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一条空旷的小巷里,闫轩靠着墙,看着对面的知音悦梦:“你找我来到底什么事,没事我走了。” “我想让你做我的傀儡。” “你是在讲笑话么?一点都不好笑。”闫轩勾知音悦梦的下巴。 “不,如果你不希望你的心上人死的话,就乖乖做我的傀儡。”知音悦梦拍掉闫轩的手,扬起25度的微笑。 “什么意思。” “此时此刻,我的甜心就在夜蝶梦的身边,你不答应,她就会中剧毒,一种没有解药的剧毒。” 闫轩握紧拳头:“好,我答应你。” “把这块芯片放在你心脏的位置。”知音悦梦拿出一块志甲大的芯片,给闫轩。 闫轩的表情有些痛苦,过了几分钟,闫轩便晕倒了。 “亲爱的傀儡,你就好好当我打败夜蝶梦的棋子吧!” 蝶梦 对不起,我答应了她 我真的好怕 好怕她对你下手 虽然我被她控制 但至少我可以看见你 如果我伤害了你 不要怪我 好不好 “姐姐,你怎么了?”被蝶梦吵醒的蝶橙揉揉眼睛,“怎么哭了?” “我,我不知道。” 对不起,我听到闫轩说对不起。闫轩是不是出事了?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那我睡了。” “嗯。” 次日,清晨 “蝶梦,不好了!”梦思拿着一张纸,急急忙忙飞向蝶梦。 “怎么了。” “这封信上有提到闫轩。” “我看看。” (信内容):夜蝶梦 近日还好吗? 呵,等你看完这封信后会整个人都不好了呢 你那所谓永远不会背叛你的闫轩可是来我这了 如果你不相信,今晚十二点,东京塔见。 “蝶茉蝶橙,今晚十二点集合。” 十二点东京塔 “知音悦梦?你想干什么?” “呵,我想干什么在信上说得很清楚了。”知音悦梦穿着暗红色的哥特长裙,踏着5厘米的高跟鞋,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站在知音悦梦旁边的男子抬起头,望着蝶梦,眸子里是看不透的忧伤。 “闫轩!”蝶梦退后两步,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你是谁?” “知音悦梦,你对闫轩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只不过,他永远也不可能回到你身边了。” “我杀了你!”蝶梦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 “蝶梦你别乱了分寸,知音悦梦这么明目张胆地挑战你,她背后肯定有很强大的力量。”雪伊拦住蝶梦。 蝶梦皱眉,“雪伊变身吧!” “变身?夜蝶梦你太天真了。从你们来到这座塔开始,周围都被我布下结界。” “哼!知音悦梦,就算变不了身,凭我们多年的杀手训练也能打败你!”蝶橙朝知音悦梦大吼。 “是吗?那就试试看!” ———————————————————— 祝寒假快乐!这是我小学的最后一次寒假,也就代表我明年就要毕业了。下个学期我没多少时间写小说,请大家谅解,这个寒假我会尽力写好这篇小说。祝每晚都有好梦,每天都有好心情。拜~ 下章预告:无法变身,蝶梦能打败知音悦梦吗? ...