“我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只是不知文娟愿不愿意啊?”

    听到此话的贺子山还未等贺文娟张口,便急忙道:“我最了解我家闺女,她面皮薄,不好意思说,我替她答应了,蒋夫人这么看得起我们贺家,我和委员长又是同乡之缘,这可真是上天安排得一场缘份啊!今日我婿也是双喜临门哪!”

    说完,他使劲得拽贺文娟的衣袖,让她应承。贺文娟一看父亲的失态样子,抬头看了看真元,见他没有不乐意的表现,便轻轻应了声:“好的,蒋夫人,以后文娟就喊您姐姐了。”

    宋美龄非常高兴,边点头边从随身的坤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长方形真皮首饰盒。

    然后她拉着贺文娟的手道:“义妹今天大喜,又认我当了姐姐,这是一点见面礼,还请义妹收下。以后来南京玩时,姐姐还有好东西送你!”

    贺文娟红着脸接过盒子,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串钻石项链。只见一颗颗小钻石串成的链子上,坠着一个鹌鹑蛋大小的鸡血『色』红宝石!这可是宝石中的极品啊!

    旁边的一些女人眼中不由得冒出了贪婪的光芒,但贺文娟只是看了看就收了起来,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喜感,众女士都觉得她不识货,不知此物的价值。

    到了这个时候,蒋介石一看怀表快正午十一点了,于是朝着台上的秘书一点头,秘书道:“下面,请蒋委员长致新婚贺词!大家欢迎!”说完走下台去。

    在众人热烈的掌声里,蒋介石整装登上了礼台,在话筒前立定,朝四周一摆手,立时众人都静了下来。

    他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我应邀来到青岛,参加义弟云龙之新婚志喜,我心甚悦!得与云龙相遇,乃是我人生之一大幸事!太多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为了表彰王真元将军的功绩,我代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从即日起,提升王真元为陆军二级上将军衔!

    并聘请他担任军事委员会特别顾问,帮助军委会参谋相关军事!我希望云龙弟不要推辞!最后,我和美龄送上礼金十万大洋,这是我们夫妻的个人财产,绝没有拿国家财富慷慨赠人,请诸位放心!最后祝两位新人白头偕老,生活美满!我的话讲完了,婚礼继续!”

    说完,蒋介石缓步走下了礼台。

    众人先都是一愣,然后拼命鼓掌,而真元的岳父贺子山,更是眼睛乐成了两条缝隙,浑身发飘,心中想到:初见此子,便觉得不同凡人,没想到还真被我赌对了,还是生女儿好啊!

    而此时的王真元却一肚子的不乐意,心说老蒋你不和我先通个气,就直接给我了个官位,想用这招把我拴住。

    可是你这算盘打得精,也得问问山人上不上套啊?没办法,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先将就着吧,反正这南京我是不会去的。让山人打鬼子可以,干别的,不行!

    蒋介石领着一众人等,去了贵宾席观礼。王真元和一众高官纷纷打过招呼,然后和贺文娟上台立于神甫身边,余下不外乎就是问甲愿不愿意嫁给乙?再问乙愿不愿意跟着甲?然后再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宣布甲乙成为夫妻完事。

    仪式举行完了,也快中午十二点了,真元和陈寿亭、贺子山商量了一下,准备把南京来人全安排到黄海大酒店去赴喜宴,因为那里便于安排保卫,而且已经清空了住客,安全上没有漏洞。现在的青岛还驻有日本人,得防着别出了什么事。

    三人一分工,陈寿亭去招待各家青岛本地的亲友。贺子山和大少爷则去招待全国各地来的生意上的朋友。

    这些人今日看到贺家有了如此势力,那些原本只是来凑个热闹,帮个人场的人则纷纷追加了礼金,对父子二人的态度也完全变了个样,联合拍起了马屁,把个贺家父子哄得找不着北。

    王真元肯定要和贺文娟去招待众官员了,虽说他不想去,可这些人都是张学良替他邀请来的,必须得照顾汉卿的面子。他只好硬着头皮,与这帮子政客和一回稀泥了。

    黄海大洒店,喜宴中。众人推杯换盏、称兄道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娘生的,可是真元知道,这貌似友好的外衣下面,刀把都攥得紧紧得,谁要是『露』出破绽,就会被第一时间捅成马蜂窝。

    所以真元此时只是逢场作戏,用优美的言语哄着这些人高兴,众人听他谈吐不凡,又看到蒋介石那么拉拢他,知道如果不出状况,此子日后必有极大发展,所以也想提前留个话头,故此那热呼话把桌子都快烤焦了。

    侍候完这些人,他又转到东北军这一桌,那才真是放开了。这些东北军官正面红耳赤,牛气冲天地斗酒,可见真元一来,全闭气了,因为没人敢跟他喝。

    真元连骂加激,才与众人喝了个痛快。可是喝完后,桌子上已经没有坐着地人了,众将全钻到桌底下去了,弄得真元好不扫兴,只好让卫兵把他们先送回住处。

    他从单间里出来透口气的功夫,却见到贺少山领了一个人来找他。真元观察此人,觉得有点印像,但却不知名字。

    走到近前,贺少山道:“云龙,这位是我的朋友:夏伯功。原来在青岛开武馆的,今天得知你大喜,所以也来凑个热闹!他说想认识你,还有点事想跟你说,你们聊吧,我去招呼客人。”说完,贺少山转身离去。

    那人给真元行了个拱手礼,然后道:“在下,夏伯功,草字庆荣。青岛人,和贺秀峰是发小。后因有事我去了江西,后听说秀峰的妹妹结婚,所以才回岛城。祝贺王先生大喜!我找您是因为…,有人让我给您送来一封信。”

    说完他从内衣夹层里掏出了一个信封,双手交给了真元。

    真元接过一看,信封上没无字,拆开后里面有一张交通银行的银票,面值是一千大洋。还有一张信纸。

    他摊平了信,只见上面写着:祝贺王真元将军新婚志喜,虽未谋面,但已耳闻。今送上祝福,不成敬意。将军东北之事,全国已传为佳话,瑞金也知其一二。还请将军秉持民族大义,为瑞宁和事做出努力,使国力一统,共御外侮!时,千古之功非将军莫属也。信后署名是“伍豪”。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