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第101章 :野外以身相许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外面还在锣鼓喧天,喧闹声依旧震耳欲聋。

    起身下床,来不及整理,他奔出门外。

    斛律邪还在酒席上举杯欢庆着,而颜丑丑以被送往洞房。

    御锦风无人带领,奇迹的他轻车熟路的找到颜丑丑所在的地方。

    “王子!是王子!”

    守门的丫鬟们见到俊美的御锦风激动地叫出了声,这个迷人的男子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

    没等她们惊讶完,御锦风一个强劲有力的掌风便将她们击倒在地。

    一脸的阴鸷,他撞开了贴满喜字的房门,刚迈进脚步,就有无数极细的绣花针向他飞来,一个优雅的旋身,御锦风迅速的挥起袖袍将绣花针弹开,抬眼,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眼前一黑,一个窈窕的娇小身影就扑向了自己。

    “噗通!”

    来人将自己重重的扑倒在地,下一秒就有一把锋利的匕首向自己的胸口处插来。

    御锦风赶忙捏住颜丑丑向自己行凶的小手,打量着她呆滞的眼眸,御锦风略微皱了皱眉。

    在边塞生活了数月,这里的巫术他还是多少听说过的,变了样的颜丑丑明显是被巫师下了降头。

    轻松夺掉颜丑丑手里的匕首,御锦风一个翻身将颜丑丑反压倒在身下,然后动手点了颜丑丑的穴位,颜丑丑瞬间不能动弹,暗红色的眼睛发呆的看着御锦风,颜丑丑没有言语。

    伸手摸了摸颜丑丑软腻的脸,御锦风看着颜丑丑呢喃了一句:“虽然和你才见了两次面,但是,我总感觉你很熟悉一样,我的内心深处好像很喜欢你,所以”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变得坚韧,他霸道的宣言“我要你!”

    他说完就敲昏了颜丑丑,把轻的像羽毛的颜丑丑扛在肩上走出了房门,向那宫门外走去。

    一路上有守卫拦截,他也是不放在眼里,他要带她去解开身上的降头术。

    酒桌上喝的正兴的斛律邪听说了御锦风带走了颜丑丑,一怒之下,他亲自带领兵马追寻。

    而斛律娜拉听说了此事,也是大感不安,但是冷岩为了救自己正生命垂危还没有脱离危险,她决定御锦风的事情先不过问,她要守着冷岩,等待救命恩人醒来。

    被人们封为战神的他自然有非同寻常的神力,况且御锦风也是公主斛律娜拉看中的夫婿,守卫们拦截他,确是不敢轻易伤他。

    就这样,御锦风带着颜丑丑出了王宫,朝神圣的月牙泉走去,月牙泉被这里的人誉为神泉,泉水清如翡翠。

    如被巫师下了邪术,喝下月牙泉的水便可解除,这是御锦风道听途说来的,现在他就要试试用月牙泉的水解颜丑丑身上的降头术。

    被鲜花绿草围绕的泉水边,御锦风放下颜丑丑解开了颜丑丑的穴道。

    瞬间,颜丑丑目露凶光,龇牙咧嘴的就要对御锦风再次行凶,御锦风紧紧按住颜丑丑躁动的身体,然后抱起颜丑丑,将手脚乱蹬的颜丑丑直接扔进了湖里。

    “噗通!”

    水面溅起巨大的水花,颜丑丑双手在水面拍打几下,连续猛喝了几口水后,她的身子渐渐往水里沉了下去。

    自己好像做了错事,御锦风赶紧脱下外衣纵身跳入了冰澈的水里,水下,清幽的如一面镜子,御锦风很快捞过渐渐下沉的颜丑丑。

    而这时,颜丑丑刚好清醒过来,看着抱着自己的御锦风,颜丑丑欣喜的勾住了御锦风的身体。

    御锦风好不容易带着她探出水面,却又不小心被热情的颜丑丑再次拽入了水里。

    在水下面对面的看着对方,她抓紧着他,拥着他,水里的泡泡冒了一串又一串,他们散在水里的发丝紧紧缠绕在了一起。

    泉水味道是清甜清甜的,如同她此刻的心情。

    看着紧紧扒在自己身上的颜丑丑,御锦风苦笑了一下,他再有神通有体力,也不能与她在水里调情戏耍。

    一手拥着她软绵的身子,一手拨动着泉水,御锦风朝上游去。

    水面上,晃动着一票人影,御锦风警觉,那一定是斛律邪追他到此了!紧抱着颜丑丑,御锦风不在游动,而是任由身体往水下沉去,尽量的躲在水草之间,御锦风抱着颜丑丑遮蔽住身体。

    低头看着怀中小人缺氧的脸,御锦风抬手捏起颜丑丑的下巴,俯下脑袋,嘴巴对上颜丑丑的小嘴,往颜丑丑扩里吹着气息。

    颜丑丑抬眼定定的看着御锦风细长的美眸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拨动着泉水激起一层层涟漪。

    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好像很长又好像很短,她只知道唇齿间混着泉水的味道真的很清甜。

    仿佛是到了极限,御锦风不得不捞着颜丑丑向水面处游去,好在追着他的人马都已离去。

    浑身湿透的两人爬上岸。

    “你记起我了是不是?”

    暗红色的眸亮的发光,颜丑丑期待的看着御锦风。

    御锦风摇摇头“没有”

    颜丑丑瞬间心情低落,而御锦风牵起了她的手,又一句话让她燃起了希望“我们回家,去见母妃,我不娶公主了。”

    开心的拥住御锦风的手臂,颜丑丑刚想说‘好’但随即脑中闪过斛律娜拉的一句话,她再次目光黯淡下去,并甩开了御锦风的手,失落的说道“可是公主说你们已经私定终身了!”

    他和斛律娜拉已经有了那种关系,他怎么可以抛开公主再做负心汉呢?

    连自己这个正牌王妃都没有跟他行过夫妻之实,他居然就和别的未过门的女人搞上了!颜丑丑越想越憋屈!

    看着颜丑丑气呼呼鼓起了腮帮,御锦风忍俊不禁“我没有碰过公主,公主那样说只是为了说服斛律邪同意让她嫁给我。”

    “真的?”

    惊喜的仰起头,颜丑丑的小手再次亲昵的抓住了御锦风的手臂,御锦风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他看着颜丑丑眼神越来越炙热,被他一直盯着,颜丑丑突然脸红了起来。

    夕阳斜下,天边映出了大片的火烧云,霞光笼罩在两人身上,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鲜花。绿水,微风浮动,美不胜收。

    “你看够了没有?”

    久见御锦风盯着自己不动,颜丑丑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没有”

    恬不知耻,御锦风随口回道,目光盯着颜丑丑被水浸湿,衣物紧贴的玲珑身子越来越炙热,他盯着她目光越来越赤果。

    “你真好看”

    淡淡的说道,在颜丑丑未消化间,他俯身,嘴巴啄住颜丑丑因为发愣而微微张开的唇。

    炽烈的吻将她攻城略地,颜丑丑紧绷着身子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御锦风探手在她身上宣示着占领!

    太阳很快便下山去了,繁星璀璨的天空中时不时的滑过一两颗流星。

    月牙泉倒映着星星点缀的夜空,风拂来,水面波动,水里映着的星星好像是害羞似的眨了眨眼睛。

    月牙泉边,花海旁的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上。

    树枝上,零星的挂着几件湿嗒嗒的衣物,粗壮的树杈上,在御锦风临时搭建的吊床里,他抱着娇小的颜丑丑亲昵着,相拥而眠。

    “痛!!!”

    太阳升起的时候,御锦风正小心翼翼的给颜丑丑穿戴着衣物,而她粉红好看的肌肤上到处是青紫发红的印记,她被御锦风折腾了一夜,疼到了骨髓,借用小说中的一句话是——她此刻浑身像是被车轮碾过般的疼痛。

    愤恨的又略带羞涩的瞪着御锦风,颜丑丑气呼呼的翻了翻白眼,她认识的御锦风向来温润如玉,暖如春风,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将昨晚猛如豺狼般的御锦风与她所认识的御锦风对上号!

    可眼前真实存在的人,又的的确确就是御锦风。

    “乖!忍一忍。”

    他轻抚她的小脸安慰着,手指摩挲着她樱花瓣的唇,他又难耐的喉结鼓动了一下。

    他也不想把她弄疼的,可是她柔嫩的能捏出水来的身子,是在让他忍不住想狠狠将她吃掉!

    昨天做的那个噩梦,让他害怕会把她弄丢掉,所以他要先下手为强,将她彻底占有,不仅要成为她第一个男人,也要是她唯一一个男人!

    看着她身体下的那滩血迹还有她身上遍布的触目惊心的吻痕,他内心满满的满足。

    穿戴完毕后,他抱着她飞下了大树。

    而颜丑丑因为初尝欢爱,身体收了损伤,也御锦风对她太过猛烈,她现在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浑身都疼。

    御锦风心疼的愁眉,但却是异常的欢喜。

    “怪我昨晚太粗鲁了,我抱着你。”

    抱起了她,他带着她朝村庄走去。

    颜丑丑自始至终都是脸红的滴血,暗红色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对御锦风的深深的幽怨,她从来都不知道床事那么可怕,疼的她发颤,一定都不舒坦,她想起了上官潇潇,想起了白无常,为什么,对于男欢女爱,她们是那么愉悦,而到自己亲身体会了,却一点都不觉得快意,反而觉得奇怪呢?

    抓了抓御锦风的衣襟,颜丑丑挪了挪身子将脑袋埋进了御锦风怀里,不让御锦风看到她一脸的窘迫。

    御锦风将她安置在汉人开的客栈里,他寻了草药,烧了一桶浴水,给颜丑丑洗去身上的疲惫。

    泡过药水后,颜丑丑身体明显好了很多,不会走路的时候太痛。

    “冷岩还在王宫,我们必须将他救出来,然后再一起回中原。”

    换上一套赶紧整洁的衣物,颜丑丑神清气爽。

    “你呆在这里休息就好,救他的事情,我去办,王宫的地形我比较熟悉。”

    “可是要你被抓住了怎么办?人多力量大一些,让我跟你一起吧!”

    御锦风搅了斛律邪的婚事,又要失信于斛律娜拉,在这个异域国度,他只身闯王宫,那会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兴许,御锦风会有去无回。

    “你身子不舒服,就不要逞强了。”

    强制性的抱起颜丑丑,将颜丑丑放倒在床上,御锦风点了颜丑丑的穴位,然后俯身在颜丑丑细致的额头上印下一吻,瞧见颜丑丑绯红柔软的唇瓣,昨夜的甜蜜感袭来,抑制不住的,他再次狠狠的亲吻上这双让他欲罢不能的樱唇,许久,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颜丑丑。

    “我知道你能力强,有你的帮助,也更容易救出冷岩,但,你已是我的女人,我是不会让我的女人随我去冒险,你乖乖呆在这里,救没救出冷岩,太阳下山前,我都会回来。”

    为颜丑丑掖好被子,御锦风就出了门。

    而斛律邪的王宫里,斛律娜拉的房里,冷岩早已脱离生命危险,早晨刚一转醒,他便下床嚷着要救颜丑丑。

    “昨天,哥哥的婚礼上,风将她劫出了王宫,这会她已经没有危险了。”

    斛律娜拉有些伤神,她一整晚的守在冷岩身边就为了确保冷岩能够安然无恙。

    心仪的御锦风就算是自己给他下了情咒,他依旧会是放不下他曾经心心念念的人,也许真爱是禁得住摧残吧!她对御锦风有些失落,她突然很羡慕那个颜丑丑,哥哥在意她,心仪的男人爱着她,就连刚认的冷岩,这个看着还不错的男子也都在意着她,那么多出色的男人围着她,她真幸运。

    斛律娜拉只觉得颜丑丑是幸运的,但,她不知道,这幸运的背后,颜丑丑曾是多么努力。

    冷岩听到御锦风将颜丑丑救了出去,暂且松了一口气,看着暗自神伤的斛律娜拉,冷岩有些动容,她和自己有些相像不是吗?同爱着不爱自己的人,只是她的做法太偏激太自私,而自己只是站在爱人的背后默默守护。

    这个公主没有杀了自己,也没有为难自己,兴许是个好说话的住,转了转眼珠,冷岩请求的说道“公主,您能放我出王宫吗?您救了我,我不胜感激!”

    “是你救了我,若不是你,我可能已经去西天了!我只是报答你的恩情才救下你罢了,至于出王宫,你现在可以随时走。”

    斛律娜拉倒是大方,没有为难冷岩,将冷岩放出了王宫,她要去寻找御锦风,毕竟真心付出了,对御锦风,她还是有些不甘。

    在冷岩走出王宫没多久,斛律娜拉也只身除了王宫,寻找御锦风。

    当她骑马经过那美丽的月牙泉时,她瞬间被那美景迷住了眼睛,她突然想到,之前的几个月,她一直都围在御锦风身边,从没有好好的清闲一下,把御锦风困在身边的日子,她时刻都在担忧着,御锦风会想起扎根在他内心深处的那个女人,从而离开自己。

    她这段苍白的爱情,真的维护的极其小心翼翼。

    放眼看着这漫无边际的花海,和清幽的月牙泉,斛律娜拉心情舒畅的下了马背。

    让她暂且把烦恼抛诸脑后吧!让她暂且忘记了御锦风吧!她现在还是那个不知情爱为何物的刚强的公主。

    穿梭在到自己半腰间的花海中,斛律娜拉欢喜的跳跃着,俯身她嗅着花香,花蕊中的甜腻真的令人心情舒畅,放眼,她寻找最亮丽最香的花朵,她想把它摘下。

    一路闻着花香,斛律娜拉置身花海,忘却了烦恼。

    不知走了多久,闻了多久,她突然感觉怪异起来,因为美丽的花朵越闻越臭了!

    明明一路嗅过来都是花香味,怎么突然变得像茅坑那么臭了呢?

    不敢相信的,斛律娜拉跪坐了下拉,揪过一朵朵花朵,凑着鼻子闻着,凑近花蕊中,那传来的香味还是香喷喷的,斛律娜拉忍不住赞叹一句。

    “好香啊!”

    又揪过另外一朵闻着也是“好香啊!”

    这花没什么问题啊!可是这花海中的空气里怎么会有股臭烘烘的味道呢?真的就像是茅坑味啊!

    鼻子一离开那些香喷喷的花,空气里就有一股臭味扑进鼻腔,没办法的,斛律娜拉摘了一把花束放在鼻子下呼吸着。

    “好香啊!”

    似乎觉得摘得花朵不够多,斛律娜拉又动手拨开花丛,一枝一枝的寻觅开得最艳的花朵。

    但,当她拨开花丛,看到一个蹲在花丛里正在解决人生三急的男人时,她整张喜悦的脸顿时变得五颜六色。

    难怪空气中会流动着臭烘烘的味道!

    那蹲在花丛里正在排放五谷杂粮的男人,这画面太美、太美,不敢看!

    冷岩扭过头看到斛律娜拉怪异的脸,瞬间,他的脸色也不比斛律娜拉好看到哪里去。

    本来,他也是被这美景吸引,想惬意一下,哪知竟然闹起了肚子,附近又没有茅房,他只好就地解决顺便给花朵施肥做做贡献了!

    可是,他闹肚子再拉粑粑,身旁还一直有个女音说着“好香啊!好香啊!”

    冷岩当时真的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赶紧闪身躲进花丛里,远离斛律娜拉难看的脸,冷岩迅速解决提起裤子站了起来对斛律娜拉对峙。

    “你这女人怎么在这里?!”

    “你这男人怎么在这里?!”

    两个人异口同声,脸色都难看到极点,斛律娜拉扔掉手中被臭气晕染的花束,跳开几步远,嫌恶的喷了喷口水“呸!呸!呸!你这恶心的男人!可恶!打死你!你竟敢在神圣的月牙泉边这样!打死你!!!”

    斛律娜拉张牙五爪的冲来,冷岩急忙抱头鼠窜,口里还嚷嚷着“不能怨我啊!不能怨我啊!刚才是谁口里一直喊着好香啊!好香啊!”

    斛律娜拉生气的抓了抓头发“我要割掉你的舌头!!!”

    她和他在花瓣纷飞的美景下追逐,远远看去如一对在打情骂俏的小情侣。

    斛律娜拉的功夫本是抵不过冷岩,但冷岩刚病了一场,体力还没恢复,没跑多久就被斛律娜拉给生擒活捉了。

    “打死你!打死你!”

    她骑在冷岩身上,粉拳一下下轮着冷岩,冷岩怒了,一把捉住了斛律娜拉的手腕,女人的力气毕竟抵不过男人,斛律娜拉顿时无法施展‘拳头风火轮’

    “你真要打死我啊!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冷岩有些委屈。被斛律娜拉打得浑身发疼,他幽怨的看着她。

    斛律娜拉还没有解气,张开口,低头就咬上了冷岩钳住自己的大手。

    冷岩吃痛的大叫“啊——啊——要是你觉得香,你就咬吧!我刚才那个可还没有洗手呢!”

    听冷岩这么说,斛律娜拉嫌恶心的松开了口,赶紧爬起来,她口里不住的“呸!呸!”

    火速奔到月牙泉边,她又是漱口、又是洗手,洗漱完毕,她抹抹嘴恶狠狠的瞪着冷岩骂道“你这男人,看着长得挺帅,谁知道竟然这么恶心!”

    “人有三急啊公主!”冷岩不满的解释,也是走到泉水边,洗了洗手,然后,他突然不怀好意的盯着斛律娜拉说道“你是觉得本小王长得帅气是么?怎么?公主对我春心萌动了吗?”

    “动你的头!!!”

    扬起湿润的手,斛律娜拉将手上的水滴全数甩到冷岩脸上,冷岩眯着眼,反手遮挡,不服气的,他撩起泉水泼到斛律娜拉的脸上。

    斛律娜拉当然不会原谅冷岩了,伸手撩起泉水她也是将泉水泼到了冷岩身上,就这样两人蹲在泉水边,开始了打水仗,玩的不亦乐乎。

    他们仿佛真的是都忘却了烦恼,他们无忧无虑,他们的眼前现在只有真切的对方,而不是那远的不可及的人。

    兴许玩的太认真,冷岩脚下一滑,失足掉入了泉水里,月牙泉虽不大,但足足是有几十米深,足以淹死人。

    斛律娜拉看到冷岩失足掉进了水里,没心没肺的,她看着在水里挣扎的冷岩哈哈大笑了起来,口里还骂着“活该!”

    冷岩在水里挣扎了几下后便沉了下去,看着冷岩渐渐沉下去,斛律娜拉挑了挑眉起身,她无动于衷,满不在乎的转身,她走开了几步。

    “臭男人!淹死算了!”

    她如是骂着,可回头想一想,冷岩对自己没做过什么呀?相识短短一两天,他无条件舍身救了自己的命,而自己在刚才还狠狠的打了他一顿,现在,他在自己眼前快要淹死了,她要弃他于不顾吗?

    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最新章节:结局——凌乱的家庭关系
    她是现代暗黑医学界的最强宠儿,刚从坟墓爬出来就被人迷晕送进了他的洞房!他是颠倒众生的美男王爷,春宵夜,他彻夜未眠照顾她呵护备至;新婚第一天,她和他大打出手,招招阴损,欲毁其男根;◆◆◆狠如蛇蝎,她对他说“欺辱你的人,我帮你摧毁他,你喜欢的...

    黛宝08-01 完结

  • 匈奴大帝

    最新章节:终章
    伊稚邪大单于是匈奴历史上最杰出领袖。幼时被立为太子,后因母亲失宠被废,并被送往月氏国为人质;逃回匈奴后忍辱负重,壮大自己的实力,终于杀父弑君,夺得匈奴单于大位。在位期间,灭亡东胡、收服月氏,并不断侵犯汉朝边境,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

    童姿08-01 完结

  • 返宋行

    最新章节:第三十七章 大结局
    简介一:

    和气生财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