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第94章 :恶毒皇后的秘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夜晚降临,黑白无常留在沁香宫驻守,以免皇帝突袭,白无常扮成颜丑丑早早的躺在了床上,黑无常守在她身边。

    沁香宫一片宁静。

    颜丑丑乔装潜入了上官潇潇的东宫,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颜丑丑决定先夜探上官潇潇的东宫观察她一段时间!

    上官潇潇用了晚膳就一直靠在窗前吹风看月亮,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但,她那副望眼欲穿的样子又更像是在等人,这一等就是深夜。

    就在颜丑丑呵欠连连的想着要不要扮鬼吓吓上官潇潇寻点刺激时,宫女小叶子神秘兮兮的走了进来。

    距离隔的远,颜丑丑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只是看到小叶子在上官潇潇耳边耳语了一会,上官潇潇苦闷的脸色便展露出了笑颜。

    然后小叶子走了出去,宫里的后门大开,从外面走进来一道明黄的身影。

    乍一看,颜丑丑以为是皇帝偷偷摸摸的来跟上官潇潇偷春来了,仔细一看,颜丑丑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原来进来的是一个侍卫,他穿着黄色的公服就不难断定此人是皇帝身前的侍卫。

    宫里的烛火吹灭了几盏,宫外的宫人们全部被遣散。

    颜丑丑接着微弱的光线努力辨认着侍卫的长相,将侍卫的五官牢牢记在了脑里。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懂的,那真是可谓激情四射呀!

    难怪上官潇潇对百里天君不上心也不跟其他嫔妃争宠了,原来她是有了比百里天君更雄壮的消遣对象,原来她与百里天君身边的侍卫私通。

    颜丑丑很想知道敢跟皇帝的正室私通的男人,在苟合的时候会说些什么话。

    实在经不住好奇,颜丑丑悄悄的贴在地面上往前爬了爬。

    上官潇潇与侍卫黏在一起,两人的衣服一件件脱落,看着这种脸红心跳的场景,颜丑丑非常的淡定,她匍匐在地面上,微弱的光线刚好替她遮住身影。

    而正在激战的两人也根本不会在意到有双暗红色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他们。

    “啊——用力——用力,本宫就喜欢你这样,你今晚来的那么晚,要罚你卖力伺候本宫,让本宫满足。”

    “啪!啪!”

    上官潇潇说完侍卫扬起手狠狠打在她细嫩的臀瓣上,接着粗狂的声音骂道。

    “你这小贱人,在爷身|下还自称本宫,看爷不弄死你。”

    “啊——我还要——还要你再打我。”

    上官潇潇表情没有痛苦,反而更显欢愉。

    剧烈的抨击声此起彼伏,颜丑丑暗暗偷笑,没想到这上官潇潇还有受虐倾向。

    这个敢跟皇后苟合的侍卫着实胆大,颜丑丑觉得,这侍卫要不就是命不想要了,要不就是跟皇帝百里天君有着深仇大恨,才想着搞他的女人。

    并且,颜丑丑还觉得这场视觉盛宴白无常肯定会很喜欢看,明晚就带白无常一起过来观战。

    颜丑丑一直偷偷待到两人战争结束,侍卫穿了衣服偷偷溜了出去,颜丑丑也跟了出去。

    夜色已深,今晚没有月光,颜丑丑跟踪的非常吃力,还好那人穿着明黄的亮色衣物,颜丑丑能在夜间辨认。

    七拐八拐,竟是去往百里天君寝宫的方位,那侍卫走到乾清宫门前,跟原先站守在宫门前的侍卫交接了几句,便站在其的位置上。

    原来他是百里天君寝宫前守门的侍卫。

    颜丑丑不禁感慨,上官潇潇的眼光真低级。

    她要偷男人好歹把眼光放高一些啊!明明一国皇后那么尊贵的身份怎么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侍卫私通呢?

    但是想一想这皇宫里能人事的除了皇帝就只有侍卫了,颜丑丑瞬间理解了上官潇潇。

    夜探完毕,颜丑丑溜回了沁香宫。

    “王妃,你去东宫有没有发现什么?刚刚皇上来了,吓死我了!好不容易把皇帝赶走!”

    白无常穿着颜丑丑的衣服坐在榻上心有余悸,见到颜丑丑走来,她掀开被子下了床。

    “是啊!王妃,你怎么去了那么久!皇帝刚才赖在宫里不走还要爬床,我跟妹妹真的很危险啊!”

    一旁穿着太监服的黑无常搀扶着白无常。

    “以你们的身手哪会有什么危险啊!皇帝赶不走将他敲昏不就行了吗!”

    无所谓的耸了下肩膀,颜丑丑走到桌案前坐了下来。

    黑白无常同时努了努嘴也是走到桌案前坐了下来“去那么久,有什么发现没?”

    颜丑丑诡异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我看到上官潇潇在失足,有一个侍卫在帮她失足!”

    颜丑丑话说完,黑白无常面面相觑,心领神会的坏笑起来。

    已经过了午夜,颜丑丑同黑白无常商议完重事后便去休息了,黑白无常也是。

    在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冷岩一身黑色衣袍悄悄走了进来。

    他轻轻的走到颜丑丑的床榻前,细细看着熟睡中的颜丑丑,看了许久。

    因为颜丑丑的身份是嫔妃,冷岩便不好跟在颜丑丑身边,他总是远远的站在颜丑丑身后,默默的看着她,默默的关怀着她。

    冷岩也得了失眠症,整晚的睡不好,他总是会习惯性想到颜丑丑,看不到她,他会睡不着,他已经跟着她相处了多月,他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心的走向,他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颜丑丑。

    他不知道这喜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只清楚,在御锦风还未‘战死’的时候,即便他对她有好感,他对她也没有特殊的想法,但知晓御锦风‘战死’后,他突然想一直陪着她,想拥有她。

    第二天一早,颜丑丑刚刚睡醒,百里天君就带着一堆美味的早点和各式的礼物来讨好她了。

    “美人,你起床了,想死朕了!”

    颜丑丑刚从床上坐起,百里天君就向她扑了过来。

    “皇上,我刚刚睡醒还没有梳洗装扮呢。”伸手推开百里天君,颜丑丑作娇羞状,心下则是暗暗嘀咕着“真讨厌!”

    “刚睡醒也是美的,朕的美人不用装扮也很美!”

    金鱼眼盯着颜丑丑闪着光芒,百里天君一副痴痴的神态。

    颜丑丑尴尬的撇撇嘴,招来白无常给自己更衣梳妆,她的眼睛因为带着特制的美瞳而有些浮肿,因为古代找不到合适的材料,也没有机器制作美瞳,她这双特制的美瞳戴久了就会对眼睛造成伤害。

    百里天君看到她浮肿的眼睛,以为是因为那晚受惊哭肿的,一边看着她梳妆一边说道“美人,你这两日都没睡好,朕真的很心疼,朕向你保证一定抓到伤害你的贼人,你安安心心修养便好,朕先走了,晚些再来看你。”

    安慰的拍了拍颜丑丑的手,百里天君便离开了。

    掳走颜丑丑的贼人他还没有抓到,好胜心强的百里天君也不会真的那么心急强要颜丑丑。

    这于颜丑丑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百里天君刚走,上官潇潇就派人来请她去东宫小坐来了。

    说是宫里姐妹聚会,后宫很多嫔妃都会到场。

    颜丑丑着装简洁,由白无常陪同着去了她的东宫。

    刚踏进东宫,颜丑丑就感觉到一种诡异的气氛扑面而来。

    其余的嫔妃都早早的到场了,上官潇潇一身盛装高坐在上,无数双眼睛齐刷刷向她看来。

    她一出场,所有的声音都呆了,她圣洁高贵,她应该住在广寒宫里,月桂树下。

    在场的女人们没一个善茬,惊艳过后,就是对颜丑丑的指指点点,话语里充满了浓浓的敌意。

    “这就是新来的紫嫔娘娘?长的是好看,可是浑身上下怎么都有股寒酸劲啊!”

    “哼!长的出色有什么用,身份这么低贱,哪能和我们这些大门大户比?”

    “听说是农家出身,父亲是一村之长,那她不就是村姑了吗?”

    “乡野丫头!”

    “父凭女贵,她父亲现在可是个小官了!”

    “小官?哈哈哈!在座姐妹的身家背景哪个不是高门大户?小官算什么!”

    “这脸一看就是迷惑君主的狐媚相,听说皇上第一天召她事情竟然招了贼将她掳去了呢!”

    “红颜祸水!”

    颜丑丑也不介意,任凭她们议论纷纷,对上官潇潇行了一礼后,她就默默的坐在登上上一声不吭。

    上官潇潇盯着颜丑丑眉眼之中都是嘲讽,颜丑丑的眼睛微肿,上官潇潇辨不出颜丑丑到底长得像谁,她想,应该是自己想多了,一个乡野的丫头,她之前肯定是没见过的。

    与众嫔妃寒暄了几句后,上官潇潇眼神阴冷的命人带进来一个满嘴鲜血的侍卫。

    颜丑丑看着那侍卫,双眼猛地放大。

    这侍卫明明就是昨夜与上官潇潇云雨的人!

    侍卫被押着跪在众人眼前,满口血是被人割去了舌头。

    “姐妹们,本宫查到,这胆大的侍卫与宫里宫女私通,今日本宫要将他处死已正法纪!也希望各宫中的姐妹管好自家的宫人。”

    上官潇潇端庄的坐在上位,看着可怜的侍卫眼神冰冷。

    真是贼喊捉贼,颜丑丑暗暗握紧了拳头。

    上官潇潇真是够毒辣,昨晚她还跟人家浓情蜜意的,今日却要了人家的性命。

    颜丑丑有些可伶那个侍卫了,那样的低等男人,不过是上官潇潇用来消遣的物品。

    她用过就随手扔掉了就好啊!竟然还要将人家赶尽杀绝,她这分明是心虚怕侍卫说漏嘴,要杀其灭口好保住自己的正宫之位。

    上官潇潇是吃人的白骨精啊!

    “皇后娘娘,那那名犯错的宫女呢?您说这侍卫与宫女私通,那宫女是哪个宫的?这侍卫为什么要割去舌头?”

    颜丑丑站了出来,顿时,其余人都看着她唏嘘不已。

    “你一个小小的妃嫔敢这样跟本宫说话?”

    上官潇潇怒道,盯着颜丑丑一脸杀意。

    “不敢,只是这样的事情必定要有证据才能令人信服,光凭娘娘的片面之词就给他下了死令,是不是太草率,要是其中有冤情,娘娘杀错人了呢?要是与这侍卫私通的不是宫女,而是另有其人呢?这侍卫被割去了舌头没法开口说话,但,我想他应该能提笔写字,斗胆请皇后娘娘在众人面前审问他,再做决定杀他不迟。”

    力争言辞,拱手,颜丑丑深深行了一礼。

    侍卫感激的看了颜丑丑一眼,他与上官潇潇私通横竖都是死,要是死前爆点猛料给活着的人,也可让上官潇潇给自己陪葬,就算死了,也死得其所了。

    “混账!本宫早已查清,这侍卫也已画押认罪,与其私通的宫女已经投井自尽,难道你要本宫把尸体捞来对峙吗?本宫不说明是哪个宫里的宫女,是要给那宫里的嫔妃主子留点脸面,你不要胡说八道!”

    上官潇潇脸色异常难看,不等颜丑丑再次说话,就急急命人将侍卫拖出去斩首示众,在场的嫔妃们大气都不敢喘。

    颜丑丑身份低微,说话没有力度,仅凭她一人之力也阻止不了上官潇潇杀人的决心。

    看着上官潇潇在众人明前表演了一番贞妇本色后,颜丑丑就回了沁香宫。

    “唉!本想今晚带你潜进她的东宫看好戏呢!现在看不成了!”

    手搭在白无常的肩膀上,颜丑丑一脸失落。

    “王妃,这种事情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只要这上官潇潇耐不住寂寞,早晚,她还是会再犯的!就是不知道下一个倒霉的会是谁。”

    并肩与颜丑丑互相勾搭着肩膀,白无常对颜丑丑解说着,她是过来人,比未开春的颜丑丑有经验,她深信,上官潇潇还是会在与其余侍卫苟且,兴许下一次的目标会不一样。

    “有道理!”

    失落的表情立马变成兴致勃勃,颜丑丑摸着下巴一脸奸险“等她再犯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我们收拾她就要速战速决,不如,我们‘好心’送一个男人给她?到时,也请皇帝来观战,看看他的好皇后都背着他做了些什么好事!”

    “怎么送?”白无常低下头,颜丑丑的身高还不到一米六五,而她足有一米七多,站在颜丑丑面前她总是要低着脑袋同颜丑丑对话,但,颜丑丑虽然个子不高,浑身的气场却一点不比自己差。

    看着颜丑丑阴暗的面容,白无常心里咯噔一下“王妃,你好邪恶啊!”

    “对待贱人,不能手软!”

    她昂头拍了拍白无常,然后走到洗手台前洗干净双手将眼睛中的美瞳摘了下来,暗红色的眼睛显露出来,明亮、夺目。

    解决了上官潇潇,她应该就不用那么辛苦的戴这劣质的东西遮住自己眼睛的颜色了。

    “王妃,给,这是逍遥王交给哥哥让我转交给你的。”

    白无常递给颜丑丑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子,瓶子里装着透明的液体,这是一种舒缓颜丑丑眼睛不适的药水,冷岩特地给她研制的,不能亲自给她送来,只要转交给黑无常代劳。

    接过瓶子,冷岩的面容在颜丑丑眼前一闪而过。

    “真是有劳他了,不愧是我的好闺蜜!”

    “王妃,您说的闺蜜是什么意思啊?”

    好奇宝宝白无常忍不住追问她听到的这个新鲜词汇,冷岩对颜丑丑的好,她与黑无常都看得出来,这种好好的太过了,偏偏颜丑丑看不出来。

    “就是好朋友的意思,冷岩是我的好姐妹,我是他的好哥们。”

    不假思索,颜丑丑一边打开瓶子往眼睛里滴用,一边说道“等报了仇,救出风的母妃,要是那时风还没有回来,我就同冷岩一起去边关找他。”

    “嗯!王妃,我们支持你!”

    白无常鼓励道,她跟黑无常也并不知道所谓御锦风‘战死’边关的消息。

    傍晚来临,颜丑丑借用白天对上官潇潇出口不敬为由,请来上官小小到宫中小坐,听曲看表演,以对上官潇潇赔罪道歉。

    上官潇潇欣然接受。

    眼见,上官潇潇就要过来了,白无常却没有见颜丑丑准备好‘诱饵’,所谓诱饵当然是能勾起上官潇潇春心的男人了。

    “王妃,皇后马上过来了,你怎么还没有找人啊!”

    勾唇,对白无常挑了挑眉毛,颜丑丑说道“不是有你家小黑在嘛!就借你家小黑用一晚。”

    说话,她就要朝站在一边忙碌的黑无常招手,却立马被白无常制止住,一脸严肃。

    “让哥哥做诱饵去引皇后,不行,我不同意!”

    “别那么小气嘛!是假的又不是真的要和上官潇潇发生关系,而且,我觉得只有小黑最合适啊!你家小黑长得那么妖孽,上官潇潇肯定一眼就会把持不住的!”

    “不行!不准你用哥哥做诱饵!”

    “可是时间紧急,我现在也找不着合适的人选啊!小白,你就忍痛割爱吧!”

    颜丑丑句句说的轻巧,白无常却无比的认真紧张“不准用哥哥!我去给你寻一个过来!”

    话说完,白无常就急急的跑了开了,颜丑丑冲着她调侃“记得找个帅的!找不到好的,就只能用你家小黑哥哥!”

    真爱是伟大的,白无常火速找来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此人,外貌:标准的帅哥,内涵:标准的坏蛋!

    这是白无常从大牢里找来的重犯!

    “你把杀人犯放出来了,安不安全?”

    颜丑丑嘀咕着,要是没引诱成上官潇潇还闹出人命了,那可是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损失啊!

    “放心,我喂他吃了毒药,想活命,就必须得乖乖听话!”

    “他是杀人嫌犯,早就没命活了,他能听你的吗?”

    “我骗他说,事成了,他有机会活命出去,在说,引诱女人这等美事,他怎么会拒绝呢?他可是待在牢里几个月没碰过女人了,饥饿着呢!”

    朝白无常竖起了大拇指,颜丑丑佩服的五体投地。

    命人速度给杀人犯沐浴换装,颜丑丑嘱咐了几句“待会那女人过来,你只要负责展现你男人的英姿就行了!”

    重犯身形刚烈,一张脸五官标致,那双乌溜溜深邃的双眼一直不怀好意的盯着颜丑丑,看着颜丑丑还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嘴唇,行为极其轻浮,语言也是污秽不堪“要是能和你这样的美人共度良夜春宵,我死也无憾了!我一定一整夜折腾的你下不了床!”

    “啪!”

    狠狠一拳头打在重犯的脸上,却不是颜丑丑出手而是一直默默守在她身后的冷岩。

    冷岩一脸的凶神恶煞,提着重犯就将重犯往死里揍打。

    他已经习惯性的跟着颜丑丑,他总是默默的守在她身后,她看不到的位置,当她有危险,当她被羞辱,他会毫不犹豫的冲出来。

    “冷岩住手,别把他打伤,我留着他还有用。”

    虽然很惊讶冷岩为何突兀的出现,颜丑丑却是没时间细问了,抓住冷岩施暴的手,颜丑丑拉开了冷岩。

    重犯还是挺耐打的,只是流了鼻血并没有破相,颜丑丑横眉冷对的走进重犯,阴森森的问了一句“你多重?体重多少斤?”

    重犯莫名其妙,但是美人在前,他无比激动,擦掉脸上的鼻血,他双眼盯着颜丑丑回道“我高185,体重有160,小美人,你是对我有意思吗?要是让我跟着你,我肯定伺候的你舒舒服服,好好让你体会做女人的乐趣。”

    他话刚说完,冷岩激动地又要对他施暴,颜丑丑却命白无常将他拉住。

    然后颜丑丑盯着重犯,眼神冰冷犹如浸了毒的刀子,她后退一步动用念力将重犯隔空提了起来,伸手,她慢慢将手掌握紧,重犯的身体也跟着她手掌的动作在空中蜷缩了起来,慢慢,慢慢的,身体挤压变形,看着颜丑丑,重犯轻浮的神情立马变得恐怖起来。

    “你若再口出狂言,我就让你好好体会做太监的乐趣!我可是有数不清的方法来折磨你,而你,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凶狠的目光令人毛骨悚然,颜丑丑咬牙切齿,紧握着拳头,在重犯的身体关节将要发生错位的时候,颜丑丑猛地挥手将重犯丢了出去,重犯狠狠的被摔在地上。

    “命人给他清理伤口!不听话就将他阉了!”

    浑身罩着煞气,狠毒的神情在绝美的脸上蔓延,她就是地狱的恶魔。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最新章节:结局——凌乱的家庭关系
    她是现代暗黑医学界的最强宠儿,刚从坟墓爬出来就被人迷晕送进了他的洞房!他是颠倒众生的美男王爷,春宵夜,他彻夜未眠照顾她呵护备至;新婚第一天,她和他大打出手,招招阴损,欲毁其男根;◆◆◆狠如蛇蝎,她对他说“欺辱你的人,我帮你摧毁他,你喜欢的...

    黛宝08-01 完结

  • 匈奴大帝

    最新章节:终章
    伊稚邪大单于是匈奴历史上最杰出领袖。幼时被立为太子,后因母亲失宠被废,并被送往月氏国为人质;逃回匈奴后忍辱负重,壮大自己的实力,终于杀父弑君,夺得匈奴单于大位。在位期间,灭亡东胡、收服月氏,并不断侵犯汉朝边境,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

    童姿08-01 完结

  • 返宋行

    最新章节:第三十七章 大结局
    简介一:

    和气生财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