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第93章 :拿什么整死你,我的敌人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分头跑!”

    毒一城把大麻袋往肩上扛了扛,颜丑丑体重很轻,毒一城一点也不觉得吃力。

    “不要!老大!你不要丢下我!”

    刀客可怜兮兮的抱住了毒一城的大腿求说着,皇宫这么大,他对这里可没有毒一城对这里熟悉的,虽然之前查过地图脑补过,但是这满皇宫的侍卫高手可不是这么容易逃得出去的啊!

    “情况紧急!我们走在一起目标太大很容易被抓住!分头跑出去的希望大些!”

    伸腿踢了踢毒一城,毒一城示意刀客把正在搜查过来的侍卫引开。

    “老大,是兄弟重要还是女人重要?不然您就把这姑娘还回去吧!”

    他哭丧着脸求说着毒一城,紧紧抱着毒一城不松开,毒一城黑着脸没有半分犹豫的把他扔了出去。

    “好歹都是个纯爷们,以你的身手逃出去哪会有什么问题!别在老子跟前矫情!”

    刀客被他无情的推了出去,搜查的侍卫发现目标统一向他追来,毒一城借此机会扛着颜丑丑躲开了侍卫的追查。

    越往宫外跑搜查的侍卫就越多,毒一城无奈只好带着颜丑丑逃到一处没人的宫殿里藏了起来。

    这座宫殿是一座小型的寝宫,里面乌漆墨黑,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借着宫外微弱的光线,毒一城隐约看出宫内的陈列摆设,有佩剑,有简单的器皿,宫里陈列简洁明了,没有梳妆台,大都是男人用的东西。

    难道这里是殿前侍卫住的地方吗?毒一城纳闷了起来。

    不管怎样,这宫殿里一个人也没有,倒是一个很好的藏身处。

    拖着装着颜丑丑的麻袋,毒一城躲到了一处八仙桌的桌案下。

    不知是这宫殿里能见度太低还是毒一城眼神不好,房里一处敞开的窗台上卧着一个手持酒壶看窗外风景的人,毒一城始终没发现。

    这座黑漆漆的宫殿是冷岩的寝宫,颜丑丑进宫选秀,冷岩为保其安全也住进了宫里。

    今夜他心情不好,遣走了宫里所有的宫人,熄掉灯火,一个人窝在窗台上借酒消愁,没想到被扛着大麻袋的不速之客叨扰了。

    冷岩眼睁睁的看着毒一城扛着麻袋偷偷摸摸的溜进自己的宫殿里面东张西望,亲眼看着他大摇大摆在自己宫里转悠,碰碰这个花瓶,摸摸那个桌子椅子。

    然后,亲眼看着毒一城拖着大麻袋藏在了桌子下面。

    冷岩不动声色,他想看看毒一城在桌子下面能躲多久,他也好奇那大麻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不过,毒一城一看就是进宫行窃的小偷,那麻袋里面肯定装的都是宫里偷来的金银珠宝。

    这小偷敢在皇宫里偷东西,大胆!有意思!

    唇角扬起,冷岩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接着他跳下窗台,将宫里的烛台依次点亮。

    躲在桌下的毒一城心提到了嗓子眼,大气都不敢喘。

    外面追查的侍卫们追到了冷岩的寝宫前,见到里面亮着烛火,侍卫礼貌性的敲了敲门。

    “小王爷,宫里招了贼,我们寻着贼人的踪迹追到了这里,不知道小王爷有没有遇到穿着夜行衣的贼人?可佛开门行方便,让我等搜查一下!”

    冷岩优雅的坐在桌上自顾喝着酒水,回话慢慢吞吞“本小王一直呆在寝宫里喝酒,没见到贼人,你们到别处去寻吧!”

    门外停顿了一会后,侍卫不甘心的恳求道“斗胆请王爷开门让我等搜查一下。”

    “那你就进来吧!”

    冷岩倒是大方,手一挥,内力一出,门栓落了下来,门自动打开。

    看到冷岩独自在喝酒,侍卫握拳向冷岩行了一礼,带着人进来转了一圈,只是看了看并没有真的搜查冷岩的寝宫。

    没有看到可疑之人,侍卫便客气的退了出去,还不忘帮冷岩带上房门。

    “兄弟,出来吧!别躲了!”

    待侍卫走远后,冷岩转身凭空说了一句。

    桌下,毒一城冷汗直冒,没怎么犹豫的,他从桌下爬了出来,看到是冷岩,他吃了一惊,还好冷岩并不认识他。

    “谢谢小王爷助再下躲过追查!再下感激不尽!”

    抱拳,他恭敬的对冷岩施了一礼。

    冷岩只是淡淡一笑,没多说一句话,只是指着宫门对毒一城说“你走吧!把你偷来的财宝也带走。”

    毒一城惊讶的嘴巴张成了o形,怕冷岩反悔,赶紧拖出大麻袋扛在身上,对冷岩连连道谢就朝门外走去。

    冷岩心情欠佳,没空理会身外的事物,他觉得眼前扛着麻袋敢到宫里偷东西的人很有勇气,值得敬佩,反正皇宫里的人生活极其奢侈,被人偷点钱财出去也不会造成什么重大影响。

    眼见毒一城扛着装着颜丑丑的大麻袋就要溜走,“嘶”的一声,不知为何,麻袋被割破了一个口子。

    一截丝绸质地的布料露了出来,毒一城赶紧换手,改为抱着麻袋。

    转头,看到冷岩依旧平静的在喝酒,他对冷岩嘿嘿一笑“多谢小王爷成全,后会无期!”

    开门,就在他要踏出房门的刹那,冷岩一个激灵起身闪到了他的身边堵住了他的去路,不苟言笑,冷岩问道:“你麻袋里装的是什么?”

    毒一城莫名其妙“装的是财宝啊!您不是说我可以带走吗?”

    “放下来!我要检查!”

    一字眉拧紧,冷岩盯住了毒一城抱在手里的麻袋,这形状,看起来像个人啊!

    并且,麻袋里有散出一种微微的幽香,冷岩跟在颜丑丑身边许久,这种幽香,冷岩最熟悉不过。

    颜丑丑爱美,冷岩曾为她调制冷香丸,冷香丸是以花朵的香精提炼制成,人吃进去,皮肤中就会散出淡淡的花香。

    “由不得你!”

    毒一城眉眼突变的深沉,一手抱紧麻袋一手跟冷岩交起手来。

    冷岩并不是毒一城的对手,几招下来,冷岩勉强与毒一城打个平手,颜丑丑被他死死抱在怀里,无论冷岩怎么攻击,毒一城都不放手。

    好在,宫外寻找不到颜丑丑的黑白无常赶来了,他们本是来找冷岩帮忙,没想到误打误撞撞见了抢走颜丑丑的贼人。

    三对一,毒一城还拖着颜丑丑这个累赘,当然打不过人家了,很快,他便气喘吁吁的被白无常趁机敲了脑袋昏了过去。

    中了迷药的颜丑丑被三人解救。

    “这贼人敢到宫里抢皇兄的女人?还好王嫂没事!我刚刚差点误以为他是小偷,要放走他呢!”

    冷岩心有余悸,抱着昏迷的颜丑丑,将其放到了自己的睡床上,然后找来解药唤醒了颜丑丑。

    颜丑丑幽幽转醒,看到冷岩和黑白无常三人,她安心的松了一口气,揉着胀痛的脑袋,她气呼呼地问道“掳走我的贼人有没有抓到?”

    “抓到了,我正想让黑无常将他送去刑部问罪呢!”

    冷岩扶起仍然有些昏沉的颜丑丑,指着不远处倒在地上的毒一城说道。

    顺着视线望去,颜丑丑眯起了眼睛,隔得太远,她有些看不真切毒一城的样貌,摇了摇头,她努力使自己清醒些,她平生最痛恨的就是别人用蒙药迷晕她!

    朝毒一城伸手,颜丑丑动用念力将毒一城往前移了移,但看清是毒一城后,颜丑丑拧紧的眉毛皱得更紧“冤家路窄!”

    听到颜丑丑这么说,冷岩关心道“王嫂,此人跟你有过过节吗?他是谁啊?用不用我立马把他送进大牢,他敢对你动手,我一定不会轻饶他!”

    “不!不!”

    颜丑丑猛地向冷岩摇头反对“别伤他性命,你还记不记得几个月前,我救下了一个从天而降的男人?那男人刚好被我接在怀里,当时你也在场。”

    “哦——”恍然大悟,冷岩看着毒一城厌恶的皱眉“就是他掳走了你逼你嫁给他,现在怎么又来招惹你了!这次决不能放过他!”

    起身,冷岩愤恨的踹了毒一城几脚“黑无常,你这就命人将他押入大牢,我要命人将他处死!”

    “冷岩,我说了别伤他性命,他是对我不敬,但是住在他岛上的那段日子,他也算是有恩于我,这次就放了他吧!”

    揉着依旧作痛的脑袋,颜丑丑挥了挥手“小黑,你偷偷把他送出宫吧!”

    黑无常领命将毒一城装进麻袋拖了出去。

    颜丑丑决定的事情,冷岩也不好反驳,看着颜丑丑躺在自己睡床上不安的容颜,冷岩关切的说道:“王嫂,你头昏就睡下养养精神,皇兄那边我回去处理,你今晚就安心待在这里吧!”

    颜丑丑点点头,毒一城给她下的蒙药剂量太多,她的脑袋疼死了,她没力气再折腾,她决定就在冷岩这里休息。

    重新躺在床上,颜丑丑很快便沉睡了下去。

    白无常守在她的床边一步不离。

    冷岩则是出了寝殿赶往了百里天君的乾清宫,照顾了百里天君一夜。

    东宫,上官潇潇的寝宫。

    “娘娘,您听说了没,那紫嫔娘娘第一天侍寝,就召来贼人将她掳走,扰了皇上的雅兴呢!奴婢觉得,这紫嫔娘娘一定不是善茬,是灾星,娘娘您日后得提防点!”

    小叶子打着呵欠陪在上官潇潇身边,上官潇潇倚在床榻上,捧着一本古书再细赏。

    夜晚对她来说是越来越难以入眠,她经常整晚不眠,为了打发无聊时光,她便找来大堆的书看,可是放不了心思在看书上,一本书只是捧在手里翻翻样子,她没把书的内容看进心里去。

    “什么灾不灾星的,只要她不惹到本宫,本宫管她发生什么事了,都一概跟本宫没关系。”

    扔下手中的书本,上官潇潇看了看门窗外,外面的嘈杂令她烦躁“一个低贱的女子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不就是长得好看些吗!”

    不禁想起今日在选秀场上见到的颜丑丑,她沉思起来“只是这个紫嫔娘娘,本宫觉得有些面善啊,好像以前有见过她。”

    小叶子呵欠连连,极度没精神的问一句“那您想起以前在哪见过她吗?”

    上官潇潇睡眠质量不好,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她这个贴身宫女,小叶子已经连续几晚没有睡好,黑眼圈相当的严重。

    上官潇潇蹙眉摇摇头“一时间本宫也想不起到底在哪见过她,兴许多见见她,就能让本宫想起。”

    唇角扬起,上官潇潇拍了拍站在自己床前困得东倒西歪的小叶子说道

    “明早,你且准备些物品,本宫要去瞧瞧她!”

    夜,消迹,黎明来临。

    大剂量的蒙药让颜丑丑睡倒了日晒三竿,她并没有回沁香宫,一早来找她的上官潇潇扑了个空。

    百里天君很早便清醒了过来,他连早朝都没有上,就感到冷岩的宫殿来看望一直熟睡的颜丑丑。

    他守在颜丑丑床榻前,一直待颜丑丑睁开双眼。

    睁眼第一眼看到百里天君,颜丑丑吓了一跳,猛地从床上坐起,挡视线看到立在一旁的冷岩时,她安心的沉了一口气。

    还好冷岩在啊!不然颜丑丑可不知道趁她昏睡中,这百里天君会对自己做些什么。

    如绸缎般的秀发披散着,身形娇柔,面如美玉,五官精美绝伦,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娇俏的鼻子下,嘴唇如熟透的樱桃般,颜丑丑真的好看的不像话。

    “美人,你终于醒了,有没有觉得身子哪里不舒服,朕请了太医就后在殿外呢!”

    百里天君关切的倾身上前,颜丑丑却躲过了他,蹙眉生起气来“皇上,我昨日第一次进宫就发生了这么不幸的事情,我很惶恐!”

    凝眉,百里天君有些心疼“美人你放心,朕一定抓到昨晚掳走你的贼人,还给美人你一个公道!”

    伸手,他想触摸颜丑丑安慰安慰,颜丑丑闪身缩到了墙角,抱着双腿,装作惊恐状的瑟瑟发抖。

    “可是你现在还没有抓到,昨晚要不是逍遥王,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说着说着,颜丑丑双目泪涌而出,那泪水就像是吃了那啥口香糖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你不要碰我!我不想看见你!”

    把脑袋深深埋在双腿间,颜丑丑委屈极了。

    百里天君以为颜丑丑是受了惊吓,灰常的懊恼又有些自责,因为她是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事的。

    “美人你别伤心,朕一定抓到那贼人!”

    无论百里天君如何哄骗,颜丑丑就是不领情,百里天君无奈,将颜丑丑交由冷岩和白无常照看后,他就出了宫殿,他要亲自将昨日掳走颜丑丑坏了他好事的人揪出来!

    “王妃,皇上已经走了,你别再哭了。”

    白无常脸上带着隐忍的笑意,她很佩服颜丑丑的演戏技巧。

    但谁知,白无常唤了她好几声,她依旧没有止住哭泣。

    白无常看了看一旁呆立的冷岩纳闷了起来。

    冷岩走上前,示意白无常退了出去。

    俯身,伸出手,他轻轻拍了拍颜丑丑纤瘦的后背,声音温润“王嫂,你怎么了?皇兄已经走了,你要不要起来洗漱下吃点东西?”

    颜丑丑抽泣着抬头,她没有装哭,她是真的很伤心的在哭,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冷岩心疼了起来。

    “是不是有什么委屈?王嫂,你尽管说出来,如果流眼泪能让你心里觉得好受的话,那你就哭吧!但是你要答应我,哭过后,要变得更加坚强起来,你还要救出二哥的母妃,你可不能软弱退缩!”

    “没,我没有软弱退缩,我只是有些想他。”

    声音呜咽着,颜丑丑伸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可是那泪水就是怎么止也止不住,她没有大声哀嚎,她无声的哭泣,晶莹的泪一颗一颗的落下。

    她不知道御锦风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她也从来都不知道把心交出去会是那么痛不欲生。

    “王嫂,你不能哭,你的眼睛里放了东西,那样会伤了眼睛的。”

    冷岩捞过颜丑丑,凝眉检查着颜丑丑的眼睛,果然,眼睛有些微肿,眼里也布满了血丝,他扶着颜丑丑,有些慌张“王嫂,先把眼睛里的东西取掉吧!你别哭,你若真的很想念他,等你救出他的母妃后,若是他还没有回来,我带你到边塞找他!”

    冷岩一直认为御锦风战死了,但是他不忍颜丑丑伤心欲绝,如果说谎能让颜丑丑心情好转,他会永远骗着她、由着她。

    冷岩话说完,颜丑丑的眼泪立马止住“对啊!他没有回来,我可以去找他啊!”

    擦干泪痕,颜丑丑眨了眨眼睛,自己动手将劣质的美瞳取了出来。

    冷岩赶忙掏出一瓶药水往颜丑丑眼睛里滴了几滴。

    眼睛恢复正常后,颜丑丑走下床生龙活虎,又恢复往日不可一世的神采“命人给我洗漱更衣!”

    颜丑丑喜怒无常,冷岩是见识过的,一秒前悲伤绝望的快要死了,又可以再一秒之后复活,颜丑丑向来是个怪物。

    呆在冷岩宫里她可以不必幸苦的伪装自己,吃饱喝足后,颜丑丑回了自己的沁香宫。

    收拾装扮好自己后,她带着贴身宫女白无常往上官潇潇的东宫走去。

    “走!去拜访上官潇潇,亡者归来了,怎么能不去拜会下自己往日的仇家?”

    她要在宫里立足,她要好好折磨上官潇潇,她可是记得,上官潇潇扣了自己三个耳光,还要放火烧了自己,这样的恶女人怎么能放过呢!

    别人对自己狠,自己就要比别人更狠!

    “皇后娘娘,紫嫔拜见!”

    到了东宫,颜丑丑礼貌性的求见。

    宫女小叶子见到她满脸生厌,一副趾高气昂“娘娘正在午休,紫嫔改日再来吧!”

    “午休?”颜丑丑诧异,抬头看了看天空说道:“这不是还没到晌午的吗?皇后娘娘不是才去过我宫里找我吗?我就是听闻皇后娘娘找过我,我才来拜见的。”

    “娘娘近日失眠,白天才能睡着,去你宫里见你不在就回宫歇息了。”

    小叶子挡在宫门外,心不在焉的玩弄着自己的发髻,一点对颜丑丑恭敬的态度都没有。

    “失眠?”

    颜丑丑呢喃,那不就是晚上睡不着觉吗?为什么她会失眠呢?是心里有愧疚还是一个女人太寂寞睡不着?

    “那我就先回去了,若是娘娘醒来,请告诉她我来过了。”

    优雅的笑了笑,颜丑丑转身示意身边的白无常将带的礼物交给小叶子“小心意,这些送给你的。”

    小叶子一听是送给自己的,便眉开眼笑了起来,对颜丑丑的态度也转好了许多“紫嫔娘娘,现在日头毒,你就先回宫歇息吧!等皇后娘娘醒来,奴婢会告诉娘娘您来过的。”

    站在一旁的白无常看见小叶子转变了态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鄙夷的向小叶子翻了翻白眼。

    颜丑丑朝白无常摆摆手制止她不礼貌的举动,对小叶子点了点头后,就折回了寝宫。

    万幸,一整天,百里天君都没有再来缠着她,许是,颜丑丑的眼泪让他不捉到掳走颜丑丑的贼人不罢休吧!颜丑丑安全加安静的度过了在宫中的第二天。

    “王妃,您是说皇上的乾清宫有密室?”

    沁香宫中,黑白无常围着颜丑丑又在秘密探讨着,宫里的宫人们又无一例外被潜了出去。

    “嗯,我昨晚从百里天君口中套出来的,但我也不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有密室,那主人的母妃八成是被困在那里,我们在皇宫秘密查找了多年都没有找到主人母妃的下落,皇宫内的每一个角落,我们夫妻二人再熟悉不过了,可是乾清宫是皇上住的地方,我们倒是没想到乾清宫里、皇帝自己住的地方会有密室。”

    “是啊!我很赞同哥哥的说法,如果乾清宫有密室,那主人的母妃很可能就被藏在里面,王妃!”

    白无常握着颜丑丑的手双眼闪着激动亮光“解救出主人的母妃就靠您了!您一定要在从皇帝口中套出密室的方位!”

    颜丑丑郑重的点了点头,自信的拍了拍日渐高耸的胸脯说道“放心!我会努力的!但在,救出风的母妃前。”

    说到这颜丑丑停顿了一下,嘴角邪恶的扬起,眼神闪着阴鸷的光芒“我要先搞定上官潇潇!我要让她身败名裂!”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最新章节:结局——凌乱的家庭关系
    她是现代暗黑医学界的最强宠儿,刚从坟墓爬出来就被人迷晕送进了他的洞房!他是颠倒众生的美男王爷,春宵夜,他彻夜未眠照顾她呵护备至;新婚第一天,她和他大打出手,招招阴损,欲毁其男根;◆◆◆狠如蛇蝎,她对他说“欺辱你的人,我帮你摧毁他,你喜欢的...

    黛宝08-01 完结

  • 匈奴大帝

    最新章节:终章
    伊稚邪大单于是匈奴历史上最杰出领袖。幼时被立为太子,后因母亲失宠被废,并被送往月氏国为人质;逃回匈奴后忍辱负重,壮大自己的实力,终于杀父弑君,夺得匈奴单于大位。在位期间,灭亡东胡、收服月氏,并不断侵犯汉朝边境,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

    童姿08-01 完结

  • 返宋行

    最新章节:第三十七章 大结局
    简介一:

    和气生财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