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第91章 :进宫选秀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这小贱人!本宫好意告知你实情,以免你空欢喜一场,你却这么不领情!”

    斜睨着颜丑丑,上官潇潇嘴角扬起,不动声色迈开脚步与颜丑丑拉出一段距离。

    “也罢!”

    昂首,她走走停停,看似无意的迈动着脚步,与颜丑丑的距离越来越远。

    颜丑丑木木的站在那里,脑中混沌,她再说服自己上官潇潇所说是假,完全没注意到危险正一点一点向她接近。

    椒房宫里,香炉里的迷香越来越旺,上官潇潇隔着一段距离看着颜丑丑笔直的身姿逐渐瘫软了下来,瞅准时机,上官潇潇高呼一声“来人!将锦王妃拿下!”

    中了迷香的颜丑丑晕晕沉沉,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身子软软的使不上力气,声音出口也是气若游丝。

    “你堂堂后宫之主的皇后娘娘竟然使用这种卑劣手段让我屈服!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随着上官潇潇的一声令下,立即有两名宫女拿着一捆绳子走近颜丑丑将颜丑丑捆绑了起来。

    看着被束缚住的颜丑丑,上官潇潇才敢走近她,居高临下。

    “想怎样?本宫就想着毕竟和御锦风曾是青梅竹马,情分一场,他人如今没了,本宫当然不忍让他就这样独自离去,黄泉路上没人陪伴,他该有多孤独?所以本宫要你去陪他啊!”

    俯身,上官潇潇微笑伸手摸了摸颜丑丑滑滑的脸,冷哼一声的说道“啧啧啧!这样精致的五官看久了连本宫都会动心呢!”

    她的手掌在颜丑丑脸上由额头一下滑过颜丑丑的下巴,接着她目光突地变得阴鸷“啪!啪!”两声响亮的巴掌打在了颜丑丑的脸上。

    颜丑丑的脸顿时红涨起来,中了蒙药的她瞬间清醒了不少,可还是浑身虚弱无力,努力睁大暗红色的眸,她阴森森的瞪向上官潇潇。

    “你最好有本事把我弄死!否则我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给我记住!”

    “啪!”

    又是一巴掌狠狠打在颜丑丑脸上,上官潇潇一脸凶神恶煞“要死了还这么牙尖嘴利!丑八怪!别以为你恢复容貌了就变漂亮了,本宫要把你烧得面目全非!让你依旧以一副丑样子去地下见那不识好歹的御锦风!”

    被打的有些发懵,颜丑丑嘴角出血,虚弱的抬眼,模糊中,看到上官潇潇走到烛台边拿下了正在燃烧的蜡烛朝自己走来,她看着自己笑的阴险,眼见她举着蜡烛就要将火苗点在自己身上。

    颜丑丑眯起眼睛集中精力,动用念力成功让上官潇潇转手扔掉了蜡烛,蜡烛掉落在上官潇潇的脚边点燃了她拽地的长裙,裙子被点燃,上官潇潇吓得花容色,赶紧命人来扑火,所幸火势蔓延的不厉害,两三下就扑灭了。

    但是,那依旧燃烧的蜡烛滚落到其他地方点燃了椒房宫内的纱帘、布艺、纸窗。

    “娘娘,宫里着火了!快扑救!”

    小宫女拉着上官潇潇急急忙忙往殿外奔去,上官潇潇回头看了被捆绑住身子倒在地上晕过去的颜丑丑一眼,唇角扬起,她走出宫门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不用救火!就让它烧吧!这宫殿本宫早就住腻了!烧的差不多的时候,你再去禀告皇上,就说锦王妃对本宫行凶,动手烧了本宫的寝宫,结果没把本宫烧死,自己却被困在了里面!对皇上对外人都要这么说懂不懂?”

    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所有在场的宫女太监们都连连点头。

    乾清宫,冷岩正陪着百里天君下棋解闷,窗外一阵冷风吹来,冷岩的眼皮便忽然间跳个不停,拿着棋子的手举棋不定,他神情恍惚了一下。

    “臣弟,该你了,怎么迟迟不下?是不是想认输了啊?”

    百里天君贼贼的笑着,御锦风战场上死不见尸的消息他并没有告诉冷岩,他打算日后冷岩问起时,在慢慢告知这个胳膊肘总往外拐的亲臣弟。

    冷岩的嘴角动了动,接着他看了看窗外,漆黑一片“这么晚了!皇兄,我该走了,下回再来看你!”

    扔掉手中的棋子,冷岩起身神色不安的走了出去。

    “这盘棋都还没下完呢!你总得跟朕下完再走啊!”

    眼巴巴的看着这个不听话的臣弟慌张的走出自己的寝宫,百里天君摇头叹气。

    冷岩出了乾清宫就直接奔向上官潇潇的椒房宫来了,当看到被熊熊大火包围的椒房宫,他不安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

    “锦王妃呢?锦王妃在哪?”

    面色阴的令人发寒,他质问着站在椒房宫外无动于衷的太监宫女们。

    “在,在里面!”

    小宫女哆嗦着身子指着被火焰吞噬的宫门里。

    瞳孔大张,冷岩咬牙切齿,找来一盆水浇湿自己,便不顾危险的冲入火舌之中。

    十天前。

    边塞之地,萧条的边城内,尸横遍野,死寂沉沉。

    盔甲加身的御锦风正站在城墙上俯视着下方浓烟滚滚的战场。

    那下方是敌人的千军万马,领头的人物是一个着装精练,长相标致的双十左右的姑娘。

    她是斛律邪的妹妹,边塞的公主。

    她性情豪迈,身手不凡,堪称巾帼英雄。

    数月来,御锦风都是与她在作战,因为兵力悬殊,斛律邪并未出场只是放心将战场交给他这个性子刚烈的妹妹。

    “哎!我说城墙上的那位将军,你就乖乖开城门,让我们攻占了这座城池吧!你们被困在城中已有数月,想必粮草早已用完,与其饿死,不如乖乖投降啊!反正你战败是早晚的事情了,就带着那点兵力怎么抵挡我们的数万骁勇的勇士呢!投降吧!投降吧!”

    斛律娜拉奔放的骑在马上,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执着长鞭,长鞭上满满的倒刺,让人看着都觉得慎得慌。

    尘烟弥漫中,她看不清城门上御锦风的脸,只能辨清他轩昂屹立的身形特别魁梧挺拔。

    她跟御锦风从未正面交过手,仅带三千散兵竟然与她们的千军万马对抗了一个多月,这个男人是个神话啊!

    但,她再怎么欣赏有勇有谋的御锦风,他也始终都是自己的敌人!敌人面前绝不心软!她势必在今天攻占御锦风死守的城池!

    随着斛律娜拉的领头高呼,她带领的数万人马都统一举着兵器高喊着。

    “投降!投降!”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振奋人心,斛律娜拉,扬起势在必得的微笑。

    御锦风悲凉的站在城墙上,任由城下辱骂,他始终不发一言,接着,许是站累了,他便盘腿坐了下来,静静的,一直是静静的。

    斛律娜拉下令让将士们撞开了城门,当她带领欢呼雀跃的将士们冲进城门时,那遍地狼烟和一排排整齐排列的尸体让她错愕。

    城里虽然尸横遍野,但是却没有血腥和肮脏,那些死却的将士们都是着装整洁,表情祥和。

    城内无一人生还,这本是悲凉的,但是走进来,却是一种平静又诡异的感觉,斛律娜拉忽然觉得这场胜仗赢的一点也不光彩。

    她登上了城楼找到了静坐的御锦风,御锦风背着她,她抽出长鞭向他甩了过去。

    “啪!”

    鞭子没有抽到他身上,倒是被他一剑斩断。

    “饿了这么多天的人,竟然还有这般快的伸手,小子,功夫不错嘛!”

    斛律娜拉轻笑,接着扔掉了鞭子,赤手空拳朝御锦风冲过去。

    御锦风很君子的扔掉手中的利剑,与斛律娜拉空手搏斗起来。

    他站起身,转过脸的刹那,绝美的五官那让斛律娜拉的心头一紧。

    许是没见过御锦风这样好看的男子,她盯着他的脸顿了顿。

    他出手,虽是饿的体虚但仍然招招有力,斛律娜拉只能跟他打个平手。

    她看着御锦风阴冷的目光开始变得钦佩。

    “你的那些将士们是你亲手了结的吧?看他们的死相一个个表情平静,不难想得出他们走得很安详。”

    几招下来,她停下手,饶有兴致的盯着御锦风。

    御锦风神情一顿,目露哀伤。

    是的,他的那些将士,是他亲手杀死的!

    这场零胜算的战争他注定失败,看着守在城内一天天饿的痛苦不堪的将士们,他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与其让他的将士们被敌人砍成四段五段,不如让他给将士们一个没有痛苦的死亡!

    他是下了多大的心才能亲手杀死跟自己拚战的战友啊!

    双目猩红,斛律娜拉的话让他胸口闷的生疼。

    看着眼前敌人的嘴脸,他悲戚的长吼一声,拼尽最后的力气,带着杀意冲向斛律娜拉。

    “公主有危险!保护公主!”

    无数的弓箭手对向了御锦风,箭出玄,瞬间,箭器如雨射向御锦风。

    御锦风默然的闭上眼,不甘!他不甘!

    乒乒乓乓,嘈杂的声响后,没等来箭穿身的痛感,他的双臂一紧,落入一个娇小人儿的怀抱。

    睁开猩红的眼睛,他看到身穿盔甲的士兵。

    “怎么还有一个?”

    他喃喃自语,他的将士们明明都已经魂归故里了啊!

    “主人,诗翠对不起你。”

    充满自责的熟悉女音让御锦风脑中惊醒。

    这不是他的士兵,这是穿着盔甲的诗翠,诗翠满脸泪痕用身体替自己挡下了如雨的箭器。

    “你怎么”

    他话未说完,诗翠便口吐鲜血倒了下去,抱着诗翠了无生气的身子,御锦风有无数疑问要问她。

    “你一直跟着我吗?你不是让百里天君命我出征,想置我于死地吗?为什么我将死之际,你又要舍命救我?”

    为什么?为什么?许多的为什么,他再也问不出口,因为诗翠死了。

    她满脸泪痕的躺在御锦风的怀里,唇边却是带着笑意。

    斛律娜拉的弓箭手们再次举起弓箭想要射穿御锦风的身子。

    “住手!不得伤他!留他性命,带回草原!”

    静静的盯着这个满身哀伤的男子,斛律娜拉充满了好奇。

    思索了一会,她邪恶一笑道“带回去卖到奴隶格斗场,这场胜仗我们赢的太窝囊了,就仁慈一些让他活着!”

    她话一说完,众将士便举手欢呼。

    奴隶格斗场,那是地狱一般的存在,在那里面,有许多带着脚镣生活的奴隶们,他们想要活命就必须杀死身边的对手。

    奴隶主们会举行大型的格斗赛事供人观赏娱乐,观众们以奴隶们残忍的拼杀作为乐趣。

    御锦风被卖到暗无天日的地方,忍辱偷生。

    他时常为了活下去,要击败许多对手才赢得一份裹腹的餐点。

    只要他活着就会有希望,颜丑丑还在等着他,他还有雄心壮志未完成,他不能死。

    十天后,他迎来一场重见天日的机会。

    庞大的赛场上围满了黑压压的观众,一个个戴着脚铐的奴隶被奴隶主们牵出来让人观摩。

    这是奴隶间的最终对决,最强的胜出者便被封为大力神——边塞战神,被容封为战神的男子将有机会得到公主的赏识垂爱,或是留在身边当干将,或是,被公主相中成为公主的意中人。

    观众席上,最显眼的一角,斛律娜拉高坐在上俯视着被带出场的奴隶们。

    她的视线锁定在一个满头黑发的男子身上,男子衣衫褴褛,露出的雄壮背部上深浅不一的刀痕触目惊心,他傲然于天地间的站立着,面无表情的绝美的容颜有种超脱凡尘的气质。

    御锦风一出场便吸引了不少女性目光的驻足。

    奴隶主们一一将奴隶身上的脚铐解开,生死角逐正式拉开。

    场上的每一位努力都拥有着超强的耐力和搏斗力,他们都是千锤百炼后的佼佼者中的强者。

    御锦风强,但,这里都是强者,他们势均力敌。

    搏斗中没有规矩可言,五十名强者徒手自由搏斗,谁能是最后赢家,任何人都是没有十足把握,御锦风也是。

    有时一对一的搏斗,有时又要以一敌三,甚至是敌五敌更多。

    五十人中,四十九个人都是敌人,没有武器只能徒手对决,这,相当残忍。

    他不知道被打趴下了几次,他只是一次又一次的站起,将一个又一个强力的敌人击败。

    流血了受伤了,他必须要站起来,他不能在这种地方死去。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到底击败了多少个人,当满场欢呼着向他吹着口哨向他鼓舞的时候,他累趴了,汗水如雨挥洒,混合着浓稠的血。

    他的视线变得模糊,耳边嗡嗡作响。

    他被人高举着抛到空中,鲜花漫天飞洒,他被众多女性贡献着艳丽的花环。

    结束了,多天的地狱生活是结束了,还是刚刚开始呢?

    他无从觉想,他只想安稳的休息一下,想念着颜丑丑陪伴在身边的惬意之感。

    “就是他了!果然没让我失望!命人给他沐浴更衣!”

    斛律娜拉看着累的眯起眼睛的他甜笑着,那笑容里有钦佩有骄傲还有一种羞涩。

    御锦风始终浑浑噩噩,他被人簇拥着,被追捧者,浴水洗去他的疲惫,他换上了他从未碰过的少数名族的衣服。

    中原,巍峨的皇宫中。

    椒房宫已被烧成了废墟废墟堆里有一具烧焦的尸体。

    换了一身明艳装束的上官潇潇盯着被人从废墟中挖出的尸体,得意的笑着。

    “怎么只有一具?找!再给朕找!”

    百里天君勃然大怒的踱步在烧成废墟的椒房宫前。

    火势蔓延时,冷岩冲进去解救颜丑丑就没人见他再出来。

    百里天君慌张极了,冷岩是他唯一的至亲,这个臣弟虽然贪玩,行事作风不稳重,但,他却是极其爱护的。

    他不敢想象,冷岩为了解救颜丑丑而葬身火海的话,他会有多痛心疾首。

    锦王府。

    黑白无常手忙脚乱,灰头土脸的冷岩抱着奄奄一息的颜丑丑。

    “咳咳咳!”

    进去火场解救颜丑丑,他的肺部吸进了不少尘埃,好不容易暗中带着颜丑丑安全脱离皇宫,冷岩已是内脏被烟雾侵损。

    把脉诊断,敷药,确定颜丑丑安然无恙后,冷岩才接受治疗。

    两个时辰后,颜丑丑苏醒,冷岩刚服了药守在她的榻边。

    看到她醒来,贴心的倒了一杯水地给她。

    “王嫂,喝点水润润喉咙。”

    他被烟雾呛得声带受损,声音沙哑,说话声像个年迈的老头,没有了往日的性感。

    “冷岩,是你救了我?”

    喝下冷岩递来的水,她感激的问。

    冷岩笑着点点头。

    “你除了声带受损,哪里还有没有受伤?”

    她鼻子有些酸,关切的看着他。

    “没,别担心我,你没事就好。”

    他一直对着她笑,声音嘶哑。

    颜丑丑赶忙心疼的堵住他的嘴“别说话了,你声带受伤说话肯定会嗓子疼,你也多喝些水,以后养好嗓子!”

    听话的没再开口,冷岩应声点了点头。

    上官潇潇一直以为椒房宫抬出的那具烧焦的尸体是颜丑丑的,她安心的继续过着她不甘寂寞的皇后生活。

    百里天君没有再废墟中挖到冷岩的尸体,松了一口,派人查找,终于在锦王府找到安然无恙的冷岩。

    御锦风已经不在了,百里天君就将锦王府赐给了冷岩,并告诉冷岩,御锦风战死边塞的消息。

    他们都以为御锦风死了,冷岩死守着这个秘密,一直没有告诉颜丑丑。

    七天后,颜丑丑的身子恢复健康,她脸上的疤痕也完全消迹,只是那双暗红色的眼睛依旧暗红。

    冷岩用了什么方法都没能治愈她的这双眼睛,反而是越来越明亮,迷人。

    赶上三年一度的选秀,皇宫中的百里天君又要选妃了。

    全国各地的大家闺秀都被纳入名列,环肥燕瘦的美女数之不尽,大批大批的美女进宫等待皇帝的筛选。

    颜丑丑听了这个消息,脑里便形成了一个报复上官潇潇的计划。

    御锦风去征战以快三个月,颜丑丑决定不能坐以待毙的等下去,她要以身试险,决定去选秀进宫,查找到御锦风的母妃将其解救,并狠狠收拾那上官潇潇。

    冷岩拗不过她的执着,终是同意她危险的举措。

    “你要救出二哥的母妃我不反对,你要报复上官潇潇我也不反对,但你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要伤害我的皇兄。”

    在颜丑丑以秀女身份混进宫中的前一天,冷岩叮嘱了颜丑丑一点,百里天君做了再多的恶事,都是自己至亲的人,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去伤害他,尤其是颜丑丑。

    御锦风的母妃被百里天君囚禁在宫中多年,除了百里天君,任何人都不知道御锦风母妃的下落,冷岩也很不明白为什么百里天君一直不放了御锦风的母妃,明明御锦风战死了,明明御锦风没有对他构成威胁了啊!

    谁知道呢!他的皇兄做事总是奇葩和残忍。

    “我答应你,不伤害那皇帝,只要救出风的母妃。”

    颜丑丑信誓旦旦,她在美好勾画着未来御锦风和母妃团聚的欣喜蓝图,而冷岩则是认为颜丑丑终有一天得知御锦风真的战死沙场了会不会伤心欲绝。

    假的身份,假的名字,颜丑丑以一个地方小官员女儿的身份被送进了宫里等待召选。

    黑白无常两人一个扮成了她的贴身侍女,一个扮成了宫里的太监。

    颜丑丑的样貌无疑是会让人觉得惊艳的,尤其是她那双异于常人的暗红色眼睛,为了不那么引人注目,她花费心力,特制了一双黑色美瞳遮住了暗红色的双眸,使其看起来和常人的黑眸没什么两样。

    城内,一排又一排的花桥往皇宫行去。

    看热闹的行人也是很多。

    “老大,这狗皇帝真是艳福不浅,你说我们找了那么多天的那个姑娘,会不会在这选秀小姐当中啊!”

    一脸黝黑的刀客跟在毒一城身边,看着载着众多如花美眷的轿子,目光应接不暇。

    “有可能”

    毒一城昂首双手环胸,也是应接不暇的看着排列成长龙的花轿,他的视线在搜寻着当日那抹粉刁玉琢的丽影,可惜佳丽都在轿子里,他瞧不见。

    “老大,不然我们乔装潜进宫里去瞧瞧?”

    贼贼的笑,刀客一脸期待的盯着毒一城帅得掉渣的脸。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最新章节:结局——凌乱的家庭关系
    她是现代暗黑医学界的最强宠儿,刚从坟墓爬出来就被人迷晕送进了他的洞房!他是颠倒众生的美男王爷,春宵夜,他彻夜未眠照顾她呵护备至;新婚第一天,她和他大打出手,招招阴损,欲毁其男根;◆◆◆狠如蛇蝎,她对他说“欺辱你的人,我帮你摧毁他,你喜欢的...

    黛宝08-01 完结

  • 匈奴大帝

    最新章节:终章
    伊稚邪大单于是匈奴历史上最杰出领袖。幼时被立为太子,后因母亲失宠被废,并被送往月氏国为人质;逃回匈奴后忍辱负重,壮大自己的实力,终于杀父弑君,夺得匈奴单于大位。在位期间,灭亡东胡、收服月氏,并不断侵犯汉朝边境,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

    童姿08-01 完结

  • 返宋行

    最新章节:第三十七章 大结局
    简介一:

    和气生财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