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六十一章 王真元的宠物:富贵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话说王真元收服了日本“甲贺流”的掌门,真身是一只玳瑁的妖怪:风魔八天王。为他改名为富贵,又知它会探矿之术,得知黄海底下有一存量五百多吨的大金矿,便想让他『露』一手,以试真伪。

    因他没了龟壳,所以真元给他现炼制了一只金精壳子,把原先那天然的结实了不少。

    听着真元的命令,只见那富贵变为海龟原形,穿上新壳的身体金光闪耀。头顶处好像有一道能量波『射』向前方,而它也随之往海中游去。真元跟在它后面,元气防护罩为他在水中撑出一片空间。

    游啊游,一会就离岸很远了,海水也越来越深。又走了一会,富贵带着真元来到一块长满珊瑚的海域,并用前爪朝珊瑚中间刨了几下,标明了位置。

    真元让它变回玉龟状,然后用神识往下探,在地下十多米处,确实有一条含量很高的金脉!真元大喜,心想以后可不缺钱了,只这五百吨黄金,就能换来多少武器?

    再不犹豫,他祭起“乾坤盒”,把地下整块区域,都挖了出来,然后回到岸边,看着夜深无人,又把“九转天地炉”变得像一座山般大小,正好可以放入那挖出的矿石。

    待金矿放入后,“天地人”三火开始烧灼炉壁,不一会,那通红的黄金溶『液』,就从黑『色』的矿石中慢慢析出,在炉底积成一汪水状。

    看着再也炼不出东西了,真元把那些废渣倒入了大海,而冷却下来的黄金却被他留了下来,并搁在沙滩上。

    他用神识一估量,这一大坨黄金,最少有六百吨,看来这富贵还是往少说了。这才第一次就赚了这么多,他不由得对自己的好运气大加赞赏起来。

    心想真得感谢那什么天皇,如果不是他,自己还收服不了这么一个好工具呢,看来以后到了哪里,得先让富贵找一找矿才行。

    想到这里他问富贵:“你既然有这本事,这么多年你肯定赚了不少吧?反正你现在跟定我了,那些黄白之物都藏在哪?何不交给山人,也好发挥它们的作用。”

    谁知这富贵咧嘴苦笑到:“师尊您只知这其一,并不知这其二。虽然我有这探矿的本事,但却没有采矿的能力。有些好矿脉只能眼睁睁得看着,而不能动,如果您有兴趣,我这里到是有份日志,是专门记录这些年来我在世界各处游历时的发现。”

    说完,老乌龟从口中吐出一个锦囊,在里面翻找一阵,给了真元一本兽皮作成的小册子。真元打开一看,是些地图和日文说明。真元想到,反正这乌龟也会日语,以后再慢慢翻译吧。于是把册子放入了戒指内,又拍了拍富贵的肩膀以示鼓励。

    这时真元又问道:“你会不会满文?”富贵摇了摇头道:“师尊,因我成为掌门后,就不太出来走动了,所以会得文字种类并不多,这满文确实没学过!”

    真元想了想又道:“既然你认了我做师尊,那么你那些甲贺流的徒儿们怎么办?”

    富贵想了想道:“要不从现在开始,我让他们回归山林,不再参与世事,可好?”

    谁知真元却道:“这样吧,你让他们只负责情报的侦察和传递,并按我的意思,上报给日本军部。而且你不要让日本方面知道归顺于我,暗中为我出力。假以时日,如果你能做出一番功绩,我为你脱去兽籍,点化你飞升入仙,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富贵一听,还有这样的好事!?虽然自己成人形以来,便努力增加寿元,可天地无情,自己总要有老去的一日。但真元的这一番话,又让它看到了希望。

    他马上跪在地上,泣声道:“师尊之恩情,富贵万死不能报之一二,我愿用我余下寿元起誓,从现在起,真心为师尊做事!决无二心!此誓如有背叛!吾将不入轮回,永坠黑域,无法超生!”

    真元听到他这样说,已能感觉不是敷衍之话,心中也是高兴。毕竟让一个人主动做事,和硬『逼』着做事,是有两种效果的。所以他长舒口气,对着富贵点点头,『露』出了赞许的目光。

    收起黄金,真元口袋里揣着小玉龟回了家。一路上,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这新收的富贵,将会让自己永无缺钱之忧!哈哈!趁着高兴,今晚把贺文娟的体质彻底改造完成!

    于是乎,两人卧房里,春光无限,整整一夜的功夫,那床板“吱嘎”作响的声音,都没有停止。而变作玉龟的富贵在外间衣柜内听到师尊的床响了一夜,还以为真元是为了自己成仙的事在着急失眠,心中更是感激不尽,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位师尊侍候好。

    第二天一大早,全身洋溢着仙灵元气的贺文娟,没有再睡懒觉,而是起床亲手为真元准备早餐。她觉得现在的身体好得不得了,充满了澎湃的力量,就好像不吃饭也不会饥饿,不睡觉也不会困倦似得,反正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躺在床上假寐的真元没有起,心中在想心事。这几天绥远那边传来消息,大半部队已到位了,军事学校也正式接收这些刚下火线的将官,为他们重新灌输现代最新战略战术思想和理论。六个月后,将再对他们考核,通不过得不能回部队带兵,一定要考到优秀,才可能做新军的将官。

    那些“救国会”募集的款项六千余万元已全部汇到绥远,由原东北三省官银号和帅府边业银行合并改成的绥远银行接收。税率也以定下,是按各行业纯利润百分比收取。商业税为百分之五,农业税为百分这四,工业税为百分之六。按一个农民一年产出一千大洋计算,才收他四十块银元,找遍整个世界,绥远税率最低。

    而全国消息灵通的工商界人士,则是找各种关系往绥远迁,搞得张学良、傅作义等人不胜其烦。可这绥远地方毕竟只有这么大,现在已经人口*爆增了,再往里进人,别的省份要闹事了,所以下了文件,除在绥远出生的人口外,其余人口不再落户,只可登记为暂住居民。

    这么一闹,绥远的男人们可沾了大光了。外省女子纷纷以找绥远人结婚为荣,由此催生出一个职业:婚介所。那些原本媒婆出身的女人,合伙搞出最早为外省人牵红线的机构。据说利润丰厚,地位崇高,谁见了全都是好话供着,好酒管着,让这些媒人着实风光了一把。

    想着这些杂事,真元想要赶紧过去,要把东北新军的军官班子打好基础。再把东北新军的武器配备详单设计出来。到底海、陆、空三军各选用什么军器,这个一定要考虑明白。

    还要让贺文娟快速上手那台“银河系时空交易系统”,这样整体所有的布局,将全部定完。以后按计划开始运作就可以了。这样的话,自己在抗日各个进程中的战略构想,就可以全部实现。

    天一放亮后,真元带着变成小玉龟的富贵在青岛转了转,想着再找点金矿、银矿、钻石矿之类的宝藏。可除了在崂山周边发现了些零星散碎矿石外,像昨晚上那种大矿再也没有了。通过交谈,才知道日本历年来的银山都是富贵帮着找得,所以日本历代政权对他都是敬若神明。

    而它也是过上一百多年,就假装去逝,然后再换个新身份,继续当它的帮主。在“甲贺流”里,它就是神,想要什么有什么,活得比那天皇可滋润多了。但就是修为上没法再进一步,随着年龄的增长,它已隐约觉到天数要到的征兆,这次得遇真元,也可以说是它的机遇。

    又在青岛过了两天,看着已到了一月十四日,真元寻思着必须走了,否则,万一上海生变,他根本没有时间准备。吃早饭时跟贺文娟商量了一番,决定明天动身,先开汽车到北平,跟张学良见个面。

    因为现在的东北局势,以较原来那个时空,发生了好的改变,所以,张学良也没有下野。倒是蒋介石被孙科挤下了台,回到老家奉化溪口韬光养晦,遥控政局,以寻机再起。

    因为风魔八天王被真元收服,成为了他的宠物,让等待消息的日本青岛特高课急坏了。这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可现在八天王阁下就这么失踪了?天皇陛下还在苦等着它那胜利的消息!

    找!就是把青岛翻个遍也要找出来,当然,真元家他们是不敢去得,大神都不是对手,他们去只能送死!

    其实这也怪真元,忘了让富贵给日本那边报个平安了。直到日本人在青岛处处闹事,他才想起了这个茬。他马上让富贵用忍者独有的传音秘法,把他因为失手受重伤,正在安全处疗伤的假消息放出去,青岛的日本特务才安静下来。

    只是得到八天王受伤的消息后,日本方面对真元更忌惮了。裕仁想着是不是用皇室的最后一个杀手锏?但考虑再三,还是没有派出此人,因为他承担着东京皇宫的暗中保卫之职。不到最后,绝对不能动用。

    因为整个日本皇室的最终安危,都在此人身上,虽说每月都要给他送上十个贞洁少女做为供奉,成为他的血食!可和整个皇室相比,这点人算什么。

    一月十五日,跟家人告别后,贺文娟和王真元坐着张学良送给他们的奔驰车,也没带什么行李,准备出发。因为真元给了文娟一个储物戒指,她的所有物品都放在里面了。光他们结婚时的彩礼钱和嫁妆钱,文娟就收了一千八百多万大洋!真真成了富婆。

    车子慢慢启动,越来越快,贺府门口,挥手道别的贺少山一众人逐渐变为小点。这时汽车拐了个弯,再也看不见了自己的娘家了,文娟才回过头来。望着车窗外倒驰的风景,贺文娟眼都不眨一下,仿佛想把这些熟悉的景物深深印在心底,永远不要忘记。

    望着望着,贺文娟那美丽的杏核眼里,流落出缕缕清泪,伴随着她的思想,离这个生她养她的城市越来越远……。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