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抗日之修真灭倭记

第六十四章 该来得总会来得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月二十日下午,正在绥远区『政府』内处理公务的王真元得到消息,十八日早上,上海的日本僧人天崎启升等人路过马玉山路时,对正在张贴反日标语的,中国三友实业社总厂工人义勇军投石挑衅,后与工人发生互殴。

    日本驻上海公使馆助理武官田中隆吉,『操』纵流氓汉『奸』乘机将其中两名日僧殴至重伤,日方传出其中一人死于医院。随即以此为借口,于昨日指使日侨青年同志会一伙暴徒于深夜,焚烧三友实业社并砍死砍伤三名来制止的中国警察。

    与此同时,两千余名日本侨民正在上海日租界街头集会游行,强烈要求日本总领事和海军陆战队出面干涉。而且事态还有进一步扩大的态势。

    真元放下手中的笔,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来吧,山人等着你们,过两天,等山人到了包头,再准备些礼品,送给驻上海十九路军的弟兄们,让他们尽一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一番你们这群东洋龟孙子!

    王真元用最快速度,把归绥的事情全部安排妥当,便带着贺文娟去了包头。两坐着傅作义的道吉小车,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现在还未打春,可在绥远这地方,已经有很多人在播种劳作了,虽然贺文娟是城市出生,可也在西式女校里学过植物学,知道冬季是不能种地的,所以她奇怪得看着真元问其中原因。

    王真元哈哈一笑,道:“你想知道这里为什么可以逆时而作?因为我!”说完『露』出一副自得的表情,脏手又在贺文娟大腿上慢慢游走,闹得贺文娟满面红光,好像得了感冒。

    因为绥远各城市之间的公路全部开工,所以归绥至包头间已经完工。那时的公路还不是什么柏油、水泥之类的材料铺就,而是把路整平后打夯,夯实在了又铺上碎石粉石碴,或是用那种洗煤洗出的矸石等,所以勉强算是路。

    真元两口子坐在车上颠簸了三个小时后,于二十一日下午终于来到包头。这个原来口外的商品集散地,早已没有了那买卖人满地跑的景像,那些人现在都到归绥去了,这里现在是处处工地,正在建得大烟囱比比皆是,好一副工业城市的苗头。

    小车开到中轴路上的包头市『政府』,真元进门一看,原来的周秘书已变成了现在的周市长,可谓连升三级,让他春风得意,更是对王真元相待若父,亦步亦趋。

    他先和周锦堂聊了些闲话,然后又问道军火库和建设和守卫情况。周说已全部按王真元的安排,中间大通房已改建完毕,而周边的那一百个大军火仓库,也已经全部竣工了。守卫力量则是在奉天突袭日军炮兵大队的帅府保卫团,团长还是殷高秀。

    本来张学良的意思是提他当个旅长,以奖励他的功劳。可他坚拒不受,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文化水平太低了,连个总结都写不了,每每到述职时还要别人代劳。能干个团长已是荣幸,再往上走就太不合适了。

    张学良一看他这么认真坚决,也就没再坚持。只是把他的待遇提到了旅级,职务还是团长。然后为他这个团特别定了个旅的编制,又全部补充完备后,让他带着六千五百精兵来守包头军火库。张学良知道此人憨厚忠勇,同时也认为只有他守在这里,这个东北军的重中之重才会固若金汤。

    周锦堂给了王真元一大串钥匙,这是所有军火库房的磁锁钥匙。原来周市长为了保险,请示了张学良后,专门从北平的德国哈尔逊洋行订做了磁力暗锁。

    如果不用钥匙,就是把此锁外面砸烂,也打不开,而且还会让保险锁死,只能把大门炸开。各门锁里都装有报警系统,直接连在警卫室,一旦有人破坏便会发出信号,瞬间守卫就会得知。这片军事禁区可真算得上是铜墙铁壁,毫无破绽。

    王上将又好好的夸赞了周市长一番,然后带着接管手令与贺文娟一起,坐车来到了西门外二十里的军事基地。他先没有停车,而是开着车绕着这个大院跑了一圈。这一转,才知道这院子有多大。

    真元估算了一番,这个大院是个正方形,四边外墙各长三千五百米,用大块花岗岩砌成,朝外一面又用洋灰抹平,壁体光滑,无着手攀登之处。此墙高十五米,底宽三米,上宽一米五,上面扯有高压电网。

    墙头每隔百米建有一个警卫岗楼,里面配备守卫三人,四小时一换岗,武器是一挺仿捷克式轻机枪,还配有望远镜和探照灯。

    而高墙四个角上还建有四方形碉楼,每楼高达二十五米,宽三十米。楼内上下共分八层,每层设机枪『射』口十六个,配八名军士和四挺马克沁重机枪。楼顶天台上面还置有两门高『射』炮和一具高倍炮兵观察镜。

    真元看着碉楼上来回走动和观察的灰『色』人影,十分高兴。就这样的防卫密度,要是还能进得来人,那就只有像他这样的人物了。

    跟门口的卫兵看了手令,卫兵又联系了殷团长后,得到放行命令,真元的车子才得以入内。这进支一看才知道,原来外墙内侧还有十米的地雷隔离带,用一圈铁丝网做为警示。就是有人躲过警卫从高墙上潜进来了,也会被地雷炸死。

    这六千多人的兵营,就修建在基地中间那座最大的通房周围。而大通房外面又起了一圈三米高的砖墙,大门处还盖了门卫室,没有王真元的命令,谁也不能进入,否则格杀勿论!

    王真元看着这一切,觉得这个周锦堂当个市长还是屈才了。如果以后,抗战全面爆发后,傅大哥要领兵上阵的话,这绥远省可以让他管起来。人才啊!真元忽然想起了不知从哪本历史书中看到的一段话:用人就要,是老虎给他一座山,是猴子给他一棵树。

    真元看着等在团部门口的殷团长,连忙上去跟他握手,并对他在奉天时的功绩赞扬一番。观此人有三十出头的样子,身高七尺,军人短发,国字大脸,面皮白晰,粗眉环目,鼻梁挺刮,厚唇浓髯,未说先笑,『露』出口中两颗尖尖的虎牙。

    真元看他身上灰呢军装熨得板直,说话时站姿笔挺,眼中精光四『射』,就知此人是一名优秀的军人,还应练过武术。又看他面相为人忠厚,想着他在奉天行动时干净利落,杀伐决断,判断此人绝对是个可塑之材。看来汉卿这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否则也不会在这人落魄时那样帮他。唉!有时,帮人就是帮已呀。

    真元通过第一印像,又看过守卫团的这些虎贲之士,对此人十分放心,对这个基地的安全也很满意,以后贺文娟住在这,他可以少很多牵挂了。只是他们的武器还不行,要全部换装。要换成超越这个时代的杀人利器,以防万一包头有变,可保此地不失,坚持到他回援,也算是再给此地加一道保险。

    然后真元又把贺文娟介绍给殷团长认识,并明确告诉他,以后贺文娟将入军籍,长驻这个基地,如果有事时真元不在,可以让她代为传达。

    殷高秀把这些事项一一记下,准备传达全团。因为他提前得到了张学良的电报,知道王真元在东北军的地位,所以对他的命令要全权执行,以对少帅负责。因为张学良说了句隐语:王既是张,张也是王。虽他文化不多,却听得出来此人在少帅心目中的重要。

    做完这些事后,真元也不再耽搁,带着贺文娟和小丫环灵玉去了大通房。因为此时,日本驻上海的总领事村井苍松,已向上海市长提出道歉、惩凶、赔偿、解散抗日团体四项无理要求。现在的局势是日方步步施压,中方步步退让,但这样就能喂饱了这只贪婪的恶狼吗?

    三人来到外墙已涂成绿『色』的大屋前,用周锦堂给得钥匙打开了门。看来这德国锁还真不错,随着钥匙的转动,发出了好几声锁舌退出的声音,到了第六声传出来的时候,钥匙转不动了。

    真元拉开沉重的大厚铁门,感觉此门得有好几吨重。他们走进去一看,嗬,装修得可真不错。周锦堂按照真元的图纸,把此房分成了两间。大通房中间用花岗岩垒墙隔开,但是中间留下了与“银河系交易系统”出货口一样尺寸的缺口。

    在以后贺文娟要工作的东边这间,在角上又单独隔出了几个房间,用做她的卧室和书房、浴室、厨房等设施。看来以后贺文娟要在这里呆很长时间,而没有出去的自由。

    让贺文娟把戒指里面的一应家什全安排好,这里就可以住人了。虽然现在还是冬季,但因绥远不冷,所以这房间里更是暖和。与外面锅炉相连得暖气管道,把热量源源不断得输入。

    当灵玉小丫头看到真元凭空变出那么大个东西时,差一点没晕过去。反正这些事以后也不能瞒她,干脆现在就跟她摊牌。本来真元的意思是让文娟自己住在这里,可贺文娟和灵玉从小一起长大,这丫头比她整小三岁,在文娟眼里,就是她亲妹妹。

    由此她坚决要求带着灵玉一起来,并有意再过两年让真元收她做填房,吓得真元连连求饶,表示今生只要她一人就够了。虽然文娟觉得遗憾,但心中却是一片蜜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