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第103章 :我有超能力啦!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没有想起她吗?你是锦王爷,她是你的锦王妃啊!”

    斛律娜拉对御锦风的反应有些吃惊,她本以为御锦风是恢复了记忆才会去劫持走颜丑丑,没想到,他依旧是不记得颜丑丑,可还是对颜丑丑钟情。

    爱情是这样玄妙吗?注定的人,真的是怎么样都终究会到一起吗?

    斛律娜拉有些羡慕,她真的也想有段属于自己的恋情。

    不属于自己的,真的怎么抓紧都会是溜走,看着为了颜丑丑,满身伤痕的御锦风,斛律娜拉抿了抿唇,眼角有些湿润,她是真的很喜欢御锦风,可是御锦风却不爱她。

    罢了!强扭的瓜不甜,她也不是喜欢吃苦瓜的人,就将御锦风放手吧!

    起身,她走开,没多久,她拿了一个小药瓶过来,御锦风见状大惊失色“你又想给我灌忘情水,让我忘记颜儿吗?”

    斛律娜拉苦涩的摇了摇头“这是解药”……

    漫长的夜很快就过去,清晨,太阳刚升起地平线,颜丑丑和冷岩早早醒来,颜丑丑几乎是一夜未眠,摸了摸身边冷岩的额头,确定冷岩身体无大碍后,她与冷岩踏上了征途。

    戒备森严的王宫外,众多将士将他们包围,将士们以为颜丑丑来自投罗网了,斛律邪有令要活捉颜丑丑,将士们全都盯着颜丑丑两眼放光。

    她就站在他们面前,亭亭玉立,素齿朱唇,双瞳剪水,腰如束素曲线玲珑,颜丑丑美得让人惊呆了,他们无论都想不到,她会是一个女中魔头。

    颜丑丑擅长近身格斗,她的武器是一把弯月刀,还有藏在身上的数不清的绣花针,冷岩擅长剑术,他手持利剑与颜丑丑并排站着,他明白颜丑丑认真起来,夸张点的说法,她一人足以抵千军万马,而他要做的就是胁持她那么简单。

    为了避免斛律邪在对她使诈,颜丑丑戴上了面纱,诡异的暗红色眼睛闪着恶毒的寒光,她开口“杀!”

    因为她有异能,从王宫外攻到王宫内,她和冷岩丝毫未受损伤,斛律邪的军队阵亡了一批又一批,引起这么大的骚动,斛律邪迅速带人赶到了现场。

    颜丑丑一身素衣纤尘不染,骨子里透出的嚣张让她备显张扬。

    冷岩手持利剑杀气腾腾,嘴角一抹血渍让整张脸多了一份妖邪。

    看着倒在地上摸爬滚打的将士们,斛律邪的脸黑到了极点,因为他下令活捉颜丑丑,所以颜丑丑才那么安然轻松的闯了进来。

    “你这怪物!”

    斛律邪见到颜丑丑开口便是这句话。

    颜丑丑笑,接着眼神一凌威胁道“把锦王爷交出来!不然我血洗你的王宫!”

    “你可真是嚣张!我的地盘可不允许你肆意妄为!”

    斛律邪气的牙齿磨得咯咯作响,他不信他一个大男人真的对付不了这个娇小的女人!

    颜丑丑冷哼不屑的看着斛律邪道“肆意妄为可是强者的权利啊!”

    说罢,她一抬手又杀死了几名向靠近她的将士。

    斛律邪皱眉,看着遍地鬼哭狼嚎的将士,斛律邪约莫着颜丑丑打了半天体力应该有所耗损,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趁机,兴许可以将她拿下。

    邪恶一笑,斛律邪握紧了刀柄向颜丑丑杀来,冷岩赶忙挡在颜丑丑身边大喝一声道“我们不宜久战,找到二哥要紧,赶快!”

    “你打不过他的!”颜丑丑凝眉不肯离去,她知道如果将冷岩丢下,冷岩很可能被大胡子杀掉。

    “我们联手将大胡子捉住!”

    肩并肩,他们联手对抗,颜丑丑这次做了防护措施,斛律邪再怎么投药她都不会再晕厥,身边越来越多的将领将他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却都是近不了颜丑丑的身,因为她可以靠意念力,她集中精力的对抗,若是她不想,没人可以靠近她。

    眼见,大胡子一步步处于下风,身上说了多处刀伤,就在颜丑丑考虑要不要给他致命一击时,人群外的声音制止住了她。

    “御锦风在这!你再敢伤我哥哥一下,御锦风就得死!”

    听到斛律娜拉的声音,颜丑丑失神,一个没留意,斛律邪趁机捉住了她,立马箍住她的双手双脚,并遮住了她的眼睛。

    而冷岩没有了颜丑丑的庇护,众多的将士围绕上来,他举剑杀了一个又一个。

    眼见冷岩处于下风被人手刃,斛律邪却挥起手制止道“他是公主的救命恩人,暂且饶他!”

    斛律邪的话音落下后,在没有将士攻击冷岩,冷岩安全了下来。

    “念你救过我妹妹,我不会对你怎么样,锦王爷和锦王妃的事情你不要插手!我放你回中原!”

    斛律邪道,其实他也知道冷岩是百里天君的亲弟,伤御锦风,百里天君会不过问,要是逍遥王冷岩死在自己手里,或许真的会引的百里天君起兵攻打自己,天朝毕竟是大国,即便自己实力强,那鸡蛋也是斗不过石头。

    所以,他不会伤及冷岩。

    冷岩不听劝阻,要冲上前救出颜丑丑,却被斛律邪的人推开好远。

    不远处,斛律娜拉抵着伤痕累累的御锦风,见到斛律邪安然无恙,她悬着的心落了下去。

    “风!你在哪?”

    颜丑丑大声呼唤,斛律邪紧紧将她困住,又遮住她的眼睛,她看不到,也动不了,虽然她力气大得吓人,可是与斛律邪相比,那力气还是有些悬殊,她挣不开斛律邪的钳住。

    御锦风喝下了斛律娜拉的解药想起了烟丑丑,可是他受伤严重,又被人下了蒙药,浑身虚脱的使不上力气。

    他想回应颜丑丑,却是一直气喘吁吁。

    斛律邪不给颜丑丑机会将颜丑丑扛在肩上带走,经过斛律娜拉身边时,他只是淡淡扫了御锦风一眼,将要与御锦风擦肩而过,御锦风却伸出手抓住了斛律邪,微弱的说道“放开她!”

    他脸色苍白,满身伤痕,可是他看着斛律邪的眼神阴鸷而坚韧。

    斛律邪不屑的斜睨了一眼,甩了甩手臂,却是甩不掉御锦风。

    “哥,不如将颜姑娘放了成全他们吧!”

    看着明明受了伤极度虚弱的御锦风却依然坚韧的站立着,斛律娜拉有些动容,也有些对他心灰意冷。

    “我要的女人没有得不到的!”

    “可是她不属于你,就像御锦风不属于我一样,强迫在一起不会幸福,我如今懂了,哥,放了他们吧!”

    斛律娜拉开始苦苦哀求,因为御锦风死死的抓着斛律邪不让斛律邪将颜丑丑带走,斛律邪一下一下甩开他,踢打他,他就是死死不放。

    原本虚弱的身子变得更弱,御锦风一口一口的往外吐着鲜血,他的样子任何人都看着不忍。

    “斛律邪,放开我二哥和王嫂!他们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要皇兄奇起踏平你的国土!将你碾成肉泥!”

    冷岩叫嚷着,因为斛律邪在踹下去,御锦风就会没命了,他想去救御锦风,但是将士们却将他死死拦住。

    “中原皇帝是不会为了这个讨厌的锦王爷来起兵讨伐我的!”

    御锦风死死的拖住他,斛律邪怎么都挣脱不了,一气之下他扔下扛在肩上的颜丑丑,对御锦风拳打脚踢起来,御锦风没有还手的力道,只能用牙齿做着抵抗。

    他身上越来越多的鲜血流出来,斛律娜拉哀嚎着让斛律邪住手,斛律邪却越打越凶猛。

    颜丑丑四肢被困的躺在地上,耳边那一下下的声音,还有斛律娜拉和冷岩的哀求让她体内热血张腾,哪怕她知道困住自己的是钢丝绳,哪怕,她知道如果她挣脱会伤害自己。

    但是御锦风命在旦夕,她不能静待着御锦风死亡,咬牙,她用尽力气挣脱着绳索。

    细细的钢丝绳勒进了她的皮肉,她紧咬牙关不觉疼痛,钢丝割破了她的血肉,甚至是嵌入了她的皮肉里面,她也毫不畏惧的用力挣脱着。

    钢丝勒紧她的血肉里,甚至是勒到她纤细的骨骼,皮肉被割破白森森的骨头露了出来,她的双手双脚全是鲜血。

    冷岩没有看到她受伤,御锦风生命垂危也没有顾及到她,倒是斛律娜拉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伤害自己,终于挣脱了绳索,然后她被血染红的手颤悠悠的抬起拉掉了眼上的眼罩,一双红得发亮的眼睛露了出来,她死盯着快将御锦风打死的斛律邪。

    在斛律邪再次扬起手对御锦风施暴的时候,她动用念力折断了斛律邪的手腕,斛律邪凄厉的哀叫了一声,疼的倒在地上满地打滚。

    御锦风抬起被血染红的眼帘,看到浑身是血的颜丑丑,那样子是那么触目惊心,让他心疼的窒息,松开斛律邪,他向颜丑丑爬去,抱起了手脚严重受伤的颜丑丑,鲜血像是开了闸门一样,从她的手腕脚腕流出。

    泪水在这个七尺男儿的脸上落了下来,他慌张的抱着她不断的喊着她的名字。

    她苍白的小脸对着他微微一笑“风,你没事就好,我会让大胡子付出代价的……”

    她努力的支起上半身,努力抬起快要折断的手腕轻轻拂去御锦风眼角的泪水,轻轻的安慰“别哭,我会没事的,我说过会保护你的。”

    “傻瓜!傻颜儿!”

    他苦涩的骂,心疼的哭诉,紧紧将手脚流血的她抱在怀里,她倒在她怀中笑着,安慰着御锦风,小脸越来越苍白,因为她失血严重啊!渐渐的她有些没力气,脑袋晕沉对御锦风说了一句。

    “风,我困了……”

    长长的睫毛扑闪了几下,她慢慢垂下了眼睛。

    惊慌感让御锦风混沌的大脑瞬间清醒,他揽紧她的身子,一遍一遍喊着“颜儿,不要睡!不要睡!我们还要回家!还要回去见母妃!你不要睡!睡了就醒不来了!不要睡!”

    抱着她,他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在许多双不可思议的眼神里,他颤抖的抱着她,跌跌撞撞的冲去人群,嘶吼着“大夫!大夫!大夫!”

    他浑身受伤,抱着她跌到了一次又一次,再一次又一次的爬起,一遍又一遍喊着她,不让她在怀中睡去。

    世界突然变得很安静,死一般的安静,众人都紧紧的看着他们,主动的给御锦风让出一条通道来。

    斛律娜拉扶起受伤的斛律邪,漂亮的眼睛含着泪的看着抱着颜丑丑歇斯底里的御锦风,看着他,抱着她渐渐的倒了下去。

    “二哥!!!”

    冷岩双眼猩红,冲出了阻拦,他奔到倒地的御锦风身边,一边摇着颜丑丑不让颜丑丑睡着,一边喊着御锦风让他振作。

    “公主!求你,救救他们!我冷岩愿为你做牛做马!”

    奔到斛律娜拉身边,冷岩苦求着“你和汗王放了他们吧!放了他们吧!”

    他声音哽咽,双手惊的发抖,颜丑丑浑身是血让他害怕。

    眼泪一颗颗滚落,斛律娜拉没有说话,看着冷岩点了点头。

    三个月后。

    大雪覆盖的月牙泉边,白雪皑皑,冷岩穿着毛绒绒的衣服,浑身裹得像个粽子般,他的俊脸冷的发紫,但是却满脸笑容。

    斛律娜拉披着斗篷站在他身边,她斜着脑袋靠在了冷岩身上,伸手挽住了冷岩的臂弯,仰起头,她看着冷岩调笑着“你要永远留在这给我做牛做马了!”

    冷岩服饰她微微一笑,伸手冰凉的手捏了捏她热乎乎的脸蛋“前提是不能对我太苛刻啊!”

    “啊!啊!不知道你的手很凉吗?你找死啊!打死你!”

    “哎呀!你这臭脾气!难怪没男人敢接近你!要不是我冷岩收了你,你就是没人要的剩女了!”

    “生么是剩女?剩女是什么?”

    冷岩停下追逐的脚步,抬头看向远方,不短远去的一辆马车,他眼神顿了顿,重重说了一句

    “保重!后会无期!”

    冷岩求斛律娜拉就下了御锦风和颜丑丑,颜丑丑养了三个月的伤,因为手脚经脉受损,她今后再也不能舞刀动枪了,但,还好,她用念力控制物体的这项特殊技能却越来越强大了。

    斛律邪听从斛律娜拉的意见,放过了御锦风和颜丑丑,冷岩和斛律娜拉相爱放下了过去,两人并结了连理,冷岩留在了大草原,决定在这过着他放浪的下半生。

    颜丑丑不再是力气大的怪物了,她除了一双暗红色的眼睛外,表面她和正常的姑娘没什么区别,手脚受损又都留下了伤痕,还好有御锦风的贴心照顾,她的伤痕也渐渐复原。

    返回国都的路上,他们平安顺利,因为之前颜丑丑在来时的路上救济了很多灾民,现在她回来,又带着传说中的战神将军,更受百姓爱戴和欢迎,一路上他们相安无事。

    可是,一路上,越离国度近,就越多的民声哀怨,到处民不聊生,到处有官员强取豪夺,黎民百姓活的水深火热。

    “求求你们放了我女儿!别把她带走,她才十三岁!”

    御锦风和颜丑丑刚进入村子,就碰到一群穿着官府抢民女的人,小姑娘哭哭啼啼,衣衫褴褛,她的目前已是哭泣着死死的拉着她不被夺走。

    “老东西!给脸不要脸啊!我们是要带你女儿去皇宫享福的知道吗?”

    官员一脸凶神恶煞,说完就狠狠一脚踢开了小姑娘的母亲,那妇人却是再一次扑了上来,声嘶力竭哭喊着“什么享福?那是去受罪的!皇上荒淫成性!性子暴怒,近日来,他处死的姑娘还少吗?我女儿若是去了那是往火坑里跳啊!官爷!求求您!求求您放了我的女儿!”

    “放了你女儿,谁放了我们啊!朝廷下了的命令就是皇上下的命令,要征集少女入宫,我们哪敢违背,你这老东西在阻拦,就别管官爷我宰了你!!”

    说罢又是抬脚要踹妇人,颜丑丑远远的看到,动用念力一下将官爷向后摔了下去,并将其余人都整顿了一顿。

    小姑娘得救扶起母亲迅速跑开。

    “追!给我追!交不了差,咱们都得死啊!”

    捡起落地的官帽重新戴在头上,一抬眼之间,就看来了向自己迎面走来的颜丑丑,瞬间,官员的眼睛瞪的又圆又大“别追了!别追了!把这个姑娘抓回去,肯定有赏啊!”

    众人听从,嘴角流着口水向颜丑丑围攻过来。

    御锦风上前一步,托起颜丑丑的腰身,纵身一跃,飞身到官员们的背后,一个连环脚,就将这些官员一个个全部解决。

    颜丑丑安然无恙。

    “混账!你哪的?敢当朝廷官员的路!活的不耐烦了!”

    官员不怕死的握着看到,一脸凶恶的再次扑了过来,但是却集体的手中的刀全都飞了出去,并且人也飞了出去,他们一个一个的摔在地上向叠罗汉判,一个压着一个。

    痛的哀嚎不断,人群中有人看着双眼寒光闪闪的颜丑丑,突然大叫一声“鬼啊!咱们撞见鬼了!快跑啊!”

    顾不得东西南北,众官员一溜烟狼狈逃离。

    “神仙啊!快!乡亲们快出来拜神仙!多谢神仙搭救!”

    躲在暗处的村民将这神奇的一幕看在眼里,他们以为救下他们的颜丑丑和御锦风,是上前派来解救他们的神仙。

    颜丑丑依偎在御锦风身旁,调皮了笑了一下,御锦风眼眸温润的拥着她,好笑的看着跪在自己身边不停叩拜的村民,他淡淡的说道“乡亲们不必多礼,我和夫人只是路过此地,天寒地冻的,想借宿在此一晚,休息一下,养足身子好赶路去京都。”

    乡亲们看着神仙说着正常的话,都一一站了起来,领头的是个年龄稍长的老者“公子是要去京都?听老朽一言,京都危险去不得啊!”

    “是啊!是啊!男的会被抓去做壮丁,女的会被抓去当军妓,姿色好点的会抓到宫里献给狗皇帝!”说话的是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小男孩一脸义愤填膺的表情,一双漆黑的眼睛,紧张的盯着貌美的颜丑丑。

    似乎是在担心她。

    “二娃子!敢骂皇上,你不要命了!”老者狠狠瞪了小男孩一眼,随即讪笑的对御锦风说道“小孩子不懂事。”

    御锦风却笑了笑,走到小男孩身边,鼓励的拍了拍小男孩的脑袋,赞叹的说道“他说的没错,当今的皇帝就是狗皇帝!”

    他话音一落,立即的引起一连片的赞同声“狗皇帝荒淫无道,不配做皇帝!”

    “就是!所以才有民间起义者要攻打狗皇帝,我就想着要加入起义军队呢!”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御锦风看着他皱了皱眉“什么民间起义?”

    “公子是远方来的,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吧!因为皇帝残暴不仁,引起百姓不满,现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正秘密瓦解着朝廷,马上要开始战乱了!受苦的还是我们黎民百姓,很多人都已经逃到南方去了,要我说,就算打仗,也是该打!与其有这样不体恤民众疾苦的皇帝,不如换一个君王来统治,兴许,我们老百姓的日子会好过一些,不用年年上交太多梁贡,公子,您不知道,近几天天灾,农民守城都不好,哪有什么粮食上贡啊!而且土匪横行于世,官府也是不闻不问,我们百姓的日子更苦啊!”

    “是啊!是啊!”

    众人附和,御锦风揽着颜丑丑,俊朗的眉目越来越紧,没想到离开的这些日子,国土在百里天君的管制下竟然是这样糟糕!

    京都发生变故,母妃还在那里,他得赶紧回去看看。

    与颜丑丑在村子里吃了些果腹的食物,御锦风就连夜赶回了京都。

    现在已经有外势力想要攻占京都,他可不能让祖父的基业都毁在百里天君手里。

    回想起,诗翠临死前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御锦风仍然记忆犹新,诗翠已经将他创办的所有店铺卖掉,都换成金银,藏在了锦王府中,她知道那是御锦风用来反击的全部心血,即便她对他由爱生恨,也最终是维护了他。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吃定美王爷:蛇蝎丑妃

    最新章节:结局——凌乱的家庭关系
    她是现代暗黑医学界的最强宠儿,刚从坟墓爬出来就被人迷晕送进了他的洞房!他是颠倒众生的美男王爷,春宵夜,他彻夜未眠照顾她呵护备至;新婚第一天,她和他大打出手,招招阴损,欲毁其男根;◆◆◆狠如蛇蝎,她对他说“欺辱你的人,我帮你摧毁他,你喜欢的...

    黛宝08-01 完结

  • 匈奴大帝

    最新章节:终章
    伊稚邪大单于是匈奴历史上最杰出领袖。幼时被立为太子,后因母亲失宠被废,并被送往月氏国为人质;逃回匈奴后忍辱负重,壮大自己的实力,终于杀父弑君,夺得匈奴单于大位。在位期间,灭亡东胡、收服月氏,并不断侵犯汉朝边境,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

    童姿08-01 完结

  • 返宋行

    最新章节:第三十七章 大结局
    简介一:

    和气生财08-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