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六十二章 蛟龙归海虎还山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司机把小汽车开足了马力,终于在下午四点时,进了北平顺承王府。真元夫『妇』下车后,与等在外面的张学良一起进了后院客房。把文娟安顿好,真元和学良来到了大楼密室。

    因东北战事已停,原来那些参谋人员都已回各自部队,这里现已十分清净。两人在沙盘前坐定,真元把一些回绥远后的想法说与汉卿,想听一听义弟的意见。

    张学良听他说完后,只是点头说好,没无二话。真元说你没有意见,那我到地方后可就这么办了!学良说行,大哥办事我放心得很,以后有事你做就可以了,有需要我助力的,吩咐一声就可。

    两人相谈甚欢,真元把东北新军的将官名单拟了一下,又给张学良过目。按真元的意思,东北新军司令官是:黄显声,参谋长是他自己兼任。第一批部队,从东北撤过去的部队中挑选。

    第一批新军,先训练五个旅和一个飞行大队的编制。三个步兵旅,一个炮旅,一个骑兵旅。这五个旅的官长是:东北新军第一步兵旅旅长王以哲;第二步兵旅旅长张廷枢;第三步兵旅旅长常经武;独立骑一旅旅长:张树森;独立一炮旅旅长王相华;飞行大队队长高志航。

    各旅参谋长及各级将校,由各旅长自行挑选任命,除士兵和各部所配武器的型号种类外,所有事务,尽皆放权,并与各旅签定军令状。如出现重大责任事故,将执行最高长官问责制度,问题严重的,要上军事法庭,执行军队纪律。

    最后在海军问题上,两人都觉得要放一放,因为东北军的海军人员数量过少,缺少训练。将原葫芦岛的海军学校搬到归绥后,只能学习理论,而得不到实践,所以要等毕业人数上升到一定程度后,再考虑添置新舰的事宜。

    真元的那套“银河系时空交易系统”,不能买到整体军舰,因为军舰体积过大,系统出口面积达不到要求。但是可以把一艘军舰分成零件来买,然后再运到船坞组装。但这样就要求有一个安全的大后方,照现在局势,中国沿海都在日本海军的出击范围,肯定是不行的。

    对于海军训练海域的问题,真元也考虑过。他想着在绥远军事禁区内挖一片内陆湖,把军舰从湖边船坞建造,待训练成军后,再用储物戒指负责运输,把军舰放到蓝水海洋。

    张学良现在把所有军备事情全放给义兄了,他不想管,也知道管不好,干脆让义兄干吧。他也全盘考虑过,以王大哥的能力,想要得天下也是易事。但此人心装民族大义,无心仕途权利,不会与他争势,确实是个好搭档。

    最后张学良把所有财权放给了真元,并把可调动绥远银行一切储备的印信交给了他。这样,真元就有了在绥远的铸币权和货币发行权。

    拥有了这些便利条件,现在整个东北系财力,都掌握在王真元手中,他可以借这个名义,把所有搜集到的财富,通过绥远银行,变成银行资本,再以此为基础发行对等数量之钱币,以做为抗战之用。

    把绥远军、政、财权放掉的张学良心中一阵轻松,又觉得有这个么能干得大哥,很是幸运,所以和真元聊得更起劲了。又谈了好一会,两人才发现快晚上九点了,赶忙喊着贺文娟吃晚饭。同时,把在天津收的霍元甲的孙子霍寿恒喊了过来。

    这小子确实不一般,现在是北平驻军小学的六年班成绩第一名。脑子好用,记忆力好,学什么知识都快,可就是好斗,上了几个月的学,打伤了好多官长的孩子。要不是张学良护着,真有当兵的要拿枪崩这小子了。

    可他却满不在乎,说如果自己要是被别人打得入了医院,绝不追究,就这样,他成了那片地面的一霸,原本那些睢不起他的官长孩子,现在见了他都叫老大,如果谁不长眼,他上去就是两个大嘴巴,着实有些老大的派头。

    这会,看到饭桌边围坐的真元三人,他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先是跪下给真元叩了头,又对贺文娟行了师母礼。然后,垂手立在一旁。

    真元打量了他几眼,几个月不见,他长高了不少,可是皮肤却是又黑了。两只大眼白咕咕噜噜地『乱』转,不知想着什么坏事。

    这时真元开口道:“听说你的学习成绩不错,我很高兴。但听说你欺负人,我又很生气。本来这次想带着你走得,可是就你这个『性』格,还是跟着汉卿再磨炼几年吧!”

    听到真元得话,霍寿恒急了。他梗着脖子道:“师父,如果有人联合一帮子衙内来欺负你,但被你打得满地找牙,这算不算是欺负人?”说完,他把头拧到一旁,满脸不服气的样子。

    真元听他一说,又见张学良点头,知他没有撒谎,便道:“如果是那样,倒是不你错在先,可也不能把人打得入院啊!毕竟你们都还是孩子,怎么能出手那样狠哪?”

    听真元这样说,霍寿恒叹了口气道:“不是我狠,你看这!”说完他脱下自己的上衣,只见右胸上面有两处枪伤。

    张学良一看,忙道:“怎么会这样?你怎么没有告诉我!这是谁打得?明天我非扒了他们的皮!”

    霍寿恒摇了摇头道:“两清了,亏了这小子用得是娘们手枪,而我在他开枪时运上了真气,这才没有大奈。说实话,我不想给您和师父添麻烦,能自己解决得,我就自己来得了。”说完他憨笑两下。

    真元又道:“你刚才喊我师父,我啥时候收得你这徒弟?”“我刚才给师娘行弟子礼,俺师娘她应了,是不是师娘?”霍寿恒的无赖之像又显。

    贺文娟却笑道:“哟,那是师娘礼呀?我可不懂。你喊我师娘,那不是比我小一辈?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认我当娘你不怕吃亏?”

    哪知这霍寿恒是个察言观『色』的能手,听到文娟闹玩得话,他立时给文娟跪下,重重叩了三个响头,然后抬脸叫道:“妈!”

    三人被他弄得一愣,接着文娟满脸通红,而王、张两人则转过头去偷笑。一会,真元道:“紫婵,既然他真心认你,你就应了吧!”

    听到真元这么说,贺文娟才害羞得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这个义子。这时只见霍寿恒又是三个响头,脑门之上已是一片青绿,由此可知那叩首力度。然后他又给真元和学良叩了首,认了义父和义叔,三人对这个聪明伶俐又古灵精怪的孩子也很喜爱。

    霍寿恒眼含热泪道:“寿恒已满十六,敢请义父给儿取个表字,以示儿已成人,往后可跟在我父身边,杀敌报国了!”

    原来中国古人在十六岁时都要由长辈给取个表字,以示到了弱冠之年,也就是长大成了人。真元想了一想,道:“你名寿恒,是你父望你长命之意。而今山河破碎,你又认我为父,以后却要随着为父四处征战了。今后你要怀有光复我中国失地之远大报复,你的表字就叫‘光远’吧!”

    然后,真元从戒指中唤出一把“鲁格”手枪,送给了霍寿恒当做见面礼。

    “光远谢我父所赐之表字与所赐之武器,今后光远一定尽忠报国,做个堂堂中华好男儿!”霍寿恒说完,带着激动的心情立在一旁。

    真元微微一笑道:“来吧光远,咱们一起吃!”随着霍光远的落坐,四人有说有笑得吃了顿饭。

    第二天一早,王真元和贺文娟带着一帮小孩,坐上了由北平发往归绥的火车,随着铁龙发出阵阵鸣响,在众多孩子的欢声笑语中,真元离着大本营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一月十七号一早,火车停靠在了归绥车站的站台边,傅作义和王以哲等一众将官已久候多时,真元下车后与众人一一拥抱,兄弟之情如醇酒一般,虽然时间越长,但却越浓。

    一行众人分坐汽车来到了区『政府』大院,寒暄落坐后,先是聊了一会家常,然后除真元留下细谈的人员外,余下各回其职。

    真元把东北新军的几位长官留下,在会议室里跟他们把情况详述了一番,五人觉得第一批新军能选中自己领军,那可是天大的信任,纷纷向真元表起了决心,表示一定要把新军带好。

    而且他们已经在军校陆军科,将军班开始了进修,教材是真元根据收集来得后世各国军事教材中择优摘下再根据现时情况修改后编撰而成的。内容详实,思想新颖,把陆海空三军相互配合作战的理论提了进来,也提出了机械化步兵集团的战略构想。

    这几位长官以后所带得兵,可不是原来那些老少全齐,良莠不一的旧军阀式的军人了,而是经过选拔,完成新式训练的精兵。几人早就知道那些天天在训练场上喊杀的精壮汉子,心中盼着这些兵早就等不及了,想着散会后,就各自去军营挑选自己中意的军人。

    但在谁先去谁后去的问题上,又争吵不休。最后还是真元的说了句话,才把争吵平息。他说,谁也不能挑,这些兵没有好孬之分,主要还是看你们的本事!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以后,谁要是把这些兵的锐气整没了,就别再当这个官,全他妈滚蛋!

    众将听到真元的狠话,全都沉默了,带着巨大的压力,这场会议结束了。但众将竟争第一的想法,却被激了出来,让这第一批东北新军,成为了往后日本人的噩梦。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