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五十七章 不平静的蜜月(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天早上天一亮,真元就起了床,看着还在沉睡得贺文娟,他脸上『露』出爱怜的笑容,替她掖了掖被角,转身朝浴室走去。享受着舒适的热水,洗涤着身上的污浊,回想着昨夜的销魂,真元不由得笑了起来。

    同时,他也感觉到“真阳诀”功力又上了一个层次,充沛的仙元之力激『荡』在全身各个『穴』位和条条经脉之中,让他感觉此时充满了力量,不由得感念起这双修功法的好处。

    天阳门的这套双修法诀叫作“乾坤双环术”,是天阳门的开山之人天阳老主首创,更是道家一系不可多得的神术。用此法修炼的男女,可以渐渐使双方法力平衡,但不会削弱功力高的一方。也就是高手能帮着菜鸟快速升级。

    经过昨夜对贺文娟的全面了解,真元发现此女骨骼清奇、经络有形,倒是个修真炼道的好材料,也许这是上天安排的缘分吧。边洗边想,很快把如玉般的肌肤冲洗得如同透明,仿佛能看清皮肤里面的根根血管。

    穿上衣服,下得楼来,佣人早已布置好了旱餐。真元装模作样的喝了几口米粥,又吃了几个小笼包,别说,味道还很不错。因贺家祖籍南方,所以都喜欢小笼包这样的海派食品,口味上也比较清淡。

    正拿着报纸看一看这两日有什么新闻,主要是想看一看日本人的事。因为今天是一月九日,还有十九天就是后世一二八抗战的日子。

    但是在东北日本人吃了那么大的亏,还会不会发动这次事变呢?希望日本人能知难而退吧,等山人把绥远的事全部铺好,你们再折腾吧,那时山人手里就有了陪你们玩的资本了。

    正看着,忽然外面的卫兵通报,有人求见,看了看递进来的片子,却是李宗仁来了。真元想我与桂系没有瓜葛,这位桂系大佬来找我有什么事呢?

    但上门是客,对方身份贵重,自己也不能不给面子,谁知道以后在抗日大业中还会不会合作,因为此人也是个抗日名将。

    让卫兵先把人让进来,因为真元没有举办什么舞会的爱好,所以把一楼摆了家俱,成了会客厅,省得还要让生人上楼来。

    他穿好衣服,贺文娟也洗完了澡下了楼,正脸红红的看着他,真元又一回味昨夜,也是一阵心神『乱』摇,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椅子上,又让佣人上了新饭,然后转身下了楼,到一楼去见李宗仁。

    走到拐弯处,就看到大真皮洋沙发上坐着的李德邻。真元连忙寒暄:“德邻公驾到,兄弟这里真是蓬荜生辉呀!”真元用民国官场话打着哈哈。

    李宗仁站起身来,待真元走进,他用宽厚的大手双握住真元的手掌,真诚得道:“云龙弟客气,能到您这位抗日虎将家中一坐,也是我德邻三生有幸哪!”

    二人这么相互一捧,倒是把距离拉近了不少。真元坐到李宗仁旁边,先是拉了些家常,心中却在盘算着他的真实来意。

    聊了会闲话,李宗仁话锋一转道:“听说绥远整治成果皆出自云龙之功,可有此事?”

    真元想,原来是为了这事,这广西虽不算太富裕,可也算物产丰富,矿藏也不少,应该不会为养民而发愁?

    略想了一下,真元道:“我也是提出方案,实际『操』作都是傅宜生他们具体做的,这不算什么大事,德邻公谬赞了。”

    李宗仁听真元不想深谈,便叹了口气道:“我知云龙是个奇人,有经天纬地之能,虽然我拿不太准,但我也是有一些消息上的渠道的。”

    真元听他这么说,便一皱眉说:“德邻公有事,不妨直说,兄弟我是个爽快人,能做得我可以做,不能做的谁来也没用!”

    李宗仁听他定了调子,知道再不说便失礼了,也不能结个好的开端。便重重叹口气道:“老弟,实话说吧,我今天来是想要你一句话!只要你能说这句话,只要你看得起我,我李德邻愿与你结成八拜之交!”

    听到这里,真元问:“什么话?”

    李宗仁微微一笑,看了看四周。真元会意,便让闲人离开,又关上大门,然后平静得看着他。

    直到这时,李宗仁才道:“与我桂省结盟!以后共同进退!我知你是汉卿的义兄,你的话他无一不照做,咱们结盟有百利而无一害!”

    盯着李氏深邃的样子,真元的脑中却在急速转动。到底是结还是不结盟呢?

    他让李宗仁先喝茶,而自己则上了楼,用玉简把此事告知了张学良,想听一听他的意思,毕竟绥远还是他的地盘,自己不能太专制了,有些事还是要让这个义弟来拿主意,免得产生矛盾,影响了以后的事。

    听到王真元的汇报,张学良也有点吃不准,因为这李宗仁和蒋介石是死对头,两人可以说是争斗了半辈子。不过他的军队现在已成了全国第二大军事集团,与他结盟可以相互借力,同时也可以通过此事告诉蒋介石,东北虽然丢了,但东北军的根基没有丢,免得让蒋起了觊觎之心。而且此人真心抗日,是个爱国将领。

    考虑再三,张学良的意思是结盟可以,但不能打内战,现在国难当头,不能做这种削减自己国力的事情。

    下得楼来,真元把此事的条件告知了李宗仁,然后等着他的答复。看着李氏面皮没一点波澜,真元想,德邻公的城府也不浅哪。

    约『摸』过了十分钟,李宗仁向着真元伸出双手,两人重重握了几下后,这盟算是结成了。像这种秘密合作,也没必要签什么协议,全凭信用,所以如果到时两方都不当回事,谁也没办法,可是如果有一方执行了,而另一方却放了鸽子,那就又是一场军阀大战。这民国,就是这么『乱』。

    随后,两人又谈了些琐事,真元明白告诉他,如果桂系能跟着东北军一起抗日,以后桂系的武器他可以帮着解决一部分。而且不用桂系花钱,打鬼子的时候,用鬼子的人头来换。

    李宗仁一听,双手赞成,心说这可是好事,这次算是来对了,小诸葛还说此事百分百办不成,看来这白崇禧也有失算的时候。

    心情大好的李宗仁正在拣着好听的话说,却听卫兵又来报,说是阎锡山来访。李宗仁交待了几句真元,说阎老西这个人不地道,跟他打交道,要多留几个心眼。

    然后又跟真元说好,有机会,他拉着白崇禧,三人一起结拜。达到了目的,不虚此行的李宗仁也不想见阎锡山,免得传到蒋的耳朵里,以为他们又要造反,产生不好的后果,于是他悄悄得从后门走了。

    把阎锡山迎进门来,看着这个年愈五十的山西土皇帝,他那忠厚的面容让你觉得好像这就是一个老农。只是那犀利的目光显出他胸中的沟壑。

    阎百川一见真元,便自来熟似得又是拍肩膀,又是握手,又是勾肩搭背的一起往屋里走,得把真元弄得像客人。王真元想这到底是谁的家啊?

    进得门来,两人分主宾落坐。佣人泡上茶后全退了出去,一楼大厅内只留王、阎两人。寒暄一番,真元道:“不知百川公到兄弟这里有何赐教?”

    虽然烦他,但是礼节还得做够。真元几句场面话说完,就要再吱声,只是低头喝茶。静静的大厅里,只听得钟表“哒哒”的走秒声,气氛有些冷场。

    可阎锡山却像没觉到主人的冷淡,又是房子好,又是家具好的扯个没完。还时不时得观察真元的脸『色』。

    见到真元绷着的脸有些放松,阎百川马上说道:“云龙啊,我刚听说了绥远发生的事情,那晋业祥是我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冒顶着我的名义干的,与你阎大哥没有任何关系,还请云龙不要对我产生误解哪!”

    说完他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状,仿佛此事真跟他无关。真元心想,这绥远原来是你的地盘,从你入主晋绥起,这晋业祥就开始营业,就是区府三令五申禁烟之时,他们还敢顶着风上,你说没关系,谁信?

    但是王真元也不说破,也是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原来如此,原来我以为是百川兄纵容亲友,祸害百姓!没想到,竟然是那个姓阎的王八蛋说谎,当时未审判就毙了他,我还觉得有些妨碍司法,但今天听百川兄一解释,我却觉得是杀对了!”

    阎锡山听到真元的指桑骂槐,脸上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笑着说:“云龙知道就好!我也可放下心中大石。

    听说绥远后来的这次规划也是云龙做得,我当时是非常支持,虽然我山西少了大同这个金娃娃,但我毫无怨言,有机会,云龙弟一定要到太原去坐一坐,我那里好吃好玩得,还是不少的。”

    真元想,就是蒋中正封了我个上将,这老阎做为一方大吏,也用不到这样巴结我吧,反常必为妖,得看看他到底打得什么算盘!

    话锋一转,真元问道:“百川兄来兄弟这,不会只是为这两件小事吧?我是个直人,你有话明说便好,我最喜欢开门见山!”

    听到王真元摊了牌,阎锡山做出一副无奈状,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开口道:“老弟,你也知道,目前国内各省中,我的军备最差,虽也能仿制几条破枪,但是像重炮、坦克这些武器,我是一样没有,国外的又太贵,我想着老弟前期在东北,能和铁口钢牙的日本人打个平手,这武器自然是差不到哪里去,所以老哥哥我,就舍着老脸,来求经了!”

    听他这么一说,真元想,你整了半天,还是想提升自己的实力,想捞好处啊。刚想拒绝,又想到昨天晚上张学良和傅作义的官场秘诀,便装作同意,又点了点头。

    阎锡山一看有戏,心中大喜,但脸上却是云淡风清,不留痕迹。想了一番后,他说:“老弟,是这样,我想用我省的各种矿产,来和兄弟换取各种武器,只要是武器,我全都要,现在日本人闹得厉害,是该做一做准备了。”

    真元听他这么一说,心想这老家伙的鼻子还挺灵得吗。有心逗一逗他,说道:“那不知百川兄怎么个换法呢?”

    阎锡山笑了笑,按原来算计好的方式,报给了真元。其实就是后世的合作开矿,然后真元包销,所有出产成本按时价的七成来计算,其中包括运费、工钱之类的费用。而剩那三成就是双方利润。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