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五十九章 风魔八天王(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骂走了川岛芳子,真元也没什么双修兴致了。上得三楼卧房,看到床上的贺文娟正在捧着一本书看,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红楼梦》,真元不由笑道:“没想到紫婵(贺文娟的字)还喜欢这些古书,不知对此书有何评价?”

    文娟眉头轻拧,说道:“大千真如世界,凝于方寸之间。何是真?何又是假?何又是虚幻?无非是这人间百态变形扭曲而已。芹溪先生由自家浮沉万像,起笔铸此巨篇,想来也是让人感叹,令人心酸。真合得上他的自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文娟边评此文,边有些入戏,可能是想起了葬花仙子的谶语: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勾起了自己潜意识中的儿女情长。

    呆了一阵,她那朦胧的双眸看向真元,朱唇轻启道:“也许妾不能给君一世的眼泪,但我却可为君绽放瞬间的芳华。”

    真元把这个痴情女子紧紧拥在怀中,脂玉般的面庞微微摩挲着她的秀发,用仿佛天际之声的磁『性』嗓音对文娟道:“我要把世间的所有好处全都给你,不论是这世上存在的和不存在的,只要你开口,哪怕是那巫山神女的霓裳纱披,为夫也要为你拿来,为你穿在身上,让你享受那万世荣光!”

    文娟听着真元深澈的情话,金珠儿掉落在真元的胸膛之上,她真希望此刻成为永恒,她又希望这是一场永不醒来的梦,让此时的美好永固心中。

    过了好一会,真元才轻推开文娟的小脸,然后细语道:“紫婵,你我已成夫妻,有些事我也要跟你说明白了。其实我不是凡人,而是修仙炼道者。这可能有些玄,你如果一时理解不了,我会慢慢证明给你看的。你的体质已然改变,就是不习仙法,也已增了六百年寿元。等再过几日,把你之肉身彻底洗涤去粕之后,我会传你本天阳门中真阳之诀,以期咱们能共同飞升,成为神仙眷侣。”

    文娟呆呆的看着王真元,又伸手『摸』了『摸』他的身体,然后再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沉默了好一会道:“云龙哥,既然紫婵成为了你的妻子,不论你怎么安排,我都会听你的。哪怕有一天,为了你要让我从那万丈悬崖上跃跳而下,紫婵也会毫不犹豫的。”

    听过文娟的话语,真元微点了点头道:“做为一个男人,我是永远不会让那一天到来的!”说完,两人就这样拥在一起,仿佛变成了一座雕塑。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见到窗外发白,耳边听到几声雄鸡报晓。

    两人吃过早餐,就出门在青岛城内『乱』逛起来,贺文娟平时自己不喜欢出来玩,只是有小姐妹邀约之时,才出门游玩片刻。但此时和真元在一起时,却觉得处处有趣,地地好玩。两人便绕着海边画圈,迎着阵阵冷风,观瞻着岛城冬景。

    因为出阁女子三天回门,所以两人中午找了家馆子吃了点东西后,便到青岛路周边的商业区买些礼品,以便明天回家时显得好看。

    正转时,真元忽然觉得周围有杀气。用神识一扫,却未发现此人踪迹,心想此人还有些道行,不知是哪方面的人物?因为贺文娟手上戴着他给的护身手镯,又有留存他神识的通讯玉简,真元可以随时定位,所以,他并不怕有人对贺文娟不利。又观察了一会,杀气已无,便提着大包小包回了登州路。

    第二天,两人回了贺文娟家,贺子山为了显出对真元的重视,并没有回上海,而是把生意交给了副手,腾出空来等着新女婿和女儿婚后的第一次回门。

    真元和文娟一进客厅大门,好家伙!满满一房间的人。众人对真元的到来非常重视,全站了起来与他叙话。在众人的簇拥下坐到沙发上,但看到众人都在那站着,倒弄得他不好意思了。

    真元站起来道:“诸位都是文娟和我的长辈兄长,千万不要这么客气,云龙不是细腻之人,大家不要拘谨,都快快请坐。”

    听到真元的话,众人才局促得坐在他周围,然后用各种好话与他套近乎。这个说是看着文娟长大的,那个说文娟小时候还在她家『尿』过床。一时间,『乱』『乱』哄哄。

    虽然听得太『乱』,但真元还是尽量与每个人都交谈。最后到是贺子山忍不住了,重重咳了一声道:“好啦!好啦!有什么话,快快说吧,云龙事务繁忙,没功夫听你们扯!”

    众亲戚听到老头子发了话,才纷纷道出各自目的。有的想要在北平谋差事;有的想到绥远去发展;有的想去南京做大官;还有的想跟在真元身边,当他的亲随。

    听着众人的话,贺文娟有些不太高兴,找了个话缝她道:“各位叔叔伯伯,兄弟姐妹,云龙是个直人,也没有什么心思,他做地是大事,还请你们不要强人所难!”

    众人听到贺文娟婉拒的话,脸上纷纷有些挂不住,但又不敢说什么,只把眼光往贺子山那里瞟。

    贺子山看了看王真元,见他并没有阻止贺文娟的解围,心里对他的意思也大概有了数。他环顾了一圈众亲戚,叹了口气道:“今天是闺女回门的日子,这些事以后再慢慢说吧,云龙虽然也身处高位,但也高处不胜寒。我了解姑爷的品『性』,他如果能给你们办,肯定不会推脱地,是不是云龙?”

    听到老泰山的话,真元点点头,对众人说:“诸位亲友,只要你们有相应的本事,云龙也会举贤不避亲的,这样吧,你们把自己的阅历和学识凭证,连同申请的职位写一份文字出来,我会在最快时间内酌情处理的。”

    这些来撞天门的亲友听到真元这样说,有的高兴,有的无奈,有的却很生气。真元瞧在眼里,也不吱声,只是暗笑。

    坐了一会,到了饭时,在贺家的大餐厅里,足足摆了八桌。席间众人纷纷向真元和文娟敬酒,并说些溜须拍马的话语。文娟听得烦闷,而真元却如同聋子一般,没有反应,只是和众人胡扯八颠。

    『乱』哄哄的回门宴过后,真元考虑着与贺子山和大舅哥告别了,然后把贺家青岛产业迁往绥远的事情再谈一谈,以便他在那边好做些准备。

    贺文娟在外面挡着那些亲友,而翁舅婿三人则在寂静的书房中喝茶谈事。真元先开口道:“岳父和大哥,如果没什么事,我明日就想带着文娟去绥远了。以后我们将在那里定居下来,不知大哥和岳父何时过去?”

    贺子山叹了口气道:“去吧,虽然我不在政界,但消息也算灵通。贤婿现在虽然风光,但这后面的危机却也不少,凡事要留后路。而且我于上海临来时,日军驻上海的特高课机关长田中隆吉把我找了去,说了好一些含沙『射』影的话。唉!我只是担心你们俩的安全!这日本人可都是歹毒的狼哪!到了那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和阿娟!”说到此处,贺子山有些动情。

    贺少山喷了口雪茄烟,有些不在乎的道:“怕什么?越怕事越有事。妹夫能在东北打败小鬼子,这到了关内更是不怕他们!你说是不是云龙?!”

    听到这里,王真元点了下头。但贺子山却接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咱们中国,死在鬼子手里的人还少吗?只是上面不让声张罢了。等过段时间,你们在绥远安定下来,我去一趟,考察一番,然后再看看是不是把家业都搬过去,青岛这边秀峰先准备着,等云龙从绥远安排好了,你就开始把家业往那边转移,这世道不平,是得想一下退路了。”

    贺少山听后,连连点头。心说亏了天上掉下来这位神通广大的妹夫,否则还真不好办。这一大家子人,往哪里跑才安全哪。

    晚饭过后,真元和文娟出了贺府,顺路往自己家走去。现在已是晚上十点多,昏黄的路灯下,四周影影绰绰,看不真切,一阵冷风吹过,冻得贺文娟抱了抱肩膀。

    就在两人聊着天,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真元突然感到一阵破空声。他挪步一飘,伸手一抄,掌中多了一个四尖飞镖。

    “忍者?”他看了看手中的暗器。但四周又没动静了,只留下阵阵风声。他把贺文娟先送回家,然后告诉卫兵小心防守,并在卧室里布下了个防护阵法。然后,他又回到街上。

    面对无尽黑暗,他也没放出神识,只是朗声道:“哪里来的鼠辈?连面都不敢『露』?就这样的胆量,还想杀我?出来吧,报个万,山人也好给尔留下全尸!”

    只听他话声未落,远处海边方向传过来一阵鬼叫似得狂笑。一会,一个有些怪异的语音说起了话:“有胆量!王君!可敢来海边一聚?你我今日是生是死,还得比划比划才能判断!”

    想着川岛芳子离开时说过的话,真元知道,日本派出的顶尖高手来刺杀他了。真元提了口仙元真气,向着声音处飞奔而去,一眨眼就没了影踪。

    没过几分钟,真元就跑到了胶州湾边,借着天上惨淡的月光,看到水边站着一个戴着斗笠的小个子。这人身上透着一种诡异的气息,好像不是人类的味道。真元正在奇怪,却看到此人抬起头来,面如锅底,两只三角眼里『射』出精光。

    真元把那支忍者镖搓成了一个铁蛋,丢在了地上。看着此人道:“你不可能就这点本事吧?想要我的命?来吧!”

    但是这人却没动,又用那种怪异的声音道:“王君!我看你也是个异能之人,不想浪费了你的本事。我劝你还是归顺了我大日本帝国吧!”

    听他说完,真元道:“闲屁少放,你不会只动嘴皮子吧!”

    那人哈哈一笑,狠声说:“好吧!今天我就让你认识我:风魔八天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