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第90章 :再遇毒一城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两个月后。

    夏去秋来,火红色的枫叶落满院落,秋意甚浓。

    少却主人的锦王府人丁稀少,四顾萧条,但是欢歌笑语每日不断。

    颜丑丑每日练舞锻练形体,风雨无阻,两个月后的她更是能歌善舞,身段玲珑有致。

    御锦风一去不返还杳无音讯,颜丑丑既没有与他书信往来,也没有探听他的消息,因为她坚信,他再过不久就会回来,她相信御锦风,她看中的男人也绝不会在战场上失败!

    她要做的就是待他回来时能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他看。

    在枫叶纷飞的院落里,冷岩正站在一边指导颜丑丑练舞。

    舞蹈,这是颜丑丑锻炼身形的一种方法。

    她黑发如瀑,一身雪白的衣裙,她挥舞着长袖,舞动的腰肢如水蛇般柔|软,灵动的身姿,更是宛若出尘的仙子。

    她像一朵开的正艳的白色花|蕾,清新怡人。

    看着颜丑丑曼妙的身形,冷岩如痴如醉。

    最后一个动作落幕,她气喘吁吁,突兀的胸口剧烈起伏,白|皙光洁的额头上布了一层细密的汗水,一双宛若宝石的眼睛熠熠生辉,长如扇翼的睫毛随着她的眨眼的动作,俏皮的挥动着。

    她的每一颦,一笑,一语,都是说不出的美丽。

    她脸上的疤痕已经消掉了九成,顶多再过七天,那些仅剩的细微的疤痕印记就能完全消除了。

    看着颜丑丑伏在地上累的气喘,冷岩倾身,伸手,他想触摸颜丑丑,但,最终还是把手缩了回来,他盯着她,明亮的目光悠地变得暗淡。

    转身,他走到一旁的石桌前坐下,替颜丑丑倒了一杯水果茶,这是他为她早早准备好的。

    “王嫂,练了半天肯定渴了吧!来喝杯水!”

    “嗯!”

    答应一声,颜丑丑起身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接着她动手解开了身上舞衣的衣带,将繁琐的舞衣脱了下来,只留着里面紧身的一层衣裙。

    冷岩盯着凹凸有致的她,脸色潮|红了起来,神情也有些不自然。

    完全没有察觉到冷岩的异样,颜丑丑走到冷言身边坐下来,喝过果茶,她开始说一些有的没的。

    “每次喝这个果茶都跟喝毒药一样,好苦的,我都喝了两个多月了,还是觉得又苦又涩的难以下咽。”

    闻言,冷岩赶紧从衣兜里掏出用手帕包裹起的冰|糖递给了颜丑丑。

    “吃了糖就不苦了,以后每天你要是觉得苦,就吃一颗冰|糖,但你也不能吃多。”

    他细心地将手帕摊开,取了一颗冰|糖递到了颜丑丑优美嫣|红的唇边。

    颜丑丑笑开了花,张开口,贝齿轻咬将冰|糖接到嘴里,冷岩盯着她瞬间失神。

    “热死了”

    嚼着冰|糖,颜丑丑挥着手向自己扇着微风,一边再抹去脸上的汗水。

    闻声,冷岩又赶紧打开自己不离手的折扇向她扇动着送着清风。

    冷岩的关怀她早已习以为常,睡不着的时候,冷岩会陪着她,无聊的时候,冷岩也会陪着她,在她眼里冷岩就如同她的男闺蜜。

    休息了片刻,颜丑丑起身伸了个懒腰,拉起冷岩往房里走去,边走边说着“我想洗个澡换身衣服,你帮我挑选一下,我穿哪件衣服好。”

    现在的她是极其爱美的,每天穿衣打扮她都会问问冷岩,冷岩的眼光也总是很独特。

    她衣柜里的衣裙除了御锦风先前给她置买的,其余大部分就都是冷岩送给她的。

    “冷岩,你觉得什么颜色适合我?”

    衣柜前,她选了两套一粉一黄,款式差不多的衣裙在身上比来比去,寻求着冷岩的意见。

    冷岩打量着她,思索了半刻,让她转了个圈,认真的回答道“粉色甜美感多些,黄色气质感多些,今日,我带你出去游玩,就选粉色吧!”

    颜丑丑爽快的点了点头,将黄色的衣裙放回了衣柜,拿了粉色的,接着她又走到梳妆柜前,打开了一个放满香囊的盒子,问冷言道

    “那香囊呢?出游适合用什么样的香囊?”

    玲琅满目的香包装在大盒子里用一个一个木框隔着,五颜六色整齐的排列着。

    冷岩走上前,微笑着将盒子的盖子合了起来。

    接着在颜丑丑的纳闷中,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巧的散发着完美诱|惑的香味的香囊递到了颜丑丑手里。

    香包的形状是一对鸳鸯在亲吻,鸳鸯的眼睛是一对切割状的紫色水晶,香囊粉色的麦穗流苏上还缀着金线金光闪闪特别耀眼。

    这香囊,一看就是价格不菲。

    “这香囊的香味是从荷花叶子中提取的,既有花香的甜美又混着雨后芳草的清新,这个适合你。”

    看着颜丑丑拿着香囊欣喜的神色,冷岩的眼睛弯成月牙。

    “真漂亮!谢谢你!”

    对着冷岩甜甜一笑,颜丑丑抱着挑选好的新衣裙,向门外走去,冷岩跟在后面也出了房门。

    “你准备一下去正厅等我吧!我收拾好自己就去找你。”

    颜丑丑径直朝洗浴室走去,冷岩立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

    女子,背后看身材,侧面看气质,正面看容貌,如今的颜丑丑,身材、气质、容貌,都有了。

    他每天陪着她,看着她慢慢的变化,她的生活作息都与自己息息相关,他突然有了一种想与之白首不相离的错觉。

    狠狠摇了摇头,冷岩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他可是二哥的女人!他不得有逾越的想法!

    转过身,打开纸扇,他内心焦虑的挥动着扇柄,凉飕飕的风瞬间让他发热的脑袋清醒了不少。

    回房换了身干练的青色衣衫,往怀里塞了几张银票,再带上准备充足的银袋子,冷岩满面春风坐在正厅等待颜丑丑。

    颜丑丑的动作很慢,一个时辰后,她才把自己整理好来到正厅。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美人果然还是需要妆点。

    穿戴完毕的颜丑丑让冷岩眼前一亮,她的脸上施了一层薄粉,刚好掩盖住她脸上未消的疤痕印记。

    以往的她总是刘海齐眉遮住额头,今日她把刘海梳了起来,额头圆润又光洁,柳眉下依旧是一双暗红色、诡异又不失美丽的大眼,这双眼睛,妖艳动人如暗夜的星辰般,会让人不自觉的沉|沦、迷失。

    俏鼻嫣唇,略施粉黛的她清新怡人,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如玉脂般透着动人的流光,身形窈窕,柳腰更是不赢一握。

    眼前的颜丑丑,冷岩只有三个字形容。

    美呆了!

    “果然是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两个多月的努力,见证了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奇迹。”

    冷岩坐在椅子上调笑的对颜丑丑说道。

    颜丑丑扑哧一笑“那是因为本姑娘底子好,本就是美人胚子!”

    “对对!我王嫂天生美人胚子!等我二哥回来见到你这般变化,肯定吃惊的都不认识你了!”

    相视一笑,冷岩起身,拿起桌上的斗笠面纱戴到了颜丑丑的脑袋上,颜丑丑伸手阻止“干嘛呀!我这貌美如花的脸出门还要遮起来吗?我又不似以前的鬼脸出门会吓到人了啊!”

    盯着颜丑丑,冷岩凝眉“外面人多嘈杂,要是有不安好心的人贪图你的美色把你拐走了怎么办?你还是低调些出门的好。”

    说完,神情凝重,不顾颜丑丑如何反对,冷岩硬是把斗笠扣在了颜丑丑的脑袋上。

    “我两个多月没怎么出门,你好不容易带我出去游玩,还不让我露脸,以我的身手,谁敢欺负我啊!”

    伸手,颜丑丑不高兴的想要除去斗笠,她好不容易擦脂施粉一次,出门还要再把脸遮起来,那她多月的努力有什么意思呢!

    冷岩赶忙制止住她,忧心的说道

    “你不是跟我说过以前有个疯子掳走了你,逼你嫁他为妻吗?你丑的时候都能那么吸引人,变漂亮了,更是会招来桃花劫啊!我答应二哥照顾好你,要是你再被人掳走,别说我自己不肯原谅我自己了,二哥那里,我更没法交差啊!”

    颜丑丑嘴角抽了抽,终是乖乖的戴着斗笠不再反抗,白了冷岩一眼不悦的说道“行了行了,依你,反正脸上的疤痕还没有彻底根除,戴着就戴着呗!我们出门吧!府里留给黑白无常打点就好。”

    见颜丑丑不再反抗,冷岩安了心,随即戴着颜丑丑出府一路往山上的寺庙走去。

    今日是城内逛庙会的节日,男女老幼都去庙里祭神求福,颜丑丑来寺庙凑热闹,也顺便替御锦风求支签卜卦。

    她从不是善男信女,但在爱情面前,她又什么都愿意尝试。

    一路上人山人海,卖艺的、卖东西的,各色各样的摊位摆成一条条长龙。

    舞蹈、戏剧、出巡等等,各个教派的都有,他们吸引着善男信女的参观驻足。

    一排又一排的大红灯笼从山脚下一直延伸到高高的山上、那许许多多的寺庙中。

    颜丑丑跟冷岩挤在人群里,逛着玩着慢慢腾腾的朝山上走去。

    手舞足蹈的逛着摊位,不一会儿颜丑丑手上就拿满了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冷岩的视线一直锁定在她身上,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她就会与自己被人流冲散。

    “冷岩,那边有玩杂耍的,我们去看看!”

    手上的小玩意拿不下了,颜丑丑全塞在冷岩怀里,自已一身轻松,蹦蹦跳跳的她朝杂耍摊走去。

    冷岩怀抱着一堆颜丑丑做主买来的小东西,皱了皱眉,他扯开嗓子吆喝了一声“谁想要免费的玩具?快来我这边取,分文不收!小朋友快来吧!”

    他吆喝了几声后,一群孩子冲着他围了上来,把他怀里的小玩意一抢而空。

    没有累赘坠身,冷岩两手空空自在的朝颜丑丑走去,心下嘀咕着

    “出来玩,切记买东西!”

    这些小玩意,也只是新奇好看,其实一点实用价值都没有。

    “让一让,让一让。”

    挤过人群,冷岩一眼找到围在最里面看热闹的颜丑丑,握|住颜丑丑的手腕,冷岩建议

    “人太多,去别的地方吧!”

    “好!”

    爽快的答应,颜丑丑随着冷岩转身挤出人群外,她戴在头上的斗笠面纱被挤得歪歪扭扭,有风一吹,面纱浮动,她惊世的容颜正巧露在迎面挤|进人群的高大的男人眼里。

    精雕玉琢的五官,仅仅是她的一个侧脸,便让这男人的视线再无法从她身上脱离。

    赶紧随着这抹粉红的丽影出了人海,男人呆呆的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出了神,低低呢喃了一句“若是能娶到这样貌美的姑娘,此生夫复何求啊!”

    “老大,你说什么?在看什么呢?”

    一个肤色黝黑的刀客走到毒一城身边,顺着毒一城的视线看了看。

    人群里,他没有注意到那窈窕的粉色倩影,倒是注意到一身青色衣衫的高大男人。

    “老大,那男的好像是逍遥王啊!”

    双手环胸,刀客提醒毒一城道。

    迷人的欧式眼半眯了起来,毒一城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记得以前他身边一直跟着一个丑姑娘,什么时候换成绝色佳人了?”

    摸了摸下巴上青色的胡渣,蓦地,毒一城响指一打,对刀客说道“走!跟上去看看!”

    人潮涌动的集市,毒一城追寻着颜丑丑,一条街区没逛完,他便跟丢了颜丑丑的身影。

    看着人来人往的拥挤闹市,毒一城皱眉叹了口气。

    “老大,别泄气啊!那姑娘跟在逍遥王身边,就说明是住在城里的,我们在城里落脚慢慢打听不就行了!”

    看着失落的毒一城,刀客贼贼一笑。

    “对对对!你去订客栈,我们最近几天都不回岛了。”拍了拍刀客的肩膀,毒一城傻笑了起来。

    他也是来城里赶庙会凑凑热闹的,没曾想,刚才那粉刁玉琢的一个侧脸,就勾起了他强烈的占有欲。

    颜丑丑同冷岩逛完寺庙,已经是日落西山了,回到锦王府,黑白无常夫妻两人正坐在正厅焦急的等着她。

    “王妃,您回来了,您方才出门的时候,皇宫有传来皇后的旨意,说是皇后命你回府就速速进宫。”

    拿掉斗笠面纱,颜丑丑疑惑的蹙眉“两个多月来我都平平淡淡的待在府里,怎么今日皇后突然要召见我?”

    “我们也很纳闷,想着这上官潇潇是不是要传您进宫为难您,王妃,不然我夫妻二人,陪您一起进宫吧!”

    自始至终都是一身素白衣裙的白无常担忧的看着颜丑丑,目光里闪过对颜丑丑的一抹惊艳。

    抬手制止,颜丑丑神色凝重“皇后召见我,我不能不遵,你们就留在府里,府里上下都需要你二人料理,别担心我。”

    “皇后突然召见你,想必是事出有因,王嫂,我陪你去吧!正巧,我也许久没看望皇兄和皇嫂了。”

    冷岩挺|身而出,他对上官潇潇没什么好感,他也是担心颜丑丑进宫会被上官潇潇为难,毕竟,上官潇潇是一个善于妒忌的女子,如今的颜丑丑也已不是当时那个时常遭人羞辱的丑八怪了。

    听到冷岩要陪着颜丑丑进宫,黑白无常同时安下心来。

    “逍遥王陪着您,我们夫妻二人就放心了,王妃,天色已晚,您们早去早回。”

    颜丑丑点头,洗脸卸妆,素面朝天,她才跟着冷岩再次出了王府,坐上马车往宫里赶去。

    “王嫂,我怕你被皇嫂为难,你还是戴上面纱将脸遮起来吧!”

    马车上,冷岩忧心忡忡。

    “我脸上还有些细微的疤痕印记,上官潇潇还不至于嫉妒我这样的皮肤吧?”

    颜丑丑摸了摸脸,不以为然。

    “保险起见,你还是戴上面纱将脸遮起来,二哥给你的蝴蝶面纱你不是一直都戴在身上吗?听话,戴起来。”

    冷岩的语气满满都是担忧,颜丑丑叹气白了个眼“你似乎忘记我的能力了,我那是这么容易被欺负的?”

    嘴上虽是这样说着,但颜丑丑还是取出了面纱将脸遮了起来。

    这不遮还好,一遮冷岩更闹心了,颜丑丑一双迷人的眼睛露在外面,身姿端庄,全身上前看不到一处缺点,怎么看,颜丑丑都是活脱脱的美人胚子。

    “还是取掉,别遮了。”

    动手,他不安的一把扯掉颜丑丑的面纱。

    “你神经病啊!”

    瞪着冷岩,颜丑丑不悦的夺过面纱揣进了衣兜里,鼻子一哼,她气呼呼的不再搭理冷岩。

    尴尬的撇了撇嘴,冷岩也不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颜丑丑如画的眉眼,静静的一直看。

    到了皇宫,冷岩陪同着颜丑丑一同向椒房宫走去,但是将要进去椒房宫的时候,冷岩却被宫女拦在了外面

    “皇后有令,只让锦王妃一个人进去,逍遥王请回。”

    无奈,冷岩幸怏怏看着颜丑丑独自进|入椒房宫,掉个头,他朝乾清宫的方位走去,那是百里天君的寝殿,他要趁此机会去探望下他的至亲皇兄。

    颜丑丑刚进|入椒房宫,宫殿的大门就紧紧的关闭,沉闷的关门声,没来由的让天不怕地不怕的颜丑丑心里咯噔了一下。

    余香缭绕,整个椒房宫都萦绕着浓郁的檀香味。

    跟着宫女的指引,颜丑丑被带入上官潇潇的寝室内。

    上官潇潇整一个人躺在贵妃椅上惬意的吃着水果,看到颜丑丑走进来,她惊了惊

    “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锦王妃变化了好多呀!”

    心里冷哼一声,颜丑丑回道“托皇后娘娘的福,这两个多月,我过得很好。”

    “哼!”

    不屑的撇了撇嘴,上官潇潇嗤笑“锦王爷战场杀敌,你还有心过得好?”

    “我过得好,等他回来才是对得起他,我相信,再要不了几天,他就凯旋而归了。”

    看着上官潇潇,颜丑丑不卑不亢。

    “哈!哈哈哈!锦王妃,你真是笑死本宫了!”

    贵妃椅上的上官潇潇笑的花枝乱颤,颜丑丑不禁厌恶的皱眉

    “皇后您急匆匆召我过来,是为何事?要是没什么要事,妾身就回府了!”

    “本宫就是想召你来,看看你,看看你过得可好。”

    话说完,上官潇潇下了贵妃椅,关切的走到颜丑丑身边打量着颜丑丑,盯了颜丑丑一圈后,她看着颜丑丑神色怜悯起来。

    被上官潇潇可怜的眼神盯得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颜丑丑心里突然毛毛的“劳皇后娘娘挂心,妾身一直过得很好。”

    “锦王妃,你也太没良心了吧?锦王爷两个多月杳无音信,你这个做妻子的就不胆心着急吗?那御锦风真是瞎了眼爱错人了!”

    上官潇潇一副嚣张的架势,伸手她捏住了颜丑丑变得滑嫩的下巴自言自语了一句“真没想到,你五官是这样标志好看,不过再怎么好看迷人,御锦风也无福消受了。”

    眉毛越皱越紧,颜丑丑不客气的挥掉上官潇潇的手,厌恶的瞪了上官潇潇一眼“你胡说什么?他不过是去边塞攻打那犯境的边塞小国,说不定他已经再回帝|都的路上了!”

    “哈哈哈!”仰天长笑,上官潇潇指着颜丑丑神情厌恶的说道“你不知道御锦风是去送死了吗?带三千散兵出战,哪里抵得过人家的千军万马?也许,你的御锦风早已被踩踏成了肉泥!就算你变得再怎么貌美,都已是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了!”

    “你说什么?怎么会?御锦风明明带足了粮草和兵马,怎么会是仅带三千散兵?你开什么玩笑?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长袖一甩,不客气的按住上官潇潇的肩膀,颜丑丑眼神阴鸷“别以为你是皇后,我敬你三分,你就敢在我面前开染坊!不许你这样诅咒他!”

    “本宫诅咒他?”像是对无礼的颜丑丑粗鲁的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上官潇潇满脸不在乎的说道“本宫句句所实,今天,边关传来消息,锦王爷战败,全军覆没,连尸体都找不到啊!本宫特意召你进宫就是想把这振奋人心的消息告知你!”

    阴险一笑,上官潇潇整个人都阴暗的令人不舒服。

    颜丑丑皱眉,一把推开厌恶的上官潇潇,冷岩说过,上官潇潇妒忌心重,她一定是妒忌御锦风和自己过得好,才编出这样的谎言来吓唬自己。

    理了理自己的衣裙,颜丑丑淡淡一笑说道:

    “你想吓唬我,让我心灰意冷,打垮我的心理防线,我不上你这个当!”

    她今天跟冷岩逛庙会的时候特地为御锦风求签卜卦,虽是暗示御锦风此去凶险,但她求的是上上签,签意解释御锦风并没有生命危险。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最新章节:结局——凌乱的家庭关系
    她是现代暗黑医学界的最强宠儿,刚从坟墓爬出来就被人迷晕送进了他的洞房!他是颠倒众生的美男王爷,春宵夜,他彻夜未眠照顾她呵护备至;新婚第一天,她和他大打出手,招招阴损,欲毁其男根;◆◆◆狠如蛇蝎,她对他说“欺辱你的人,我帮你摧毁他,你喜欢的...

    黛宝08-01 完结

  • 匈奴大帝

    最新章节:终章
    伊稚邪大单于是匈奴历史上最杰出领袖。幼时被立为太子,后因母亲失宠被废,并被送往月氏国为人质;逃回匈奴后忍辱负重,壮大自己的实力,终于杀父弑君,夺得匈奴单于大位。在位期间,灭亡东胡、收服月氏,并不断侵犯汉朝边境,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

    童姿08-01 完结

  • 返宋行

    最新章节:第三十七章 大结局
    简介一:

    和气生财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