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第99章 :吃定美王爷!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风,你认出我了吗?”

    没有理会斛律邪,颜丑丑激动的抓起御锦风的手,闪着泪光的暗红色眼睛期盼的看着他。

    御锦风面容僵硬,他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斛律娜拉,然后一把推开了颜丑丑。

    无声,他向斛律娜拉走去,颜丑丑见状赶忙拉住了他大喊“御锦风!”

    御锦风扭头一个犀利厌恶的眼神扫过来,颜丑丑浑身一震,抓着他的手抖了抖“你怎么了?”

    面无表情,御锦风没有说话,只是再次恶狠狠的甩开颜丑丑,走到斛律娜拉身边亲昵的揽住了斛律娜拉的双肩,他对着斛律娜拉满眼的温柔“公主,这个怪女人没有伤到你吧?”

    斛律娜拉微笑着摇摇头,然后丢给颜丑丑一个得意的眼神。

    “你是坏人!你是坏人!”

    盯着御锦风,颜丑丑呢喃,他怎么可以去移情别的女人?!

    气的浑身颤抖,颜丑丑握紧了双手,她内心有些凌乱,她第一感觉是斛律娜拉用了卑鄙的方法让御锦风失忆了,所以御锦风不认得自己。

    有病,就得治!

    颜丑丑无论如何都要把御锦风带走!

    暗红色的眼危险的眯起,颜丑丑直直的向斛律娜拉走去,动用念力,她把斛律娜拉推飞了出去,但是,御锦风却拉住了斛律娜拉,救下了她。

    凌厉的眼神想颜丑丑瞪过来,御锦风满脸的阴鸷“怪物!你若再敢动公主一下,我定不饶你!”

    颜丑丑气得咬牙,她开口“御锦风,你不认识我,我不怪你,我知道你肯定被他们折磨的失忆了,你跟我走,我会帮你把记忆找回来的,你不要娶公主,好不好?”

    “他没失忆!他知道自己是谁!”开口的是斛律娜拉,她窝在御锦风怀里,满脸幸福。

    颜丑丑一怔,后退了一步,不可思议的盯着御锦风问道“真的吗?你不是失忆?你没有失忆,就应该知道你已经成亲了,你怎么还会要娶公主?”

    揽着斛律娜拉,御锦风眉眼紧蹙的看着颜丑丑,眼神陌生“姑娘,我想你大概认错人了,我今日是第一次见到姑娘,我与姑娘没什么好说的,也请姑娘不要为难我的公主!”

    他说完,搂着斛律娜拉转身离开,颜丑丑哪里肯放弃他,握紧了拳头,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无论如何都要把御锦风带走。

    “颜姑娘,御锦风已经不认得你,他即将成为本汗王的妹夫,你还是放弃他吧!少了他一个,你还有很多出色的男人选择啊!比如说,本汗王,颜姑娘,自打第一眼看到你,本汗王已经深深的迷恋上你了!”

    大胡子斛律邪挡住颜丑丑的去路,盯着颜丑丑,捂着心口处深情的告白着。

    颜丑丑恶寒,对于这种以貌取人的臭男人,她可没什么好感,一挥手,她就将斛律邪推倒在地,死灵的眼睛阴森森的瞪着斛律邪说道“你再敢拦我,我就杀了你!”

    转身,她迈开脚步冲向走远的御锦风,她浑身都罩着煞气,风在她脸上肆虐吹拂着,乌黑的青丝扬起,精致的令人窒息的容颜冰冷决绝。

    “公主,你先回宫,这里不安全。”感到身后颜丑丑的危险气息正一点点向自己靠近,御锦风松开了斛律娜拉,让斛律娜拉先回王宫。

    好强的斛律娜拉却紧抓着御锦风不愿松开“我担心你,这个女人居然能用意念力控制物体,太可怕了!”

    “在我眼里,她只是一个瘦小的女人,你要相信我,等我制服了她,我就去找你。”

    温润的手掌轻抚着斛律娜拉的脸,御锦风温润如玉的表情都落在颜丑丑眼里,心,瞬间针扎似得疼,咬牙,牙齿咯咯作响。

    哄走了斛律娜拉,御锦风面对着颜丑丑声色严厉“我已说了不认得你,何必纠缠于我?”

    “你是失忆了,不认得我就是失忆!”

    “嘶~”

    动手将繁琐厚重的裙摆撕扯掉一截,颜丑丑身形灵动的朝御锦风冲来。

    她的急速带起了地上的尘土,风沙飞起,颜丑丑攻向御锦风,朝御锦风抓来。

    御锦风闪身躲着颜丑丑的进攻“姑娘,你若再不停手就别怪我不客气”

    “混蛋御锦风!”他对她的默然,让她生气,纵身一跃跳到御锦风的背上,颜丑丑像个撒泼的疯子一般,张开口,利齿狠狠的咬在御锦风的肩膀上。

    虽然是隔着衣服,但是牙齿尖锐的她,还是把御锦风的肩膀咬出了血。

    枉费她不顾千辛万苦的来寻他,他居然不认得自己,她就要咬死他!

    御锦风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奴隶格斗场的那段日子,他可什么苦都吃过,这点疼痛,他肯本不会放在心上。

    伸手向后一抓,抓住颜丑丑的衣领,用力将颜丑丑扯下来摔在地上,但是颜丑丑如狗皮膏药般,翻了个身,她双手紧紧勾住御锦风的脖子,双腿也夹住御锦风结实的腰身,她的小身子紧紧扒在他身上,动作极其不雅。

    御锦风猛地重心不稳,压着颜丑丑摔在了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御锦风努力不让自己整个人贴在颜丑丑身上,他支着脑袋看着身体下的颜丑丑。

    四目相对,眼下的少女美得像一幅画卷一般,乌黑的青丝,细致的眉眼,俏皮的鼻子,嫣红的唇,那双含水的宝石般的大眼正深情凝望着自己,那娇嫩泛着光泽的唇瓣似乎再引诱自己采摘。

    细长的眸闪着亮光,御锦风有些动容。

    颜丑丑的双腿勾着御锦风的腰身紧了紧,御锦风蓦地下腹一紧,喉咙有些干涩,他难耐的咽了下口水。

    颜丑丑乘胜追击,勾住御锦风的脖子,抬起头,在御锦风的错愕间,张口含住御锦风性感的薄唇用力的吸允着。

    她的吻很生涩但是很狂热,像是吃棉花糖般,她生生的啃咬着舔着御锦风的双唇。

    他身上有熟悉的问道,他是她的御锦风。

    紧紧抵着他,她强势而霸道。

    御锦风有些慌乱,仿佛是不受控制般,他回应了她,毫不客气的汲取她的柔软和甜美,将她的唇齿攻城略地,在臭烘烘的赛马场上,在众多士兵守卫的眼里,他们俩相拥躺在大地上,尘土飞扬中,他们相吻的那样炽烈。

    御锦风思维凌乱的还在沉浸身体下小人儿的甜美,突然唇瓣上一紧,他愁眉,身体燥热不安分的因子都平息了下去。

    颜丑丑居然又咬了他!

    坏笑的盯着御锦风流出血的唇,颜丑丑满意的挑了挑眉,挑衅的说道“这是对你不记得我的惩罚!”

    一口沾着血的牙齿露了出来,颜丑丑非常得意。

    御锦风红着脸,突然恼怒了起来,他竟然被眼前的小女孩给调戏了!

    伸手,用手背遮挡住被颜丑丑吻得有些发肿的唇瓣,御锦风凝眉,不悦的挣开颜丑丑起身离去。

    颜丑丑还想追赶,但是御锦风没再给她机会,动用内力,他把她推出好远,同时踮起脚用轻功,他狼狈的消失在赛马场上。

    “御锦风!御锦风!”

    颜丑丑气得跳脚,她不会轻功,她追不上御锦风。

    这时,斛律邪黑着脸走了过来,刀刻的五官冷如冰霜,鹰一般犀利的眼睛盯着颜丑丑露出凶光。

    “颜姑娘!”

    他轻轻的叫了一声,颜丑丑转脸,轻微的迷香扑面而来,颜丑丑警惕的赶紧捂住了口鼻往后退了几步,瞪着大胡子说道“卑鄙!制服不了我就对我用药吗?”

    暗红色的眼阴的发狠,她一手捂着口鼻一手伸出想动用念力教训斛律邪,可是她却怎么都使不上力气。

    只是吸入一点迷香,竟然就瞬间身体发麻用不上力气,这大胡子到底用了什么珍贵名药啊!

    看着身体渐渐发软,渐渐站不住的颜丑丑,斛律邪唇角一勾,轻松的将颜丑丑揽入了怀里,伸手,他长满茧的粗糙手指抚摸着颜丑丑滑腻的脸蛋,呢喃着“你是我的!”

    抱起没有力气的颜丑丑,斛律邪得意的朝王宫外走去。

    他将颜丑丑带到了巫师的面前,勒令巫师给颜丑丑下了降头术,一个听之任之的降头术,他要如同操纵傀儡般将颜丑丑掌控与股掌之间。

    颜丑丑相貌上乘,又有一股特殊的能力,如果他能让颜丑丑为他自己所用的话,那么,他自己的势力会更强大!

    斛律娜拉的婚礼要推迟了,因为斛律邪要给自己准备一场盛大的婚礼,他要迎娶颜丑丑做自己的第n任王妃。

    汗王要迎娶一个貌美的汉族姑娘了,消息传得很快,举国欢庆,斛律邪的婚礼,嘉宾不只是王官贵族更多的是黎明百姓。

    很多有头脸的民众都会前往王宫给斛律邪送祝福,一时间王宫热闹非凡。

    与颜丑丑失去联系的冷岩也听说了这个消息,他扮成了民众,混迹在其中,跟着熙熙攘攘的民众,他远远的见到了斛律邪的新娘,还有他苦苦寻找很久的御锦风。

    长长的华丽的地毯上,大胡子拥着盛装装扮的颜丑丑,美艳不可方物的颜丑丑吸引着多数人的目光,她脸上挂着呆滞的笑容依偎在大胡子身边。

    御锦风同斛律娜拉站在一旁观看着,送着祝福。

    漫天的花瓣在眼中飞舞,落在那位容颜绝色的少女身上,御锦风看着颜丑丑面无表情。

    颜丑丑就要跟斛律邪完成婚礼的仪式,御锦风的心突然没来由的狂跳了一下,不自觉的,他伸手摸上了肩膀处,被颜丑丑咬伤的地方还在疼痛,仿佛是颜丑丑的气息一直萦绕在自己身边一般挥之不去。

    等斛律邪迎娶了颜丑丑后,他就要跟斛律娜拉完婚了,他是没有失忆,他记得百里天君对他所做的一切,他要迎娶斛律娜拉,从而借用斛律邪的兵力攻打百里天君。

    至于颜丑丑,他是真的不认识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仿佛觉得她很亲切,看着她嫁给大胡子斛律邪,御锦风的心有些生闷,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婚礼上的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颜丑丑拥着斛律邪,她粉刁玉琢的面容在御锦风面前一闪而过,越走越远。

    心,仿佛瞬间被颜丑丑带走一样,没来由的,御锦风心口一阵窒息的疼痛。

    看着御锦风脸色苍白,斛律娜拉赶紧搀扶住心疼关切的问道“风,你没事吧?不然我扶你回房休息!”

    恍惚、不安,御锦风捂着心口,呆呆的点了点头。

    这里震耳欲聋的欢歌笑语令他感到不安和生烦“我自己回去,你王兄大婚,你不宜离席。”

    拍了拍斛律娜拉,给了一个安心的眼神后,御锦风转身退出了这喧闹喜庆的场所。

    冷岩挤在人堆里,望着御锦风析长的身影追赶过来,他不知道颜丑丑为什么会嫁给斛律邪,直觉告诉他,颜丑丑肯定是遇险被斛律邪操纵了。

    “二哥!二哥!”

    冷岩叫喊着御锦风,他想问一问为什么颜丑丑在他眼前嫁给了敌国的君王,他却会是无动于衷。

    “二哥!二哥!”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御锦风回头看到了被守卫拦截住的冷岩。

    见到亲人的欣喜感袭来,御锦风立马上前守卫松开了冷岩迎了上来“王弟!你怎么会在这儿?”

    拉着冷岩,一脸欣喜,御锦风急急的说道“走!跟二哥到前处坐一坐,聊聊!”

    “二哥!”

    五官都拧在了一起,冷岩焦急的拉着御锦风朝婚礼处走去“快跟我去阻拦王嫂!她不能嫁给斛律邪!”

    “你说什么?”

    挣脱冷岩的手,御锦风一脸的莫名其妙“公主才是你的王嫂,我与公主过些天就要成婚了。”

    他说的极其轻淡,理所当然。

    眉头越皱越紧,冷岩一脸疑惑的看着御锦风“丑丑千辛万苦来寻你,你怎么可以抛弃她娶别的女人?还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的男人?”

    “什么丑丑?嫁给汗王的那位姑娘,我并不认识她!王弟,你远道而来,肯定吃了不少苦,随二哥来,二哥给你摆宴!”

    他笑着拉住冷岩,冷岩却陌生的看着他一脸厌恶“你怎么可以说不认识她?”

    气愤的甩开御锦风,冷岩横眉冷对“你不记得你的锦王妃了吗?你知道她为你吃了多少苦吗?皇兄只给你三千散兵,所有人都认为你战死了,只有她执着的不远万里来寻找你!她不顾生死从皇兄身边解救出你的母妃,皇兄下令诛杀她,她却只挂念着你的安危!你若不珍惜她,自有人待她好!”

    抡起拳头狠狠砸在御锦风美如冠玉的脸上,冷岩气愤的转身朝婚礼奔去。

    捂着被冷岩打得火辣辣的脸庞,御锦风思维混乱,他真的不记得颜丑丑,不知道颜丑丑是谁,他不明白为什么冷岩会因为颜丑丑的事情这么气愤他。

    什么锦王妃?他根本不记得他有娶妻啊!冷岩说她不顾生死救出了自己的母妃,这是怎么回事呢?

    无数个疑问将他淹没,那双红如宝石的清澈眼睛在脑海中不断盘旋。‘你是好人,我会保护你的’

    猛地,从内心深处传来一个声音将他从头震惊到脚,颜丑丑,谁是颜丑丑?谁是颜丑丑?

    一股子剧痛袭来,御锦风痛苦万分的抱住了脑袋。

    “风,你怎么了?”

    斛律娜拉急忙的走了过来挽住了御锦风,关切的询问,伸手她用手指探着他的额头,刚才有个陌生的男人想大闹斛律邪的婚礼,被自己赶了出去,并命人将其制服扔到了牢狱里。

    担心着御锦风出什么问题,便来寻,果真,御锦风又犯起了头疼病。

    从衣兜里掏出小药瓶,拔开锥盖,她举到御锦风的唇边,轻柔的略带蛊惑的声音说道“风,快将药喝掉,喝掉脑袋就不会疼了!”

    毫不犹豫的,御锦风接过斛律娜拉递来的药瓶一饮而尽,苦涩的药水下肚。瞬间,药物将他凌乱的心情治愈的平平静静。

    斛律娜拉给御锦风喝的是忘情水,专门忘记深爱人的毒药,她迷恋着御锦风,想成为御锦风的女人,当她把御锦风从奴隶场带出来,她便向御锦风求爱了,御锦风很果断的拒绝她,这对一个公主来说是非常耻辱的。

    为了留住御锦风,所以,她卑劣的给御锦风下了药。

    御锦风是她见过的最迷人的男子,她想嫁给御锦风这样迷人的男人。

    喝了药,听从斛律娜拉的安排,御锦风回房休息。

    冷岩被生擒没能阻止婚礼,斛律邪终是娶到了颜丑丑。

    还没有到夜晚,酒席还没有退去,斛律邪就拥着如花似玉的颜丑丑进了洞房。

    牢狱里,冷岩大吼大叫,他势单力薄,御锦风又不肯帮他,眼睁睁看着颜丑丑被大胡子带走,他真的无能为力。

    把斛律邪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斛律娜拉终是恼怒了,来牢房亲自收拾他。

    “臭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敢骂我尊贵的哥哥!你骂我哥哥就是在骂我!”

    手里拿着一根长满倒刺的鞭子,斛律娜拉满脸愤怒的出现在冷岩面前。

    冷岩冷哼,斜睨着斛律娜拉“哼!本小王可是天朝的王爷,御锦风是我王兄,天朝的皇帝是我亲兄长,你这丫头识相点的,就将本小王放了!不然,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会认为天朝的皇帝能轻易的放过你们这蛮夷之国吗?!”

    斛律娜拉凝眉,满不在乎的说道“你说你认识皇帝,认识御锦风,我就要相信你吗?这里可是边塞国土,天高皇帝远!就算你是王爷,死在这里了,也不会有人过问你的,死了也是你活该!”

    眼神一凌,斛律娜拉试探性的甩了甩手中的鞭子,不远处的一块巨石瞬间被劈成了两半,威力无穷。

    看着斛律娜拉一鞭子劈开了石头,冷岩心里咯噔一下,不服气的说道“你这丫头怎么听不懂人话?你心仪我二哥,要是我二哥知道你杀了我,你觉得他会迎娶一个杀了他亲人的狠毒女人吗?”

    斛律娜拉凝眉,撇了撇嘴走近冷岩,细细打量着冷岩沉思“你真的是风的亲人吗?”

    “当然!要是我二哥知道你这样对我,你肯定会后悔的!”

    冷岩以为亮明自己的身份便有了希望,哪知晓,斛律娜拉冷哼一声,语气满是自满和得意还有一丝阴险“风,现在听我的话,就算他知道我杀了你,也不会责怪我的,因为我有办法将他降服!有办法将他受命于我,我们国家有着巫力高强的巫师,本公主是可以制服一个男人,让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的!”

    “啪!啪!”几下,斛律娜拉又试探性的挥了挥鞭子。

    冷岩死盯着斛律娜拉漂亮张扬的脸蛋,讥笑一声道“难怪二哥不记得王嫂了,你这女人真可怜!明明人家心里没有你,你却死乞白赖的赖着人家,还用这么卑劣的手法!你真可笑!你肯本不懂爱!非得要用手段让一个男人爱上你,你觉得这样的爱情有意思吗?得到对方的人也得不到对方的真心!你这堂堂公主真是笑死人了!”

    “你!”

    斛律娜拉气得咬牙,冷岩的话戳中她的痛处,御锦风的确不爱她,御锦风的毅力很坚强,她用尽了方法才使得他忘记颜丑丑,甚至忘情水的作用对他也不是永久性有用的,她也必须时不时的给他加药加剂量,才能让他对自己俯首帖耳,换来御锦风短暂的爱意,有时,她也在问自己,这么累的爱情是她想要的吗?

    “呦呵!高贵的公主生气了呀!是想气的杀了我吗?反正你这公主就是仗着人多欺辱我,这样的本事算什么?要杀要剐,你命人给个痛快吧!”

    刚直不阿,冷岩一脸决绝。

    “本公主仗着人多欺辱你?臭小子!不给你点厉害,你就不知道本公主的厉害!来人!打开牢门!”

    斛律娜拉命人打开了冷岩的牢门,高傲的说道“我要同你一对一单挑,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来向我求饶!”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最新章节:结局——凌乱的家庭关系
    她是现代暗黑医学界的最强宠儿,刚从坟墓爬出来就被人迷晕送进了他的洞房!他是颠倒众生的美男王爷,春宵夜,他彻夜未眠照顾她呵护备至;新婚第一天,她和他大打出手,招招阴损,欲毁其男根;◆◆◆狠如蛇蝎,她对他说“欺辱你的人,我帮你摧毁他,你喜欢的...

    黛宝08-01 完结

  • 匈奴大帝

    最新章节:终章
    伊稚邪大单于是匈奴历史上最杰出领袖。幼时被立为太子,后因母亲失宠被废,并被送往月氏国为人质;逃回匈奴后忍辱负重,壮大自己的实力,终于杀父弑君,夺得匈奴单于大位。在位期间,灭亡东胡、收服月氏,并不断侵犯汉朝边境,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

    童姿08-01 完结

  • 返宋行

    最新章节:第三十七章 大结局
    简介一:

    和气生财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