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第102章 :爱之深,痛之切;情感逆转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犹豫片刻,斛律娜拉还是转过了身,脱掉鞋子和衣服跳入了泉水里,深秋的季节,泉水冷的刺骨,她仿佛觉得自己每个毛孔的都冷的紧缩了起来。

    奋力抓住下沉的冷岩,斛律娜拉向上游去,可奈何冷岩太重,又穿着吸水的棉布衣物,无论她怎么费力想拉他上去都是拉不动,并且自己整个人都被沉重的冷岩往水下带去。

    她着急了起来,纤细的手臂紧紧揽住了冷岩结实的腰身,然后努力的拼命的向上游。

    就在她坚持不住的时候,冷岩突然动了起来,他的手反袭上她的腰身,斛律娜拉转过头,看到的是冷岩坏笑的脸。

    察觉自己被耍,她生气的踹他、打他,但是在水下,巨大的阻力,她奈何不了他。

    身体缺氧症状越来越厉害,斛律娜拉胸腔发闷,在呆下去,她会有生命危险。

    瞧着她越发苍白的脸,冷岩立马箍住她的手脚将她带出了水面。

    “哗——”

    被水呛的两人一个劲的咳嗽着,折腾了半天,两人已是精疲力尽。

    “你这女人太泼辣了,就得被教训下!”无力的躺在草丛边,冷研说道。

    在水下有些缺氧,斛律娜拉只是急促的呼吸着,并且浑身抖动起来,她冷,在水下的一闹,她四肢有些抽筋动不了。

    冷岩见状怜惜了起来,虽然自己也浑身不舒服,但他还是拖着不适的身子将冷的发抖的斛律娜拉拖到了干燥的地方,并找来干柴生了堆火供斛律娜拉取暖。

    还好斛律娜拉下水前有脱掉自己外衣不被弄湿,冷岩将她的外衣找来罩在了斛律娜拉身上,可是将干燥的衣服罩在湿漉的身上也很不妥当,她必须将湿衣服脱掉换上干燥的衣物才行。

    男女授受不亲,冷岩为难。

    “阿嚏——”

    斛律娜拉不住的打着喷嚏,身体也抖的越来越厉害,四肢抽筋,她也动弹不了。

    冷岩抬头,看了看远处的王宫,要将斛律娜拉送回王宫也是需要好长一段时间,伸手,他探了探斛律娜拉的额头。

    不曾想,她竟然发起烧了。看着她越来越抖的身子,冷岩牙一咬,先用斛律娜拉干燥的外衣将斛律娜拉湿漉漉的身子罩住,然后扶起斛律娜拉,让她面对自己靠在自己身上,动手,他在伸进斛律娜拉的衣服下,将斛律娜拉的试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用干燥的衣服迅速的套在斛律娜拉身上。

    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没有半分逾越之举,他甚至是连视线都没有撇开一下,没有看,没有摸,就这样利落的将斛律娜拉的湿衣服换了下来。

    斛律娜拉对冷岩顿时倍生好感。

    换好衣服,冷岩又马不停蹄的抱起她往王宫走去,她身体虚得厉害,得及时医治。

    一路上斛律娜拉紧紧窝在冷岩怀里,他冷毅的脸庞让她的心惊起一片涟漪,静静的,两人一路没有言语。

    冷岩将她送到宫门口就离开,斛律娜拉甚至连句谢谢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御锦风只身前往王宫寻找冷岩,他不知道冷岩已经安然离开,王宫里,斛律邪布下了天罗地网,御锦风在强也难以抵挡,不幸的,他被斛律邪再次擒拿。

    斛律邪擒住御锦风是在冷岩送斛律娜拉回宫之前。

    客栈里,颜丑丑的穴道早已过了时效解开,担心御锦风出事,她不顾御锦风临行前的叮嘱,亦是只身前往王宫找御锦风也找冷岩。

    进王宫和出王宫都必要经过那美丽的月牙泉。

    冷岩刚巧在月牙泉边碰到来寻御锦风的颜丑丑。

    “冷岩!”

    远远的,颜丑丑就看到冷岩长长的身影,站在花海中她兴奋的向冷岩招手,一路走来到处都是陌生的人和捉拿自己的将士,看到冷岩,颜丑丑倍感亲切,御锦风真的将冷岩就出来了,可是御锦风呢?她怎么没瞧见?

    “王嫂!”

    看到安然无恙的颜丑丑,冷岩大喜过望的光奔了过去,两人走到了一起,都是共同的,急切的问对方道

    “你没出什么事吧?”

    “你没见到御锦风吗?”

    前一句,显出了对对方的关心和爱护,后一句,显出了对方对自己的无视和冷漠。

    冷岩愣住,心里瞬间感觉复杂。

    “冷岩我问你话呢!你没见到风吗?他去王宫找你还没回来,我担心他出事。”

    “二哥去王宫找我?”回过了神,冷岩诧异“我没有见到二哥啊!”

    “风肯定是出事了!”不安感将颜丑丑包围,颜丑丑紧张的抓住了冷岩“他又被大胡子捉住了怎么办?”

    “王嫂你别着急!我会陪你一起想办法将……阿嚏!阿嚏!阿嚏!”

    一句话未说完,冷岩连打了几个喷嚏,他也在冷水了泡了很久,他昨日中了蛇毒,身体才刚刚好转,他现在衣服都还是湿嗒嗒的,他也很虚弱。

    “冷岩,你脸色好难看,你衣服怎么是湿的?”

    颜丑丑这才关心起冷岩,才察觉冷岩浑身湿透。

    “阿嚏!阿嚏!”

    冷岩想告诉颜丑丑别担心,可一开口,他就有连打几个喷嚏,并且,身子也开始有些冷的发抖。

    冷岩生病了,颜丑丑再也无心御锦风的安慰,她扶着冷岩躺倒了昨夜与御锦风恩爱的那颗大树下,捡了些木柴生了一堆篝火。

    现在,到处都是追查自己的人,客栈她是不能回了,有人的地方更是不能去,去了更定会被斛律邪的绝对察觉,要是连着自己和冷岩全都被斛律邪抓住,那么他们三人逃出边塞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冷岩,你先喝点泉水,月牙泉是药泉,传说治百病的!”

    颜丑丑到泉水边用帕子取了些泉水喂给了冷岩,冷岩苦笑“

    阿嚏!王嫂,我就是掉入月牙泉才弄得这副狼狈样的,如果真的是药泉,我怎么还会发抖生病呢?”

    “真的!我中了斛律邪的降头术,就是喝了这泉水才好的,也许这泉水一半是药泉一般不是吧!”

    颜丑丑随意的解说着,硬是将泉水喂给了冷岩,冷岩万般不乐意,颜丑丑没办法便没再强求冷岩,要知道,他和斛律娜拉都在这不算大的泉池里畅游了好一会,如今这泉水可是变成了他们的洗澡水呐!要冷岩喝洗澡水,冷岩当然不愿意了。

    “阿嚏!阿嚏!阿嚏!”

    虽是有篝火取暖,可冷岩还是浑身抖的厉害,湿漉衣服贴在身上,身体想健康都难。

    颜丑丑察觉,主动的脱下了自己的外衣递给了冷岩说道“你换上我的衣服吧!湿衣服穿在身上不好,你这会又受风寒了,更不能再着凉。”

    冷岩尴尬的撇嘴,虽然颜丑丑刷很伤里三层外三层穿的衣服是够多,分给自己一两件是可以,可是就算他能接受穿女装,但是她的衣服也不合他的体好不好。

    “不用了,我把火生旺点,兴许湿衣服很快就干了。”

    缩了缩身子,冷岩伸出发抖的手拢了拢柴火。

    颜丑丑看不下去了,眉眼凶恶的瞪起,她朝冷岩大声命令道“赶快把你这身湿衣服换下来!不要让我动手!!!”

    震耳欲聋,冷岩吓得手抖得更厉害,冷岩知道若不听颜丑丑的话,自己肯定会很悲惨,无奈的,他拿过颜丑丑的两件外衣,沉默委屈的点了点头。

    “你就在这里换,这里有火堆不会冷,我到那树后面,你换好了告诉我一声。”

    起身,颜丑丑朝大树的背面走去,而冷岩则在火堆旁将湿漉漉的衣服脱下来,换上了颜丑丑的。

    “嘶啦——”

    布料撕破的声音响起,冷岩的脸黑了黑。

    颜丑丑的衣服实在太紧,虽然穿在她自个身上很宽松,可他毕竟是身体开她两倍的男人啊!

    这袖子,自己还没把胳膊全部套进去,已经被自己撑破了。

    摇了摇头,他想把衣服还给颜丑丑,可一想到颜丑丑那可怕的足以吃人的眼神,他后怕的做了个吞咽动作,乖乖的,他将就着将颜丑丑的衣服套在了身上,口里还无意的嘀咕了一句“真不知道,我到底喜欢你哪一点,老是对我这么凶,我怎么就喜欢你了呢……”

    他这衣服穿了许久,大树后面的传来了颜丑丑等得不耐烦的声音“怎么那么慢?你换好了没?”

    “……换好了……”

    冷岩底气不足,其实他老早就换好了,只是这衣服裹在身上真的很不舒坦。

    颜丑丑双手环胸,皱着眉走出了大树,当抬头看到裹着女装,袖子破成一条条,整个穿戴像是要饭花子的冷岩时,颜丑丑一时没忍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她扔给了冷岩两件外衣,兴许是衣服不够宽松裹不住他宽实的身体,冷岩将她的衣服一件正一件反的套在了身上,袖子由腋下到手臂间都被撑破烂成一条条,一个个洞。

    还好衣服下摆是伞状的,够遮住冷岩的腿,可是这衣服对他来说,太短了点,冷岩穿着直到膝盖处,膝盖下方两条赤条条汗毛旺盛的美腿显露无疑。

    这样子跟耍猴的似得,颜丑丑看着他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冷岩的脸越来越黑,刚想开口让颜丑丑别笑了,可是又一个喷嚏打出来,用力过猛,他刚穿好的紧身衣又“嘶啦”一声从胸口和背后各裂开。

    看着他的囧样,颜丑丑笑的肚子生疼,好不容易适应冷岩的样子,她捂着笑得发疼的肚子,拍着冷岩安慰“没事没事!这样总比穿湿衣服好!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烘干你的湿衣服!”

    拉着冷岩重新在篝火边坐下,努力不让自己在发出笑声,颜丑丑隐忍着找来几根木棍,搭了一个简单的衣架将冷岩的湿衣服凉了起来。

    冷岩一直是抱着双腿蹲在篝火边,闷闷不乐的瞪着颜丑丑。

    天已经黑了下来,今夜月朗星稀,微风阵阵。

    颜丑丑终是平复了不在嘲笑冷岩的举动,坐在冷岩身旁,手搭在冷岩身上靠着冷岩,为冷岩供一份温暖。

    “你可不能病倒啊!一路上你帮我那么多忙,我们好不容易找到御锦风,要是你病倒了,让来给我力量呢?冷岩,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们一起救出风,带他回国都。”

    轻轻拍了拍冷岩的背部,颜丑丑的手紧了紧将冷岩往自己暖暖的身上带了带。

    她的动作有些让冷岩动容,微笑着扭头凝望着好看的她,冷岩说道“我们从京都一路走来,什么苦难没遇到过?你放心,我身体结实的很,没那么容易病倒的,就算是病倒,也要把二哥解救出来!”

    颜丑丑开心的点了点头,接着她探着脖子,伸手将篝火拢的更旺。

    冷岩凝视着她,不经意的一瞥,他看到了颜丑丑脖子上一块块青紫的痕迹,眼神瞬间黯淡,颜丑丑脖子上的吻痕让他心里一紧,不自觉的,他握紧了手掌。

    “昨天是二哥将你救出来的是吗?你一直都跟他在一起?”

    “是啊!”甜蜜一笑,颜丑丑又道“虽然他还是没有记起我,可是他喜欢我,他说不娶公主要跟我一起回京都见母亲。”

    “他对你好吗?”

    话一问出口,冷岩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许是他担心她、担心御锦风会有负于她。

    “他对我当然好了!我和他是夫妻,他当然得对我好了。”

    颜丑丑说的很甜蜜,完全没察觉到冷岩脸上有些悲伤。有些失落。

    “那就好!”

    微微一笑,冷岩不动声色的动了动身体远离了颜丑丑。

    “不知道,现在他好不好……”

    颜丑丑抬头,视线眺望到远方,那巍峨的建筑中,灯光闪闪“风被大胡子抓住了,不知道怎么样了,大胡子会不会也对他使用邪术,要是我找到他,他在不认我怎么办?”

    说着说着,颜丑丑眼泪就流了下来,御锦风能忘记她一次就可以忘记她第二次,要是真的再把自己忘记了,这可如何是好。

    看着颜丑丑痛苦的脸,冷岩凝眉,动动身子,他又靠近了颜丑丑“别担心!就算他们给二哥使用邪术,那也是可以解除的!二哥是毅力刚强的男子,没这么容易被操控的,你要相信他!”

    用自己的袖子轻轻擦了擦颜丑丑脸上的泪水,冷岩无比温柔。

    颜丑丑反而更是伤心“可是,他老是说谎,出征的时候,他说让我等他回来,他却一直没有回来还把我忘记了,今天,他说让我乖乖待在客栈,找没找到你都会回来,可还是一直没有回来,他是不是不会想到我在担心他呢?我真的很怕,要是救不出他该怎么办,我身边就你一个朋友,只有你能帮我……”

    心头一紧,冷岩感到有些苦涩,陪在她身边的一直都是自己不是吗?多少次想告诉她,她身边还有自己呀!可,她却只把自己当成朋友,她爱的一直都是御锦风。

    伸手,他将哭泣的她拥在了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疼惜的抚着她“你对他那么用心,他一定会感应你的,沙场征战没有回,是因为他遇到困难了啊,你不要多想。”

    颜丑丑能力再怎么强大,在爱情面前,终究还是个小女人,需要人疼爱,这点,冷岩懂她。

    微风浮动,花香袭来,大树下,一堆篝火旁,颜丑丑哭哭啼啼的依偎在冷岩身边,絮絮叨叨的向冷岩讲述着自己的苦涩,冷岩静静的聆听,小心翼翼的回应,直到,她睡着。

    夜,静逸,看着怀里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容颜,冷岩苦涩的笑了笑。

    “颜丑丑”

    他呢喃。

    你会找我陪你哭

    会让我整夜听你诉苦

    总爱让我帮你挑选衣服

    我都在你身边当你孤独

    你找我陪你无聊

    总要让我陪着你睡不着

    陪着你吵闹陪着你感冒

    我知道你最爱的口味

    知道你最爱用的香水

    最爱说的词汇

    最爱晚睡和你最爱是谁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

    偶尔会替你分担你的伤口

    把我的肩膀借给你当枕头

    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

    所以不会有分开的理由

    只是偶尔会问我自己

    闹够了没有

    你告诉我他很好

    喜欢他永远都不会计较

    你那些荒唐的无理取闹

    你说他对你说谎

    说他不再会为你着想

    已经对他渐渐感到失望

    我只能默默的替你疗伤

    为什么要我看你流泪

    你的痛都让我来体会

    都由我来安慰 ,也无所谓

    不管你爱着谁

    你会不会看到有一个我

    把你的失落变成我的难过

    扮演的角色只能保持沉默

    坚持着唯一的执着

    我该怎么才能和你配合

    要多少虚伪才扮演的磊落

    有多少次想对你说

    你身边还有我

    (注:歌曲名,闹够了没有 - 赖伟锋 )

    斛律邪的王宫,阴暗潮湿的大牢内。

    “啪!啪!”

    重重的鞭笞声沉闷有力的响起,斛律邪满脸怒气的看着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御锦风“说!颜姑娘在哪?你把本汗的美人劫到哪里去了?”

    御锦风被捆绑在木桩上,斛律邪为了不让他使用蛮力,给御锦风灌了软骨散,现在御锦风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没有还手的余力。

    他满头汗水,只是虚弱的抬起眼角冷笑的看了斛律邪一眼没有回话。

    他来王宫找寻冷岩,斛律邪竟然机关算尽,让人冒充冷岩,使用卑劣的手法将他捉住,他发誓,如果自己出去了,今日斛律邪加与他身上的罪,他会加倍讨回来!就如同,百里天君,他若回京都,一定不会再对百里天君手软!

    见御锦风没说话,反而鄙夷的瞪着自己,大胡子更是来气,“啪!啪!”又是几鞭子下去,每一鞭都是皮开肉绽,御锦风却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别以为你是天朝的王爷,我就不敢杀你!一个落魄的王爷,天朝皇帝早将你的生死置之度外了!落在我斛律邪的手中,你已是插翅难逃!你若说出颜姑娘的下落,我兴许可以给你个痛快!”

    斛律邪一边说着,一边抽打着御锦风没有停止,他恶狠的力道抽在他身上,甚至是伤及到他的骨头,这样的鞭笞,要是寻常人早就晕死了,况且他还是中了软骨散,却还只是咬着牙,连一个闷哼都没有。

    打了半天,斛律邪倒是不由得佩服起御锦风来“难怪我妹妹看重你,你果真是条汉子!可你如今你背弃了她,又抢夺走了我的女人,我是不会给你留有情面的!我这就要挑断你的手筋脚筋!”

    邪恶一笑,斛律邪扔掉手中的鞭子,拿起了一把长长的利剑。

    握着剑柄他用剑只在御锦风的左手手腕处,恶狠狠的说道“我再问你一遍,颜姑娘在哪?”

    御锦风抬眼冷笑“她是我的女人不是你的!我怎么会将我女人的下落告诉你?就算你找到了她,你除了用那些卑劣的手段,你有本事拿下她吗?别痴心妄想了!呸!”

    斛律邪气得咬牙,提剑一挑划伤了御锦风的手臂,在他正准备下第二剑的时候,斛律娜拉的娇呵制止住了他“住手哥哥!”

    斛律娜拉刚刚退了烧,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中听说御锦风被斛律邪关进大牢了,担心御锦风早斛律邪毒手,便拖着不适的身子来救御锦风。

    “妹子,哥是为你好,这男人对你始乱终弃,哥替你教训他!你生了病不能待在牢房里,会感染的!快回房去!”

    说完就命人将斛律娜拉轰出去,斛律娜拉体虚,抵挡不住,当时她一手夺过了守卫的佩剑架在了自己脖颈处以死相逼,要保住御锦风性命“他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斛律邪气急败坏,他的亲人除了老婆孩子就只有这一个相亲相爱的妹妹,看了看满身是伤的御锦风,斛律邪咬牙“算你命大!我今日就放了你,若是找不到颜姑娘,我还会再折磨你!”

    瞪了斛律娜拉一眼,斛律邪气急败坏的走出了牢狱,斛律娜拉立马将御锦风松绑命人将他带出了牢房医治伤口。

    “公主,当日我无情无义,离你而去,你不恨我吗?”

    躺在床上,御锦风被包的密不透风。

    斛律娜拉守在他的旁边,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你又没做错,我为什么要恨你?你与颜姑娘本就是情深意切,你和她是明媒正娶,是我藏有私心拆散了你们。”

    “你说什么?什么明媒正娶?”

    御锦风很是疑惑,他现有的记忆里,真的只是见过颜丑丑寥寥两三面而已。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最新章节:结局——凌乱的家庭关系
    她是现代暗黑医学界的最强宠儿,刚从坟墓爬出来就被人迷晕送进了他的洞房!他是颠倒众生的美男王爷,春宵夜,他彻夜未眠照顾她呵护备至;新婚第一天,她和他大打出手,招招阴损,欲毁其男根;◆◆◆狠如蛇蝎,她对他说“欺辱你的人,我帮你摧毁他,你喜欢的...

    黛宝08-01 完结

  • 匈奴大帝

    最新章节:终章
    伊稚邪大单于是匈奴历史上最杰出领袖。幼时被立为太子,后因母亲失宠被废,并被送往月氏国为人质;逃回匈奴后忍辱负重,壮大自己的实力,终于杀父弑君,夺得匈奴单于大位。在位期间,灭亡东胡、收服月氏,并不断侵犯汉朝边境,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

    童姿08-01 完结

  • 返宋行

    最新章节:第三十七章 大结局
    简介一:

    和气生财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